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暴发户

    <---凤舞文学网--->

    其实在外面,抽烟也是很有讲究的,这和“茶,上茶,上好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凤-舞-文-学-网--杨伟平上都是装着两种烟,白沙是他自己抽的,装在右边口袋里,而玉溪却是用来待客的了,装在左边口袋,毕竟给人家抽白沙始终不是那么一回事嘛。当初为了将两种烟分开不弄岔,杨伟甚至还想了一个办法,软白沙,硬玉溪,盒子不同自然就不会闹出笑话来。时间一长,也算是形成了条件反,看见有客人过来就直接摸左边口袋。

    打开玉溪烟盒一看,杨伟可算是有点小郁闷了,里面躺着三根烟,可是这警察来了四个人呢,怎么发?对着这几人亮了一下烟盒,杨伟说声抱歉,跑到屋里面搬了一条中华出来拆开一人塞了两包,剩下的自己往口袋装了一包,扔了一包过去给郭靖,皆大欢喜。

    警察一来,事就算是解决了。有他们作证,那几个林业局的人才算是验明了正。不过呢,谁叫你们出来不带证件的?贸贸然跑到人家的地盘上来,没把你们给当土匪打死就算是很不错了。警察笑着说道,反正又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就这么不了了之吧!同时呢这几个警察也说了,林业局既然下来检查工作,肯定是有法律法规做依据的,要不然谁也不敢胡来不是?你杨伟还是自觉点过去陪个理道个歉把人终究是不对的嘛!

    给他们面子,杨伟说不得就只好过去赔礼道歉了。语气很真诚,不过那话里的调侃可是谁也听得出来的:“哎哟!这位大哥可真的是对不住你了,我这人就那狗脾气,一发神经就喜欢把人当畜生一样的打。保证,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哼!——”胖脸不说话,口剧烈地起伏着。被人给当成畜生,只怕谁都会气得不行。

    “杨伟,你怎么说话呢?!”带头的那个姓林的警察见事态并没有朝他们所预想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不得就过来打圆场做调解工作了,“老张,依我看这事还是就那么算了吧,这小子就是一浑人,你和他叫什么劲?气坏了体可不好。”

    这话就明显地偏向杨伟这一方了。虽说那老张他们是市里面的政府工作人员,不过这林业局一直以来都属于被边缘化的那种,手里又没多少实权,平时谁愿搭理?本来系统不同,先前接到电话能够出警就已经算是给了面子了,你这胖子还想怎么地?再说了,这杨伟可是刘局的朋友呢,我吃饱了撑着去冒着得罪刘局的风险来帮你这个忙?所以这警察就拍了拍张胖子的肩膀示意他平心静气,回转头看着杨伟笑道:“你小子难不成就不会说上两句人话?把人打了最起码也要诚诚恳恳赔个礼掏个百来块钱的医药费吧?”

    “行!这位姓张的筒子哥,是我杨伟对不住你了!”杨伟忍住笑,一本正经地将钱包从兜里面掏出来道:“这样吧,一百块钱实在是太少了一点,我再吃点亏,多加一百五行不?”

    “姓杨的,你自己慢慢猖狂去吧!总有人会过来收拾你的!”胖子肺都给气炸了,看也不看杨伟手里的钱,抛下句狠话掉头就上了面包车。林业局的那些人赶紧随后跟了上去,连车喇叭都没按一下,掉转车头一溜烟跑了。只留下杨伟在车后排气管喷出的青烟中哈哈大笑。

    “干!那鸟毛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了,!”林警官指着驶出转弯地段再也看不见踪迹的那两辆小面包骂道,回过头看着杨伟:“小杨啊不是我说你,这种人你要跟他较劲那都是平白地丢了份,开始的时候随便给两钱把他打发走了不是好得很?那点小钱对于你来说连根毛都算不上,小气兮兮的作甚么?平白地惹了一麻烦。”

    那些家伙一走,杨伟现在的心已经是舒畅了许多,心里面压抑的太久,难免就想发泄一番。现在想起来,倒真的是自己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了。不过人都已经打了,难不成还要跑回去给人家打回来?杨伟索就不在去管那些杂七杂八狗倒灶的事,见孔雀都已经装上车了,再没他什么事,干脆就和郭靖拉着这几位跑镇上吃饭去。

    老王那里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一楼全部坐满了,叽叽喳喳的嘈杂声一片。不过刚才杨伟去之前给他打了个电话,倒是清了一个包厢出来,还是最靠里面的那个他们平时吃饭的房间。

    “老王,你这里生意不错嘛!叫厨子速度稍微快点。”见大家坐下,老王点好菜正要往外走呢,杨伟笑着催了一声。

    这老王最近几个月那真的是忙不过来,本来以前是他自己下厨的,不过因为生意爆好忙不过来,咬咬牙一下子就请了三个大师傅,倒是把他自己给空了出来。见杨伟说到生意上面来,老王猛地就拍了一下脑袋:“哎哟!我这是个什么记!伟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人要吃孔雀呢!”

    “你蒙我呢!人家吃孔雀还会在你这里?一桌下来最少也得要个两三千块钱吧?”杨伟见老王好像弄得神神秘秘的,忍不住就想打击他一下了:“就你这小饭店,能弄出三千块钱一桌的菜来?”

    “吃倒是真的不在我这里吃,就是从我们这请两厨子帮忙过去打一下下手,一人一天两千五百块钱呢!不过人家那吃饭的地方离你家很近就是了。”老王卖了个关子,笑着拿起点菜单就往门外走招呼别的客人去了,把个杨伟心里挠得痒痒的不能消停。

    因为大家都算是年轻人,当中年纪最大的那个老林也才刚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所以和那些警官坐在一块吃菜喝酒吹牛b,倒也算是痛快。不过杨伟惦记着刚才老王和他说的那些呢,又都是熟人,这几位警官倒也是经常过来吃饭的,说不得就把这厮给从楼下拽了上来陪酒。

    连罚三杯之后,老王放下杯子给众人倒满酒,才开始解释着件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还真的是有这么一回事,那请客的人杨伟倒是知道的——刘家才,杨家湾的第一牛人!原来,这刘家才这几年大发了,手里攥着数亿的家当,自然就到了讲孝心的时候。今年农历七月初二,他老娘七十大寿,这做儿子的自然也就想闹,同时也能够显示出来他刘家才的财大气粗。至于当中有没有他们刘家人在一旁吹风要将杨家给狠狠地压过一头这件事,那就没人知道了。反正刘家才给他老娘做寿的事现在整个镇上的人都听说过,杨伟作为一个村里的,自然也了解一些。

    “这事我也晓得,可跟孔雀有什么关系?这家伙虽说钱多,可人不可能傻到这种地步吧?到时候少说也有个百来桌,每桌两三千那就是二三十万呢,他脑壳烧坏了还是怎么的?”杨伟发出了疑问,关键是这事如果是真的话,他到时候一天就可以卖出一百多只孔雀去!

    老王看他不相信,顿时就有点急了:“人家可是连工钱都事先给了呢!这还能有假?据说到时候晚上了还要请那些歌星来唱歌呢!”

    说到这上面,大家都兴奋起来,连带着几位警官也加入了这个话题。人都有八卦心理,对一些名人或者富人的都想窥探一番的然后获得心理上的某种满足,这也是为什么狗仔队那么疯狂的原因吧。几个人就从刘家才的发迹史开始讲起,然后就慢慢地说到他有几个老婆都是姓什么叫什么,再说到这刘家才有钱之后又是今天在哪里做什么花了多少明天有事在哪里做什么花了多少钱,反正越说越离谱,都是些没影的话。不过到最后谁都一口咬定自己说的千真万确确有其事,就好象这刘家才随时随地都处在他们的监控下一样。

    “他有钱是真的,可说要办这孔雀席面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就先知道了?”杨伟端着杯子喝了一口,看着老王问道。

    “我怎么就不能先知道?人家祝寿的菜单我们这里也有一份呢,上面明明白白就写得很清楚,一百二十桌,全部是统一的菜式。这附近除了你这里有孔雀,他还能到哪里找去?来,喝酒……”老王又举起了杯子。

    “刘家才?这人我倒是见过,哄哄的,不过据说捞钱很有一。”郭靖听他们说了半天,总算是把这传说中的人物和他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人重叠起来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对着小子开始刮目相看起来。看不出来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居然还认识这种富人,却没想到人家家里本也是荆州城里的首富。

    “你见过刘家才?”老林问道,一脸的八卦,“那人什么样子?”

    “也就那样,扔人堆里面绝对不起眼,平常的一个人,不过说话就露馅了,跟杨伟这小子一样就是个典型的暴发户。”受过严格教育的郭大公子对于其他人的那种暴发户习气还是相当鄙夷的,他认为那是典型的富不过三代的行为。人嘛,还是要低调点的好。

    “呵呵……”杨伟不好意思地笑笑,直接就把郭靖的最后一句话给忽视了,“我以前在浙江那边打工的时候就见过这么一回事。有一次在街上瞎逛呢,就见到前面一穿得跟人家卖报纸差不多的一个老鬼伸手将一辆奔驰车车门拉开就直接开走了,把我当时给震得一愣一愣的,谁能想到那么一个糟老头子竟然开得起这么好的车?”

    “人家那叫一个低调,你还真的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有了点小钱就去穿金戴银生怕别人不知道啊?”郭靖撇撇嘴,指着杨伟脖子上的那根小手指粗细的金链子说道。

    杨伟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将脖子上那条链子往衣领里面藏了藏,可夏天天气衣服穿的少,不管怎么弄总是有老长一截黄橙橙的东西从圆领t恤里面露出来。

    这条链子是杨伟前两天陪郭靖去市里面看超市进展况的时候买的,也是受了张广广同学的蛊惑。据那小子说现在外面像那些做老大的人谁脖子上没圈着这么一条金项链?份的象征。当时头脑一发就买了下来,倒是给郭靖取消了好几天,有事没事就把这链子拿出来说事。弄到最后杨伟都有种错觉了,除了颜色不同外,这玩意就跟他妈自己小时候带的“狗圈”一个样!

    杨伟小时候子骨单薄老是生病,他外公外婆便找人打了一个银项圈在脖子上,上面镌刻着“易养”四个小字,然后用红毛线将开合处给细细地缠绕起来。农村老人迷信,都认为小娃儿生病是受了邪气,而银制品则是可以用来驱邪的一个好物事。因为这项圈和平时人家看到的那种拴在狗脖子上面的圈差不多,大家自然而然地就都叫这玩意儿“狗圈”了,叫得粗俗一点也算是一种希望小娃儿健康成长的意思。杨伟小时候带着这玩意儿一直读到初中毕业,到最后读高中时因为觉得丑才死活赖着让他老娘给取了下来。

    感觉到实在不是那么回事,等吃完饭回家,杨伟便从脖子上取下项链让王金枝保管起来。现在讨媳妇儿都兴多少金多少金的,这么粗一根金链子,到时候多少也可以打出点项链手镯之类的东西来吧?取下“狗圈”的杨伟就觉得上一下子轻了许多,特别是脖子上面再没有重物的压迫,那感觉真的是舒服多了。

    “嗯,这样看起来才像个人样,前几天都成个什么样子了?”杨宝山在一旁看着,见儿子主动地将这链子摘下来,心里也是高兴了许多。“你到外面看一下,人家带这种玩意儿大半都不是个什么好路数,成天地就是在街上面混的人物。你那么不伦不类地弄一个,人家都怎么看你?”

    “行了,这老家伙又没话找话。他这么大的人了,还用得着你一天到晚把张嘴巴搁在他上?”王金枝维护儿子,听老伴这么一说,立马就顶了过去。

    按照惯例强推之后便会上架,今天多的话小风也不多说了,感谢筒子们对小风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大家…………另外也希望筒子们能够继续一如既往地支持下去,小风也尽量地在提高文字质量的同时将每天更新的数量提上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