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钓鱼

    <---凤舞文学网--->

    筒子们国庆节快乐!

    “伟伟!你个鬼儿子要吃鱼就到自家鱼塘里面去钓嘛!老拿根竹棍子在这河边上搞些什么?”南大河对岸,远远地有人在冲杨伟喊着。--凤-舞-文-学-网--将看着快要上钩的一条鱼给一下子吓得魂都没了似的一摆尾巴跑掉了。

    “左右不是闲着没什么事儿吗?就当是混时间了。”杨伟从树荫下面抬起头对着和那边笑道。将鱼竿拉起来换了蚯蚓,又重新丢了下去,鱼漂在水面上闪了两下,半沉半浮地竖在河面上了。

    前几忙过之后,似乎突然间就清闲了下来。农场里一切都是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他爸妈现在又没有喂鱼了,早就将那一大一小两口鱼塘交给了老大杨华,家里自然也就没了什么农活儿。至于杨家老大,半个月前就经医生检查无碍后从医院里出来,拿着那七千多块钱的医药费,做事也好像精神了许多。

    以前像这种时候,农村里正忙着“双抢”。因为水稻在这边一块地里是可以种两季的,分为早稻和晚稻。每年一到这几天,家家户户便开始抢收早稻,抢插晚稻,这便是所谓的“双抢”。不过现在农村里除了大规模种植水稻的农户,其他的也就只是种点口粮,两季水稻也变成了一季中稻,端午前插秧,等到了八月十五中秋节前后就开始收割。现在这农历六月,正是天上流火的时光,谁还愿跑田里“双抢”去?

    闲得蛋疼的杨伟就开始变着法儿地消磨时间,上网倒是好玩,不过这时间长了他觉得也就那么回事。想到桥头的牌场玩一天吧?人家一个个都把他当高进看待,避之不及唯恐和这赌神坐在了一张桌子上,说到底还是过年的时候大赢了一场惹的祸。想出去玩玩吧,这鬼天气的死鸟,连树上的知了都不叫唤了,这么一个大活人那还不得晒干?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到人家小卖部里面买了鱼钩丝线还有两个塑料鱼漂,到他爸家的后门口砍了根手指头粗细的竹篙子,成天地就在那南大河岸边的树荫下面坐着钓鱼。

    杨伟今天钓鱼的运气很是不好,鱼是钓起来不少,可大半都是一种体形瘦长全白鳞的尖嘴小鱼。这种鱼当地人称为“刁子”,意思就是动作刁钻,抢食的速度那在河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往往那鱼钩刚丢到水里去还没来得及下沉呢就被这些玩意儿给叼走了。吃起来味道倒是不错,据说名头也是很大,当年林副主席就曾经指明要这东西特供呢!不过呢这鱼还有一个名字,那叫做出水死,上钩之后拉出水面就算是你以最快的速度取下来放到鱼篓里,照样不出十分钟就可以看见这玩意全硬邦邦地死翘翘了。

    “他妈的,看样子明天老子还是要上街买点坠子才好!”死鱼哪有活鱼好吃?杨伟拉过泡在河里的鱼篓,看着那浮在水面上的白花花一片死“刁子”,忍不住就骂了出来。

    他这杆钩上面也不是没坠子,不过终究还是土办法,将打火机拆开,把里面黄铜的气门芯子弄出来穿在线上,下沉倒是下沉,速度上比起买来的那种铅坠子就慢上许多了。有那动作快点的“刁子”在钩刚入水面的时候赶过来,一下就将上面的蚯蚓给叼走,自然是没办法钓河底下的那些沉脚鱼了。

    在洪湖这边河里面还有一种背上以及双鳍长刺的无鳞鱼,全无刺味道鲜美。因为大部分都是通体黄色,叫起来声音有点像鸭子,又有点像在击鼓,所以当地人通常就称之为“黄鼓”,在靠近长江的那边也有叫做“黄鸭叫”的。这鱼是天生地河底清洁工,除了因为缺氧在早晨的时候可能浮头之外,其他时间都在水底寻食。杨伟的目标就是这个,不过因为时常有“刁子”过来打岔,沟都沉不到水底去,哪里能钓的起来多少?

    正在郁闷间,突然就发现了新况,那些刚才还相当活泼的“刁子”鱼竟然一个个箭似的掉头就跑?杨伟心里就是一喜,狗的!老子等了半天总算是有结果了!钓不到“黄鼓”没关系,能钓到黑鱼便行了。那在河中间往这里游过来的不就是一群黑鱼吗?要知道现在在街上菜场里黑鱼和黄鼓都是一个价呢!

    这几天天气,经常就可以看到“黑鱼晒花”。此花非彼花,而是养殖户的一种专业术语,说的便是那长不到十公分的鱼苗。这黑鱼虽说在淡水里称得上是头号霸主,不过在小的时候还是很脆弱的,必须要大黑鱼带一段时间才能独自生存。在天气炎阳光充足的中午时段,往往就能看见一条大黑鱼后跟着十来条小黑鱼苗在河中间的水面上游弋。

    现在的这条大黑鱼看起来差不多也有个两三斤,用来切片爆炒那是好不过了。杨伟将竹篙子拉起来,把上面的蚯蚓理了理,对准那黑鱼游过来的方向将钩甩了过去。他倒是不怕惊跑了这家伙,事实上每到“晒花”的时候,出于对小鱼的关心,那些大黑鱼格都是很暴躁的,旁边哪里有响动它就会一马当先冲上前去。

    杨伟这个鱼竿的竹篙子长度仅仅两米多一点,那上面的丝线自然长度也就相当有限,总共加起来隔那黑鱼群还有老远呢!不过杨伟倒是信心十足,刚才那钩入水面的动静声大得很,还怕那家伙不上当?果不其然,马上就感觉到手里一紧,那竹竿儿似乎有被去的趋势。

    上钩了!不过杨伟现在犯了难,刚才尽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这家伙给弄到鱼钩上面来,却没考虑到自己手里的硬件设施压根就不到位,一根竹篙子最粗的地方才和大拇指差不多粗细,怎么能提的上来?更何况配的鱼钩鱼线全部都是用来钓“黄鼓”和鲫鱼这些体型较小的品种的,只怕是这家伙在水里一发力便可以连钩带线全部拖跑吧?

    犯难归犯难,可要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条黑鱼给跑了,却不是他杨伟的作风。所以这厮就跟着黑鱼的活动路线溜了起来,除了这鱼想往河中间游的时候他手里稍微带一下剩下的便只是一路跟着傻跑。累出一臭汗,可这黑鱼就是没半点疲惫的症状。

    怎么办,只怕是人累死了这鱼还活蹦乱跳的呢,杨伟就想起法子来。老这么被动也不是个办法,说不得就只有掏出电话召集援兵带着神器过来助阵了。这几天玩游戏,杨伟倒是学会了一口的游戏用语,这“神器”便是其中之一。

    当然现在杨伟口中所说的神器便是那传说中的鱼见愁鱼叉了,这玩意儿湾子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一把。平时想吃鱼了就站在自家鱼塘边上,等到投食机开始工作,鱼塘里的那些草鱼就一窝蜂地往这边赶,眼睛瞅着那水里大点的一叉戳过去,再横着挑出水面,一条鱼便在叉尖上跳舞来演绎此生最后的疯狂。

    这叉鱼也是个技术活,没经验的话就算是你在岸上瞄得再准一叉飞出去那也是个空。因为存在一个光线折的问题,眼睛看到的鱼只是一个虚像,自然就叉不准了。不过呢现在况不同,一来杨伟本就是农村人,从小就在河里叉鱼摸虾的,有的是经验。二来嘛这黑鱼还在钩上挂着呢。

    杨伟将钓竿换到左手稍微将线绷紧一点带住,右手则从气喘吁吁跑过来胡磊手里接过鱼叉,顺手就飞了出去,那鱼叉竿头上都连着绳子呢,却也不怕出去之后拉不回来。只听得水里一声大响,鱼叉杆就在水里半头沉半头浮地剧烈抖动,再将绳子带回来,一条一两尺长左右的黑鱼便在叉尖上不断挣扎却始终得不到解脱。

    “牛人!”对于这一手,旁边看着的胡磊顿时就伸出了大拇指。

    摘下钩,将还在不断摇头摆尾地黑鱼从叉上面取下来,又到旁边地上扯了一根篙草往黑鱼的嘴里穿进去腮里穿出来,提起篙草这鱼就被带了起来交到胡磊手里,杨伟笑道:“赶紧拿回去叫我妈把这玩意杀了切片腌好,晚上爆炒黑鱼片!”

    黑鱼好吃这是谁都知道的,特别是切片稍微腌渍一会之后再放尖椒爆炒,再加上这鱼没什么刺,吃起来香辣爽口,那味道让胡磊同学想起来就有点流口水。谄笑着从杨伟口袋里摸了根烟叼自己嘴里,点上火这老饕提着黑鱼迈开两条长腿便往湾子里去了。

    杨伟却是不肯走的,现在回去也是无聊,大白天又不好和赵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卿卿我我缠绵悱恻,索就留在这继续钓他的鱼。也许是刚才弄那黑家伙的时候动静闹得太大了一点将周围的鱼全给吓跑了,这鱼钩丢下去就是半天没动静。看着势头不对,杨伟就只好出绝招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