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扬威

    (胸xiōng)前高耸、(身shēn)段比较高佻的那个丫鬟叫卡莉,她委屈的说道:“我们的府邸被龙汀会的人强占了,夫人已经派家将去罗尔斯伯爵府打招呼了,希望这些人快点离开。”

    见古拉德等听的一头雾水,乖巧的卡姗走到跟前,详尽的解释。龙汀会是内斯堡比较有势力的帮会,平时滋扰百姓无恶不作,本该早就被取缔,可是其不但人多势众、实力庞大,平(日rì)连城内守卫见了他们,都惧怕的绕道走。

    这次莉亚妮离府四个多月,府中留下的家仆早被龙汀会敢散,还强占了府邸做他用。

    这三年来在内斯堡中,能帮莉亚妮稍稍说个话的,只有林肯的一个远房叔叔罗尔斯伯爵,现在出现这种(情qíng)况,莉亚妮只有让家将去找罗尔斯伯爵从中调节,希望可以让龙汀会让出府邸来。

    走到马车前,马丁克正待与车内的莉亚妮打招呼,就见派出的家将匆匆跑回,来到马车前,神色尴尬的看了看古拉德等人,最后在马丁克催促下才低声说道:“夫人,罗尔斯伯爵说了,说取回府邸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好的事(情qíng),请夫人先到他府上暂住。”

    马丁克听完,脸色铁青的砸了砸手掌:“这个罗尔斯真是欺人太甚。”

    “真是对不起先生。”莉亚妮坐在车中说出话来,“本想回到家后好好招待你们,没想到出了这事,连遮(身shēn)之地都被强占了去,如先生不在意,我们同到城中旅店内暂居如何……”

    看着守门的十多个壮汉挤眉弄眼的模样,古拉德轻轻拉开车帘,见莉亚妮露出微微责怪唐突的神(情qíng),笑容轻展的轻松说道:“夫人何必退缩,既然人家踩到门上来,正所谓礼尚往来,我就替夫人打扫家院。”

    莉亚妮听出古拉德话中的意味,刚想皱眉拦截,却见他从路边捡起根木棍,然后走到马丁克(身shēn)前嘀咕几话,说的马丁克神采飞扬,跟他向大门走去。

    “滚,别惹毛大爷们,现在这地方被龙汀会征用了,要说嘛,就让你们家那美人儿夫人,带她那两个丫鬟来吧,呵呵,早听说林肯伯爵夫人的美名,如果能睡上一晚,嘿嘿……”一个看起来比较高的壮汉,拎把大刀踏到台阶上,高声的吐着脏话,引起他(身shēn)后众多人的共鸣,纷纷(淫yín)笑的看向马车边上的卡莉、卡姗(身shēn)上,从头到脚的用目光拨着。

    古拉德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快走到那说话的汉子前时,骤然发难,藏在背后的木棍横扫,转眼间就打断了那汉子的双腿,马丁克也跟着发难,抽出铁棍向兀自发楞的那些壮汉扫去。

    两人一路前冲,推开门后,院中还站着二十多相同打扮的汉子,仅仅一刻时间,只听骨头折断声啪啪作响,他们全都滚在地上哀嚎,拖着两条断腿向门外爬去。

    “老大,我在内斯堡从没像今天这样爽过,小姐总不愿多惹事,平(日rì)就受够这些人欺压,今天终于出了口鸟气。”马丁克收回铁棍,他出手比古拉德偏重些,倒在他手下的,下半shen小鸟能不能保全都不一定,他兴奋的叫道,“老大,你以后不如就留在这里吧,看看以后在内斯堡,谁还敢欺负我家小姐。”

    “本来想教训他们一下就好了,没想他竟然用难听的话去骂莉亚妮夫人,一是气不过……嘿……”古拉德丢开布满血迹的木棍,拍拍手洒然的笑道,“既然龙汀会那么有势力,以后可有的受了,不知我们今天做的事,林肯伯爵的名头能不能抗的过去。”

    马丁克憨直的笑道:“有老大你在,不信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伦萨是个崇武国家,今天这样的事在内斯堡常有,只要不弄出人命,是没人过问的,何况我们有理在先。”

    这时正厅内传来闷声叫喊,古拉德以为还有余党,忙重新捡起木棍,连同马丁克撞了进去,却见地上困绑着个浓眉大眼的蓝衣中年人,脸上略显青肿,(身shēn)上也有痕迹累累,看样被殴打过。

    马丁克解开绑在这中年人(身shēn)上的绳索后,见他冲古拉德深深的拜揖道:“谢谢两位小兄弟的搭救,沙克尼这里顿谢了。两位小兄弟的尊姓大名是?”

    “我叫马丁克,是这府上的家将,这位是埃劳德先生,他刚到内斯堡,准备谋份差事……”马丁克介绍完古拉德后,眼睛一亮的急忙说道:“沙克尼?难道你就是比尔侯爵府中,两大管家之一的沙克尼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外面那些龙汀会所为?”

    “是龙汀会?怎么会是他们?”沙克尼脸色凝重,复又向马丁克回道,“比尔侯爵府的沙管家就是在下,这位兄弟竟晓得我,真是荣幸之至。埃劳德兄弟不但英俊潇洒,伸手也非同一般,刚才虽然在下被困于房内,但对外面之事,也算略听一二。马丁克兄弟铁棍更是了得,兄弟应该是兽人中的雪熊族吧,果然高大威武……”

    “哪里,哪里!内斯堡谁人不知沙克尼大哥,可是比尔伯爵的心腹……”马丁克属于脸皮比较薄的雪熊人,他脸红说道,两耳边的白色毛发都竖了起来。

    古拉德没心(情qíng)看着他们俩赞来称去,忙问道:“沙克尼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这说来话长,埃劳德兄弟不问,我还忘了有急事要办。大人在府中肯定等候好久了,待见了我家大人后,再来府中败谢两位,在下先告辞了。”沙克尼忙起(身shēn)告退,忽然像想到某事,脸色愁云笼罩。

    莉亚妮带着众人进了府中,对着古拉德望了望,(欲yù)语还休的带着丫鬟进了后院,并在府里拨了个独立紫竹小院给他和黛西、艾蓓莉,又在马丁克房附近拨出间给希拉尔。

    古拉德安顿好艾蓓莉等人后,忙出府向沙克尼方向追去,果如所料,他正沉灰面色站在一座小乔上,呆呆的看着下面涡涡溪水。

    侯爵和伯爵的分量,古拉德还能分得清楚,再说,刚才那种(情qíng)况下,莉亚妮都没能请动罗尔斯伯爵大驾,让她介绍自己去罗尔斯伯爵府看来没什么戏,眼前似乎就有个大好机会,怎么能放过。他走到桥上,低声向发愣的沙克尼问道:“沙克尼大哥,刚才在府里我见你神色不对,是不是有什么事?”

    “小兄弟,你怎么来了?”沙克尼像被惊醒过来,惨笑的恍悟回道,“今晚过后,估计向你们道谢的机会都没有了。”

    古拉德在倚在了桥栏上,肯定的说道:“既然如此,大哥不如把事(情qíng)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的上忙?”

    在古拉德三番五次的劝说下,沙克尼才说出了所烦事(情qíng)。再有两个月就是内斯堡建城三千年庆典,是整个伦萨国的一件大事,比尔伯爵早在两年前,就搜罗十多种名贵魔法晶石,并重金礼聘西坦斯巧匠罗纳迪奥,制造一台百琉盏,来在庆典当(日rì)使用。

    上月中旬,比尔侯爵着沙克尼,让他带人从西坦斯运回完成了的百琉盏,本来这次路程十分秘密,不料在快进内斯堡时,突然遭到一伙人的袭击,而后他在混战中被砸晕,醒来就被蒙着双眼丢在地上,然后就是古拉德和马丁克救了他……

    古拉德问道:“这个百琉盏是什么东西,制作竟然要耗费两年之久,百琉盏,百琉盏?在庆典当(日rì)是不是当作灯来用?”

    “呵呵,埃劳德兄弟真是(爱ài)开玩笑。”沙克尼苦笑了下,回答道,“百琉盏除了能发出五彩缤纷的光来,顶上还有一个镶金边的翠玉台,据大人说,它在庆典当(日rì)还有更重要的作用,应该是来供放某物,至于要供放是什么东西,我就不知道了。大人本想用它来取悦陛下,现在它在我手中丢失,怕……”

    “百琉盏在庆典供放东西,难道是圣珠?如果是那样我就要更加帮忙了……”古拉德想了多会,才应道,“沙克尼大哥也不必如此灰心,既然龙汀会没让你知道(身shēn)份,现在去他们那里,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沙克尼脸上的苦笑更浓来:“去龙汀会?就我们俩,你知道龙汀会有多少人?怕我们刚站出来,就会被他们口水淹死?”

    古拉德说道:“比尔侯爵那里呢,我可以去证明抓你的是龙汀会,以你家大人的势力,杀光他们该不难吧,这样不就轻易取回了百琉盏?”

    “如果这般容易,我还何须在此长吁短叹。剿杀他们?龙汀会虽不会明目张胆的招惹大人,但还不至于多怕得罪大人,你刚到内斯堡对这里事(情qíng)还不熟悉,让所有人害怕的是龙汀会幕后之人……”沙克尼更加的沮丧。

    古拉德忙的劝道:“与此在这里苦闷发呆,就算去看看也好,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好,说不定事(情qíng)会有转机。”

    沙克尼想了会,才勉强打起精神,带着古拉德向城中龙汀会总部而去。

    龙汀会做为内斯堡势力最大的帮会,总部自然小不到哪里去,只见高门大院,围墙上还有几个哨垛。

    古拉德和沙克尼怕被发现,不敢靠的太紧,便起(身shēn)爬到附近一个较高的屋顶上,院落里一队队执剑握刀的人来回巡逻,瞧这阵势,古拉德刚刚潜进去的想法,顿时成了泡影。

    心冷的伏在屋顶上良久,龙汀会总部院中的前厅大门突然打开,古拉德看到一个方桌大小的琉璃灯被两人抬了出来,灯体用七色透明晶石所制,灯脚有小型荧光法阵,灯顶是个巴掌大小的镶金边翡翠台,跟在百琉盏其后,十多个体形彪捍的青年人走出。

    趴在附近的沙克尼,他(身shēn)躯稍稍震动了下,低声讶叫:“桑尼?他怎么会在这里?”

    “桑尼是谁,你认识他?”古拉德诧异的问道。

    “喏,就是那个背着双手巨剑的。”沙克尼小心指着这堆人中,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道,“内斯堡几乎人人都知,比尔伯爵有两个管家,另外一个就是卡托管家,这个桑尼就是卡托的心腹,他怎么会在这里?还和龙汀会有说有笑,这百琉盏……”

    一山难容二虎,这个道理古拉德还是懂得,淡笑向沙克尼道:“这还不明显,想想你和卡托平时关系?很明显是用这次的百琉盏之事,对付你……”

    沙克尼愤怒的低喝:“想当初,还是我在大人面前举荐卡托入府,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阴yīn)险,不行,我一定要告诉大人,现在百琉盏在他手中……”

    “你真要告诉比尔侯爵,他死不承认怎么办,顶多让这个桑尼消失,或者他推说桑尼私自勾结龙汀会……到时不但百琉盏得不到,你还要背上失职、推脱责任的罪名。”古拉德忙拉住将要走的沙克尼道。

    “那怎么办?桑尼后面带了十几个人,待会还不知道要把百琉盏送到哪里,城中水道众多,万一他们坐船,我们休想跟踪他们。”沙克尼一脸愁容的问道,“我根本谈不上(身shēn)手,就你自己,怕也只能和桑尼战个平手,他们那么多人,这可怎么办?”

    古拉德看着将要出大院的桑尼,心中也暗暗着急,他忽然想到黄昏游内斯堡时,怀中还剩有一块炜基晶石,忙心生主意,拿起它对准桑尼和百琉盏,用魔法把这影像照了下来。

    看到古拉德把这块影像了炜基晶石递来,沙克尼不解的问道:“埃劳德,你这是?”

    “有了它,虽然不能对付卡托,但完成比尔大人交给你的任务,还是绰绰有余。”两人跳下房顶,古拉德看着炜基晶石中桑尼和百琉盏在一起的影像,见沙克尼还是摸不清头脑的样子,他淡笑的解释说,“回到府中,只说百琉盏遭劫,当你追到敌人,桑尼带人路过出手相助,把百琉盏先带了回去,从这件事来看,桑尼应该是心机较重的人,决不会因这件事暴露,而放弃桑尼这个有力心腹,不过此次过后,大哥应该更加小心卡托。”

    “但愿如此。”虽然古拉德说的轻松,沙克尼还是忧心忡忡,但却一脸真诚的道,“如果能平安渡过此事,改(日rì)肯定登门重谢。”

    “大哥言重了,既然你都喊我兄弟,有何须这样客气。”古拉德见沙克尼真(性xìng)(情qíng)流露,心底涌上一阵感动。

    沙克尼揣着炜基晶石,就要离开却又转(身shēn)问道:“埃劳德,刚才马丁克兄弟说你来内斯堡谋求差事,不知对进比尔伯爵府有没有兴趣?”

    做那么多的事(情qíng),等的就是这句话。古拉德忙整容回道:“如能得到大哥引荐,小弟十分感谢,不敢辜负大哥的一番心意。”

    “那好,此事如能了结,明(日rì)我就来带你进府,为兄先告辞。”沙克尼说完,扭头向远处奔去。

    终于为圣珠踏出了第一步,古拉德脸上涌出微笑,仿佛索斐尔德翻烤辛格瓦的场面就涌现在眼前,塔席塔和库尔曼临死前的一幕匆匆滑过。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章 扬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