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聚众械斗

    <---凤舞文学网--->

    对于这种狠话。--凤-舞-文-学-网--云轩阁更新迅速╰说齐全★杨伟向来是不放在心上的。在他看来。在远处冲你叫唤两声。你难不成还要找根棍子冲上前去打死它。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不管是土狗也好狼狗也罢。充其量也就是吓唬人罢了。他杨某人又不是吓大的。的谁来?

    他没当这是一回事。可人家刘大明就觉的自己受了奇耻大辱。坐在宝马车座上就给他叔子打电话。把自己的委屈好好地说了一通。当然那里面究竟将事实注入了多少水分就可想而知了。反正刘家才听了之后很是震怒。在家门口被人家狠狠地了面子。这比被当众打了自己一记嘴巴子还要难堪。所以这杨家湾第一能人就开始给人打电话。要好好地将这个第二能人收拾一顿。非的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不可!

    有钱有势。做起事来就方便了许多。一下午杨便被弄的疲惫不堪。他倒是想过人家会报复。兔子了它还会咬人呢。只是不知道这报复会来的么快这么猛烈而已。

    工商的税务的电力的防疫的还有其他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部门开会一般全都派人过来了。无一例外都是检查。然后要么责令停止生产要么罚款。就连城管的那些家伙都说因为孔雀笼舍还有猪圈属于违章建筑。要强制拆除呢管城管你就去管城里嘛。跑到农场里面做什么?老子就算是在这地方建一,埃菲尔铁塔起来也不关你么事儿吧?实在是被弄火了杨伟里就不干不净起来。

    杨伟嘴里一开口骂人那些工作人员就不干了。事快速升级。马上就演变成杨家湾人与这些zf机构对抗起来。在这自然村里面。基本上都是一个祖先留下来地根往大里说就是一家人。最起码在对外地时候是这样的。所以在接到消息之,湾子里的老老少少就全都提着家伙跑过来了。就连老六他们几个小娃儿都将装满了河的板车给扔到了半路上。一人在地上捡了一块砖头撒腿就往共大农场跑。

    人都有盲目从群在这种况之下任何一个动作或是声都可以将双方绷紧地神经线引爆。“这些家伙赶出去!”人群里不知道是谁这么叫了一声。一时间铺天盖空中全都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砖头石子。然后那些工作人员便开始抱头鼠窜。有地上留下的一滴滴猩红地血迹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人都跑了。只有拿西泄愤。于是乎开过来的那些车子无一例外的被愤怒的盲目的杨家人给掀翻。砸烂成为一团废铁。然后在嘈杂的声浪中。十几辆警车扯着警灯呼啸而至。一声清脆的枪响杨家人顿时清醒了过来。扔下手里的家伙。开始四散奔逃。农村人不怕天不怕地。却对鬼神还有国家执法关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敬畏。在这种况下听到枪声。谁不恨爹妈少给自己自己生了两条腿?

    那些警察也不去管。直接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杨伟走了过来。事大条了!杨伟现在才反应过来。却没有一丁点儿跑路的想法。全部都是他自己惹出来的祸。自己一大老爷们儿的总不可能说丢下个烂摊子跑了让自己爷娘受罪吧?

    “你小子糊涂!”刘局长大步走上前来狠狠地就是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当时就打出血来了。本来法上是有这么一条警察不许虐待殴打犯罪嫌疑人的说法。只不过在这种况下。却没有一个人觉的这刘局长`错了。

    杨伟摸了摸脸。擦嘴角的血。低下头说道:“刘局。我……”

    “少叫我!”刘局脸色铁青。转过头去猛地一挥手。“带走!”

    “儿啊!——”王枝扑了过来。却被老林给拦了。只是就这么看着小儿子被人带走女是父母的心头。做妈的怎么肯放手?说不就左冲右突地过拉住杨伟不肯放手。

    你们回吧。帮我把农场招呼好就行了。我自己没事的。”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杨伟着自己父母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要为了自己顶着满头地白对别人苦苦哀求。眼就刷地流出来了。

    “现在知道后悔了先前你都是什么事的人?”刘局在背后推了杨伟一把。示意旁边的那些警察把这两位老人家拉住。“走吧!”

    夏天的夜晚虽说没有白天那种火的温度。不过却是绝对算不上冷的。

    然而杨伟站在头上挂着国徽的守所甬道的铁门口。还是从心里感觉到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寒意。倒不是说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担心。而是对这个社会彻底地失去了信心。现在一切朝钱看。笑贫不笑。有钱地当老大没钱的

    活人家郑智化的歌早就唱过了。

    在市公安局里面的杨伟很是坦白。一一十地将今天这件事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然后签过字便被送到这边来了。排水闸看守所。一个在市里面让那些小流氓们从心里感到畏惧的地方。

    送他过来之前。刘局和他单独谈了一会儿。无非就是要他在到了看守所之后不要有什么过激的想法。好好地等待到时候法院的判决。言语之间也露出丝丝的愤慨。但仅仅也就只是愤慨而已。现在这刘家才可是人家市长的座上宾。在经济挂帅的现在社会。这些有钱人随便说两句就可以让自己这个堂堂的新晋公安局长轻而易举地吃顿排头。为了一个杨伟而冒那么大的风险。刘局还没有那种舍己救人的崇高思想。再说了。他们公安局里也就是照着程序走而已。聚众械斗在哪里都不是件小事。

    因为老刘事先打过招呼。看守所的那些警官倒是没怎么为难杨伟。只是将市局送过来的东西找个袋子封存起来。叫杨伟在清单上签过字便将他送了进去。前面就是一条映着昏黄灯光的此处。望着道上金色的国徽。望着从甬道里透出的斑驳光影。杨伟茫然。

    道很亮。却是呈一种诡异的黄色。昏黄。而在那些灯光所照不到的暗面。在那些黑洞洞的铁栅栏后面。好似藏着一只只凶兽。随时准备窜出来择人而噬。道很静。只听见两个警察走时硬底皮鞋与地面敲击时出的梆梆声。一声一声敲在地面。敲在里。道很冷。一入其中。杨伟便觉到了。道道不知从哪吹过来的风。扑在上。带的汗毛全给炸了起来。带着凉意。从皮肤上。从骨髓里一直传到心中。一时间手足皆冰。四肢僵硬。

    当!——”随着后传来两声关门的声响。杨伟站在这个监室的走廊上。听着外面送他进来的那两个警察的鞋底梆梆声渐渐远去。自己满的肌也就慢慢紧了起来。尽管以前从来就没有到过这地方。但杨伟还是知道在这里面一切都是靠拳头说话。谁能打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打量着这个监室。墙是一溜的木头铺板。上面清一色头靠墙躺着十几个穿着囚服的在押人员。全都是一动不动地好像睡着了。

    再往里面看。最后面是一个用砖头水泥糊起来半米高的矮墙隔开的接近正方形的所在。应是厕所吧?

    突然间。本来直躺在铺板上的那些人好像集体被人施了一遍“苏醒术”。全部一齐坐了起来。瞪泛着凶光的眼珠子就望着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打量周围环境的“新客”。被光溜溜的脑袋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着一道道的青光。

    你伟哥?”在近铁门的那边有个满脸横的家伙本来准备给杨伟来一个下马威的。突然间就觉的这人看起来很是面熟。揉了揉眼睛。有些敢相信地问。

    杨伟本来还打算靠着混战一场来确定自己以后在这里面的份地位呢。听这家伙的语气好还是个熟人?说不的就稍微放松了一下体。看着这光头道:“你认的我?”

    “去去去。伟哥来了。你们都他给老子往那头一点!”横脸站起从铺板上跳下。把其他人全部往靠厕所的那一头赶。然后将杨伟给让到了他自己原本躺着的那个地方。笑道:“伟哥你不认识我了?那天你一朋友结婚……”

    在这个监室里面装着的大都是些偷鸡摸狗打架斗殴进来的小混混。哪个没听过伟哥的号?现在听横脸一叫。有几个记好点的也就反应了过来:“对啊。这个就是伟哥。当初还跟我们一起喝过酒的呢!”

    “哈哈。是你这小子啊!怎么地。想报仇雪恨吗?”杨伟笑了起来。拳头捏的老紧。就打算等着家伙说出个便猛地一拳挥过去先打倒再说。原来。这横脸就是娃子结婚的时候路要钱然后差点被杨伟一水管将腿骨`断最后扔到里去的那个带头的家伙。后来杨伟听人说这家伙原来也是相当牛叉敢一把菜刀追人好几条街的一个人物。只是被自己打过一次之后便销声匿迹了。却不知来是进了这里。

    “伟哥你真的是开玩笑了。我哪敢啊!”听的杨伟说这话。横脸吓了一跳。赶紧忙不迭摆手。开玩笑!就算是自己有那心思。敢说出来吗?那几个平里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家伙现在全都满眼绿光地看着这边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