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中秋夜,偷螃蟹

    <---凤舞文学网--->

    呵呵,看样子我们田里请收割机割完之后,那个草能随便乱烧了,还是弄回家来扎草把子塞灶膛里烧火做饭实在一点。--凤-舞-文-学-网--/众人继续回来吃饭,杨宝山笑道。

    “肯定要搞回来啊,柴多米多没有子多,多留点反正是好事,也省得像今天这两家一样扯皮打架。”王金枝了老头子一眼,说道。

    小时候杨伟是顶喜欢这个中秋节的,中秋有月饼可以吃,那是一种五毛钱两个的小娃儿巴掌大的圆饼子,正反两面都用模子压出一个“月”字来。一口咬下去,唯一的感觉便是甜,沁入心里的甜。有时候运气好,会在里面吃出几块带着香味的橙红色的橘子皮,甚至里面还有一种叫做水冰糖的东西。

    水冰糖便是如今超市里面卖的那种所谓的单晶冰糖,很便宜,不过在那个时候却是小娃儿们最喜欢吃的一种。可惜只有到了八月十五这天才能吃到,于是在每打开一个月饼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口下去将里面的水冰糖给咬碎了。待到感觉牙齿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咯到,赶紧将手伸到嘴里摸出来,百分百便是这玩意儿。

    欢天喜地找张纸包住,小心翼翼地藏到口袋里面生怕被别人给看到了,然后等到夜里睡觉的时候偷偷地摸出来,瑟瑟索索老鼠一般地慢慢打开小纸包从里面摸一颗出来,赶紧再将剩下的重新藏好。把那颗糖放到嘴里,也不去嚼它,只是用口水慢慢地化掉,一整晚都是甜的。半夜里甚至还有老鼠跑过来咬嘴巴。

    中秋节一年一的过着,可过节的感觉却一年淡似一年,到了现在都再也找不到儿时的那种欢乐了。站在明亮月光下的农场里,杨伟不住有些痴了。在这样的一个秋夜,无限怅的怀念起童年关于月亮地许多故事与趣。

    “月亮哥,跟我走,走到南山笆篓……”小时候唱在月亮下面唱着这歌,可是现在呢,除了开头的两句印象特别深之外,后面的都记不得了。那时候一家人团团的坐在院子里,品茶赏月,浓浓的亲便随那一抹清澈月光静静流淌开去。

    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杨伟却突然想起了“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婉约与凄切。月的光茫遮遮掩掩,影影绰绰,宁静悠远。秋风吹过,阵阵清凉中带着些许的寒意,月的光茫迷离闪烁而无依无附。夜是如此之静,寂静中又带了点儿莫名的烈,使秋声地喧嚣在四周蟋蟀最后的鸣叫中达到了。

    在农里面四处巡视了一番,依旧没有现什么问题。

    回小屋里,给两个女孩子分别打了个电话,又舒服服洗了个水澡一头扎在上便睡了过去。

    “伟伟。你还在睡觉啊。赶紧起来!”杨伟正梦中飞天遁地左拥右抱好不畅快。冷不防便听到他老子杨宝山在外面叫门。“螃蟹都被人偷干净了!”

    杨伟本来还在迷迷糊糊。听得这么一说。瞌睡全没了。赶紧一翻爬了起来。上衣服便往外跑。螃蟹池那边地围墙上被人掏了老大一个洞。几颗狗桔树也被砍到了胡乱扔到一边。螃蟹围子上面靠近南大河地那一方被人拿刀子划了好几个口子出来。几根浸过猪油地稻草绳子甩在地上。岸边几只漏网地螃蟹爬得到处都是。

    看着池埂上那被踩得杂乱地苦买菜。杨伟只觉得很是有些哭无泪。还是太大意了啊!本来一直以为凭着他自己在外面地名头。不会有些宵小过来农场里行那偷窃之事。可谁知道竟然会沟里翻了船?还好地是因为孔雀笼舍和猪圈那边因为离他晚上过夜地房子距离不远。那些盗贼倒也没那个胆量过去。

    等到员工们收到消息各自回自己地责任区点过数目之后过来报告没什么大问题。杨伟一颗心方才落回了肚子里。螃蟹偷一点没关系。只要孔雀和香猪没事就好。话虽是这么说。心里地郁闷还是有一点地。所以在吩咐大伙回去忙活之后。杨伟便顺着墙上地那个大洞钻了出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留下来。

    别说。还真地是有痕迹。顺着墙外被胡乱踩倒地杂草。杨伟一路走下去。在一条一两米左右地水沟前面站住了。倒不是这水沟他跳过去。而是地地确确现了对方留下来地痕迹。水沟那边地上有血。间或零乱掉着几根鸡毛!那鸡毛颜色杨伟一眼就看了出来。正是农场里面那些绿壳蛋乌鸡上地。因为还没有长成熟。很是带着点绒毛地模样。

    看样子那些家伙不光是偷了螃蟹。顺便还到农场里摸了几只仔鸡准备餐餐新鲜呢!可能是觉得已经跑出农场那么远了。没了危机意识。这些家伙便在半路上开始借着十五地月亮拔鸡毛了。却不知道正是这一根根地鸡毛出卖了他们最终地方位。

    还是几个笨贼啊!杨伟摇摇头笑着,跳过水沟,藤摸瓜一路跟着走了下去。径直来到刘家台那边一户人家门口,看着虚掩着的大门,抬脚便踹了过去,站在门外大声叫道:“刘大宇,你给老子滚出来!”

    “你想干什么?”杨伟地声音很大,周围有早起的刘家台人便被这响声给吓了一跳。见又是这个杨家湾地小子来捣乱,一个个就叫了起来。

    “想干什么?呵呵,你们刘家台出了几个好人啊!”杨伟这时也不骂门了,后退两步对着那些刘家人皮笑不笑地点了点头,道:“昨天晚上月亮那么大,你们刘家都有人敢跑我那里偷东西!”

    这话一出,刘家人就不干了:“空口说白话谁都会,你说有人到你那里偷东西,偷什么了,证据呢?凭什么说是我们刘家人干的,什么事都是要讲证据地啊!”

    “证据?这就是证据!”杨伟从门口捡起两根毛来,在众人面前晃了晃,见刘大宇家里还是没动静,又叫了起来:“敢吃不敢认?你还算不算男人啊?!”

    没回声,不过杨伟眼睛

    下子就看到在窗口那边有个人影一闪,又缩回去了。:+也顾不上什么擅闯民宅之类地事了,两步冲进屋里去拿脚便踹房门。待得旁边人反应过来想拉住他时,哐当一声响这家伙已经将房门踹开进去了。

    “哈哈!你们刘家人快进来看啊!”杨伟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容易又拿住了这刘家台人的把柄,他能不作~冷嘲讽一番?

    角上蹲了一溜的小狗头臊子,杨伟看得清楚,这些都是刘家台的呢!前放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几个昨晚上宵夜吃过之后还没来得及收拾地大盘子,地上全都是螃蟹壳还有鸡骨头,这下可算是人赃俱获了吧?看你们还怎么说!

    “我家昨天也吃了螃蟹呢,难不成也是从你那里偷来的?”旁边就有人说话了,这里面有自家的娃儿呢。不管这事是真的还是这杨伟在没事找事,肯定还是要替自家娃儿辩护一般的,“你就亲眼看着他们偷了,怎么当时就没抓住呢?”

    “懒得跟你扯这些不清白的话题!”杨伟嘴里蹦出一句,转头看着上缩着的那几个小家伙,呲出牙齿森森一笑,“我是没看见,可还真有人看见这刘大宇拿刀子把我家的螃蟹围子全给划烂了!要不然我干嘛直接找他家来?”

    这些狗头臊子是今年下学的,有时间闲得蛋疼会跑镇上去玩一天,关于杨伟的事也就知道一点,见他径直找上门来,心里地压力自然不会小。听见杨伟这么一诈,刘大宇当时就急得要哭出来,再也顾不上讲什么兄弟气,直接就坦白从宽了:“没有!我就抓了两只鸡,螃蟹是他们搞的!”

    话说到这个地步,刘家人有什么好说的?只能眼睁睁看着杨伟将这些娃儿们一个个地赶鸭子似的从上赶下来:“快点!都给老子靠墙站好!”

    当然在这过程当中打是不能打的,人家大人都在一边看着呢。不过言语之间肯定没那么客气,骂骂咧咧那是自然的了。

    “不就偷了你几个螃蟹吗?我赔给你!一个大人欺负几个小孩子算什么能耐?”旁边的大人看着自家小孩那可怜模样,忍不住就要帮腔了。

    一是几个小娃儿弄的,杨伟用脚后跟想得到自己农场里地损失绝对不大。

    不过这不就是纯粹找事儿来的吗?要不将这事闹大一点,阿猫阿狗都跑农场里这么来一下,谁吃得消?所以见有人搭话,正是求之不得:“好啊,你赔是吧?一口价,八万!”

    “你蒙谁呢,八万!怎么不去?”几只螃蟹两只鸡开出这么个天价来,任谁也不肯答应吧?你还当那是金子做的呢!

    杨伟看着一脸愤慨的刘家人,脸上笑开了花,拿小手指在耳朵里面搅了几下,歪着脑袋笑道:“我还就蒙你们了么的!谁知道他们弄了多少?老子辛辛苦苦一年到头就指望着这点东西了,要是全给他们弄走了那我找谁哭去?就这么说,八万!不成我就报警!”

    刘家人敢动警察的,可前两次这家伙跑过来闹事,警察不都是帮着他的吗?像这样下来,这些娃儿一旦进了派出所,那还不知道要被折腾成一个什么样子呢!到时候自己只怕哭都没地方哭去。想到这里,这些大人便一个个跑上前去,劈头盖脸朝着那些娃儿上打过去,口里骂道:“狗东西!我叫你好吃!我叫你去偷东西!我打死你!”

    杨伟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见那些小家伙一个个被打得哭爹喊娘,这才大声说道:“行了!打死他们就不用赔钱了?”

    “那你想怎么办?被我自己打死总比别人打死要强一点吧?”刘家人不停手。庄稼人手重,几个娃儿哪里经受得起?都是跪在地上不断翻滚。

    “算了,这钱我也要了,这警我也不报了,不过……”杨伟本来就是想找个由头闹事恶心一下刘家人而已,并没有想到真真地要将这些小娃儿们怎么办。见他们挨打,心下也是有些不忍,“不过你们这些做大人的必须给我写个保证书出来。要不然这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后再每天像现在这样弄上一出,我还不得烦死?!”

    “行行行,保证……”保证书一写,这几个刘家人便好像在无形中便感觉自己比这杨伟矮了一个头,把柄在人家手里捏着呢。形势没人强,谁叫自家娃儿不听话做出这种狗倒灶的事来的?要不写地话人家可是要摸出手机来报警呢!

    “哈哈,你们几个有时间多到我那个农场里面跑几趟啊,烈欢迎!”拿起那张签满名字的保证书看了看,杨伟伸出手指在上面弹了一下,哈哈笑着走了。半路上便将那张纸撕了个粉碎,抛到空中,看着碎纸片蝴蝶般随着秋风在空中翩翩起舞,杨伟地心里也就莫名地有些欢快起来。

    这保证书也就是个恶心人的玩意儿而已,对他来说还懒得专门找个地方收藏起来,撕了也算是个办法。不过他也敢肯定,最起码刘家娃儿是没胆量敢在到他那里去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了。但是肯定归肯定,这个防盗的措施看样子还是要弄起来啊。这回只是几个小家伙闹着玩儿,要是碰到那种专门弄这个的,一夜之间就可以搬个干干净净。

    回到农场地杨伟便将这事儿说了一下,征求员工们的意见。很统一,养狗!专门地那种用来看家护院的狗!这样下来还有谁敢随便跑过来偷东西?

    养狗现在也个好办法,以前是怕人家说闲话,但是现在出了这么个偷盗事件,农场里养上几条狗地话,其他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不过杨伟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马上就要开始建农庄了,要是养狗地话到时候把人家游客给咬伤了,那该怎么办?总不可能说让游客反咬一口来出气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