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骷髅归来 下

    教堂中空无一人,古拉德一路掩行到教堂门外的高台后,偷偷向外望去,依靠教堂最高圆顶塔尖上巨大烛晶石的光芒,看到空旷的广场上,巴特勒和拉格费尔得一前一后伫立着,他们对面站着五、六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同样(身shēn)着白袍、手捧厚厚法典,但头戴紫金花冠的长眉细眼中年人,望了让人心生亲和之感。

    巴特勒把拉格费尔得挥退到一边,他遥遥冲着那个头戴紫金花冠的中年人道:“基德曼,我们终于见面了,穆斯教千年来一分为二,今天终于有个了结。”

    “不错,包括上几任教皇,都在寻找这样的机会,有幸让我等到了这一天。”基德曼淡淡一笑道,“唯有在这种兵荒马乱的(情qíng)况下,你的死才不至于引起太大隐患,你放心吧,同样是萨因穆的子民,神会原谅那些迷途的信徒。”

    “凭什么?就凭你(身shēn)后的这些红衣教主吗?”巴特勒语调平淡的问道。

    基德曼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放肆的叫道:“怎么,我尊敬的冕下,你认为现在还有机会翻(身shēn)吗,你已经老了,已经不中用了?”

    “难道上任教皇没有告诉你吗?”巴特勒打断了基德曼的笑声,提到语调的说道,“圣体和圣珠两件圣物,只有圣珠拥有神的力量,若不是如此,怎会天神教这些年来,占了绝对优势,却不敢在东约国招揽信徒,怕这次冕下你要有来无回了……”

    “竟然冒犯冕下,大胆邪徒……”基德曼(身shēn)后一个红衣教主叫嚷起来。

    “真神在上,你的羔羊误入迷途,你忠诚的信徒、善良的使者,将把他们送归你的怀抱。”巴特勒拖着法典双手举天吟叹完,只见基德曼(身shēn)后的几个红衣教主脚下,突然出现一个无底的深幽大洞,他们连挣扎下都没来及就掉了下去,洞口既而消失。

    “这些废物,难得你有心清理。”基德曼冷笑道,他也双手高举颂吟,“赞美你,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萨因穆真神,你指引着世人远离恶魔的困扰,你让你的信徒得以荣归天堂,带着暴雪的飓风,将带走这堕入深渊的罪人。”

    裹着暴雪的飓风在广场上突生出,所经之处在地上留下深深的鸿沟,携着惨烈之势袭往巴特勒而去。

    “赞美你伟大的真神,你的善良,让我无惧恶魔的威胁,我将化(身shēn)为风,得以在飓风中永生。”暴风飓风卷过,巴特勒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他从怀中取出圣珠来,连躲在远处高台后的古拉德,都感到了上面巨大的能量波动,他把圣珠握在手心叫道,“基德曼,你还不明白吗,我们懂的东西一样的多,但我却多了一样圣珠,愿你在真神怀抱中安眠。真神在上,你的愤怒,让大地都在战栗,大地将会裂开伤口,喷出灼烧灵魂的火焰,把眼前的邪恶化(身shēn)送进地狱。”

    整个丹尼斯广场晃动起来,雄伟的教廷开始四处塌陷,大块的石砖落到地上,激起阵阵尘烟,轰隆之声传鸣到很远,围绕基德曼的广场地上,陡然裂开一道三十多米宽、两百米长的巨大缝隙,灼(热rè)的岩浆从中喷(射shè)而出,火焰如灵(射shè)般从里面飞出,布满整个广场,吓的古拉德慌忙躲进了教堂大门内。

    “赞美真神,真神如父,大地如母,你的愤怒得以平息,大地将恢复平静,猛烈的岩浆与火焰,随着你的仁慈光辉,抚慰地下的亡灵。”一声略显稚嫩的吟唱传来,广场恢复成了先前的平静,古拉德可以肯定这不是基德曼所吟,细眼看去,见查尔良(身shēn)边拥有复镜体的哈利,依旧穿着一(身shēn)红衣而踏进广场。

    与此同时,基德曼的举着法(殿diàn)同时吟喝:“真神在上,你的仁慈让世人得以安生,天将降下刺骨天水,洗清你的罪行,吞噬你体内亵du真神的邪念。”

    依靠圣珠内的巨大神圣能力,巴特勒绝对相信,这次基德曼无法避开自己的预言术,谁知竟突然出现一个,和现在自己持平的人物,再加上基德曼的一击,他连反抗的机会都蒙然丢失了。

    “仁慈的父神,借助你的神始之光,我将带着这两个异教徒,荣归你的怀抱。”巴特勒望着从天而降下的汹涌涛涛洪水,喊声中包含着历数不尽的沧桑与悲壮,圣珠的光芒骤然一熄,法典化成了青灰飘散空中。

    “不好,快走。”基德曼脸色惨青,遥遥冲哈利高吼一声,夺路向广场外拼命逃去。

    此时圣珠倏地光亮大发,光芒如实质般向四下快速波延,经过的地方,地上石板裂成粉沫,就连中间的花岩柱和石像,都化成沙石粉堆积在地,从半空中倾倒下的洪水遇到光芒后,四处爆炸的散(射shè)向周围。

    基德曼和哈利的惨叫从远处传来,也唤醒吓呆了的古拉德,巴特勒最后发出的神始之光,简直是碰上就死的光啊,他忙的逃出门外,却见那光芒即将波延到(身shēn)前。

    如此(情qíng)急之下,古拉德召唤出索斐尔德来,寄望能逃出此地。主人如果死了,魔宠也会跟着活不成,索斐尔德看清眼下状况,自是无异。他急忙跳将上去,还没等索斐尔德升到空中,扇动起(肉ròu)翼,光芒已经侵袭而来。

    这时,光波路径古拉德时,如遇到无形的黑洞般,光芒被他(身shēn)体尽(情qíng)的吸取,光波渐渐停止了蔓延,随后以他为中点,快速的收缩着。

    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充斥(身shēn)体,让古拉德觉得(身shēn)体要被这吸入的光波冲炸开,他跌靠在停在空中乱抖的索斐尔德(肉ròu)翼之上,忽然看到双手竟然渐渐变成黑色的手骨,紧接全(身shēn)上下逐渐全变成了漆黑色的骷髅。

    难以言喻的舒爽传遍全(身shēn)骨头内,古拉德仰天长啸一声,低眼看去,衣服和青炎都自动掉落进,手指骨上戴着的圩阮戒指的空间内,全(身shēn)骷髅颜色有如以往般漆黑,发出的光泽如同骷髅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黑膜。

    向下看去,古拉德见脚下的索斐尔德也变成了骨龙,巨大的黑色骨架,不断闪动的翼骨,看起来有些滑稽。下面塔尖顶烛晶石的光芒(射shè)来,他们悬停在广场上空,各自消化这眼前的一幕和自(身shēn)的变化。

    随便换个人的话,早就在这神始之光的光波中灰飞烟灭了,但古拉德作为一个被基因药水泼中的骷髅,在光波冲来时,(身shēn)体突变的自动调节着体质,去适应和接纳这种毁灭的能量,不知不觉竟吸收圣珠爆发出来的四成能量,从而连带索斐尔德一起,发生了现在的异变。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