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杀外码

    <---凤舞文学网--->

    农妇山泉有点田第一百五十章杀外码

    着小肖手指头上面发亮的金属屑儿。--凤-舞-文-学-网--杨伟还是以他就问了一句在这些修理徒看来很是没有水准的话:“都是些什么?”这下那些学徒们就知道了。杨师傅就是一只典型的菜鸟!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小肖手不停。嘴里就给他进行扫:“看到了吧。这都是引擎里面经过磨损出来的杂质。要是不勤机油。不做清理的话。到时候堵塞发机下面的机油滤网。唯一的结果就是曲轴抱死。也就是说必须要大修!”

    顿了顿。小肖又问:“杨师傅。你这个车平时油有没有警?呃……我的意思是说机油灯是不是红的?”

    杨伟点点头。专业就是专业人士啊。连我仪表盘上面的机油灯坏了都知道啊。不对。该不会是这里有什么问题吧?杨伟赶紧从口袋里面摸出烟来。见小手里黑乎乎的不好拿。干脆就直接塞到他口里去了:“师傅。歇一下抽支烟!你说说看。这机油灯那啥。呃……报警是个什么回事?”

    小肖从水泥槽里钻出来。低下头让自己头发上面的机油往下滴。笑道:“一般况下。仪表盘上面的机油表是直接连在发动机上面的。一旦红灯亮了也就是说引擎出了问题。

    要是不注意的。基本上三五天间这车子就要拖着过来了。你这个车报警有多长时间?”

    杨伟想了想。己也是有点不大确定。板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迟迟疑疑道:“差不多近一个月时间吧?正这段时间里那仪表盘上面都是红的。应该没有多大问题吧?我自己感觉这车用起来也还顺手的。又没有什么别的响声哪知道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弯弯道道?”

    小肖抽完。又重新钻进车子下面去了。鼓捣两下将引擎下面那个装机油的盖子小心的剥了下来。之后就从水里朝里面探出头来大声叫道:“小腾。你他妈死哪去了?给老子拿个扭力扳手过来!”

    小腾就是杨伟刚过来时看到的那个卸轮胎的小孩子应该不到十五岁吧?就算是小师弟了。按照这修理厂的规矩。刚来的学徒都必须先学会一件事。给师兄递扳手。按照肖的说法。等到把那些扳手都能够一眼睛落上去就认识大小型号的话。再看看螺的大小型号。基本上一些基本的修理常识也就知道了。

    要知道这小肖当年也就是在这师傅旁边递了整整一年的扳手到如今等到前面的那些师兄都出师了这家伙才混了个二兄的位置。这不光是份上的一种转变的位福上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再也不用被那些师兄弟呼来喝去的递扳手。就连吃饭的的时候坐座位也是紧靠着师傅旁边的而那好菜都放在师父面前。

    至于这小腾。小肖了。要是他下面不来一个小师弟的话。可能就是三年时间都在递扳手。那手艺能够学的怎么样自然就是可想而知了。不过看小腾现在这个样子。好像还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那个深层次的问题。少年心反觉的递扳手比起其他事来要好玩不少。

    这都应该是童工吧?反正杨伟看着小肖的年龄也就十七八的样子。他又说自己在胡师傅这边学了整整四年时间也就是说刚过来的时候说不定比这小腾都要小上一点。

    “呵呵。这有什么奇的?反正本上来修理厂学徒的都是十三四岁。读完初中再也肯继续下去了。不学个手艺怎么能行?”小肖笑道。“不是我自己夸。这周围的个镇上。就只有这胡师傅手艺高一点。自然要学艺也就都找他了。刚开始一年基本上就是好玩。等到第二年了才开始系统的学一些东西。”

    杨伟也来了兴趣。前从来没接触过这个行业。哪里知道这里面的况?反正现在也是没事。和这师傅聊聊天也是好的:“那你们一天到晚又脏又累的要死。师傅都给你们发多少工钱?”

    “!”这个敏感问题。小肖马上把脑袋伸出去看了看。确定自己师傅不在旁边。一鄙夷道:“还工钱呢。每个月三十斤米。六斤油。然后刚进来的时还要给三百块钱的上工费。”

    杨伟算了一下道:“这样一个月也就几十块钱。够用不?”

    小肖翻了个白眼。在满脸机油的衬托显的有点凄凉:“呵呵。那些米油都是我们从家里面拿过来的。要想他给你钱。非的要满五年才行!就连平时逢年节发红包。也必须的要你先提礼物过来再说!要不然。你

    想。”

    还真的是……杨伟着面前这个弄的脏兮兮的孩子。无语了。伸出手来在口袋里面摸了。把剩下的那半包中华塞进小肖口袋里。转去找老张。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一点-个人选择路都不一样。最起码这些少年人和街那些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们比起来那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在不断努力奋斗。

    刚看到张金榜的影。杨伟还没说话呢。从大门:又走进来五个半大的小子。手里都各自或端或拿抱着个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就算是他再没认识。他也知道这些意儿肯定是哪个大货车上面的。因为刚才就见到有一个小孩从张金榜的车,轮里面抽出一根足足一米多长的大铁棍来。

    “嘿!。那个修的怎么样了。拿这些东西都干啥来着?”胡师傅问道。

    刚才进来的那个打头的小年青手拿的也就是两把扳手而已。眉眼之间和这胡师傅也很是相似。看样子应该是这修理厂的少东家。也就是小肖口里所说的大师兄了。这胡军听他老子问话。脸上就露出笑容来:“我说收五百。那个人说他手里没钱。我就把这些东西拿回来了。”

    “拿回来顶个?”胡师傅大。跳起脚来骂道:“没钱你就不要给他修嘛!这些狗玩意儿就算是卖废铁又能够卖的了多少。连个工都赚不回来!”

    看来那胡军不是省油的灯。听他老子骂人。自己也跟着声音就大了起来:“你知道个!这些东西都是我在他车上面卸的。没钱?没钱他还能跑天上去?!”

    这下胡师脸色就好许多了。丝毫没有因为儿子的顶嘴而感到有半点的不好意思。手放在口袋里面摸了半天。掏出张一百的来递过去。呵呵笑道:“晚上拿着去上网。意别弄太晚了。”

    原来。在杨伟他们来之前。外面就有一个人进找修理厂。说自己的车子坏在了外面。要胡师傅他们派人过去看一下。听的口音好像不是本的人。这胡师傅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儿。听那司机把症状一说。心里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本是个小问题。他就想着“外码”好容易杀一个。哪轻易放过?

    叫徒弟们到屋里准-工具。胡师就把他儿子叫到房间里面好好的叮嘱了一番。并且还许下了诺言。不管儿子这回过去能够敲的到多少出来。反正他这做老子的就拿出那金额的百分之二十作为奖励给儿子晚上去上网。有了这话。胡军就领着弟们精神百的去了。

    一过去之后。的确个小问题。三两就可以弄好的。可这小子也是个忒坏的主。招呼师们把那些不相干的东西都卸了下来。然后就开始的起价和人家那倒霉司机谈价钱。这小子也不怕吓着人。反正就是一锤子的买卖。本来不过二三十块钱的一件事开口就是一千。差点没把那司机给吓出病来。

    然,司机苦苦哀求。少点。八百。再少点。六百。司机说我实在没那么多钱。你就行行好还少点下去吧。胡军就说了最低五百。少于这个数那就免谈!这小子想的很清楚呢。五百的话。也就是说自己可以拿到一百块钱。这正好合了的心理底线。当然。要是更多一点那就是最好了。

    司机都要给他下跪。把上的几个口袋全掏了出来。凑在一块也就三百块钱不到。胡军自然不干。招着师弟们抄起家伙就走。远远的留下一句话:“打电话叫人送钱过来啊。傻叉!这都想不到。”

    知道到了黑店。司机就绝了讨价还价的念头。驾驶楼里面抽出把起子就要来和这子拼命。可这些小家伙虽说纪不大。欺负起外的人来那确实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围上去之后夺了司机手中的起子。然后一人一脚便将己那满是油污的鞋底在司机的上盖了老大几个章。打的他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还想动手?”胡师傅吓了一跳。拉住儿子上上下下看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没被他打着吧。受伤了没有。上疼不疼?”

    “切!”胡军从鼻子里面喷出气来。把钱塞到自服口袋里边。不屑的笑道:“他敢?!连个都不敢放个。还想把我怎么的?要真的是被他打了。看我不他要一万那就在是骗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