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狗头臊子

    <---凤舞文学网--->

    这回同老张在一块,杨伟倒是知道了开货车这行当里面的一些忌讳,还真的是各有各的道,里面水深着呢。--凤-舞-文-学-网--

    比方说中午的时候在路边的一个小饭店里面吃饭,杨伟说要点一条红烧鲫鱼,刚刚说出口就被老张否决了,转点一个水煮鱼片。原来,长年在外面跑车的老师傅都是相当的迷信,他们忌讳一切与“翻”有关的字眼,要知道鲫鱼烧好了盛在盘子里可是有两边的,上面的吃完那就难免要“翻”。

    一路上倒是通畅的很,顺风顺水的没出现任何状况,大抵是因为路况好颠簸少的缘故吧,那些小香猪除了稍微地有点不安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症状。

    第二天中午,正是太阳当空照的时辰,三辆货车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杨家湾共大农场,刚一停稳便有早就守在这里的学生们过来将香猪崽子转到笼舍里面去,那十头母猪倒是和小猪分开另外找猪栏关了起来。把从广西那边带过来的那本养猪手册交到胡磊手里,看着一个个嗷嗷叫着正在接受疫苗的小家伙,杨伟的一颗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

    接下来和老张他们一起到镇上去吃饭,红着眼睛在老王那随便叫了几个菜对付了一下,回到家倒头就睡。没办法,实在是太困了,去的时候还好说,在车上驾驶楼里面的位上舒舒服服睡着,很像是小时候睡摇篮的那种感觉。不过回来就遭罪了,一天一夜眼都不敢闭一下,生怕这些金贵宝贝在半路上出了什么问题。

    这一觉就一直睡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才算是醒了过来,打开电灯伸个懒腰,一转就看见头柜上面用碗给扣着的饭菜,下面还压着张小纸条。拉过来一看杨伟的嘴角就翘了起来,纸条上画着一个猪头,旁边还写着一行小字,娟丽秀气:“猪,醒了就吃,吃了再睡。”这鬼丫头!杨伟也不刷牙了,端起碗来就吃,心里一片温馨。

    吃过饭又冲了个凉,感觉精神了许多。到农场里巡视了一番没什么问题,杨伟便跑回来上网。

    刚摁下那机上的开关键呢,这系统还在例行自检中,摆在电脑边上的电话机子就响了起来,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铃铃铃的声音就有点惊天动地的。杨伟抄起电话一听,赶紧从抽屉里寻摸出车钥匙和钱包来,连电脑也顾不上关了,上车了点着火红着眼睛就往湾子里赶,他大哥现在被人打得生死不知呢!

    包括杨家湾在内,整个镇上的村子大部分都是自然村,全部都是以家族为纽带聚居在一起。前些年因为打工这个名词还不流行,村里蹲在家中的年轻人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年轻人多了自然争斗也就多了起来。有时候仅仅只是一个眼神,一句口角,又或者上穿的衣服颜色稍微花哨了一点,这些整天精力旺盛的家伙便会以家族为单位同外姓人大打出手。特别是在天,树上的知了都被的唱不出声来,流点血远远比流汗要来的畅快淋漓的多。一到唱戏或者是放电影年轻人聚集在一堆儿的时候,那基本上都是家家户户都准备好了铁锹鱼叉,就防着隔壁村里的那些“流打鬼”过来闹事呢!

    这两年是要好的多了,在经济挂帅的口号下人人都是一切向钱看,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家里呆着的多半都是老的老小的小,姓与姓之间村与村之间大规模械斗这种事便有好多年没发生过了。不过呢,也有一个群体不能忽视,那便是刚刚从初中或者高中下学出来的那些还没来得及出去看外面世界的“狗头臊子”。这些家伙因为刚从学校出来,没有受过社会的炼,也没有受到什么正规的引导,做起事来都是凭着心中那一腔血,只知道顺眼与不顺眼,打起架来那都是不要命地往人上招呼,却不考虑那后果是不是他们那小板所能够承受的了。

    杨华便是被隔壁富家垅村的那群“狗头臊子”给打了。这杨家老大天快黑的时候从鱼塘上回来,半路上碰到两个手里拿着竹棍提着蛇皮袋的小家伙,心里顿时就是一个咯噔:“这两个莫不便是那话儿?”

    自从学校放了暑假,整天在村里游的“狗头臊子”便多了起来,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自家养的鸡娃鸭娃就莫名其妙地看着一天比一天少,有那子泼辣的妇女便开始在大门口骂街,可骂归骂,那鸡鸭还是照少不误。索一次全部没了反倒好一点,最多也就骂个两天等人一忙起来就记不得这个事了,最烦心的便是这样,今天一两只明天一两只的,任谁菩萨子他也都会起了火气。大家坐下来一想,一口就全部咬定了肯定是隔壁村的那些“狗头臊子”们干的,这些家伙一天到晚吃了**无鸟事做,就喜欢东家摸只鸡西家打条狗的惹人烦心。

    杨华家里也少了几只鸡,所以他一见到这富家的两个小子顿时就上心了。提着镰刀走上前去拦了下来,指着那里面还有东西活蹦乱跳的蛇皮袋就开始询问。那两个家伙怎么可能乖乖就范?说不得就嘴里不干不净起来,倒是不敢胡乱动手,人家手里提着镰刀呢。

    杨华本也算是个年轻人,火气自然就大,听这两个加起来恨不得都还没自己年纪大的小家伙骂骂咧咧地,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一把夺过袋子打开一看,几只半大的花公鸡秧子正在里面扑腾呢!当下便把这两小子一人扇了两记耳光赶走了。

    不就是打了两个小娃儿吗?他自己把这没当回事,回家将袋子递给他婆娘,交代连夜杀了用炉子炖着等晚上交完“公粮”之后肚子饿了好吃宵夜。可那两个家伙就感觉自己受了奇耻大辱,跑回自己村里连晚饭都不想吃了就到处召集自己那帮兄弟,发誓要将丢掉的面子找回来。

    这些“狗头臊子”和平时在街上胡混的“流打鬼”不同,他们属于“流打鬼”的预备部队,少年人的天使得他们盲目崇拜街上那些穿奇装异服,叼烟戴耳环,吃完东西还不给钱的小混混,并下意识地朝这个方向努力。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只见强盗吃没见强盗挨打”这个非常简单的道理,他们更不知道那街上面的小混混见了这杨华的亲弟弟都得老老实实地叫声“伟哥”呢!他们只知道自己要想上街当“混混”,要想给“伟哥”做小弟,首先就必须能打,自己丢了的面子也一定非要找回来。所以趁着夜色,这十几个小“臊子”便着家伙摸进了杨家湾。

    除了少数几个诸如牌场之类的地方,农村的夜晚大都是宁静的,现在打牌的早就出了门,没打牌的全蹲在家里看电视,谁还会发觉那掩藏在夜幕下面的狰狞?

    抄着小路过来,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与询问的这群少年人站在了杨华的家门口。这些天每天都在周围几个村里晃,哪个人姓甚名谁家住哪里自然是摸得一清二楚,倒也不怕找错了门子。

    拍拍门,里面便传来一声问话:“谁啊?”每人做声,继续敲门。

    杨华正洗过澡脱了衣服要和他婆娘大战三百回合呢,听门外敲门声不断,以为是湾子里谁找他有事,只好上条大短裤出去。打开门一看外面黑压压站着一群人,心里知道不妙刚想再把门关上,这时间就已经晚了。

    一众“狗头臊子”涌了进来,抡起手中的棍棒便往他上招呼,等他婆娘听到声响不对再跑出来看时,就见到自己男人倒在堂屋里生死不知,外面噗噗地响起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几条黑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胡玉梅整个人当下就懵了,一坐在地上大声喊叫起来,隔壁几家跑出来帮忙,追赶了一阵,却是连个都没看到。

    有那头脑清醒些的就说了,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去赶人,而是要赶紧把这老大送到医院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