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卫生院

    <---凤舞文学网--->

    回到农场的郭靖还是不放心,硬是着杨伟带他去了杨家湾村卫生院。--凤-舞-文-学-网--

    在杨伟心里,一直对村卫生院还是有点怀念然后再掺杂点畏惧的。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杨伟杨华两兄弟很少有零嘴儿可以吃,读小学的时候一毛钱就可以买到的山楂片,果丹皮,相思豆这些便算是很奢侈的东西了。不过有一样东西,俩兄弟却是没少吃的,那便是宝塔糖。这“糖”为圆锥形,手指头大小,表面有螺纹样的沟纹,因为底部圆平然后向上越来越尖形如宝塔,农村人都称之为宝塔糖。

    没有足球没有篮球没有多余的玩具,农村里的娃娃儿平里就是在地上用摸爬滚打上树下河来度过他们的童年时光,然而地上终究是不干净的,也没有大人来给他们讲解饭前便后要洗手之类的卫生常识。再加上“不干不净吃了不生病”的老话,任何能吃东西都是直接就往嘴里塞的,所以那个时候基本上每个小娃儿腮帮子上面都是成圆圈样地脱皮,然后手指甲出现白斑,蛔虫,无一例外肚子里都有的是蛔虫。

    而宝塔糖便是当时用来驱虫的不二良药,因为颜色或淡黄或淡粉形状漂亮,再加上味道和那时候电视里每晚播放的一个果广告所形容的一样,所以每天晚上只要有电的时候,两兄弟便会气地跟着黑白电视里面那个小娃儿大声唱,当然歌词最后肯定是经过自己改编的:“甜甜的,酸酸的,有营养,味道好。妈妈我要吃——宝塔糖!”

    每到这个时候,要么是杨宝山要么是王金枝,总会从房间里那口大衣柜最顶上拿下一个铁皮盒子出来,给这两兄弟一人发上两颗从村里卫生院买来的宝塔糖,然后在小哥俩馋的流口水的直溜溜的目光中将这装满了宝塔糖的铁皮盒子重新放到衣柜最顶上。

    这些回忆使得杨伟在看到卫生院那几十年都没变过的房子时脸上就忍不住露出甜蜜然而却带着牙疼般抽抽的笑来,很诡异。他还记得自己有一回因为新长出来的牙齿横着在牙上生长而被他老子拎着衣服提到卫生院拔牙的事,那时候没有麻药,被提到卫生院的杨伟就直接让那个头发都掉光了的老巫医拿把尖嘴钳子把他的那颗无组织无纪律盲目生长的横牙给生生拔了下来,从那以后杨伟便对这医院之类的地方有了畏惧,除非是实在扛不过去了,一般的小毛病打死他也不肯上医院去。

    时隔多年再次进入这个地方,杨伟忍不住便将眼前看到的与儿时的记忆对比起来。房子还是老房子,不过里面给人看病开药的医生变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老医生,倒是变成了一个年轻人。这医生他倒也认得,刘家台的,和他还是小学同学呢!

    他这同学在刘家这辈人中间排行老十三,所以当初他老子给取名字的时候偷了个懒就干脆叫做刘十三了,村里人自然也就跟着十三十三地叫了这么多年。然后等到十八岁那年办份证的时候这家伙偷了家里的户口本跑到派出所闹着要改名字,到最后改了个刘玉华,不过那么多年的习惯这么能够一下子就改过来?到目前为止除了他份证上面是这个名字外,恐怕就没人肯叫他玉华的。

    所以杨伟在看到刘玉华医生之后,就叫了起来:“十三,帮忙给这家伙上两针!”

    “哈!是伟伟啊,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刘十三从桌子后面站起来就给杨伟上烟。虽说这些年没打过什么交道,可他整天呆在卫生院里,里面人来人往的,消息灵通的很,自然知道杨伟现在混的好得很呢。见这“能人”过来,哪能不巴结一下?

    人都是这样,见到比自己强得多的人,就算是无所求他也会忍不住地在无意识中放低姿态以表示尊重。本来这刘十三这些年在村里卫生院做医生,多少也趁了点家底儿,比起一般人家那是强得不止一点半点。不过杨伟这半年名声大作,十里八乡都知道这家伙家大业大,刘十三有这么个态度也是不为稀奇。

    “医生你就先别顾着说话了,赶紧给我看看吧,要死人的!”郭靖见这医生光顾着和杨伟聊天根本就不管自己死活,当下就叫了出来。

    “对对对,十三你就先给他看看。”杨伟记起后还站着位“伤员”呢,赶紧让到一边让刘医生给郭靖检查,尽管他自己认为这压根就没那个必要。

    待得刘十三解开伤口上包着的纱布,看得两眼就笑了起来:“伟伟你也真是的,都用了毛蜡烛了还找我做什么?”这刘医生虽说学的是西医,不过平时对于这些简单的中医药理还是明白点的,再说了,农村里长大的娃儿有几个小时候没用过毛蜡烛的?

    “真的没事?不需要缝针吗?”郭靖呲牙咧嘴忍着疼,发出了自己的疑问:“好深的一圈口子呢!消炎针都不用打?”

    “真的没事,这毛蜡烛本来对伤口愈合就比一般的药水作用强得多。好吧,你要不放心那就打一针破伤风吧,那个消炎针顺便也打一瓶。”患者自己要求用药,作为医生刘十三自然是求之不得。三两下在处方箴上面鬼画符似的开了单子:“三十八块五,给三十五块算了。慧珍——慧珍!这个鬼婊子养的,一天到黑就晓得打麻将!伟伟,你们等一下,我找她配药马上就来。”

    刘十三喊了两声没人应,和杨伟两人打个招呼,嘴里骂骂咧咧地去旁边牌场里找她婆娘去了。然后杨伟和郭靖两人就看见这刘医生飞也似的从牌场里跑出来,后面跟着个披头散发的胖婆娘。

    “刘十三!你他妈的是个男人就给老娘站住!”胖婆娘大声尖叫,甩开旁边人拉住她的手,双手叉腰就站在那条新修起来的大马路上放声大骂:“刘十三,你这个狗杂种凭良心说一下老娘哪里对你不起!你妈的搞起来恨不得连两个卵子都塞进去,老娘打一下牌你这狗的就跑过来抓了?!”

    旁边跟着跑出来看闹的闲人哄地一声就全都笑了起来,有那稍微年轻点的就在一旁意有所指地大声叫道:“坦克!”

    说实话,“坦克”这玩意儿真的很形象,电视上看到的坦克不都是矗着根粗炮筒子吗?刘十三的老婆见众人嘲笑,索就回过头来开骂:“坦克你自己老婆去!在这凑个**闹?!”被骂的也不恼,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嗯!你这个犯浑婆娘,老子懒得跟你缠夹不清!”瘦得人干似的刘玉华医生远远地站着看了看,对比了一下两厢那根本就不成比例的武力值,恨恨地一跺脚,回他的卫生院去了。

    他婆娘还是不肯罢休,刚才这牌打得好好的,这男人跑过去发神经一样地将麻将全给抓乱了,让自己在牌友面前很是丢了面子,不好好收拾他一顿打他个满脸红他还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呢!所以刘十三前脚进门,这婆娘就在后头跟着撵过来了。

    “刘十三!……哈!伟伟来了撒,快坐快坐!”都说娃儿脸六月天那是变得相当快的,可真的要比起来,这刘十三家里的婆娘变脸的速度那也是不遑多让。这婆娘本来气鼓鼓冲进来准备撕乱自家男人脸皮的,一抬眼就看见杨伟正站在卫生院里面对着自己发笑呢,当下赶紧就换了脸色:“左右今天这牌是打不成了,玉华你去陪伟伟说会话儿,我来配药。”

    “咳!今天让老同学看笑话了!这婆娘啊,爷亲娘亲也都没有麻将亲……唉!”刘医生臊的脸色通红,给杨伟和郭靖两人又散了烟,苦大仇深。

    “慢慢熬吧!”杨伟拍拍刘十三的肩膀,深表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