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农场的夜晚静悄悄

    <---凤舞文学网--->

    怎么回去的杨伟是弄不清楚了,只知道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脑袋里好像被人拿电钻钻过一般地疼上的衣服被人剥了个干净,只留下一条用来遮羞的三角内裤,又怕他着凉,便拿一条毯子搭在上。--凤-舞-文-学-网--刚睁开的眼睛被灯光一刺,难受的很。

    外面的天黑乎乎的一片,看了看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再睡也是睡不着,杨伟索就爬了起来,洗个澡换了衣服,人好像就精神了许多。刚从小屋里走出来,准备例行对农场进行一番巡视,就发现孔雀笼舍那边灯还是亮的,隐隐约约间有人影在晃动。

    随手横着提起放在门后的一把铁锹,杨伟将手中的便携灯熄掉,蹑手蹑脚地靠近前去准备将那偷鸟的贼来个瓮中捉鳖一举成擒。

    声尖叫,赵静丢掉手里攥紧的一根木棍,拍着鼓胀胀的口大口地喘着气,“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却是这小丫头反倒把他当成贼了。

    “是你啊,我还以为……”杨伟笑笑,将手里的铁锹放了下来,看着小丫头那张被吓得煞白的脸,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

    原来,那一顿酒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六七点钟,却是闹了好几个小时。小丫头把他送回来的时候天就已经快黑了,又帮他把上吐得一塌糊涂的衣服脱下来,把人搬到上去。找条干净毛巾帮他把嘴边的秽物擦干净,再将衣服扔到卫生间里面,这时便想起来还有孔雀下午没有喂食呢!那只刚孵出来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赶紧跑过去一阵忙活,等到事做完要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个透。

    天上没有月亮,就连星星也看不到多少。小丫头站在灯光底下望着四周,到处都是黑蒙蒙的一片,远处一根根小果树苗都人一样地直立在地里,夜风吹过,带起阵阵的沙沙声,影影绰绰的就让赵静害怕了起来。没有人知道黑夜里都有些什么,而正因为对黑夜的不可知,人便开始产生恐惧。

    赵静本来想跑着回去,刚走出没两步,头顶上突然就传来一阵鸟扑翅膀的声音,再也不敢乱动了。尽管受过高等教育,知道世上无神鬼尽是人在闹,赵静还是莫名的就感觉到内心中有一种恐惧,各种灵异电影中间的景便在脑子里不停地浮现出来,越是感到害怕,就越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东西上面去。到最后就只有随手捡起一根木棍抓在手中,似乎这根棍子便是她现在最大的依靠了。猛然间觉得自己后有什么东西闪过,一回头发现背后站着一个人影,赵静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就大声尖叫起来。

    看着小丫头可怜兮兮的模样,杨伟心里不由得有些怜惜,尽管自从以前的那个女人头也不回地离他而去之后在他的字典里便再也没出现过这些字眼。摇了摇头,杨伟将这种想法抛到脑后,打亮了斜挎在上的那个便携灯,明亮的光柱在漆黑的夜空里一如利剑般劈开一条路来。

    “呵呵,我送你回去吧?”杨伟见赵静还是没反应,上前一步拉起小丫头的手,“走吧!”

    小手冰凉,被杨伟一抓,赵静似乎轻轻地挣了一下,最后还是随着他挪动了脚。走得几步杨伟又停了下来,放开手,将上披着的外脱了下来,披到赵静上:“穿在上暖和一点。”

    赵静将衣服穿好,暖暖的,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温暖气息。刚才吓成那个样子都没有哭,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感觉到鼻子酸酸的,肩膀也开始慢慢地耸动了起来。

    “怎么了?”也许是因为在夜晚的缘故,杨伟的声音给赵静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似乎是从天边传来的一般,轻柔而温馨却又看不见摸不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离她而去。

    “不行!”小丫头猛地张开双臂,一下子就圈在了杨伟的脖子上。“我不要再像以前那个样子!”赵静心里想着,两条小胳膊儿圈得更紧,整个人都好像吊在了杨伟上一般,一个玲珑有致青曼妙的火躯便紧紧地贴在了杨伟的怀里。

    突遭逆袭,杨伟整个人便一下子僵硬了起来,手却不由自主地扶在了小女孩的腰间。也许是因为夜晚的缘故吧,杨伟只觉得自己内心的似乎被放大了许多,加上小丫头极不老实地在他怀里胡乱磨蹭,不由得在不知不觉间将这具火体越搂越紧。

    夏的天气已经有点小了,衣服都穿的很是单薄。小丫头正在意乱迷间,猛地就感觉到下似乎被什么东西顶着痒痒的有些不舒服,扭动两下体突然间就明白了过来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忍不住就低低的惊叫了一声。

    四周静谧,偶有虫儿在浅浅鸣叫,或婉转或低沉,带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赵静便感觉自己好像在这无人看见的黑夜里变了一个人,胆大而开放,火而。搂抱更加紧密,体摩擦更加频繁,一张小嘴儿也开始不甘寂寞地在杨伟的脸上摩挲。终于,两张嘴唇碰到了一起。

    杨伟只感觉自己的一张嘴碰到了一个温软湿润的所在,少女的柔唇让他再也不住内心的冲动,便要叩开牙关,在那口腔里大肆活动一番。却不料赵静猛然间一把将他推了开来,跳得老远:“呸呸呸……臭死了!”却是自己满嘴的酒臭味把这小丫头给熏得差点闭过气去。

    还真他妈的臭!杨伟拿手在鼻子前扇了半天,还是觉得有那么一股子醉酒后的酸腐味道。这时方才记起刚刚自己和这小丫头都做了些什么:“赵静,我……”

    “什么我啊你的,记得下回亲人家女孩子之前一定要刷牙。要不然,你就等着打一辈子的光棍吧!”赵静经过刚才这么来一下,早就不感到害怕了,又恢复了平时的那种敏捷的思维能力,知道杨伟想说什么,赶紧打断了这个话题。

    “呵呵……走吧。”杨伟将刚才被小丫头给挤到后去的便携灯挪到前面来,重新照在前面的路上。

    小丫头站在旁边就是不动,在电灯余光的照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头发,笑得像个狐狸:“我要你像刚才那样牵着我走!”

    见杨伟还不动,小丫头急了,冲过来拉住杨伟便往前走:“怎么,吃过了抹抹嘴拍拍就想不认账了?告诉你,没门!”

    呃,杨伟现在的确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好打着灯被赵静拖着前进,两里多远的一段路,两个人竟然走了快一个小时。站在自己那幢两层小楼前面,杨伟站住了脚:“好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早点洗了睡吧。”

    知道了。”小丫头猛地凑了过来踮起脚尖就在杨伟脸上亲了一口,笑道:“谢谢你送我回来,这个是奖励……”

    话来没说完,便听到门后面有口哨声响起,小楼里面刷地一下便是灯火通明,感那几个无良的家伙都躲在门后看闹呢!赵静跺跺脚,低着头兔子似的蹿到楼上去了,只留下这帮家伙在下面起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