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翻塘

    <---凤舞文学网--->

    上的事说不准的,老六他们几个娃儿在刘家台那边鱼壳,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思,天气的夏天满塘里寻摸,就打算让人家鱼塘里面翻塘呢!却不料到了第二天清早太阳还没出来,刘家台那边没什么事,杨家湾的人倒是闹哄哄的全起来了,撒腿就往杨华的那口鱼塘上面跑。--凤-舞-文-学-网--(

    一过去就看到在那鱼塘边上站的全都是人,不管男女好少每人都是人手一根长绣棍,拼命在水面上拍打,杨华打着赤膊,全上下就穿着个三角裤,将水泥船撑到鱼塘当中抄起船舱里面放着的一柄长把勺子疯狂地在水里搅动。杨伟则和他老子还有本家的几个叔子全部都是轻装下水,在水底将已经死掉的鱼儿摸起来装到手里提着的蛇皮袋里,等袋子里面装满了之后扔到岸上,白花花的一片晃人眼睛。

    王金枝跟她婆婆两人哭得跟泪人似的,找个板车拖着那一袋袋刚死掉的草鱼就在这周围十里八乡叫卖,碰到有认识的人问起况,两人就停下脚步将杨华给狠狠地批斗一番。农村人都实在,加上都是这附近的,哪户人家没养过鱼?知道翻塘的损失,也不用这两婆媳多说什么,家家户户都会出来个人提条鱼回去,也算是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了。

    杨华刚从他老子手里接过来没几天的那口鱼塘里翻塘了!以前他老子杨宝山养鱼地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到鱼塘上面去过夜,观察一下夜晚鱼儿吃草的况。可现在的年轻人哪有那么勤快?杨华将鱼塘接到手之后还一回都没守过夜,最多也就是等到了早晨四五点钟左右的时候过去看看,顺便开始割草喂饲料。在他看来,不就是一个鱼塘吗,能出多大事?现在老二又给他们家里也装了一个空调,晚上呆在家里吹着凉风和老婆大战一番,怎么地也比跑鱼塘上面喂蚊子要强得多吧?

    今天早晨刚两点钟的时候就有从鱼塘上面看过况人地人在窗子外面敲,给他小两口报信说鱼塘上面况不好,全部都在浮头,要他两个立即过去看一下。可这两个家伙倒好,应了一声居然没把这当回事,最后等到四点钟的时候人家又来了,这一下就将两人给吓得不轻:还不赶紧起来,翻塘了!

    小两口这下慌了神,留下胡玉梅在湾子里给大伙报信,杨伟上个三角裤便往鱼塘上面跑,连鞋都没来得及穿一个。等到他跑过去一看,当时就冷了半边子,傻乎乎看着那一个个鱼儿大张着嘴巴往岸边游,就是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好的法子。

    “你这个狗杂种,喂个鱼都喂成了这样?还不赶紧给老子下水抢救?!”正在愣,后脖颈上面便被闻讯赶来的杨宝山啪地打了一巴掌,方才醒过神来。跑鱼塘上面的小屋里将闸刀给推上去开始抽水,然后就将船撑到鱼塘中间搅动起来,据说这样可以加大水面与空气的接触面积,给水里增氧。

    随后赶来的大家伙儿也都是用的这个法子,绣棍打在水面上,水花溅起,吸取更多的氧气之后再重新落到水里,不过现在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像这些方法也仅仅是杯水车薪尽一下人事罢了,具体能顶多大用处,谁知道呢?反正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强得多吧?

    一直忙活到早晨十点,大家才从水里爬起来,将用蛇皮袋装好的一袋袋死鱼全部过秤之后搬到叫过来地一辆大卡车上面去。

    夏天里鱼塘上面卖“活鲜”,草鱼均价三块三,可今天杨华这口鱼塘上卖的却是一口价一块八,也算是多少减免了一点损失吧,就这还是求了半天人家才不不愿答应的。八千多斤半大的草鱼要是长到年底起码都可以增重一倍,好几万块钱呢,就这么一个疏忽全都没了。

    看着大卡车喷着青烟走远。再看看自己手里攥着地那一万多块钱。杨华掉了魂一般地一坐在地上不动了。他婆娘则和王金枝两人抱头大哭。眼睛都肿地跟桃子似地。

    “哭哭哭!两个败家娘们就光知道哭了。哭能顶个用?!”杨宝山跳着脚在鱼塘池上面大骂。“再哭都给老子滚回家去!惹人心烦……”

    “一夜之间去了那么多钱。哪个不心疼?”王金枝抹着眼睛回了一句。把个杨宝山顶得暴如雷。正要开口呢。却被杨伟给拉住了。

    杨伟一边将他老子往旁边拖。一边劝道:“算了。现在吵也是没一点用了。难不成吵两句这些鱼就能够重新复活?当前最紧要地还是从外面弄些鱼苗回来。这么大地面积让它空着也不是个办法。好好经营

    不定到了年底还能把本钱弄回来。”

    吃过中午饭。杨伟便开着车带着他老子还有兄长到周围几个村子里去打探消息了。也算是运气好。有两三户答应匀一点出来。不过价钱上就贵了一点。跟活鲜一个价。

    这些都是开年投苗的时候没注意又或是鱼塘管理太好了没有死苗导致到最后塘里鱼苗过多长不大,正愁呢就听到有人问鱼苗的事,那还不是瞌睡碰到枕头,两厢得益?

    和人家谈好一个星期之后进鱼苗,三父子又开着车往鱼塘上面赶。今天这损失是真的大了,当时摸起来地就有八千斤,没摸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夏天天气,鱼死了之后不到几个小时就会全部浮上来。杨伟他们过去地时候,鱼塘水面上就是白花花的一片,随着被风吹起地浪花载沉载浮,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肚皮朝上。随手捞上一条来,整个鱼子鼓鼓的,上面已经软掉了。拿手指在那个充满了气地肚子上一捅,一股腥臭便直冲鼻孔。

    看着这些绿水白“鸥”,三人都不做声,一人寻了一个长把网兜便开始下水捞起来。这些东西是必须要打捞上来的,要不然等到全部腐烂之后,那水质就真的是没用了,被严重污染的池水只怕是连最能忍受恶劣环境的革胡鲇都难以生存下去。伸出网兜去朝着旁边水面上的那个白色的物事一舀,再回手往后拖着的小船上一磕,一条死鱼便通的一声掉进船舱里,不一会儿就是满满的一船。

    将装满死鱼的小水泥船推到岸边,找几个烂蛇皮袋子装着,扔到板车上便往农场里拉过去。本来像这种况,一般来说那捞起来的臭鱼都是直接就随便扔到岸上做肥料了至于有没有污染环境之类的那就没人去管了,反正多少天过后不就全部成了一堆骨头渣子吗?顶多臭气熏天的那几天不往这地方走就行了嘛。

    不过呢杨伟现在将这些臭鱼拉过去也有他自己的想法,鳝鱼这几天不是都没什么食吗,给它们换一下口味也是好的。给那些员工一人了一个大口罩,将这些死鱼分别拿个小桶装着吊在鳝鱼网箱边上的竹子上面就不管了。天里面苍蝇多,死鱼的那种腐臭味道对那些成天到处觅食的苍蝇来说具有一种致命的惑,不一会便成遮天蔽之势。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尽管臭是臭了那么一点,那味道被风一吹,远远地呆在小屋里都可以闻得到,不过呢效果也是相当显著的。快到天黑的时候那些桶里面便开始有蛆虫爬了出来,在光溜溜的小桶外侧糊得到处都是。等到了第二天早晨再看时,那些从里面一下一下蠕动出来的白色物事便有很大了,桶璧上已经再不是它们能够自由活动的所在,一个个就排队一般地表演高空跳水起来,最后落在已经尝到甜头的守候多时的黄鳝嘴里。

    蛆虫是一种含高蛋白的生物,尽管平时大家都是将它与厕所,垃圾堆,腐烂之类的词语联系起来,好像这白乎乎不停蠕动的物事儿是天底下最朊脏的东西。其实用来养殖上面效果还是相当好的,营养丰富,适口好,同时能够极强地增加被养殖动物的体免疫力,这都是杨伟在网上查来的,跟郭智礼吃中午饭的时候跟他说的一样。

    白白损失了那么多钱,一家人肯定是都不高兴的。王金枝和大儿媳妇两人这几天就跟水做的一般,见人就哭,见人就念叨,很有点祥林嫂的模样,而杨华则每天跑鱼塘上面蹲上好几个小时,也不割草不喂饲料,反正喂了下去总是没鱼去吃,一个人就那么盯着三十多亩的水面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头子成天就板着个脸,好像谁都欠他个几万块钱似的。不过杨伟却不像这样,这家伙最近两天忙得不可开交,连帮忙给老大那里转鱼苗都没时间去。

    上回和刘大明那么一弄,卖孔雀给刘家才的事自然是不敢想了。不过他也不急,反正现在就是一个典型的卖方市场,我手里有东西还怕得没人来买?那些酒店里面先不说,光是郭家的那几个超市里面孔雀生意就好得很,供不应求呢。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时间一晃就到了农历六月底。离刘家才他老娘大寿还有好几天时间呢,刘家台那边便开始张灯结彩置办起来,“蓬岛蔼”“寿域开祥”等横幅都从刘家台这边一直拉到街上去了,红艳艳地随风飘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