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果然是她 下

    “塞凡侯爵放心,这四周都是厚厚的石壁,不必担心隔墙有耳。”

    一个声音透过晶石壁,悠悠传到古拉德耳中,他暗讨,难道从石室里看不透晶石壁,便冲着塞凡挥了挥手,见塞凡没有一点反应,甫定下心来,屏住呼吸的看去。

    “大概是我多心了。”塞凡又打量了一眼晶石壁,才转(身shēn)坐到一旁的木椅上道,“大(殿diàn)下呢?”

    “呵呵,庆典在即,大(殿diàn)下哪里顾的上这些芝麻小事,有我代为打理就行了。”悠悠之声再次传出,见丹米奇从暗处步出,脸上还挂有淤青,正笑着,他忽然手捧双颊吃痛的狠声道,“等大局已定,我要把那埃劳德活剥了。对了,你不是在海霄阁等吗?”

    塞凡沉声说道:“碧昂丝刚偷偷回到了府中,没想她(身shēn)手会这么好,要不是这次莉亚妮死,还不知会瞒多久。”

    “哼,(身shēn)手好有什么用,庆典后就凭她一张弓,难道出得了内斯堡,嘿,听说辛格瓦也来了,他还准备趁乱夺得美人归,到时他螳螂捕蝉,我们黄雀在后,只要顶住辛格瓦,碧昂丝小姐迟早还不是你塞凡侯爵的囊中物。”丹米奇瞪着豆黄的眼睛道。

    塞凡脸上露出一缕淡笑道:“嘿,代我多谢谢大(殿diàn)下。不过碧昂丝回来,照理来说,埃劳德也应该回府了。”

    “可惜啊,这样都不能引开埃劳德,华佰尼真是不死也用。不过这也没什么?在我们预料之内,不是吗?”丹米奇一脸(奸jiān)诈像的说道,“当初你故意去海霄阁放迷烟,不就是让埃劳德去东猜西想,如果能利用华佰尼引开走埃劳德,固然是好事,即便他现在赶回,查清莉亚妮之事,岂是几天之内能摸到眉目的。到时我们大事已成,他还不是(肉ròu)在砧板,嘿?”

    塞凡忙恭维的道:“呵,不愧是大(殿diàn)下最为器重的导师,埃劳德敢得罪你,真是找死。”

    “哼,何止如此,莉亚妮只是头菜,可惜当时太急匆,白白浪费了,想到她当时在我怀里挣扎,啧,至今手上还香腻犹存,要不是埃劳德,不是为了大(殿diàn)下的伟业,我还真舍不得下手。”丹米奇怪声的笑道,“那个华佰尼,被引到那里时,竟然还想把莉亚妮带走,嘿。”

    古拉德脑中清醒,但浑(身shēn)血脉涨(热rè),浑然不觉掌中火焰吞吐着。

    “现在埃劳德回来,会不会影响我们的下一步计划。”塞凡问道。

    “当然不会,哼,就算能召出巨龙又怎样,别忘了谁在后面撑腰,嘿,莫说只有一个埃劳德,纵是有十个、二十个又怎样……”

    塞凡踟躇了下,既而说道:“请恕我直言,算来算去,我觉得你和大(殿diàn)下,都好像疏忽了一个人——比尔侯爵,虽然马斯登侯爵已经领着精兵,潜到了距内斯堡不足一天路程的地方,暗中盯紧他招揽到的部下,但难保比尔不会另有暗招啊。”

    “难怪侯爵你会这样想。”丹米奇笑道:“前(日rì),教廷秘密给大(殿diàn)下透出一条消息,说陛下把计有一万多人的城卫宫卫,全交到了格林汉姆德的手上,意图昭然若揭。马斯登侯爵连带三千兵马,都只敢分十多批潜来,比尔能有多少?再说还有教廷盯着他,量他也没多大能耐。”

    “竟然有这等事,看样陛下是有意让两位大(殿diàn)争出个胜负。可惜格林汉姆为人太死板,否则能拉拢过来的话,定会对大(殿diàn)下形势更有利。”塞凡眼睛一亮的说道。

    “哼,他这叫不识抬举,等大局定下,就是这老家伙受死之时。”丹米奇又说道,“塞凡侯爵,计划未变,庆典过后,按照原先的约定即可……”

    两人又轻声细语的聊了几句,才走出石室。

    “丹米奇,我要杀了你。”古拉德拳头重重打在了墨紫晶石壁上,他急促大喘着气,双眼发红的盯向石门,丝毫不理手被震迸的鲜血直流。

    忽觉脑后透出一阵清凉,古拉德猛地抽出青炎后横掠而去,惨烈之势刹那充涌整个甬道。

    一团浓浓青烟涌出,刀势如石沉大海,连刀上附的烈烈火焰都被青烟吸的殆尽,青烟即刻消失,古拉德曾在风林苑见过的青脸少年,陡然出现在面前。

    “大哥,住手。”

    古拉德站稳脚步,握紧青炎又要向那青脸少年砍去,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炸响。

    “大哥,这是我的随从青面狼。”温米勒从甬道深处走了过来,他来到跟前,抬手往晶石壁左上角按去,厚厚的晶石壁缓缓陷进了地下。

    难怪当初温米勒说查不到青面少年的消息,原来是他的随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拉德觉得脑中跟灌了浆糊一般,他跟着温米勒走进石室,见青面狼站到了石门口,他才指着青面狼淡声问道:“原来他和你是一伙的,那?”

    “大哥,不要误会,拉格费尔得这个短视的家伙,为了达到目的,竟然动用罕见的传送阵,我若不是把青面狼早早安插在马修(身shēn)边,暗中帮忙,大哥你认为传送阵只会出魔眼蜘蛛吗,怕城内不知要有多少人遭殃。苍苍古城,要是因此而遭到破坏,怎对得起先人。”温米勒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他咳嗽了下大声说道:“非但如此,桑尼没能逃走,可也是他的功劳。”

    石洞的那个大掌印,古拉德至今记忆犹新,不由对石门旁的青面狼暗自提防来,他冲温米勒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你来这里做什么?”

    温米勒坐在一旁,轻扣着桌子说道:“这,我自有办法。二(殿diàn)下和修立特,塞凡和丹米奇的对话,大哥想必听的一清二楚,不知有何打算。”

    望着温米勒眼中流转的精光,古拉德心中一禀,心讨之前太轻看此人了,他冷然回道:“这话怎么说,不知温米勒伯爵有什么高见?”

    “大哥说这样的话,可是生疏的紧呢。”温米勒忙陪笑起来,歉然的说道,“并非是我算计大哥,而是内斯堡正处多事之秋。庆典一过,就会风云顿变,到时这个天就没了……这种(情qíng)况下,大哥你无论帮助大(殿diàn)下,还是二(殿diàn)下,事后的下场,就不用小弟我多重复一遍了吧。除非,大哥来帮我。”

    “帮你?”古拉德把心中的惊骇掩盖住,知温米勒说出这话来,定另有玄机,他佯装急声问道:“帮你?我能帮你什么”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