第二章 深渊之门 下

    搭成骨门的两根弯骨,这是像是有生命了般,立在那里抖动起来,下面基台的颜色更为墨黑,像是个巨大的黑洞一般。

    巴巴尔吟唱咒语的声音渐来渐高,古拉德顿感心神恍惚,脚下不由往前踏了一步,忽然感到背如芒刺,转(身shēn)见杰克正盯着自己,他这才回过神来,看到索斐尔德正收敛着翼骨,曲起前爪向骨门走去,他忙一脚踩在索斐尔德尾骨上。

    索斐尔德如梦初醒,慌忙跑回到古拉德跟前,他悄悄的颤声道:“老大,刚才骨门的红光里,像是有个人在召唤我,是那种很强大的存在,让我无法去违背他的命令一样。有点恐怖,从我几千年前成年后,还从未在心里生出惧怕的感觉,这次……”

    古拉德下意识向杰克望了一眼,见杰克脸带微笑的看向骨门,他心道何止是索斐尔德如此,他刚才的(情qíng)形也略相同,若不是杰克反常的目光,他兴许已经和索斐尔德一起爬到了骨门前。

    “赞美你,我的主人。”巴巴尔附(身shēn)跪在骨门前,声音近乎痴狂着喊了声。

    (殿diàn)顶的骷髅再次蠕动起来,慢慢把顶上的口子堵上,月光被阻隔在外,古拉德和索斐尔德又变回成了原(身shēn)。

    “大师,看来今天没有白忙呼啊,多年心愿,今晚说不定就能实现。”杰克得意的笑了声,既而转向古拉德叫道,“不要太着急,这里的事(情qíng)完毕,马上你们就能离开这里,回到船上了。”

    骨门停止了异动,门内的红光也渐渐消失,巴巴尔缓缓站起(身shēn)来,语调低沉的说道“教廷的人最为珍视生命,特别是自己的。古往今来,历代教廷任职的教皇中,只有两位教用过这以自爆为代价的神始之光,倘若亡灵生物即便只是被它波及到一点,就只能摊上灰飞烟灭的下场。但是,也有万分之一机会能在神始之光中幸存下来,虽然能保住(性xìng)命活下来,却会遭到神的唾弃,换句话说就是神的诅咒。”

    巴巴尔说这话时距古拉德只有十多步的距离,即使他仰起头,古拉德却也看不到他的脸,只能望见布帽下的一团漆黑。

    “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想我为什么对这些知道的那么清楚,是吗?”巴巴尔藏在帽下漆黑中的脸面向索斐尔德和古拉德(身shēn)上打量着,他忽然发狂似的怪笑,半晌他才停下笑声,伸出两只诡异的手臂道,“因为,我就是三百年前迦谒教的教皇——尔巴萨,不过……现在我是巴巴尔。”

    “三百年前迦谒教的教皇?”古拉德和索斐尔德都怔在了当场,万万想不到在这样诡异的地方,会碰到一位教皇,还是在发出神始之光后活过来的教皇。

    还是古拉德先从震惊中醒来,虽然很想问巴巴尔为什么能活下来,还在这里,但他知道问了这些,只会减少他离开死亡之(殿diàn)的机会。

    索斐尔德刚才听了巴巴尔的话,回想在广场上的(情qíng)景不(禁jìn)有点后怕来,他忙低声的问道:“萨因穆也会诅咒人?还好这万分之一的机会被我碰上了,可是我不是亡灵生物,是个伟大的白银巨龙啊。”

    “萨因穆,哈哈?你之所以没有死,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你在遇上神始之光前一刻,恰好死了。”见索斐尔德瞪着两只小眼睛望过来,巴巴尔继续说道,但提及到萨因穆之名时,他的眼睛的绿芒又再次闪现,“太阳是神之恩赐,月亮是神之责罚,每当有月光的晚上,你们都会变成骷髅,(日rì)出之时阳光照耀在(身shēn),你们又回变回来,(日rì)复一(日rì)受到萨因穆的唾弃。”

    “老大,若是哪次我背着你飞的再高些,突然就像今晚一样,摔下去的话,我们岂不是……”索斐尔德两只小眼睛转向古拉德,低低的说道。

    古拉德哪有想不到这事的道理,暗忖这诅咒不能解除的话,(日rì)后他就算敢上变成骨龙的索斐尔德背上,长久下来肯定得得畏高症啊,他弯腰向巴巴尔恭敬的问道:“冕……大师,既然你知道这么多,又是曾经是迦谒教的教皇,应该能解除我们(身shēn)上的这个诅咒吧?”

    “不能。”巴巴尔走到骨门边上,露出那只狰狞没了皮肤的手臂,指向古拉德和索斐尔德道:“不能,至少我没有办法。不过我可以让你们(身shēn)上的诅咒稳定下来,不会再晚上有月的晚上,月光消失你们就被迫变回原(身shēn),不会在(日rì)出之时,不见太阳你们就变不会原(身shēn)。”

    古拉德不理索斐尔德兴奋的眼神,他瞥了眼中略带兴奋神色的杰克一眼,向巴巴尔继续问道:“大师,这应该是有条件的吧?”

    “只有付出了,才能得到你需要东西。”巴巴尔语调中略带沧桑之感,他转头看了骨门一眼,向古拉德和索斐尔德说道:“我需要的,只是你们待会放开心怀,接受骨门内召唤的引领,结果只会让你们暂时脱力,仅此而已。如果你们答应,我会先给你们稳定下来(身shēn)上的诅咒,怎么样?”

    “我们答应。”古拉德和索斐尔德互望了眼一口应承下来,不是他们爽快,而是眼下形势根本不容他们去另有选择。

    且不论海面上对方的实力,单面前一个高深莫测的海盗头子,和更高深莫测的前迦谒教教皇,就注定古拉德和索斐尔德进入死亡之(殿diàn)后,只能任对方摆布。这种走一步看一步的局面,与其被对方((逼bī)bī)迫着就范,还不如暂且虚与委蛇,暗地里谋求时机摆脱这种局面。

    “很好。”巴巴尔回答的也干净利落,这话刚落音,他双手颤在(胸xiōng)前,一道道黑白相绕的浓烟从他脚下冒出,渐渐把他整个(身shēn)体包裹住,如同一个巨大的蚕蛹般。

    “深渊之火灼烧着我的灵魂,地下的黑暗守护我的(肉ròu)(身shēn),赞美你伟大的死亡领主。”巴巴尔吼喝声刚落,全(身shēn)罩上的浓烟腾的一声变成烈烈火焰,他双臂猛然推出,火焰诡异散(射shè)而出,迅疾的从古拉德和索斐尔德(身shēn)上穿过,如同强烈的光芒穿过透明的水面般。

    火焰(射shè)到远方消失,伴着古拉德痛苦的吼出声来,他和索斐尔德重新变回成了骷髅,刀(身shēn)在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大(殿diàn)上翻滚着,他们原本黑洞洞的眼窝中生出一对眼睛来,让人见了非常的诡秘。

    良久,痛苦的嚎叫声消失,索斐尔德从地上腾空而起,翼骨上布出几排半米长手臂粗细的尖刺,刺上还闪烁着金属的光芒,他的头和四肢的骨头上,翻盖上一种黑色金质的护甲,映着锐利的尖刺寒意((逼bī)bī)人。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