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收拾女刺客 上

    温米勒摆出肃然的表(情qíng)道:“是,或许应该说帮我们,大哥不妨和二(殿diàn)下暂先虚与委蛇,待庆典过后内斯堡发事,大哥便利用你的巨龙,飞到圣马姆大教堂附近,牵引住教廷之人,只需半个小时,我就会派人去接应你,余下的就让我来安排,保证我们全能安全离开内斯堡,如何?”

    古拉德惊讶问道:“一起离开内斯堡?”

    “当然,要不大哥以为我要做什么?”温米勒脸上迷惑的诧异问道,“大(殿diàn)下和二(殿diàn)下两派相争,我爹又是侯爵,肯定会受到牵连,我只求能在他们争夺王位时,铺好逃生的道路。大哥你和两位夫人,还有几十位拥护者,若不在这时和我们一起逃走,怕再也没机会出内斯堡了。”

    “这样,让我考虑一下。”古拉德心讨,亡灵才会再信温米勒的话,但眼下他处处都被算计,再得罪温米勒的话,处境会更困难,再说如果断然拒绝,这青面狼似乎不简单,哪天的大掌印,至今还让他心有余悸……

    古拉德思量一番,最后唯有先拖着温米勒。

    “不急,庆典之后就是晚宴,希望能得到你答案。”温米勒笑道,“过时的话,那小弟就不候了,大哥可要把握机会。”

    温米勒说完,就示意青面狼一起向外走,到了甬道口,他忽又转(身shēn)扔个红色的小药瓶给古拉德,淡笑道:“对那女刺客心软,肯定有你的道理,但有时心慈手软会坏大事,这瓶是软红散,得来极其不易,女人喝下她后,即便她之前再厉害,也会四肢无力、精神恍惚三天之久,时间应该够的。”

    古拉德没有多加推辞,既然温米勒要利用自己,就肯定不会让自己后院失火,这红软散应该是真,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想通修立特为什么这么有把握,贝瑟芬能安然得脱困。

    “哦,对了,大哥。庆典之前的这两天,你的两位夫人和拥护者,都不要离府太远,大(殿diàn)下和二(殿diàn)下都会派人看着你们,小心了。”温米勒又笑了笑,和青面狼一起消失在了甬道之中。

    温米勒言下之意,他也会派人监视林府中众人的一举一动,这点古拉德怎能不明白。

    一晚上搞清的那么多事(情qíng),心结顿解之下,也让古拉德为目前的处境,感到非常的头痛,眼下内斯堡(阴yīn)谋重重,似乎到处都是算计自己的人。

    如薇儿说的是事实,香怡楼她和丹米奇起冲突为真,那短短几天时间,她又住在林府,怎么会突然和丹米奇连成一线……

    古拉德乱想着,不觉间以已经回到了林府前,晨光透过巷道照在(身shēn)上,特别的暖熙,他正待要踏上府门前的台阶,忽听远处有马车急驰而来。

    一辆豪华的马车,嘎然停在古拉德(身shēn)前,雷诺兹冷着一副面孔坐在马夫座上,虽然她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无阻英姿飒爽,车窗帘被挑开了些,明艳照人的碧昂丝从中探出头来。

    “碧昂丝小姐,你怎么这么早过来?”古拉德诧异的问道。

    “在这里碰到你更好,免得进府叨扰到他人了。”碧昂丝甜甜的笑了声,既而把窗帘放下道,“侯爵大人请上车。”

    古拉德迟疑下刚钻进去,就觉马车动了起来,似乎驶进了旁边僻静的巷道旁才停下,他面对着碧昂丝坐下,鼻间传来淡淡清香,他心神定下开口问道:“小姐这一大早的就赶来,莫非有什么事(情qíng)?”

    “先生似乎更忙,好像刚从外面回来。”碧昂丝笑意浓重起来道,“不知该称呼你是埃劳德侯爵大人,还是古拉德先生呢?”

    “辛格瓦已经到内斯堡了?”古拉德惨然的笑了笑。

    碧昂丝面不改色的说:“辛格瓦说的果然不差,你真是杀害塔席塔的凶手,古拉德先生。”

    古拉德觉察坐在车前的雷诺兹似乎动了动,他回道:“那又怎样?”

    碧昂丝反而惊讶起来:“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这件事我要说出去,你应该知道后果?”

    “那又怎样,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会相信吗?就算你不说,辛格瓦自己难道不会说吗。”古拉德语调平淡的回了句。

    碧昂丝掩口笑了声,声音略微提高的说道:“埃劳……不,古拉德先生的胆量,真让人佩服,明知辛格瓦来了,还能这样镇静,是不是应该庆幸我对辛格瓦为人也有所保留,我相信威坭国的塔席塔(殿diàn)下,不会是先生所害,否则不会这样来问先生了。”

    辛格瓦要想揭穿古拉德(身shēn)份,早就借修立特的口说出去了,现在之所以没说,就是为了借助他在内斯堡的名声,来为二(殿diàn)下成事加码,所以庆典之前,他无须为此担心。

    而辛格瓦之所以和碧昂丝说,古拉德猜测,这大抵是因他和碧昂丝最近走的太近,引起了辛格瓦的嫉妒……

    古拉德长舒一口气,随而把昨晚听到关于碧昂丝的对话,抖搂了出来。

    “哼,难怪辛格瓦这次敢坦言,说会邀我去威坭,原来如此。”碧昂丝面色幽冷下来,她向古拉德顿首道:“先生这个消息,可谓是救了我出火海,内斯堡势危,先生不若连同家人一起,在庆典结束后,搬到海霄阁,那里有办法悄俏出内斯堡,原来罗尔斯的这处宅院,有条通往城外的秘道……”

    碧昂丝的提议,却是很(诱yòu)人,但夏尔娜和圣珠,是古拉德无法抛下的,忽然一个计划浮现在脑中,他眼睛发亮的说道:“碧昂丝小姐,我想央求你两件事。你在庆典上,舞技表演是多久?”

    “舞一曲《醉风尘》,应是一刻时左右。”碧昂丝正色回话道,“先生有什么要求请说,算是回报你刚才给我的消息。”

    “其一,我想请小姐把表演时间,加到两刻时;其二,表演一完,你无论用什么借口都要,立刻回海霄阁,汇同我两位夫人和众拥护者离开内斯堡,去尼斯顿,一路上尽量拣偏僻的小路,我会随后跟上。”

    “没想你还记挂着我……的萝叶粉和落叶虫啊。”碧昂丝这个大喘气,让古拉德听了心都跳快了许多,她把装有罗叶虫的小布袋递出又道,“既然如此,先生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出城。庆典上舞完就让我立刻离开?先生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qíng)瞒着……”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章 收拾女刺客 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