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结

    <---凤舞文学网--->

    了晚上,天刚黑下来刘家台那边便放起了焰火,一亮映透了半边天,在杨家湾子这边都看得一清二楚。--凤-舞-文-学-网--/先是满天的亮丽花朵,随后便是远远地一声仿佛是从天际传来的炸响,焰火愈漂亮,声响愈加频繁,到最后也弄不清楚到底是先有响声再有烟花还是烟花上天之后再传来响声了。

    等到焰火放过,接下来就是明星演唱歌舞表演之类的了。在随着风声飘过来的《青藏高原》送到耳边的时候,“没李娜唱的好听。”杨伟咂咂嘴,不知所谓地骂了一声:“!还真舍得掏钱。”

    和他一样着感叹的还有许多人。农村人平里生活单调,就算是想到到镇上的剧院里看场脱衣舞晚会那也得事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口袋硬不硬,几时还想过自己这辈子能够亲眼看到这些一向只生活在电视屏幕上面的明星?听得刘家台有晚会,哪个不是早早地就吃了晚饭跑过去?

    只不过因为杨刘两家算是世仇吧?白天过去赶薄客又差点打起来,到了晚上怎么好意思再过去?大人小孩都没了心思,一个个就端了板凳坐在门口竖起耳朵来听着那边的声响。尽管绝大多数流行歌曲这些常年在田里劳作土里扒食的杨家人都听得不是太清楚,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教育那些也在一旁支楞着耳朵听着的小娃儿们:“你们都要狠读书,等读大学了工作了有钱之后请上比这还多上十倍的大明星回来天天开演唱会!”

    “人家刘家才没读过大学呢,还不是照样做大老板?”老六听他老子在一旁絮叨个没完,忍不住就嬉皮笑脸地顶了两句:“只要你肯答应说不让我读书,保管分分钟给你赚上亿的钱回来!”

    “嗬!几天没抽你你小子还真的是皮痒了啊?”老六他老子站起来作势打。见儿子撒腿就跑,赶紧叫道:“赶紧回来!黑乎乎的跑哪里去?也不晓得搞一下学习写一下作业,你看看人家老九,每天晚上搞学习都到三四点呢!你呢,只怕是暑假作业长什么样都还弄不清楚吧?”

    他们这代人吃了亏,知道没文化的苦,砸锅卖铁也要供自己儿子读书,算是煞费苦心了。至于姑娘,反正迟早都是别人家的,只要走在外面能够写得出自己的名字,知道厕所上面挂着地男女标牌不至于进错门便够了要认得那么多字做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可见一斑。

    老六他老子说的那个老九,属于刻苦有余然而天分不足的那种,和老六这小子比起来那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对立。老六贪玩却天资聪颖,从来就没见他认真翻过一回课本可是每回考试都拿前三。老九呢,正如人家说的那样,一个暑假下来光点灯的电费都要不少,可从来就没及格过。和老六同时间上小学,人家六儿都快初中毕业了这家伙还在初一挽牛桩。湾子里的人闲着没事就喜欢拿这两个人来对比一番。

    老六这小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见他老子把自己拿来和人老九比,不由得就远远地站住笑了起来:“切!他不说三四点,就算是弄到五六点还不是一考一个不及格?”

    周围人就都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带头,纷纷端起板凳往家里走,与其像这样在外面喂蚊子倒不如回家看电视还来得实在点。隐隐约约就听到一个声音在那边叫骂:“狗东西,今天晚上你小子要是再弄到那时候还不睡觉,看我不拔了你地这皮!”

    杨伟也在这笑声中慢慢地朝农场行去。两个记天还没黑就跑刘家台那边踩点去了。张广广白天没资格过去。晚上说什么也要跟着去保驾护航做护花使。其实杨伟也明白这家伙地心思。和农场里地那些早早就过去抢位置地员工一般。年轻人嘛。谁不喜欢看点闹?

    关于今天白天地事。杨伟也想了很多遍。最后得出结论自己当时肯定是着魔了。要不然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种话来?自己是和刘家才有纠纷。可关人家老娘什么事?那些刘家人没有当场把自己打死就是万幸了。

    我这最近是怎么了?记得自己以前可不是像这个样子地。夹着尾巴做人。用句时下很流行地话就是低调再低调。可是现在呢。都变得成个什么样子了?自大。狂妄。但本却不拥有那足以承担自己这自大狂妄所产生地后果地那种能力。不管是从金钱上。权势上。都没有。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稍微有了点小钱地暴户而已。

    一直以来都是在告诉人家做什么事都要想清楚后果。可偏偏却忘了自己。要是自己还像这样下去。越走越远。到最后到底会变成个什么样子?他也算是读过

    就从来没有在哪一本书上面见过有哪个自大狂能到最后自己也会那样吗?杨伟不敢想象。

    走在回农场地路上。夜风习习。却吹不去杨伟满头地大汗。他知道自己地心态有问题。可这症结究竟在哪里?是因为钱。还是因为别地些什么原因?杨伟不清楚。索也就不再去想了。以后自己在这方面多注意一下就是。

    咿咿呀呀用的歌声还在随着风儿飘,杨伟就在这隐隐约约的乐声里给赵静打电话,这是每天必做的功课,倒是小艾那边打得比较少就是。两个女孩子,杨伟虽然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但因为家庭门户的观念使得他在和小艾交往的时候多少有点自卑感,人家老子是地委书记呢,你老子是什么?和赵静说话就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他知道赵静的老爸不是常在电视里露面的那位大佬级人物。

    农村人渴望富贵,然而在心里面有多少对那些能够攀龙附凤的家伙有些鄙夷。他们信奉地都是门当户对,富人不往穷家去穷也不朝那富来奔,这是多少年就流传下来的说法,因为得不到,所以在内心深处就多少有些仇富仇权的心理,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便是这样。杨刘两家人之间的矛盾能够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激到现在地地步,不能不说这种心理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今天地电话结果还是一样,赵静不肯回来,最起码在杨伟没有弄清楚他心里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之前,她是不会来地。电话挂断,只留下杨伟同学对着没有月亮的星空怔怔呆,我该如何取舍?说实话,哪个男人心里没有点左拥右抱地意想法,可杨伟也知道像那样的结果肯定就是后院起火,一夫一妻才是王道啊!

    铃声响了起来,手里的电话振动吓了杨伟一跳,刚一接通便传来张广广焦急的叫喊。“喂,伟哥快过来,老展被人打了!”

    老展就是和刘雨在一起的那个高个子摄像,打过几回交道后杨伟也知道这人虽说平时看起来好像冷冰冰的不说话,其实心还是很好的。加上人家这回是在他们村子里出了事,作为朋友多少也要出头吧?“妈的,老子还真的就是一个要被人砍死的命!”杨伟抹了一把脸,苦笑着开着车又往刘家台赶过去。

    刚刚还做了一番心理研究,深刻检讨,可这转眼间就又被人推上刀口,杨伟能够怎么办?总不能说看着人老展吃亏自己在家舒舒服服看电视吧?要真的是这样,不说别人怎么想,先他杨伟便会第一个瞧不起自己,那不是爷儿们的作风!

    “谁敢过来再打一下试试?!”杨伟赶到那边刚推开车门便听见张广广同学那嚣张至极的叫喊,以及刘记紧接着出的一声尖叫,看来这威胁还是不够管用啊。

    从车坐垫下面抽出一根买车时销售商随车赠送的扭力筒杆来,杨伟冲了上去:“干什么?都让开!”

    那半米长的扭力杆在灯光的照下散出晃人眼睛的一种亮白,见杨伟着家伙过来,围观的人赶紧让开一条路好让这家伙近前去。一看之下杨伟就急了,朝着糊了满脸血的张广广就是一脚:“你他妈傻的啊,还不赶紧送老展到医院去?!”

    老展和张广广一样,都是被人给开瓢了,不过也许是个子太大目标太大人家下手的力度也就大了点,反正就是躺在地上哼哼抽抽就是爬不起来,那血将上的一件t恤衫全给染红了。被杨伟一骂,张广广也反应了过来,赶紧和在一旁吓得抖的刘雨一起给杨伟帮忙把死沉死沉的老展抬到面包车上面去。那些人可能也是害怕闹出人命,倒也没一个人上前阻拦。

    “伟哥,你就句话,老子今天还非得把那地方铲平了不可!”张广广被剃了个阳头,脑袋上纱布包得就剩一张脸露出来了,看着守在老展病旁边一言不的杨伟道:“把电话叫兄弟们把那些全部开瓢了!”

    张广广今天真的是气急了,以至于他在杨伟面前都敢自称老子,但现在这况,还能有谁注意到这上面去?杨伟看了看昏睡过去的老展,扭过头问道:“你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不是这两位大记的份给人家认了出来?当时这三人就被围住了,对方伸手就要来抢摄像机,然后就变这样了。与此同时呢,因为晚会那边进行的正是闹,杨伟农场里的那些员工竟然没一个察觉到这边生的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