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满月酒

    <---凤舞文学网--->

    应号召,杨伟一大早便开着车子去了镇上。--凤-舞-文-学-网--(这时候席吃饭的时间还早,去饭店肯定是没指望的,所以直接就杀到了习娃子的批部那边。

    杨习在镇上弄这么个店子,生意一直都不错。杨伟一在大门口摁响车喇叭,习娃子便看见了。

    冲他笑了一下,手往旁边一指示意他将小面包停到一边,自己则还是继续忙活生意,给顾客在货架上拿东西。

    杨伟在店子外面等了一会,见习娃子总算是轻松了一点,问道:“干嘛要到镇上请客,不是浪费钱吗?然后客人过来的话大点地方能装得几个人,转个都难。”

    习娃子给顾客将便袋装起来,收了钱笑道:“我这不是忙不过来吗?每天这都有些顾客要过来提货,要是我把这门一关,那不都跑别家去了?再说了,晓燕她们娘家过来人的话吃饭去饭店,吃过饭就直接往牌场里面一甩,好安排的很。”

    “哈哈!你小子倒是考虑周到,像我这种对打牌没的家伙你又想好了该怎么安排?”杨伟伸手将习娃子丢过来的一包烟接住塞口袋里面,问道:“总不可能说吃完饭就赶我走吧?我还想着晚上也在这里吃一顿呢!”

    农村人像这种做满月酒啊乔迁新居啊之类的喜事请客的时候都是要安排两次酒席的,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所以杨伟才有这么一说。

    “怎么不好安排?吃过饭就过来给老子帮忙,一天时间不就快得很?”习娃子打得好算盘。

    “干!老子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就给你做这些事?”杨伟哈哈大笑起来,手将柜台敲得咚咚响:“说说,是儿子还是姑娘?这些天我都一直忙得很,也没时间来打探这些消息。”

    一问这个,习娃子本来笑得花一样的脸顿时就苦了下来:“不说了,第一胎就给老子生了个双胞胎儿子!”

    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不过那都是体现在上一辈人上,以前光知道人多力量大,儿子多了好打架,却没想到计划生育做了这么些年,男女比例竟然失调到了那么一种相当严重的地步。无数的男孩子到了年龄却突然现自己找不到老婆了,最起码和自己同龄的找不到了。

    然后以前那些因为家里女娃儿多而抬不起头的人家现在一个个到哪里都是昂起脑袋,因为女娃儿多,所以很大一部分都是读完初中甚至连初中都没读完便开始出去打工赚钱,农村女娃儿会节省又心疼父母,除去自己每个月必须的生活费大部分都是一工资就寄回家去了。

    一个家里那么多人在外面赚钱,怎么可能家不够快?反倒那些男娃儿多点地家里就又是一番光景,读了初中读高中,读了高中读大学,又不能厚此薄彼,都是一个爹妈生的,一碗水总要端平。长时间的供娃儿们读书,家里能有多少积蓄?到了结婚的年龄,还要给他们每人盖一栋房子起来,哪能不过得紧巴巴的?

    所以现在农村里面好多人家嫁姑娘的时候都挑男方地条件,当然要是只有一个儿子的家庭便简单多了,两个老的连命都是他的,只要人还过得去,基本上女方都没什么话说。但要是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儿子的家庭那就不同了,别地可以先不说,结婚的房子总是要地吧?不说两层的小洋楼,最起码一间单独的平顶的楼房总要有吧?

    地基可以不要钱,但其他的砖头水泥钢筋之类的建筑材料还是不便宜,一栋小两层最少盖起来得花上十万,像杨伟的那栋房子就花了大几万,里面就是个毛坯,连仿瓷涂白都没有弄一个。所以习娃子现在的担心也是没有道理,以前总羡慕人家谁家里生了个双胞胎儿子,但现在轮到自家了却是头疼的很,很有点哭无泪地感觉。

    “你小子就偷着乐吧!一胎生了两儿子呢,又不用担心计划生育,做出这么一张哭脸干什么?”杨伟对这些事还是不太了解。也是,没有结婚的话自然很多事都没法知道,总不能说哪个人吃饱了撑着来专门抽时间出来给他进行扫盲吧?

    习娃子见他这幅表,也懒得多说,摸了一把脸自我安慰地笑道:“愁啥?反正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嗯,取名字了没有?”杨伟问道。他可不想专门跑过来一趟吃完饭回去人家一问习娃子家俩小娃儿都叫些啥名字,自己却一抓脑袋说不知道忘了问了,那样还不得被人家笑死?

    说起给小娃儿取名字,习娃子真的是满眼的泪,苦大仇深:“谁知道叫啥?

    取的俩名字被我家老头子直接否决了,说没有文化,啥意境,一肚子憋屈。”

    原来,这双胞胎还在肚子里面的时候习娃子便想好了,因为是第一胎,也就没去照别,反正是两个男孩子的话就是杨虎杨豹,两女娃儿就是杨玉杨叶,万一运气好生了个一男一女那是最好了,杨果果杨花花,多好听的名字惜他那个做了这么多年村主任的老子坚决不同意这些名字,非得要自己取才好。

    反正成天就抱着本大辞典翻过来翻过去地,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叫啥名字。当时出生证明上面包括以后小娃儿打预防针的本子上面登记地都是杨大宝宝杨二宝宝,这着实让习娃子两口子郁闷得不轻。

    “咳咳,说实话这还真的是让人很郁闷地。”听习娃子这么一说,杨伟差点没被刚吸进肺里的那口烟雾给呛死,好半天才缓过气来道:“反正今天都到了满月了,应该会正式给俩娃儿取名字了吧?”

    “谁知道呢,就我家老头子那水平,再翻烂几本新华字典都不行,还指望着能想出啥好听点地?”习娃子撇撇嘴,不做声了。

    到了九点多钟,客人们便陆续来了,大都是杨习自己家里的亲戚,大家就一人拿了一张塑料凳子坐外面等着晓燕娘家人过来了好开饭。因为做好打算过来吃酒,谁还在家里做饭?都是空着肚子跑来的。像这种时候,亲戚里面最大的就不再是杨习的舅爷了,而是他那个小舅子。

    因为小舅子还没来,所以酒席是不能开的,大家就三三两两坐着说些闲话,几个男人便开始商量等一下吃完饭了该怎么切磋切磋。这切磋自然是说的打麻将了,说是过来吃酒,其实就可以不喝饭可以不吃但好容易找这么一个机会那麻将可是不能不打的,看来杨习早上和杨伟说的那种安排倒也是合适的很。

    “来了来了!”有人眼睛尖,远远地就看见街口转角处过来一群人,上都挑着担子,一看就知道是过来送祝米顺便吃满月酒的。

    几个帮忙的杨家人便赶紧从店子里面把早就准备好的鞭炮搬出来一溜在公路边上摆好,待得习娃子确认那的确是自家的岳父大人带队之后便点燃引线,在震耳聋的鞭炮声中上前接过担子跳进店里来。不用说,杨伟自然也逃不过这接担子的活计,不过运气还好,一眼就瞅见了两个绣篮最上面端端正正一边摆着俩红包。

    照规矩一边取了一个,将担子交给旁边正在清点物事的“专业人士”,乐呵呵地出去了。剩下两个是给那些清点东西的人的见面礼,这个动不得的。

    本来像这种“送祝米”是要在生下小娃儿之后的第九天便送过来的,通称“洗九”,也叫做“索补嫁”,意思就是说出嫁之后的姑娘要在这个时候借生娃儿来找娘家人要东西,算是补进当初的嫁妆里面。这送东西也有讲究,摇篮学步车之类的就不说了。最主要的要是生的是头一胎,就必须“抬盒”。

    那盒子都是用木板制成,外面拿大红的油漆刷的亮。通常分为三格,最下面是上好的糯米,红枣,鸡蛋,中间一层则是小娃儿穿的衣服尿片,然后最上面则放上一只红色托盘,里面摆上银制的手铃铛脚铃铛,银项圈,金牌,金锁之类的物事,拿红布盖着交到男方婆婆的手中,算是补了给女儿的嫁妆了。

    如今因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家里面基本上都没啥人,送祝米的话肯定是不闹,干脆就在洗九的这一天由丈母娘过去照顾几天算是意思一下,最后等到满月酒那天再一起叫齐人来送过去。正好过了满月,小两口便可以带着娃儿回娘家走亲戚,顺便送点小礼物,算是对“送祝米”的回礼。

    待得这些亲戚坐下,晓燕便和杨保平他婆娘两个一人抱一小家伙从里屋出来,给娘家人看这俩小家伙。这个在满月以前是绝对不行的,坐月子的时候除了至亲的几个人,像其他孕妇还有那些上来了“好事”的妇女都不能进房间观看,据说这样会“蹋**”,不好。

    不过等满月之后就没事了。

    “哟!俩小家伙长得可真好!胖乎乎的真好看。”杨伟见晓燕抱着娃儿过来,赶紧凑上前去研究了一番,两张小粉脸都是嘟嘟的,特喜人。

    “去!小娃儿不能说胖,只能说长得好。”杨保平的婆娘啐了他一口,笑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