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无赖

    <---凤舞文学网--->

    不说,那刘大明这狗腿当得还真是和张广广同学杨伟不给刘家才面子,人刘大老板都只是极有风度地笑笑着将伸出去的杯子又重新收了回来,并没有说什么,可那刘大明却好像自己被人打了一记耳光似的争气起来,倒真的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凤-舞-文-学-网--(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也并不是说这刘大明就是个太监,尽管这家伙的声音现在尖的要命,刺得人耳膜极其的不舒服:“杨伟!你他……”

    “闭嘴!”杨伟站了起来大声喝道,将刘大明尚未说出口的那个“妈”字生生地堵在了嘴里,瞪着眼睛指着这胖小子的鼻子道:“有种你就给我把这话完完整整地说出来!”

    刘大明吃了一吓,眼睛翻了两下,见杨伟那样子凶得很,倒也不敢再放肆,抻抻脖子不做声了。刘大明不做声,这刘家才可就不干了,打狗也看主人不是?你姓杨的跑过来这么一闹,我刘大老板的脸面往哪边放?当下就将手里的酒杯给啪地一声砸到地上摔成了好几瓣,手往凉棚外面一指:“对不起,这里不欢迎你!”

    “凭什么啊?老太太今过七十大寿,我这出钱吃饭竟然还会被人给赶出去,大家说说这天底下哪有这种道理?”事都到了这地步,杨伟就索充起了无赖,反正他就是存着恶心人的心思过来的。

    真的是无赖,不说先前人家礼房给的那个一百元红包的回礼,单单就是现在他穿着地那件短袖衬衣口袋里揣着的那包蓝版芙蓉王少说也值个三四十块钱了吧?刘家才一眼就从这白色衬衣口袋里看到了那个蓝盈盈的烟盒子,鼻子里哼了一声,转就走。多留在这一会只怕会气出病来,他贵的至于和一条疯狗较劲吗?

    “喂,姓刘地!我可告诉你,咱两地事儿没完!”杨伟却是不肯就这么罢休的,甩开周围人拉住他的手,大声叫道:“你不是有钱吗,再给人家打个电话把我抓进去啊?!”

    反正是撕破脸皮了,杨伟也不再顾及那么多,就在这大闹了起来,倒是给在场的杨家人都出了一口气。

    “杨伟,事是我做的,你赖我叔头上做什么?”刘家才走了,这刘大明本来也想跟着过去,见杨伟还是在这里不依不饶地大吵大闹个没完,又跑了过来大声说道。

    刘家才想的没错,这杨伟现在就是头疯狗逮谁咬谁。不怕你暴躁就怕你不闹,刘大明这么一说,杨伟马上就接过了话头,眯起眼睛道:“是你做地?你有那本事吗?不是我杨某人说句瞧不起你的话,凭你也配?”

    刘大明被他当着这么多人地面如此羞辱。立马就急了:“姓杨地。你说话注意点!”

    “一般况下。我跟人说话地时候都是相当注意地。不过面对一条狗地话。要那么注意干嘛?难不成这世道变了。狗都听得懂人话了?”刘大明怒了。杨伟反倒平静了下来。要不是刘大明先生平体保养得好。膘肥体壮地。只怕现在听了这话当场就会如同对穿肠同学一般吐血不止。

    “你……”刘大明拼命忍住不让自己作。他好歹还记得今天是他七十大寿地子呢!

    “你你你什么你?咬我啊?”杨伟看着对方那张胀得通红地胖脸。忍不住就又加了一句:“年纪轻轻地小心脑淤血啊。到时候白人送黑人可就不好了。”

    这话就说得很有些重了。特别还是在这种给老人家拜寿地子里。本来他刚开始和刘家才刘大明之间只是闹闹口角。刘家人在一旁看着倒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杨伟这句话一说。那可真地就是犯了众怒。当下一声大吼。刘家人全部着家伙全过来了。把其他无关人等全吓得远远跑开。只留下杨家地这些人还站在原地没走。

    “怎么?想打架?”明白自己是口不择言了。但这种场合杨伟怎么能够张口道歉?说不得就一把将旁地一条长板凳给抄在了手里。杨家人见状。也赶紧一人抢了一条板凳。

    这板凳是最普遍之物,家家必备户户皆有。农村里面的板凳多为条形,为加厚的硬木制成,特重特沉若是砸到人上,只怕当时就得筋断骨折。而农家人有的就是把力气,一条板凳舞起来倒也不算吃力,在与人拼斗的时候若是没有趁手的家伙,这板凳倒不失为一件进可攻退可守的好凶器。

    双方现在都在酝酿绪,你瞪我我瞪你的就等着谁来这当中点上一根导火索了。周围那些无事的闲人全都站的远远地在一旁观看,对着这边指指点点,一场械斗处在那种一触即的微妙关头。

    “干什么?把东西都放下!”一声大喝从圈外传来,却是那派出所的老林。这老林今也来吃酒,正一桌人吃吃喝喝好不闹,忽然就听见有人报信说外面打起来了,在座的就属他级别最低,说不得就赶紧跑了出来,伸手就往腰后边摸:“警察!你们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要不然我可开枪了啊!”

    一听到警察,开枪这两个词,本来斗鸡一样的杨刘两家人立马被人集体拿针错过一般泄了气,那气势一去怎么还打得起来?说不得一个个就老老实实地将家伙放下来,按照手依旧摸在腰里的老林的吩咐分别站到两边去了等待询问。这也是农村人不懂那些东西,他们一直以来都认为做警察的都有枪,却不知道一般况下要是没任务哪个警察敢随便别着把手枪到处跑?

    也许是天气实在太了,林所长在外面站得一会儿便满头大汗跟刚爬到岸上的水老鼠似的,抹了一把汗,见大伙好像是再没了打架的心思,他也再懒得管这些狗倒灶的闲事,挥手便开始赶人:“去去去,该干嘛都干嘛去!大天的也不说省点事,打个你死我活的至于吗?嗯,小杨也在啊,一起过去喝两杯?刘局长刚才都还在说你呢!”

    也是这林警官眼神不好,关键是天气,那么多人一晃眼怎么能全都认得?现在见杨伟也在这边,当下就欢喜起来,上前拉着杨伟就往屋里去,好像他就是这边的半个主人一般。警察系统和其他的系统都不同,虽说也有派系有争斗,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人毕竟是比那些混官场的要直爽的多,到哪里也随便。

    “呵呵……林所,我还是不去了,谁都知道我和那姓刘的不对路。”杨伟笑道,“赶明儿我再请大家吃饭谢罪如何?”

    “嗯,也行。跟他们说说,让大家都散了吧,影响不好。”老林当了所长,自然对这些事就有点敏感了。拉着杨伟说了两句,看他带着杨家人离开方才放下心来。

    回到农场的两位记还是不肯走,晚上还有明星演唱呢!到时候看闹的人肯定多,他们俩再混进去也是件难事。

    张广广就有点小郁闷了,也顾不上和他女朋友你侬我侬郎妾意,缠着杨伟牢:“伟哥,刚才你怎么就不给我打个电话呢?叫上几百个弟兄们一齐冲过去铲平那里不是爽得很?”

    这家伙港片看多了,心里总想着到哪里能够和人家大规模火拼一场,也算是抒一下男儿气概。却不知这两岸三地况各个不同,香港还有专门打黑的部门呢!

    见这厮一脸神往,杨伟也懒得跟他多说,拉着广广同学便往电脑前面一坐,在搜索那一栏直接输入黑社会三字,刷地就弹出许多这方面的信息来:“你自己看,人家那些混得牛叉的有几个最后得了好下场?”

    的确,这些消息大部分都是讲的警方在哪里打黑取得多大成果,哪个黑老大被拖去枪毙,哪个涉黑团伙覆灭之类的东西,把个张广广看得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你看看,还说要铲平人家,告诉你刚才在那边吃饭的就有一大堆的警察,当时就要掏枪出来呢!”刘雨见张广广不做声,说不得就从杨伟手里接过任务来,给这小子上政治课:“你自己想想,到时候你们有多少人填进去?人越多越像黑社会!现在到处都在打击涉黑团伙,你也不知道收敛一点,整天就好象天老大你老二一般……”

    对于这个男朋友,刘雨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回,可人家张广广就偏偏不吃她这一,嬉皮笑脸地说道:“放心啦,反正到时候不会让你守活寡的就是了。”

    “你小子!看样子还真的是得要你老子把你俩拉过来不可了,不结婚你这心思收不回来的。”杨伟看着这个活宝,摸出电话。

    张广广现在图的就是个好玩,人要是不趁着年轻多玩两年,等到时候一结婚那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见杨伟拿他老子来压人,张广广急了:“伟哥,不,伟爷!算我求你了好不,我先前那话就是说着玩而已。要真的是像那种整天混来去的家伙,小雨能喜欢上我吗?”

    “呸!谁稀罕你还怎么的?”见杨伟哈哈大笑起来,就连自己那个同伴都露出了笑容,刘雨一下子就羞得有点找不着北。冲着张广广狠狠地啐了一口,扑上去就是一通九白骨爪,揪掐拧扭无所不用其极,让张同学痛并快乐着的大声喊叫。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