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果然是她 上

    “华佰尼在表面上和我关系一般而已,埃劳德不会因此对我有猜疑的,我了解他。再说,到时的局面,是个人无法左右的。现在辛格瓦就快到来,他对我来说已是可有可无了。我大哥应该不会这样做,也没有可能这样做,从波吉败后,我大哥就在圣马姆大教堂内待着,是城内所有人都知道的,稍有动静都会有人通知我。”卡维泽满不在乎的说道,“华佰尼本就好色成(性xìng),莉亚妮又美艳不可方物,不输给北舞碧昂丝,很可能真是他所为。”

    修立特讶然问道:“(殿diàn)下似乎对埃劳德不抱希望,怎么说也是个魔龙剑士,又是侯爵,也有点份量。”

    “整个计划,我从来都没把埃劳德放进来,反而还差点破坏我的好事。让我想不到的是,沙克尼的那杯毒酒和伏兵,都要不了埃劳德的命,还想让我守诺保他一家老小周全,哼,差点坏了我大事。”卡维泽冷笑连连,又向修立特道,“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刺客,竟也不能取埃劳德的(性xìng)命,反被活捉,真担心她会受不了严刑((逼bī)bī)问,而供出我们。”

    古拉德把拳头捏的直响,万万没想((逼bī)bī)沙克尼几乎和自己同归于尽的人,竟是卡维泽,无怪乎在遇袭之后,他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并和温米勒一起极力劝自己离开。

    “当初我和贝瑟芬都以为埃劳德的(身shēn)手,和艾伯特不相上下,没想他(身shēn)份……”修立特咳嗽了声,打个哈哈继续道,“杀不死埃劳德确实很意外,但贝瑟芬被捉住嘛,却是为了(殿diàn)下你。”

    “怎么说?”卡维泽来了兴趣。

    “(殿diàn)下,你不是常说,埃劳德的两位(娇jiāo)妻和莉亚妮夫人,(身shēn)材多么火辣,美色多么(诱yòu)人吗。”修立特笑吟吟的道,“两(日rì)后晚上,埃劳德去参加庆典,贝瑟芬会突然脱困而出,而他那一众拥护者根本不是对手……为此,我还特地立刻找上门,利用一点小把柄,让他不敢去妄动贝瑟芬。莉亚妮虽然不在了,可还有我们新侯爵的两位(娇jiāo)妻,到时,就当是王上送给(殿diàn)下登位的一份贺礼,如何?”

    听到这里,古拉德脸色青的吓人,他暗讨要不是跟踪府里的那人,而来到这听了这番话,否则到时死了都会悔的跳起来,没想沙克尼之事的幕后之人,竟是这个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卡维泽,现在就让他担心的是,被自己下令关在地下室内的贝瑟芬,是否真像修立特所说,有能力随时挣脱出来。

    “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这时,卡维泽大笑起来,从怀里掏出张地图,摊在(身shēn)旁的方桌上道,“来,让我们再研究下整个计划,看看哪些是会有变数的……”

    古拉德还待要听下去,好知道卡维泽的全盘计划,谋定而后动,这时他看到远处房顶上掠来道道人影,猜是卡维泽布下的巡哨过来,他忙轻手把石瓦盖回原处,人像夜猫一般隐入夜幕之内。

    今夜分外漫长,古拉德趴在附近的一座高塔上,他坚信那个从林府偷跑出来的人,至今还在院里没有逸走。

    果然,在卡维泽和修立特前后走出院子没多久,那个从林府中偷跑过来的人,有一次出现在了门后,向四下打量下,才快速的往城中而去,古拉德忙的悄悄跟上。

    那人在街道上左转右拐,走进一处临水而建的木阁边,走到墙角,揭开一块地板就钻了进去。

    古拉德附耳在地,听那人脚步远去,他才小心翼翼的跟着钻进去,这时看到那人已走到甬道深处,壁上的烛晶石光照在其(身shēn)上。

    奇格薇,真的是奇格薇?古拉德的心直往下沉,证实之前的猜测,让他自责不已,暗讨若不是自己当(日rì)接她回府,莉亚妮是不是就不会死……

    奇格薇蓦地停下(身shēn)来,幽幽的轻呼一声:“先生。”

    见跟踪被发觉,古拉德走出黑影中,落然站在昏黄的烛晶石光下,他脸色略显微白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加害莉亚妮?”

    “我……我无心的。”奇格薇垂下俏脸,不敢和古拉德对视,漠声回道,“当初给我药的时候,说这药只会让夫人昏迷,谁知中途会发生那样的事(情qíng)……”

    “今晚你是故意引我出来,好让我听到卡维泽和修立特的对话?是那个幕后之人让你这样做的?”古拉德早就想好了,找到害莉亚妮的内(奸jiān)和幕后凶手后,他会怎样折磨、怎样处置,但现在对这奇格薇,他反而冷静下来。

    奇格薇抬起头来,轻声说道:“是,知道这件事,对你没有坏处。”

    “指使你的人,是谁?”古拉德面色冷下来。

    “对不起,先生,这请恕我不能说。至于你要怎么处置薇儿,则悉听尊便。”奇格薇依然语气平静。

    两团红光在手心生出,光边上火焰吞吐,古拉德向前((逼bī)bī)近了两步问道:“香怡楼……你是和丹米奇串通好的?”

    “没有,薇儿很是感激先生那次的出手相助,但莉亚妮的事,我却无法推辞,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奇格薇望着两团火光,闭上眼睛缓缓回道。

    火球一闪打进石壁中,壁上俏无声息的被打出两个深幽大洞,古拉德平缓呼吸,良久才越过奇格薇向甬道深处走去,轻叹了声:“幕后的凶手,即便你现在不说,待会我也会见到。希望你没有骗我,若让我查出,是你存心加害莉亚妮,即使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你……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滚!”

    “对不起,先生。”奇格薇睁开眼睛,背对着古拉德悄然流下泪水,她颤声向外而去。

    听奇格薇脚步声消失,古拉德深深叹息的一声,顺着甬道他摸索着向前探去,他相信奇格薇之所以来这里,定是见幕后的那个凶手。

    忽见前方灯光透来,一道巨大的墨紫晶石堵住了甬道,古拉德贴上去,竟能清楚看到对面是个宽大石室,室内桌椅箱柜一应俱全。

    这是什么地方,杀奇格薇的凶手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古拉德拔出青炎,抽手就砸在这墨紫晶石壁上。

    刚刚碰到晶石上,古拉德见一个(身shēn)影倏地出现在晶石壁对面,那人转(身shēn)疑色的盯着晶石壁,古拉德惊的呆立当场,对面的这个人竟是塞凡。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 果然是她 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