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当艾蓓莉到达德林魔法学院外,正是黎明前天色最黑暗的一段时间。

    “事(情qíng)办好了?”一个(身shēn)影从树底下走出,微微咳嗽了一声。

    艾蓓莉(娇jiāo)躯微震,通红着眼睛冷声回答道:“按照约定,我可以回去了,不是吗。”

    那人影道:“当然。按照你们星海精灵的习俗,女子会跟着她的第一个男人,终生忠贞不变,要不,就亲手杀了那个男人。我很是奇怪,你该怎么办。”

    艾蓓莉对着那个人影,暗自摸上腰间的细剑,愤怒的颤声回道:“至于怎么办,还轮不到你来((操cāo)cāo)心。你说这是我最后的任务,难道你想反悔。”

    “哼,杀你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况且我也不是食言之人。我只想确定一下,你的任务能完成到什么程度,果然牺牲很大。哼,不要像很委屈一样,对于这件事(情qíng),你们星海精灵远比我要关心,要不怎么会派你过来,听凭我差遣。走吧,如果你再在威坭国出现,我就杀了你。”那个人影把话说完,在原地倏地消失。

    “仁慈的星海精灵女神蒂莉莎,请你原谅你的罪人……”艾蓓莉眼中噙着泪水,向远处掠去。

    天色大亮,楼下的吼叫声,把古拉德从甜甜的睡梦中吵醒,他揉着朦胧的双眼,昨晚之事恍如chun梦,(床chuáng)单上的印痕和梅花般血迹,在证明着事(情qíng)的真实,

    古拉德走下楼,打开大门,就见希拉尔心急火燎的一把拽着他,就闷头向学院外面跑去,说格雷齐被人扣了起来。听的古拉德眉头直挑,心想格雷齐虽然魔法不怎么样,可怎么说也是个卫剑士,听那叫弗里森的说,还快进阶大剑士了,什么人能扣住他。

    入城来到大街上,见前面有三十来个,全(身shēn)盔甲亮铮铮的骑士围成了一圈,圈外站着四、五个白袍法师,每个法师(身shēn)边还各有一名剑士,剑士的后面有辆精致的马车,车边竟然还镶着金丝,车窗车门都挂着金饰,映着朝阳,快把古拉德眼睛都闪花了。马车对面站着格雷齐,他一手拿着法杖,一手抱着柄黑色剑鞘的长剑,正戒备着四周露出敌意的骑士们。

    “我也不知道,我想到搬去格雷齐那里去住,还要和家里说一声,便早早出学院往家里赶,谁知刚进城,就看到格雷齐被这些人围住,我想这里能帮忙的,只有你和黛西她们了,所以就去找你们了。”希拉尔解释道。

    “那黛西和艾琳呢?”古拉德向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二女的影子,“你叫她们来做什么,这些人看起来不好惹,要叫也要叫导师维汉特来啊。”

    “她们应该早到了,这为什么不见了,我也不知道。难道你不晓得,黛西可是图尔斯城城主罗恩迩大人的独生女。”希拉尔也一头雾水,接着瞪着双眼向古拉德叫道,“叫导师来,做梦吧?在学院外的事(情qíng),导师是不会过问的。”

    “黛西是城主的女儿?她以前说她爸爸,为了巴结什么有钱有势的家族,把她往火坑里推……可一个城主还要巴结谁啊……没想到,我竟然把城主女儿(身shēn)子看个遍,还看了很多次,要是被城主知道……”古拉德心不在焉起来,可另一便又骂希拉尔,这分明是来干架的,连武器都不招呼让拿,难道又要用魔法?

    见到希拉尔,这些骑士不屑的哼声连连,提缰驱马让出条小路来,古拉德他们这才挤到了格雷齐的(身shēn)边,连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昨晚,我在武器铺中看到了这柄剑,老板他说是个公子哥需要钱花,才把家里珍藏的宝剑拿出来卖,这剑名叫暗月。既答应为你寻柄好剑,当报答你前(日rì)帮我,我就给买了下来。谁知,今天早上,武器铺老板刚把剑送过来,我就被几个剑士围住,刚刚要解决掉,还没脱(身shēn),这些骑士又围了过来,非要我把暗月卖给他们。”格雷齐把宝剑递到古拉德的手中,冷着面孔的盯着马车,复又低声道,“武器铺老板说,这剑有两个特点,一是据说这剑里藏着个宝图;二是,这剑拔不出来,据说这种宝剑遇到真正主人才能得拔出来。反正我就一直没拔出来剑,不知你行不行。”

    “行,那还用说。”古拉德虽然鉴定不出剑的好坏,但这暗月不但比较卖看的,入手后还极为沉重,幸好他重生有了(身shēn)体后,力气出奇的大,这柄剑握在手中倒也感觉不到吃力,他听是格雷齐为了他买这剑起的冲突,心血(热rè)了一(热rè),立刻目露凶光的低声道:“多说那么多干吗,揍他们,揍不过,跑回学院不就得了,魔导士看场子,谁敢到里面闹事……希拉尔,你待会可跟紧我们,跑丢了,我们可不管……”

    希拉尔苦笑不得,连格雷齐都扭曲着面孔,闷声道:“你个骷髅脑袋啊,这些人来头肯定不简单,光看这些骑士,可不是一般贵族能养的起的,指不定是哪个伯爵、督军之类。要是能打,我还用你说。再说那些白袍法师,看到没有,领口上的工会徽章,那可是师的认证标志,你以为能逃掉的机会有多少?”

    “小姐,我再加一百个金币,怎么样?”一个剑士装扮的走进圈内,古拉德和希拉尔眼前一亮,这人竟是在坦卑山脚下见过的库尔曼。

    “不卖。”格雷齐脸色冰冷的一口回绝,惹的四周骑士个个怒目对之相视。

    库尔曼稍稍打量了古拉德和希拉尔一下,仍是很有风度的道:“我家主人想要这暗月,小姐不妨自己开个价,先前你又打伤我们几个家将,你看看四周的形势,应该知道我们是志在必得,只要小姐肯卖此剑,事(情qíng)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不卖。”格雷齐仍不冷不(热rè)的回了一句,斜眼瞟了一下(身shēn)前,正咬牙切齿努力拔着暗月的家伙。

    “库尔曼,你是不是见她生的漂亮?和她罗嗦什么,卖就卖,不卖那抢过来不就得了。”马车中飘出阵莺声软语,“难道我想要的东西,还有得不到的吗。”

    “小姐你也太野蛮了,难道不觉得这是仗势欺人吗?”这里是图尔斯城的大街上,远处都是平民百姓观望,难道就没有一点顾忌,想到这,古拉德顿觉气闷来,他还从没见过这么跋扈的女人,就算是库尔曼林中所说的五公主,也不能不把城内官兵放在眼中啊。

    “哼,本公……小姐一向都是仗势欺人,库尔曼,这是什么人,还不给我掌他的嘴,竟然敢出言顶撞本……”马车里的声音再次传来,言语之下带着些不满。

    呯的一声巨响,不待车内的女人把话说完,古拉德已经抡着剑鞘砸下了个骑士,使劲的踹了几脚。格雷齐和希拉尔没想到,这个骷髅变的竟然这么没大脑,拖到黛西找人来不就算了,他竟然率先发难,但事已至此也别无选择了,他们俩把早就运好的魔法施展了出来。

    显然这些骑士都(身shēn)经百战,光看他们坐下的骏马就能知晓了,见土刺从等下冒出,这些马儿竟能灵巧的闪(身shēn)避过,库尔曼跳到马车前,打了个手势,骑士们驱动战马冲了过去,仿佛这种场面经常发生,白袍法师们依旧站在圈外观战,像给骑士们表演,也乐得悠闲。

    见到骑士的长枪刺来,古拉德再也顾不上努力把暗月拔出来了,他猛的跳起到马头高处,抡出带鞘的暗月就往长剑砸了过去,刺叫声划破骑士的耳膜,他也被震的倒飞出去,跌在地上衣服都蹭烂几处,格雷齐急忙起出道土墙阻了骑士们一下,希拉尔才有时间,发出大风卷制造出混乱的局面。

    “你个穷鬼,舍不得给我卖剑就明说,咋给我找了这把破剑。”古拉德握着手中的暗月,冲(身shēn)边的格雷齐叫道。只见剑鞘裂开的碎片散了一地,怪不得古拉德无法拔出暗月,原来它锈在了剑鞘里,此时剑鞘被震的粉碎,暗月露了出来,剑(身shēn)如黑乎乎的铁棍一般,有二指来厚,还没开刃。

    二十多个骑士,竟然还没有沾到两个法师一个剑士的衣角在他们眼中,古拉德是属于剑士类,这绝对是种耻辱,他们重新纠集起来列成相对两队,随着领头骑士的一声震喝,长枪前竖呼啸的对冲而来。

    马蹄奔声如雷,长枪刺眼夺目,这种冲势之下,远远观望的百姓都闭上了双眼,这才是骑士的阵势啊。古拉德结果格雷齐的法杖,佯装的念起咒语来,而格雷齐则拎这长剑冷眼看着冲来的骑士,希拉尔一面大骂两人变态,一面硬着头皮的施展大风卷。

    让(情qíng)形让库尔曼和车内的女人,见了都惊讶叫了一声,剑士和法师的武器临阵对换,他们真看不透对方在玩什么把戏。

    法师最致命的弱点就是近距离,这些骑士怎能不明白,速度更加快起来,还没等再冲几步,就见一个个巨大的火球飞向马头,而格雷齐(身shēn)影幻成轻烟,暗月落在了冲在最前的几个骑士(身shēn)上。

    “咒语怎么可能念的这么快,法师怎么会这么高强的武技……”白袍法师们扣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见库尔曼面色微沉的在马车边打出手势,他们知道不能再悠闲下去了,低沉咒语声即时响彻全场。

    “住手。”伴着巨吼在众人耳边咋响,只见一个巨大的水球砸在了场地上方,水波如巨浪般蔓延,骑士坐下的骏马被推后了多步,纷纷不甘的嘶叫,但又动弹不得,古拉德等三人,在水汽挤压下,连伸伸胳膊都极为的艰难。

    水波涌动迫至马车的时候,库尔曼脚一震,双手举起长剑狠狠的往前劈去,一道巨大的剑光,让压至跟前的水波顿时化为乌有。

    “水焱息,高阶水系魔法。”当场的白袍法师们,纷纷的倒吸凉气,中断了咒语。

    弓箭手、剑士、法师所组成一队队城卫士兵从远处拥来,把所有人围个水泄不通。

    一个额宽嘴阔、着华衣锦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士兵们纷纷让出道,他握着晶莹的绿色法杖,双目不怒而威的扫视古拉德等人,然后冲马车喝道:“什么人,竟敢在我图尔斯城生事?”

    库尔曼从马车前跳了过来,他走到罗恩迩(身shēn)前,恭敬的低声嘀咕了几句,接着就见二人一起钻进了马车之中。

    “古拉德你没事吧?”黛西和艾琳也冲了进来,见古拉德衣服破烂不堪,忙跑到跟前关切的问道。

    古拉德有心装作受伤,可想到城主就在对面,忙正色的示意没事,见二人脸上略显担忧的样子,心里一阵舒畅。

    不时,罗恩迩从马车里走了下来,他高声喝道:“来人,把这三个造谣滋事的人拿下,把那人手上的长剑也拿过来。”

    “不用了,还以为是什么宝剑,原来不过是条铁棍,本小姐不感兴趣了,罗恩迩大人不必麻烦了,至于他们……”车帘突然挑开,一个(娇jiāo)艳的女人探出脸来,她笑嫣嫣的冲古拉德点点头道,“刚才是你骂我是吗,记住了,我叫塔席塔菲奥里纳,用不了多久,你会永远记住这个名字的。呵呵,罗恩迩大人,就不要为难他们三个了。我们走。”

    塔席塔放下了车帘,库尔曼跳到了车头上,冲古拉德笑了一笑,在骑士的带领下,向城中而去。

    “那个塔席塔把名字都告诉我了,呵呵,是不是看上我了。”古拉德笑嘻嘻的低声道。

    “哼,你个笨蛋。”黛西眉头皱了皱,指着远处的马车说道,“西大陆只有皇族,才能把姓氏冠在名字后面,菲奥里纳可是威坭国皇室的姓氏,你现在知道了吧。如果猜的不错,这塔席塔就是五公主(殿diàn)下,据说她折磨人可是很有一手的。”

    “是吗,那怎么办?”古拉德瞳孔收缩,一脸惊骇的向黛西求助。这把旁边希拉尔搞的头大,不明白老大这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