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色狼又现

    据斯帕奇说,只要寻着山路上血迹,一定能找到枯茄兽洞(穴xué),到时大家堵着洞口放这小魔法陷阱,再把浓烟灌到洞中,是要抓几只就抓几只。

    有了这番话,队伍出现空前的轻松气氛,有枯茄兽血迹引路,大家也没必要再急赶。

    希拉尔看到古拉德,以极其(淫yín)((荡dàng)dàng)的步伐跟在邦妮的(身shēn)旁,每踏出一步,骷髅头就往邦妮的(胸xiōng)前转几下,如此反复,希拉尔都开始佩服古拉德骨头关节韧(性xìng)好,常人向他这样,骨头不早脱臼才怪。

    幸好古拉德是个低级骷髅,除了这个知底的希拉尔外,其他人也不会多注意他的古怪,艾琳和黛西自是知他的底,深知他平时脾(性xìng),虽然(身shēn)为低级魔宠,但色心却有,这时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山路之上,大家说说聊聊,竟不觉时(日rì)过,轻松翻过了一两个小山头。

    忽然,邦妮跃到一刻树上,示意大家都停下,从大腿内侧抽出短剑戒备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指着前面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满脸严峻的说道:“斯帕奇哥哥,你有没有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现在越来越接近主峰了。”

    黛西她们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个邦妮竟是个剑士,先前见她没穿法师袍,还以为她为了漂亮呢。见众人眼神,邦迪在旁悄悄解释,说她是斯帕奇的拥护者。

    “啊,说什么?有什么问题?”一路有艾琳相伴,斯帕奇早就魂不守舍了,连邦妮说什么都没听清,忙迷糊的问。

    “是哦,大哥,你看前面就是主峰。”邦迪语气沉重起来,盯着山石上点滴干固的血迹说,“这么低级的枯茄兽,怎么可能跑到主峰来,再说,据我们在这一个多月的经历,枯茄兽都是在主峰外围出现,根本不可能进入主峰的,这真的有些不妥。”

    “嗯,你说的对。”斯帕奇终于心神归位了,向(身shēn)后和黛西走在一起的艾琳问,“艾琳同学,你们确定这血迹真的是枯茄兽吗,这枯茄兽是不是和你导师给的图志上画的一样。”

    “当然啦,不过可能我们遇到的那个枯茄兽老了点,腿粗了点,角长了点,皮肤差了点吧……”艾琳想了想回答说。

    “啊,还长着角?”站在高高树枝上,负责起警戒工作的邦妮听了这话,差点晃(身shēn)掉了下来,嘴巴快合拢不上的惊讶道,“枯茄兽哪里有角啊?”

    “呃,能不能把你们枯茄兽的图志给我看看。”斯帕奇确定出了问题的来源,一把接过希拉尔掏出的图志看了起来。

    邦迪跟着凑过来,看了一眼后,拿手使劲揉了揉眼睛,惊愕的道,“真的是维汉特大导士给你们的吗?他告诉你们这是枯茄兽的图志吗?你们会不会拿错了?你们昨天看到的枯茄兽皮肤是什么颜色?”

    连连四个问句,把希拉尔的脸都问的绿起来,他回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枯茄兽的图志,当然是维汉特导师亲手交给我的,昨天打伤的那只枯茄兽,半人高、肤色淡红、两只眼睛好像也是红色,对了,没想到它还是电系魔法免疫……”

    “那是中阶挲疫兽。”斯帕奇脸色(阴yīn)沉起来,颤声的说道,“你们遇到的只是挲疫兽幼崽,如果那只成年挲疫兽的话,你们就不会好好站在这里了。”

    就在希拉尔要嘲笑他们的胆小时,邦迪在旁接着道:“我们在山中也遇到过两次挲疫兽,成年挲疫兽有近两米高,前面两只角能发出电系魔法,吐出的液体附带毒疫效果,两次,我们都是依靠有利地形才安然脱险。”

    “挲疫兽不是我们能相抗的,再说它们还是群居魔兽,如果闯进他们洞(穴xué)之内,我们怕是生死难料,得赶快走。”斯帕奇说完这话,邦妮从树上飘然跃下,领头向回路掠去。

    一个闪电球从空而降,落在了邦妮的面前,被砸中的岩石炸成了粉末,把紧随在她(身shēn)后的古拉德吓了一跳,刚要破口大骂,想到自己(身shēn)份,忙乖乖退到了一边,四下找着趁手的棍子。

    “呦,呦,看看这是谁呀?”狭窄的山路转出一群人来,领头的竟然是穿着法师袍的萨克图,他(身shēn)后跟着四个人,其中两个剑士打扮,两个法师装扮。

    “堂兄?”落在后方的斯帕奇惊讶的叫道。

    萨克图看到斯帕奇从对面人群里走出来,“堂弟,你怎么会和她们在一起?”

    “她们是我的朋友,莫非大哥也认识她们?”斯帕奇忙的介绍起(身shēn)后的众人来。

    萨克图一把把斯帕奇拉到了(身shēn)后,冲着对面艾琳几个人,不怀好意的打量一番道:“认识,当然认识她,艾琳小姐是吧?好久不见了。嘿嘿,你(身shēn)边后的两个小妞也很靓嘛。”

    “堂兄,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艾琳小姐,她,她可是我朋友……”

    斯帕奇还要待说下去,却见萨克图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呵斥道:“朋友?比我这个堂兄重要吗。”

    “哦,我当是谁呢。现在才记起来,就是在路特酒吧被我扇一耳光的那个酒鬼。”艾琳有持无恐,想起当(日rì)打他一耳光都没反应,这次就算有几人给他壮势,又能有多大作为,自己(身shēn)边也有三个人呢,加上一个古拉德,在人数上可以相抵了。

    “原来艾琳小姐还记得啊,这样就更好了,否则今天还真不好玩了。”萨克图两眼眯着在艾琳、黛西和格雷齐三人(身shēn)上扫了扫,两个剑士跟在他后面,缓缓向前压近。

    古拉德一把拉住就要念起咒语的希拉尔,见他眼中带着疑问,古拉德解释道:“还轮不到你,不是看那斯帕奇不爽吗,呵呵,现在就是一个机会。”

    希拉尔依然不是明白,这个看斯帕奇爽不爽有什么联系,法师在一起近距对战,拼的就是咒语的速度,如果等对方先发难,那……

    “堂兄,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斯帕奇又(挺tǐng)(身shēn)挡在了萨克体的面前,脸色变成了灰色。

    “看在我那窝囊叔叔的面子上,才叫你一声堂弟。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你不要忘了,你全家能在王城好好呆着,可全是因我爹给你家撑腰,识趣的,就给我闭上嘴巴,滚到一边去。”

    斯帕奇脸色铁青起来,瞬间就变了几变,最后像泄气一般,向邦迪兄妹招招手,不敢再看艾琳她们一眼,踉跄的就向下山的路跑去。

    “哈哈,看到没有,以后这个斯帕奇,休想再在我们面前抬起头了。”古拉德在旁得意的笑了起来。

    希拉尔听了心里恶寒,暗想:“这骷髅太恐怖了,不过连斯帕奇他们都走了,我们还打的过萨克图吗,况且对方有三个法师,两个剑士,这么近的距离,恐怕……”

    “说吧,是你们自己动手脱衣服,还是我们五个帮你们,嘿嘿,最好识像点,免得受一些额外的皮(肉ròu)之苦。三个绝色美人啊,今天要好好享受一下,看看这两个小妞的(胸xiōng),那个平(胸xiōng)的给你们先尝头道……”萨克图(淫yín)笑起来,目光更像要拔了她们衣服般。

    一个土刺从萨克图脚下升起,还未刺出,他(身shēn)后的剑士拔剑横掠,土刺化成了一堆黄土。

    “声明一下,我是个男人。”格雷齐又是接连几个土刺发出,这句话说出后,两个剑士动作明显迟钝了下来,皆被土刺撞飞挂到了一旁树上。

    “死人妖。”顾不上去恶心了,萨克图率先发难,闪电球飞向格雷齐,另外两个水系法师袭击的目标也相同,可见格雷齐(性xìng)别确实能引起民愤。

    “对方不但法师比我们厉害,还有两个剑士,这么近的距离,对我们实在不利,快退。”希拉尔按照古拉德的指示,高声的嚷嚷起来,手里却没有闲着,大风卷在这狭窄的山路,裹起地上碎石向对面打去。

    格雷齐也顺势退到了后面,发出一个土墙,虽然没挡住闪电球和冰锥,但却让自己来得及躲开。艾琳和黛西也深知这种(情qíng)况下,不是赌气的时候,各自发出个魔法,向后退去。

    这时,两个剑士重新冲了过来,剑士的速度和灵敏不是法师可以相比的,下一刻已远远超过了萨克图等三位法师,一个即将要接近落在最后的希拉尔时,忽然听耳边生风,忙侧头看去,只见一个巨大的木棍迎面抡了过来,手中长剑也被夺了过去。

    另外一个剑士来不及扶住被打晕的同伴,长剑斜挑向那骷髅的头骨,却不料那骷髅把手中长剑,猛的往晕倒的同伴(身shēn)上(射shè)去,他急忙收回刺出去的长剑,把飞过去的剑给磕开,紧接眼前一黑,就被棍子砸晕了。

    这(套tào)路怎么那么熟悉?希拉尔脑海中,立刻涌现出库尔曼杀托狄的画面,在心里狂叫着:“以(射shè)去的剑来引起注意,用手中木棍当后菜,刚看到就拿来用,太猛了啊,比那库尔曼可卑鄙多了……”

    奉献

重要声明:小说《小小骷髅也疯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