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就是打电话吗?我也会!

    <---凤舞文学网--->

    做菜的手艺的确不是盖的,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拿眼睛向赵静那儿瞅。--凤-舞-文-学-网--小丫头心里清楚,这家伙是在嘲笑自己不会做饭呢!瞪起丹凤眼就狠狠地看了回去,让两个老人家在一旁看得笑。

    “小杨啊,你这香猪还真的是不错!”老教授吃得满嘴流油,端起面前的小酒盅有滋有味地呷了一口,笑道:“还是年轻人思路活络敢打敢冲,换成我们这些老家伙,只怕是这辈子也想不到引进这个品种,就算是想到了,也不见得就有那个胆量。”

    “咳!您就笑话我吧!现在正在愁不知道这些小东西该怎么卖出去呢!”杨伟正和赵静你看我我看你看得起劲,冷不防听到这话,再想想自己的处境,只恨不得自己便是面前那香祖,被人吃了还来得痛快洒脱点。

    点点头,教授又喝了口小酒,看着杨伟说道:“这样,我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对我说实话。”

    “嗯,教授你说。”杨伟见百里教授神严肃,不由得就坐直了体。

    “你告诉我,这个香猪以后还养不养?”百里教授放下手中的酒杯筷子道:“要是以后还养的话,我建议你先别慌着全部卖出去,先必须要扩大种群规模。如果不养,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打电话,东北那边可是俏得很呢!全部卖出去都不是什么难事。”

    的确,现在这香猪养殖也就仅仅只是在气候温暖的地带,像北方那边可是找不到这玩意儿的踪迹。百里教授一听的杨伟想要卖香猪,自然就想到了北方市场,事实上广西那个养殖场里面地小香猪大部分也都是销到北方去的。

    养还是不养?这不是个问题!事先杨伟就在这些方面考虑过很多遍,所以马上就做出回答了:“养!肯定是要养的,不过马上我那里就是说想办农庄,所以像这些香猪的话数量上面肯定就会少很多,基本上保证在一百头左右就好,正好我那边的十头母猪一年差不多也就是这么个繁殖量。”

    “行!你明天一早就回去,然后赶紧给我再弄两头这玩意儿过来。正好现在学校里面也放假了,我跟你到东北那边去一趟!”百里教授拍了下手,笑了起来。

    去东北?杨伟大喜。本来想着能够在武汉这边呆上十天半个月的,卖出个两三百头小猪出去就很不错了,谁知道现在一到百里教授这儿来,马上就得到了这么大一个意外之喜。当下就再也坐不住,不顾外面天光暗淡,放下碗筷便要告辞回去,却被老教授一把拉住不让他走。

    “教授。真地。我实在是坐不住了!”杨伟脸上笑得跟花儿一样。强烈地兴奋感觉充斥脑海。这百里教授也不是外人。自然杨伟也就在他面前没有丝毫地做作。而这一点。恰恰就是老教授最喜欢地。

    “坐下。坐下!正吃饭呢。整那有地没地干啥?”百里教授尽管年事已高。但手上还是很有那么一把子力气地。一下就将杨伟刚刚站起地子给重新按回了座位上。“你明天回去捉猪。再到下午晚上地时候过来也急。

    反正我学校里面还有点事明天也要处理一下。咱们后天一早开路。”

    见杨伟还想说话。百里教授眼睛一瞪。大声道:“就这样!”。别说。老头子尽管年纪大了。但还是很有那么一股子霸气地。大声一喝便让杨伟老老实实地坐好了。爷俩又开始慢慢喝酒。说些闲话。倒也感觉时间过得飞快。

    晚上依旧是在教授家里过夜。因为明天一早便要开车。百里教授也有工作要做。再加上赵静那丫头晚上和胡睡一房间。所以杨伟很早便上休息。尽管是在别人家睡觉。但是长久以来压在自己心头地一块大石头终于成功落地。杨伟这一晚上就睡得很是香甜。

    第二天天刚刚亮。杨伟便在被子里面呆不住了。跳下穿好衣服又将铺整理了一下。一出房间就看见赵静正颠地跟在胡后。看着她做早点。

    “小杨,这么早起来干嘛?赶紧再回去睡一会儿!”胡一回头,又看见俩小家伙眉来眼去的好不亲

    “呵呵,您还不是也起来的早?”杨伟笑着说道:“我们年轻人体壮着呢,没事。”

    “去!小伙子还拿我打趣起来了?我们年纪大了,晚上是睡不着的。”胡笑着,见锅子里面粥熬得差不多了,便转洗手准备开饭。

    吃早餐的时候就是这三个人,老教授每天天不亮便起上公园锻炼体去了,早餐通常都是不在家里吃地。照他的说法,生命在于运动。每天早晨上公园打打拳溜达溜达一圈,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有益心健康。老俩口还想着哪天跑到国外去旅游一番呢。

    有胡在旁边,俩个小年青也好意思再像单独在一起地时候那般你我喝口粥都要你喂我我喂你的,三人很快就将那一锅子熬得喷香地稀饭消灭干净。当然,大部分是进了杨伟的肚子,胡年纪大了,自然吃不了多少,至于赵静这小丫头也不知道在哪学来地,说要减肥,也就没多吃,白白地便宜了这个大肚汉。

    开着车行驶在仙洪公路上,车窗外的那些景色本来因为冬天的到来而凋零残破,一片枯黄。可是现在在杨伟的眼中,就连那有些霾的天空都显得格外的可,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了。不过这种好心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在快要进入往杨家湾去的那条水泥路上面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震得杨伟腰间麻。

    摸出来一看,是家里打来的,反正马上也就到家了,接电话也是白白浪费钱,杨伟便摁掉了通话。可谁知马上第二遍又开始了,十万火急一般。

    等到第三遍打来的时候,小面包车就停在了杨宝山的家门口,王金枝听到门口有汽车的声音,赶紧从房里跑了出来:“伟伟,快!”

    “怎么了?火焦火燎地?”杨伟还在笑呢,然后他妈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王金

    小儿子,这下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哭得泪人一般:“上去,你爸被车子给撞了!”

    在洪湖农村,基本上初夏的时候农民家中打了油菜籽,大部分卖掉之外,绝大多数人还是会将剩下的那些拖到镇上的炼油厂里面去存起来,按照当时的油菜籽价格和菜油地价格比,多少斤油菜籽兑换一斤油,像这样在炼油厂那里存起来,然后平时要吃油了,便拎上油壶带上油本存折上街打油。

    今天早晨,杨宝山见家中油壶里面好像没有油了,便推出了自行车拎着油壶上街去打油。可是一不小心就被人家一辆锃亮的小轿车给撞了一下,因为小轿车是直奔自行车前轮去地,所以杨宝山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在地上摔了个大跟头而已。可是人家的轿车却被那个破凤凰给一下子擦出了一个大花脸,前面引擎盖上面老大一个凹坑。

    这下子那司机可就干了,冲下车来就要打人。被旁边看闹的那些闲人拦住之后虽然没有打到杨宝山上,不过还是将他的人给扣了下来,不赔钱那是百分百不行的!

    尽管杨宝山这一年在村子里面很是有那么一点点小面子,但是究根结底他还是一个老实人,哪里知道这事该怎么处理?可怜杨宝山刚刚被吓了一大跳,然后又碰上这么一回事,心神不定之下就只有给家里打电话了。而王金枝一听自己老汉被车子撞了,剩下地话那就再也听不进去,只当是世界末来临。

    打电话给老大家,老大两口子据说上市里面看不孕科医生去了,农村人在家里装个座机就行了,没有业务谁还会专门弄个手机来做摆设?所以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不知道多少遍就是没人接。然后又给老二打电话,正好赶上杨伟现在回来。

    急急吼吼上了车,杨伟将小面包掉了个头,便朝着刚才杨宝山打电话回来说地那个地址开了过去。比起刚才回来的时候那速度来,现在可就真是风驰电掣了。王金枝一个仅在车厢里面哭喊这下子该怎么办,杨伟就铁青个脸抓住方向盘拼命,这时候他也没那个心思来宽慰自己的老娘,自己的心里都急得慌呢!

    远远的就看到前方围了一大群人看闹,杨伟心下知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咯吱一声一个急刹车便在旁边停了下来。

    “让开让开!”杨伟打开车门一下车便往人群里面挤,将拦在自己前方的那些闲人都推了个趔趄。看闹地闲人见他急急忙忙的样,知道这下子算是来了正主了,被他推搡地两下倒也没放在心上,口里不干不净马上两声,一门心思继续看戏。

    火都烧到上了,杨伟也没那心思和这些人置气,三两下便挤了进去,一眼看见他老头子站在地上,下也没有血迹,这才放下心来。

    冬天的风很冷,加上今天天气也不算是很好,杨宝山便在这冷风中被一个大肚子壮汉拉住不让走,周围人群全都是一张唯恐天下不乱地兴奋脸孔,这一点让长年呆在农村里的杨宝山很是有点心寒。尽管北方吹来地风被那些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挡了个严实,但是老汉还是忍不住有些瑟瑟抖。

    “我给你说,半个小时之内不赔钱来,别说我不尊重老年人!”壮汉一手抓住杨宝山的衣服襟,一只拿着手机的右手便指在老汉的鼻子上戳戳点点,满面红光中,一股冲天的酒气便在空气中四处游,将手机递到杨宝山面前,“老家伙,再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干净赔钱!老子一分几十万上下,哪里有这闲工夫来和你扯蛋?”

    话没说完便被人打断了,然后在闲人们的兴奋的叹息吼叫声中壮汉只感觉到脸上重重地挨了一拳,脑中嗡嗡作响。尽管刚才围观群众声音也是不小,但是刚才打他的那个人说的话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你是谁地老子?!”

    “!”壮汉怒了,没等回过头便是一拳挥出,可是就在他挥出那拳的时候,腰部猛地一疼,再也站立不住倒了下去,摔得皮青脸肿,鼻子磕在地上,流出血来。却是杨伟趁着他还没回头,抢先就是一记膝撞。

    “你是谁的老子?”杨伟紧跟着一脚踢了上去,“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壮汉想来也是在街上混的那种,输人不输阵,任凭杨伟在他上拳打脚踢就是不还手,只是口中大叫:“有种你今天就把我打死!”刚才在这个老子地问题上吃了亏,壮汉却是再也不提这个词。

    “嗬嗬,看来你还牛叉的嘛!”杨伟打了一阵,也是气喘吁吁,停住了手脚,转头看着他自己地老子,关切地问道:“爸,你有没有伤到哪里?”

    杨宝山现在看起来有点反应不是很及时,不说话只是愣愣地摇头。王金枝下车之后好容易挤了进来,一看见老头子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便放声大哭:“老头子啊,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先是差点被车撞死,随后又碰到那么一个狠人,杨宝山今天可是吓好了。被老婆子摇晃的几下,也就慢慢地正常了起来。张张嘴,想笑,两行老泪却从脸上流了下来。这就让杨伟害怕了起来,舍了地上的壮汉,上前扶住他爸道:“爸,有啥事你就说,你可别吓我。咱们到医院检查去!”

    “想走?没那么简单的事!”壮汉从地上爬起来,见杨伟要带人离开,当下一把扑上去重新拉住杨宝山就是不肯放手,“今天不把这问题解决清楚,谁也别想走!”

    听壮汉这么一说,杨伟也回过神来,本来他也不是不讲理地人,刚才只是关心他老子,方才会大打出手,现在看杨宝山好像只是被吓了一下,心里也就对这壮汉有那么一点的歉意了:“要不,我们先都去医院检查一下再说?”

    “蚂蚁子坐沙,谈都不谈!”人都是这样,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

    见杨伟服软,壮汉就硬了起来,也不管自己脸上鼻血糊得到处都是,死死地拉住杨宝山不让他走,另一只手却在手机上按个不

    看我叫人怎么弄死你!”

    刚才被打得不轻,壮汉感觉其实上地伤害都不大,关键还在于面子上掉大了。想他也是在市里面叱咤风云的人物,在这小小的一个镇上面竟然还被个愣头青给打了,要是传回市里去,叫我王老三怎么做人?更何况刚刚有个大老板想要和自己合作呢,如果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到,那合作岂不是要泡汤?这一点尤其让他无法释怀。

    “那好吧,我看你怎么弄死我!”杨伟也是强硬惯了的人物,好容易扯下脸皮来说的几句好话人家却不听,他的脸色也就难看了起来。不就是打电话吗?我也会!正好老刘那边我还可以换他个人呢!

    原来,前两天刘局长给他打电话了,又到了年底,正是“铁扫行动”开始地时候,每年地区里都会给辖下的几个县市划出指标来,要是完不成任务那就等着吃刀削面吧。可是老刘就郁闷了,市里面治安好,我拿什么指标填上去,总不能说鼓励人家违法犯罪吧?说不得就给这个市里面最大地流氓头子打电话牢了。

    当时杨伟在电话里面听到的时候也是啼笑皆非,苦笑不得。市里面地那些混子如今一个个都是老老实实的,哪里有人够得上这个指标?可是刚才听这王老三一说,他心里就活动开了,你小子想给我来打打杀杀那一?正好给你一锅端!反正叫他随便出卖手下地那些小混子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付王老三这种人他就没什么顾忌了。

    看样子这王老三人面也是相当的大,电话挂了之后没多少长时间就来了人,并且数量好像还不少,三辆金杯的面包车上面坐得满满当当的。等到车一停稳,那些人从上面饺子一般跳出来,顿时就让那些围观的群众魂飞天外,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那些人手里都是拿着明晃晃的片刀!

    “哈哈……小子,你不是狂的吗?”王老三放了杨宝山,伸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一看满手血淋淋的,然后脸色就变了:“看老子今天怎么砍死你!”现在自己这方人多势众,他也就重新给杨伟做起了老子。

    “这样吧,你老大厉害。我打个电话让人调解一下矛盾,怎么样?”面对那二十多把片刀,杨伟却是丝毫不惧,眼睛直直地看着王老三,笑道:“你反正现在占了优势,能大方就大方点吧。

    ”

    杨伟这话损得很,让王老三火气腾地就上来了。不过后站着那么多兄弟,还有那些远远在外围不肯散去地闲人,王老三还是想要点风度的,尽管他的风度早在杨伟将他打倒在地的时候便然无存。哈哈一笑:“好!我给你这个机会!看你小子能够找得到什么有头有脸的人出来撑腰!”

    “嗯,谢谢。”杨伟点点头表示感谢,摸出了过去:“老刘吗?我得罪了道上的人,麻烦你过来帮忙调解一下吧。嗯,就在这新公路旁边,快点来啊!”

    姓刘?王老三仔细想了想,在这市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姓刘地混得很开的啊?这一下他就彻底地放心了,管他姓刘姓马,老子还怕得谁来?索等到那家伙过来了一起收拾!

    不说这王老三心里是这么想地,单说那刘局接到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电话,心里知道肯定就是前些天说的那事有了着落。要知道这家伙就是一个混世魔王,哪里还会出现得罪了黑道人物找人调解的事?当下招兵点将,只留下两个小姑娘在公安局里守着办公室,其余人等全部杀上前段时间刘家才给警局“捐献”的那几辆车,朝着杨伟说地地方直接开了过来。

    因为这几辆新车上面都没有粘贴标识,所以一直等到警车开过来呈包围状将这些小混混们围起来,王老三还只在感叹这几辆车真他妈好!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沟里翻了船。等到几辆车车门同时打开,看到那些带着标志大檐帽的工作人员,王老三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声,想跑却为时已晚。

    “不许动!”老刘握着枪,黑洞洞地枪口让那些过来助威的小混混们一个个两股战战几先走,可是用王老三同学先前的那句话,想走?没那么简单的事!十几把手枪对着这边呢,哪个敢挪动一下试试?反正现在场中的小流氓一个个都是面无人色,就没有人敢动一下。

    “放下刀!双手抱头,蹲下!”老刘又是一声大喝,然后就只听见霹雳哐当之声不绝于耳,那些片刀全部给扔到了地上。按照他的吩咐,知道大势已去地王老三带头蹲了下来,然后地上就多了一群矮人。这一点让带队的刘局长很是有点志满意得。

    “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感谢……”杨伟哈哈笑着,上前握住刘局长地手,一个劲地摇晃,“要不是警察及时赶到,只怕今天这后果不堪设想啊!想想就觉得害怕,被一大群黑社会拿着砍刀围住,我都快吓死了。”

    你小子就装吧!还被黑社会围住呢,整个市里面谁不知道你姓杨的就是最大地黑社会头子!刘局长心中鄙夷,嘴里却是公事公办:“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这是我们警察的天职!没什么好谢地。”

    将那些被杨伟一口定罪的“黑社会成员”一一扣押起来的时候,市里的采访车也跟着到了,老展扛着他那个大炮筒似的吃饭的家伙对着那些混子脸上就是一阵特写,当然,受到杨伟暗示,带头的那个王老三就更加不用说了。等到这些拍完,刘雨便拿着话筒对立了大功的刘局长进行采访,让这老家伙兴奋不已。

    原来,再给刘局打完电话之后,杨伟随着又给刘雨打了电话,反正都是姓刘,当时王老三也在玩大度,哪里知道自己竟然要受到牢狱之灾?

    等到这些采访程序走完,刚刚对着镜头义正言辞表讲话的刘局长便要杨伟也跟着一同过去,毕竟做个笔录总是要的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