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龙剑士 下

    “先生,你来了……”古拉德踏进房中,木门被拂动了一下,莉亚妮听了忙挣扎起(身shēn),她猛的吐出口血来叫道,可随后又昏厥过去摔回在(床chuáng)上。

    “夫人怎么样了?”古拉德看到了站在(床chuáng)边的牧师,他一把拉住牧师的衣襟低声叫道,“为什么不给她医治?”

    “埃劳德侯爵大人……”这牧师想必也看了昨天的决斗。从而认识古拉德,他低头喏喏的说道,“夫人的伤势太重,要不是强撑着,怕早就……你………你还是让见夫人最后一面吧……”

    “不会的,不会的……”古拉德发疯一样摇着牧师喊道。

    “埃劳德,你住手,牧师已经尽力了……”碧昂丝走过来,古拉德这时才看清她眼睛红肿,看样是哭过不久,她拉下古拉德抓住牧师的双手,泪如雨落的喊道,“姐姐就要不行了,埃劳德你不要为难牧师,还是好好的见姐姐最后一面……”

    古拉德通红着眼睛,怒目相对碧昂丝喝道:“每次不都是你让雷诺兹接送夫人的吗,为什么会这样?”

    “不要怪小姐,都是我不好。”雷诺兹从孱弱的走进房来,碧昂丝急忙走过去搀扶,她(身shēn)上包扎了十多处绷带,有几处还在不断浸着鲜血,她脸色苍白的说道,“今天黄昏,小姐让我接夫人过来,途中夫人忽然感到(身shēn)体不适,我就急忙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馆,不料里面早有埋伏,其间我早已误喝了里面的一杯毒茶。”

    雷诺兹望着古拉德眼睛道:“但这些刺客不是冲我来的,他们目的是想虏劫夫人,虏劫不成,他们甚至想当场污辱,若不是夫人数次以死相((逼bī)bī),怕根本支撑不到我引附近巡卫过来……”

    “是什么人做的?”古拉德猛一用力砸到(身shēn)前的墙壁上,狠声问道。

    雷诺兹咬牙切齿的垂泪叫道:“格林尼治的华佰尼,巡卫赶来时,在我昏倒之前,看到华佰尼站在夫人面前,夫人也看到是华佰尼,若不是我中毒,凭这些人根本沾不到夫人的边,我……”

    “不要说了,你快回去休息,我已经派人去叫华佰尼公子,听他有什么解释……”碧昂丝说到一半的话,被古拉德投来冷冷的眼神所打断。

    “先生,你来了?亚妮真是太失礼了……”莉亚妮悠然转醒过来,她想要用手整理下头发,却无力抬起,她微笑着问道,“先生,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夫人,没有,没有,你会好好的。”古拉德坐在(床chuáng)沿,小心的把莉亚妮抱在了怀中,他为她拢起面前的散发,凄然的迎笑道,“夫人,你会好的,牧师都说你过几天就会好起来……”

    “先生,我知道自己的(情qíng)况。”莉亚妮咳嗽了声,脸色惨白下来,边说着嘴角边溢着鲜血,“这个下场,是我自找的,我曾向真神起誓说不会(爱ài)上别人……这是真神对我惩罚……”

    “姐姐,你不要再说了,不要说了,你会好的……”碧昂丝夺步冲了过来,她哭着为莉亚妮擦干眼泪和血。

    古拉德握起莉亚妮的柔荑,张嘴开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亚妮已经满足了。”莉亚妮紧握古拉德大手,拉着它放到脸上,望向两人甜甜的一笑,话完两手耷拉了下去,碧昂丝扑在她(身shēn)上痛哭起来。

    望着莉亚妮的手从自己掌心滑下,古拉德想要抓紧时,那双手已重重垂下,他忍着眼前的朦胧,起(身shēn)向外走去。

    “埃劳德,你到哪里去,姐姐才……”碧昂丝满脸泪痕的冲到古拉德(身shēn)前,她举臂拦截问道。

    “走开。”古拉德不加辞色的推开碧昂丝,踏出房门冷声说道,“我去拿华佰尼的项上人头。”

    “大哥,真是华佰尼所为。怪不得科尔姆打听到,整个下午华佰尼都没回外使馆。”塞凡恰好走到了跟前,他拍拍古拉德肩膀以示安慰,义愤说道,“要不要我帮你,定叫华佰尼走不了……”

    “谢谢你,夫人的仇,由我亲手来报。”古拉德婉言谢绝塞凡的好意,还没走开,就见格雷奇不知何时落在了面前。

    “古……埃劳德,相信我,这件事不是华佰尼做的。”格雷奇说道。

    碧昂丝冷生在后面问道:“华佰尼公子呢?他怎么不亲自来解释?”

    “小姐,我家公子刚刚已经出城,虽然他不想解释,但这件事我敢保证却是不是公子所为,为了不和埃劳德侯爵起冲突,才选择暂时离开。公子,并让我回禀小姐一声,(日rì)后再来向你赔罪。”格雷奇歉然解释道。

    塞凡不屑的冷哼一声道:“不想解释还是没的解释,虏人不成,就想溜走,否则干吗这么急匆匆出城。”

    “格雷奇,你回话给华佰尼,我埃劳德不会让他走出伦萨,无论你是否在他(身shēn)旁。”见格雷奇还要争辩,古拉德开声阻断他,然后走近了些低声道,“我劝你还是离开他,你知不知道,亨利就是考特尼所扮。”

    “我早就知道了。”格雷奇也低声回了句,他无奈的转(身shēn)向外走去说道,“唉,既然你话已至此,我也不多说了。我不能离开华佰尼,至少现在不能,更不能让你杀他。”

    “格雷奇,烦劳你把花霓彩衣还给华佰尼公子,就说碧昂丝收受不起他的这份大礼。”碧昂丝不知何时回了房中又返出,格雷奇接过装花霓彩衣的盒子,向众人扫了一眼,然后冷色向府外走去。

    天边一弯残月,映着漆黑的夜空,古拉德停在北门外一个岔路处不知所措,后悔没有先回林府,要是带了马丁克来,或许能根据蛛丝马迹找出华佰尼大概走哪些路,至少目标能少一些。

    附近的草丛中有黑影动了动,古拉德手中青炎挥手劈出,火焰还未冒出,两只利箭瞬间打在了锋刃之上。

    看着又有只利箭(射shè)来,古拉德忙滚开(射shè)出火球,青炎反转横掠向草丛。青炎还没劈出,又被厉(射shè)而来的利箭卸去刀势。

    见古拉德想要跃来,这团黑影站起(身shēn)来,露出姣美的面容道:“等等,先生是我。”

    “碧昂丝?”古拉德没想到碧昂丝除了是美名远播的北舞外,还是个这么厉害的(射shè)手,见她全(身shēn)着紧(身shēn)黑色皮革装,喷薄(欲yù)出得双峰浮凸,蛮腰削肩,玲珑曲线毕现,她的手中握有一张精美的折叠弓。

    “你……”碧昂丝别过(身shēn)去,见古拉德还是盯着自己,她咳嗽一声说道,“埃劳德,你还追不追华佰尼了。”

    古拉德别过脸来,正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亚妮姐姐也算是我的亲人,被人所害,我怎能放过他。”碧昂丝走近来说道。

    古拉德随便挑了条路就要掠去:“你?算了吧,华佰尼(身shēn)边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光是那个亨利法师就已经让人头疼,到时说不定我都自顾不暇,再加上你……”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章 魔龙剑士 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