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生猪出栏了

    <---凤舞文学网--->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窗棂上来的时候,杨伟一家人已经早早地就开始站在农场前面的水泥路上等着。--凤-舞-文-学-网--昨天和张金榜打过电话,今天要过来把那些出栏的猪先全部收走,至于剩下的还有一万来只鸡,那就只好等下回再过来运走了。谁叫他张金榜家里就只有那几台车呢?

    东风大货解放大货组成的车队在新修的水泥公路上带着强劲有力的轰鸣声朝着共大农场疾驶而来,载满了杨家湾人羡慕的目光:“杨宝山家的二儿子,这下发了大财了!”

    农场里,那些学生娃们也是一个个都起了个大早,过来给那些照顾了几个月的猪娃子喂食。从丁点大的小猪娃到现在可以出栏的成品猪,学生们在这上面还是付出了相当多的汗水与劳动,多少也有了些感。不过这些学生现在心里更多的还是高兴与激动,辛辛苦苦好几个月了,终于看到了这一天,能够不高兴不激动吗?

    “马上就要被拖去上刑场了,最后一顿多吃点吧,也算是做个饱死鬼。”胡磊用自动喂料机将每天的分量倒下去,然后又将特意多准备出来的一堆饲料挨个地和同学们一个猪栏一个猪栏地分发下去,口里不停地念叨。

    “哈哈,狐狸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孤陋寡闻了吧?”在一旁的刘柳军哈哈笑了起来,将手里端着的一脸盆饲料全倒进面前的料槽里,回过头看着胡磊道:“这猪死过之后进的是畜生道,怎么可能做鬼?你这倒不如说希望这些猪找个好人家投胎来得好一些。”

    “去!敢你上辈子是头猪啊,要不然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胡磊回了一句。

    众人都大笑起来,心里仅有的那么一点不舍也都在这两个家伙的吵嘴中消弭的无影无踪:“不用说,刘柳军上辈子肯定是头猪,看他胖成那样就知道了。狐狸也说不定是因为上辈子太贪吃了,为了惩罚现在才这么瘦的。”

    “迷信的人真可怕!”赵静刚从孔雀笼舍那边忙完过来,才说要帮把手呢,就听见这些家伙都在说什么前后世的,不由得就撇撇嘴笑骂了一声。心里却在想:“人要是都有上辈子的话,我上辈子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就是在三生石上面等着自己的那个黑马王子过来迎娶自己?”

    前天晚上在夜色的掩饰下,无边的黑夜里赵静像是一下子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做的那些事现在想起来都是忍不住地面红耳赤,放在以前那打死她也是做不出来的,没那个胆子。可笑小丫头自己一直以来都以为人家谈恋就是顶多拉拉小手罢了,就像歌里面唱的那样妹妹你船头哥哥在岸上走,单纯而简单。

    不过现在她也有非常高兴的地方,就是那杨伟好像也在一夜之间开了窍,虽说大部分时间对自己还是摆着一张不冷不的臭脸,也没表现出太多的改变,不过眼里不时透出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怎么能够逃得出本小姐细致入微的观察?

    “嘟嘟——”因为用的是电气喇叭,所以这打头的一辆加长解放车拖头的喇叭声听起来便很是有点轮船汽笛的味道,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紧接着就是一阵短促的“噗噗”声,跟在后面的这些车就一个个地扳下了断气阀门,也就是相当于小车上面手刹一样的东西,停稳不动了。

    张金榜从开头的那辆车驾驶座上跳下来,招呼后面几辆车上面的司机帮忙把磅秤过度笼之类的玩意儿搬下来,在水泥路上面推得哗哗响,杨伟赶紧跑过来散烟帮忙,笑道:“都还没有吃早饭就过来了吧,我叫家里现在去准备一下?”

    “这些都是由我们买主准备的,不要你心。”张金榜看来昨晚休息得很好,精神头十足。见杨伟要去安排早饭,赶紧摆摆手叫住:“广广现在还在街上买面呢,等一下就过来了。”

    话刚说完,远远地就看着一辆红色摩托车朝这边开过来,却是张广广用人家早餐店里专门用来卖“包子”的大泡沫盒子带着二十几份猪肝面来了。大家吃完早点,便开始把那些猪往过度笼里面赶。

    这过度笼堵在猪栏门口,抽起上面的一个铁栅栏,人站在猪栏里面吆喝两声,便有猪娃慌不择路跑到笼子里面去,见里面装得三四头了再把栅栏放下来,几个人便抬起焊接在笼子上面的把手到磅秤上去过秤。两个记数目的小本子,张金榜和杨伟一人一个在旁边看着斤两登记,并注明一笼的数量。这也是必须要的,也不是说谁不相信谁,关键是两个人同时计数的话就可以免得后扯皮,少了一些麻烦。过完称的笼子搁在一辆小板车上面直接推到货车那边去,抬到车厢的那个一格一格分好了的大铁笼里面把猪娃子放出来,便可以接着进行下一轮了。

    几个过度笼同时开工,速度到也是不慢,到得中午时候便弄完了。本来以为还担心怕这些猪数量太多装不完呢,可人家老张是干什么的?长年跑这个生意,自然就对一辆车能够装多少心里有数的很。在刚开始过称的时候老张就和他仔细算了一笔帐,一头生猪差不多在一百九到两百斤之间,一千头就是一百吨左右。而他那一辆加长的就可以装二十几吨,剩下的还有七辆普通型的每辆拖个十来吨那不跟好玩似的?果真术业有专攻,这一千头生猪按照张金榜当时估计的,八辆车刚刚好全部装下。

    至于斤两方面,杨伟倒是不担心。虽说磅秤是张金榜带过来的,但那铁笼子杨伟也重新到自己农场里找了杆杆秤称了一下重量,和磅秤称出来没什么区别,看得出来这老张也是个讲究人。所以在“扣浆”的时候他说是多少就是多少了。“扣浆”就是指扣除猪肚里消化或者是还没消化的食物。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卖猪之前大家都会有意无意地给猪吃上顿饱的,有的时候一顿要喂上七八上十斤饲料进去。但毕竟人家最后卖的是不是猪饲料,所以有经验的老师傅脉膘的时候用手一摸便会将肚里的“浆”给扣除出来,斤两上面那是一脉一个准,不会扣多,也绝对不会扣少。张金榜也是做这个好多年了,自然很有一手。

    到最后两人把手中记账的本子相互对照着看了一下,没发现出来什么问题,把总数加起来,除掉过度笼的重量再除掉“扣浆”的重量,最后便是这次生猪的总重量了,一共是一十九万六千五百三十斤。按照现在生猪市价四块五来算就是八十八万四千二百五十块。这么多钱老张手里肯定是不会直接将现金带在手里的,说不得两个人就开着面包车到街上信用社转过帐,然后一起回农场去吃顿便饭开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