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分析

    <---凤舞文学网--->

    三在村里做医生,平里闲着没事也喜欢研究一下的各种巫医驱邪的法子,毕竟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对他自己在常的行医过程中间也是有很大帮助的。--凤-舞-文-学-网--/人家巫医不管怎么说那名头里面总也还带着个“医”字吧?有些时候往往像一些心理上的暗示比起药物的治疗来说效果还会大很多。

    因为有了这种心理,刘十三在行医过程中也并不是一味地抱着西医不放,就好象上回郭靖被甲鱼把手指咬伤了,他不也是相当认可杨伟的处理方式吗?这一点倒和前几年去世的那位小个子伟人说的话很是相符: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

    农村人特别是年纪大些的农村人也大半都是这的,不管西医中医还是巫医,能治病的就是好医。这也是农村里之所以破四旧那么久了,反而封建迷信活动却越来越多的一个主要原因。倒并不是说农村人愚昧,没有知识,而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存在便是真理,既然几千年都是这么信迷信过来的,总不可能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吧?

    刘十三正因为摸准了大家的这个心理,几年间居然也弄得风生水起,尽管年纪轻轻却没有人敢小瞧于他,人家有医术呢!到现在好多别的村里的病人都是在他这里看病。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好为人师的心理,听得胡磊疑问,刘十三便坐正子给他俩讲解这里面的一些道道。自己一肚子的学问,要是没有人分享的话,也是件很让人郁闷的事,而面前的这两位都是大学毕业,正好可以作为相当好的两个听众。

    跳八仙是每个医都必须掌握的本事,说穿了其实就是一种自我催眠地结果。巫医在做法之前,先要给自己进行强烈地心理暗示,要是连自己都骗不过,还怎么能够唬得住别人?就好象说骗子的最高境界是自己都认为自己做的事是真的,一个神棍地最高境界便是认为自己真的被神仙附体了。

    心理暗示可以让一个人:出许多平时敢都不敢想的事来,这也是经过科学验证地。对于这一点胡磊倒是相信,不过那个鬼敲门又是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是大家伙全部都被集体催眠了吧?

    “呵呵,这个鬼门倒是真的。”刘十三一听见鬼敲门这三个字,顿时两只眼直溜溜地看着面前的这两个家伙,似笑非笑的神色诡异得很。

    杨伟和胡磊两个人吓了一大跳,互看了一眼赶紧连声追:“真地?外面真的是有鬼在敲门?你小子就扯吧!有本事你找一只鬼来给我看看?”

    刘十三这话很有点吓,幸亏现在是大白天的,外面朗朗乾坤倒也不怕有什么脏东西。饶是如此,两人心里也是很有点毛毛的,杨伟是亲经历过鬼打墙,而这胡磊倒是亲耳听到过鬼敲门,自然心里都多少有点那个疙瘩。

    “我那个敲门是真地。这世上哪里还真地有鬼?即便有也是你俩心里面有鬼!”刘十三将输液管上面地阀门旋小一点。说道。

    “可是门开又什么东西都没有啊?不是那些东西难不成还有其他人躲在外头敲门不成?那不可能!”胡磊当时可是看得真切。那门开了两次。都是猛然间打开地。事先没有任何征兆。要是有人在外面捣鬼地话。一开门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肯定逃不掉。

    “除了人就没有其他说盐老鼠呢?”刘十三笑道。盐老鼠也就是蝙蝠。除开那对大翅膀不看。倒真是和老鼠长得像地。老人又传说这玩意儿喜欢偷盐吃。便叫它盐老鼠了。吃不吃盐杨伟不清楚。反正这里家家户户每到夜里便将盐罐子盖得严实。还有一种说法。低能飞。若燕子状。燕老鼠。也都是一个音。

    原来。还真地是没有人捣鬼。嗯。要说捣鬼地话也是那位肖巫医自己弄地。鸡血是腥物。味道很大。尤其是这种刚杀出来地。同时呢那巫医事先过来之前上也藏好了黄鳝血。手从袖子里面拿出来摸那个鸡脖子地时候已经就将血袋里面地地那些鳝鱼血挤到了手里。然后再加上鸡血。两样伙在一起腥味更重。

    至于在门上画符那就是扯蛋了。目地就是将这血涂到大门上面去。然后那些碗里面地鸡血不是全部都倒在门口了吗?等到门关上。四周屋檐下面吊着地蝙蝠便被那股浓厚地腥味吸引过来。疯似地在门上乱撞。

    等到屋里面地人听到声响将门打开时。都只顾得看门口有没有人了。谁还到那些蝙蝠上去?

    “就这么简单?”两人张着嘴异口同声问道。

    “你们今晚再试一下不就

    ?这时候反正盐老鼠多得很,只要不怕把大门撞坏了试。”刘十三说道。

    这个鬼敲门算是弄明白了,不过杨伟心里还是有疑问的。这些东西可以造假,总不可能说自己昨晚碰到的鬼打墙也是造假吧?看看面包车上面的码表,的的确确多跑了几十公里呢!然后回家之后大病一场这个又是该怎么说?

    也光是杨伟一个人碰到过这种事,湾子里面两年也有别人遇到过。就是那杨宝生他老子,以前很精神的一个老头儿,七十多岁的人了还在地里忙活,比人家大小伙都能干。本来大家都说这老头子还能最少或一二十年没半点问题的呢,就是遇见了鬼打墙,去年冬天的时候在杨伟刚回来前来两天病死掉了。

    杨伟也听王金枝说起过这事,据说也是在去年的差不多这个时候,那老头子从姑娘女婿家里回来,在街上耽搁晚了,回家的时候天都黑透了。当时手里也没有个手电啊什么的,这老头子就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里赶。本来闭着眼睛都可以摸到家里的一条路,可这人确实越走越感觉到不对劲,四周的景物全都变了!

    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老头子一眼就看见前面并排横着两条大河,里面波涛汹涌,当下这老头便明白了,自己碰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也就不再往前走了,一坐在地上等到天亮。到时候一看,原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到一条岔路上去了,而昨晚看到的前面并排的那两条大河,却是两条手扶拖拉机在泥巴地里跑出来的车轮辙子,里面装着点水。

    回到家的老头上躺了两天,便再也起不来了。最后好容易熬到初冬,实在是不过去了,眼一翻腿一蹬断了气儿,正好和农村里那句老话合上了:“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死的时候正好七十四岁还差一天,恰恰就活满了七十三。

    本来没死之前,杨宝生还忌着不敢说这些话题,不过人死了之后,大家也就全都知道了原来这老头是真正地碰到了鬼打墙,命里要死呢!怪不得那病怎么来的那么猛,多狠的一个人,说倒就倒了。

    “人的十指有,这个都知道。可我要是说人的两条腿也是有长短,你们信不信?”刘十三从抽里面找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来,打开翻了几页,指着上面写的那些字推过来,“你看看,这个就是传说中有关鬼打墙的分析。”

    把鸟的眼睛拿东西蒙上,再扔到中让它开始飞,你会现,它最后飞出来的肯定是一个圆圈。这是因为鸟的两只翅膀力量以及肌的达程度有差别,在看不到参照物的时候,便会出现这种画圈的现象。

    同样的道理,人的两条也是这样的,要是蒙上眼睛凭感觉在一个开阔地里走直线的话,结果也是在绕圈圈。要是四周伸手不见五指,没了可供校正方位的参照物,人便会不停地依靠这种生物本能向前行走,最后又回到原点,也就是所谓的鬼打墙。

    当杨宝生家的老头子就是因为四周一片漆黑,没了参照物最后走到了岔路上,心里害怕之下便将那两条车辙子当成了大河,然后又在空地里呆了一晚上,那么大的年纪了肯定会心理生理上都承受不了,病自然在所难免。也可以这么说,和大多数得了癌症最后死掉的人一样,这老人家完全就是吓死的!

    “这个说倒也算是有点儿道理,可十三你再帮我分析分析,我碰到的那个鬼打墙又是怎么一回事,总不可能说我也是没看见外面的东西跑了圆圈吧?”见刘十三分析的头头是道,杨伟也不住点点头,问道。

    “怎么回事?你那是人高烧烧糊涂了!”刘十三没好气地骂道。

    原来,杨伟头天晚上熬了一整夜,第二天也才睡两三个钟头,精神上肯定没那么好。再加上一醒过来又洗了个冷水澡提神,没注意间人就有点小感冒了。等到从刘局家里出来开着车往回走的时候,因为那条路他都走了好多遍了,对路边的那些参照物也就没太过注意。

    现在公路两边规划都是差不多,加上人又是感冒了,精神恍下也就没注意。

    于是,在该转弯的地方他就没有转弯,直接朝着前方公路上行驶,最后差点跑到隔壁的仙桃市去,然后还甚至模模糊糊的差点生车祸。种种原因叠加起来,也就是给杨伟一种所谓的鬼打墙的错觉。

    说穿了,也就是自己吓自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