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赐封男爵

    先前两个下地道的骑士,此刻从里面钻了出来,估计是因里面的(情qíng)况太惨不忍睹,这两人都是惨白着脸孔隐隐作呕,艾伯特听了回话后,脸色更加难堪,他小心翼翼的包好信件,示意(身shēn)后几个骑士把卡托尸体抬上。

    艾伯特跟在这几个骑士后面,走到门槛时,他又转(身shēn)笑道:“埃劳德先生,内斯堡不比乡下小地方,很容易出事,奉劝一句,想让头好好待在脖子上,最好少出家门,呵呵……”

    还没等古拉德有所表示,沙克尼就慌忙凑到他(身shēn)边,压住他双手,眨着眼睛暗示忍耐。其实就算沙克尼不过来,他也不会应声,这样也好,让他能找个借口快点离开,风林苑里的后事,就让沙克尼去清理,安德鲁从认他为梵拉大神派下来的使者后,便死活跟着一起走。

    回了林府,古拉德不敢让人碰他和安德鲁(身shēn)上沾满绿汁的衣服,脱下后就急忙让林府家将拿出去深埋,直到洗裕完,换了一(身shēn)干净衣服才走进前厅。

    风林苑惊险之遇,从古拉德口中吐出来,连当事人之一的安德鲁都听的入神,讲到魔眼蜘蛛发出闪电球时,希拉尔埋着头装作和马丁克探讨事(情qíng)来……

    “那个死胖子,来找你,就要出事……”黛西边埋怨嘀咕着,边和艾蓓莉给古拉德包扎伤口,绑带缠了一(身shēn)。

    艾蓓莉见包扎完,才起(身shēn)幽怨的说道:“主子,就算有自我修复能力,也不能这样完全不顾惜(身shēn)体……”

    古拉德闻言后,暗地里悄悄在艾蓓莉腿上捏一把,见她脸上退去忧色,(娇jiāo)羞了横了自己一眼,他感动之(情qíng)这才洋溢于表,转眼又看到莉亚妮此时站起(身shēn),款款走向后院,只是莉亚妮低着头看不清脸色。

    众人散去,古拉德想要去拥黛西时,艾蓓莉忙一把拉过黛西,两人(娇jiāo)笑的向后院跑去叫道,“主子,你伤成这样,还想……还想那事(情qíng)……今晚就罚你睡院角的空厢房……哼……”

    艾蓓莉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胆起来?古拉德暗讨了声,他(身shēn)上虽然被绑带包的那么严紧,可有着自我修复能力,这样的伤口,用不了多久,就会马上愈合好,他抬头见卡姗、卡莉两人还留在前厅中,脸上羞红脉脉含(情qíng)望着自己,瞬时明白了。

    原来艾蓓莉见古拉德每晚精力都极其充沛,就算她和黛西两人都不能满足他需求,这段(日rì)子见卡莉、卡姗早对主子有意,她在和莉亚妮商量一番后,又征求卡姗、卡莉意见,这才安排今晚的这一出。

    古拉德熄掉厅中烛晶石,掩上厅中前后门,伸手就把两女揽在怀中,让她们坐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平(日rì)两女虽对他大有(情qíng)谊,但毕竟都未经人道,此时皆红霞绯绯,咛声抱着他,双手都不知该放到什么地方。

    “先生……不,主人,这里……是……前厅……”两女在古拉德双手大肆攻掠下,早已(身shēn)酥体软,眼见上衣被褪去大半,高耸的雪白酥(胸xiōng)骄然抖出,卡莉才媚眼流离的呻吟道,“主人……我们回……房间好……不好,这里……”

    “现在这附近没有人……你们安心好了……嘿……”古拉德哑笑一声,起手把卡莉轻轻推挂在椅背之上,从后撩起她裙摆,拉下贴(身shēn)亵衣,手指顺着弹(性xìng)十足的圆(臀tún)滑下,衣衫半搭在(身shēn)上的卡姗见此,羞的掩面靠在古拉德雄壮背上。

    顿时,在前厅中,的呻吟声连连响起,满室(春chūn)guang与从窗口洒入的月光纠缠。到了午夜,古拉德见两女脸上挂着疯狂后的满足而甜睡,他才用衣裙包起她们送到后院厢房中,而后他又转(身shēn)向艾蓓莉和黛西房间,继续那未完的大业。

    清晨,古拉德感觉(身shēn)上有种说不出的清爽,他从睡熟的黛西和艾蓓莉怀中爬出,走到林府大后院中,有了昨晚风林苑对天刀的领悟,他更加痴迷这刀法起来,随着青炎挥舞,刀刃上附着的道道火焰若有飞天惊龙,映的像朝霞都要黯然失色般。

    马丁克闻声,从(床chuáng)上爬起,提起铁棍就跑了过来,这些天他和古拉德练手惯了,虽然上去挨打只能当沙包,但他武技也在当沙包中增强,等他到了跟前后,见满眼都是火焰,哪里还敢扑上去,只得愣在附近观望起来。

    太阳升起,希拉尔也跑了过来,见此又在心里埋怨真神萨因穆,喊了半天,见古拉德仍在忘(情qíng)的挥着青炎,便起咒发出大风卷来,不料大风卷还没到跟前,就在火焰中消散开。

    (日rì)上三竿,由于昨晚古拉德过于恣意驰骋,卡姗、卡莉连同黛西、艾蓓莉都昏昏沉睡,直到现在还没起(床chuáng),否则现在眼前这人能不能进林府都成问题。

    “大哥,你(身shēn)体真没的说,昨晚看你离开时,还满(身shēn)是伤,这才过了一夜,你就已经全好了。”温米勒笑呵呵小跑了进来,脸上赘(肉ròu)随着颤颤悠悠的,他看到希拉尔和马丁克脸上的表(情qíng),忙委屈的叫道,“冤枉啊,昨晚大哥受伤,我却是冤枉啊。”

    “胖子,这大上午的,你怎么跑来了,不会又来一份大礼吧。”可能温米勒声音比较刺耳,古拉德收势停下(身shēn)来,不解的看过去。

    “埃劳德大哥啊,那样的事(情qíng)只此一次,再来,怕连莉亚妮夫人都不会让我进府了。”温米勒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传言,见古拉德露出不悦的神(情qíng),他又说道,“大哥,我今天来是有正事,我爹让我过来的。”

    “你爹?”古拉德正要发问,有老、青两人走来,那青年全(身shēn)穿着亮闪闪的金盔甲,另一个老人白须满面,(身shēn)上穿着纯白衣边镶金线的棉长袍,一个蓝色十字项链挂在(胸xiōng)前,他见了不解低声道,“胖子,这两人是和你一起来的?是什么人?”

    “昨晚艾伯特把所有事(情qíng)禀告给了红衣教主波吉,然后又由波吉传达给国王,今早,宫里就下了旨意。这位是宫中的使者蕡西森骑士,这位则是教廷的盖提神父”温米勒笑了笑指着(身shēn)后二人介绍,然后他又凑到古拉德耳边低声道,“大哥,如果能得到这位神父好感,对(日rì)后可是有很大帮助的。”

    教廷,立在最高处的是教皇,其后便是红衣主教、大主教、神父、牧师,其中神父和牧师(身shēn)份略相等,只不过牧师专职民事方面,比如嫁娶丧礼等等,而神父多出入于一般加功进爵场面。

    “封爵?”众人听了温米勒的介绍后,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王宫和教廷同时派来使者,现在是为了封爵仪式,但此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各族类各国皆休养生息,连国族之间的小摩擦都很少见,所以给平民封爵就渐渐淡出大陆舞台,现在贵族,大多是沿袭祖上爵位,然后一代接一代的传下来,这贵族(身shēn)份是再多钱也买不到的。

    现在突然给(身shēn)为平民的古拉德封爵,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木然的看着蕡西森骑士走到自己面前,从怀中掏出卷锦帛展开念道:“卡托投敌卖国,多亏剑士埃劳德发现及时,特封赐为男爵。”

    蕡西森念完后,把锦帛交给了一旁的希拉尔,还有两个月预支的男爵月俸,这时,盖提神父才微颤颤的走上前来,他打开手中捧的一本厚厚经文颂道:“伟大真神萨因穆,你是仁慈的牧者,我们是你的羔羊,在你的指引下,得意啜饮甘甜泉露……真神保佑你,你将永远沐浴在真神的祝福中。”

    伴着冗长的颂文吟完,盖提拿起(胸xiōng)前蓝十字架放在嘴边吻了下,然后单手在古拉德头上画了圈,这封爵仪式才算正式完成。

    古拉德想刚要抱着金币,去叫醒黛西和艾蓓莉,好炫耀一下,温米勒却突然拉住了他,神秘的低声说道:“大哥,香怡楼的奇格薇,可是想你想的紧呢……中午我请了一位贵客在香怡楼相聚,大哥如果能结识的话,对(日rì)后仕途大有帮助,怎样?”

    古拉德心中一动,男爵之位,对别人来说或许有用,但对他接近圣珠说,一点实际用处也没有,还有短短一个月,只要有机会,他都得尝试一下,否则错过这次庆典的机会,很可能要眼睁睁看着索斐尔德老死了,就要跟着温米勒离开,马丁克缠了上来,看来是得到莉亚妮和黛西、艾蓓莉的指示。

    出府后,那骑士和神父各自归去交差,温米勒、古拉德和马丁克坐着多拉艇向香怡楼而去。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卡托和马修勾结在一起,怎么变成投敌卖国了?”古拉德坐在船尾,直到此刻才问出心中的疑虑。

    “这你还真是问对人了。”温米勒往跟前凑近了些,淡声说道,“今早我在我爹书房外偷听到,艾伯特在卡托怀中拿到的信,是盖威特某位侯爵寄给他的嘉奖信,信中还提到一个计划,就是让他利用传送阵,在庆典当(日rì)放出魔兽来,至于马修管家,因为只有你一人见到,而且当(日rì)所抓之人,里面根本没有马斯登侯爵府的一个人,这就不了了之了……总的来说,塞缪尔给你平加的爵位,是大哥你应该得到的。”

    “怎么会成了这样,我总觉得这中间有点猫腻,可又说不所以然来。”古拉德嘀咕下,复又抬头问道,“胖子,你有没有听说马修有个青脸少年的手下?”

    “青脸?青脸少年?”温米勒闷头想了半天后,才回到道,“没有,马修手下绝对没有这样的人,整个内斯堡都没有什么青脸的人,大哥,你在什么地方见到的此人,会不会是一时眼花?”

    古拉德笑了笑,没有回答。转眼(日rì)过中空,他抬眼望去,见多拉艇已经靠岸,香怡楼三座金壁辉煌的雕栏木楼,就耸立在眼前。

    “呦,温伯爵,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房间我早就给你预备好了啊。”上次接待温米勒他们的中年女人,这时甩着丝巾从西楼上迎下,她看到古拉德后,双目一亮的叫道,“爷也来了,呦,这阵子把我家薇儿想的,这个寝食难安的。”

    “红姐,这不薇儿整天缠着谢莉丹,央不住了,我这不把大哥给带来了。”温米勒边引着众人上楼,边笑道。

    那红姐紧走了几步,靠近温米勒轻声道:“可是这怎么有个兽人,温伯爵,你可是知道这规矩的,我们香怡楼不做兽人的声音,何况也没有合适的不是……”

    “红姐,我还不了解这的规矩,不过这雪熊人是大哥手下,这次跟来,是怕再发生上次的事。”温米勒见马丁克并没什么异议,反而看到过往风(骚sāo)女子都会脸红,他笑了声道,“这位不用你找人过来专门招呼……”

    “这就好,这就好……”红姐苍白的脸,这才回复红润来,试想这么强壮的一个雪熊人,香怡楼里那个女人能受的了,就算她亲自上阵,怕过后能不能爬起来都成问题。

    推开门,谢莉丹一下扑进了温米勒怀中,待几人围着矮桌坐下,温米勒才环顾室内,又转向门口张望道:“红姐,薇儿呢?这时大哥来了,她应该早就过来了,怎么到现在不见人影?”

    “这……这……因为……”红姐尴尬的站在一旁,嘴巴张了半天说不出句完整话来。

    “薇儿的脾气,你也应该清楚吧,要是知道今天先生来了,你没有告诉她,怕这香怡楼第一乐师,要多天恼你喽……”谢莉丹(娇jiāo)躯扭动下了,让她(身shēn)下的温米勒心神((荡dàng)dàng)漾起来。

    “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位公子哥,你知道的,我们香怡楼早上不会招呼客人的,本要让这公子哥离开等近午再来,他却扔下一百个金币,只要求让薇儿陪他一上午,别误会,言明只是切磋一下音律而已,我还派了人在旁边守着……”红姐听了谢莉丹的话后脸色发白,后又想了下,她向古拉德说道,“算算时辰,这约定时间也到了,不如爷同我一起去叫薇儿如何?”

    温米勒见此,也忙的劝说道:“大哥,反正邀请的那位贵宾还没有到,不如你和红姐过去,薇儿可真是想你的紧呢。”

    古拉德本不(欲yù)去,但看到谢莉丹也投来恳求的眼神,便起(身shēn)跟红姐下了西楼,楼后就是几进雅阁院舍,翠竹摇曳,花卉满庭。

    行至深处院庭门前,古拉德就听到琴音隐隐传出来,乐声婉转,靡靡如天籁之音,越走近越是陶醉其中,幽幽弦音撩拨,直让人伤魂预断。

    “站住。”

    一声(娇jiāo)喝,把古拉德心神从琴声中拉出,只见院中有个雅致凉亭,亭下站着一位精灵女剑士,(身shēn)段修长,有着超越众生的美貌,只是面孔显得冷了点。

    “小姐,这约定时间已过,我是来招呼薇儿,她要见的先生来了。”红姐甩着手绢,就迎了上去。

    “我不是说你。”那精灵女剑士走到了碎石小路上,错过红姐,她抬臂拦住了古拉德冷声道,“这人不能进去。”

    “呦,大小姐,这位就是薇儿要见的先生……”红姐回(身shēn)把古拉德也扯过了那精灵女剑士(身shēn)边,嚷嚷着就到了正厅大门前,两个婢女守在廊檐下,见她过来齐齐施了礼示意没事发生。

    “爷,薇儿就在里面,我,我前面还要忙着,就不陪你进去了。”纵贯烟花之地多年的红姐,怎么会做得罪客人的事,红姐招招手让两个婢女离开,向古拉德说完,她就转(身shēn)向院外走去。

    古拉德刚靠近木门,琴声就嘎然而止,让他心里顿生出莫名失落感来,就听房中有略显粗哑的声音传出:“我忽然想起一句古谚,最能形容薇儿小姐的琴音,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丹尼先生过誉了,这些应该归功此琴才是。”奇格薇(娇jiāo)滴滴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听她感叹道,“承蒙先生所赐,薇儿才能得见凯尔特竖琴一面……”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二章 赐封男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