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农妇山泉有点田 第六十六章雏鸟出壳

    <---凤舞文学网--->

    初夏的清晨总是带着股宁静的味道,晨风从远处轻轻吹来,带着丝丝沁人的凉意边天空太阳还没出来,杨伟就在闹钟不知疲倦地滴滴声中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凤-舞-文-学-网--

    礼行地检查过两口鱼塘里面黄鳝和螃蟹昨晚的吃食况,捞出没吃完的残渣倒在果树苗下面,员工们便结伴过来了。刈草地刈草,淘蚯蚓的淘蚯蚓,忙得不亦乐乎。是的,现在的蚯蚓就是用的一个专用的筛子来淘,揭开盖在蚯蚓沟槽上面的防雨塑料板,将筛子斜放到沟槽里边用带了厚厚一副橡胶手的手在腐殖层里插进去,将沼肥搂到筛子中再端起筛子颠的两下,躲在里面的蚯蚓便因为沼肥的筛除以及强烈的震动自然而然地在蓬松的腐殖层中纠结成团,这时候只要拿手便可以一把全部抓起来放到后专门用来装蚯蚓的塑料桶里面。

    要是下雨的话,那就更简单了,只需要将防雨板揭开大半,蚯蚓遇到雨水一淹,自然就会全部爬到没揭开的那一小部分干地里去任人拾捡。

    早餐是街上一家店里骑摩托车送过来的,每天七点半准时送到。虽说隔着十来里路,不过现在路都修好了,骑个车子分分钟便可以送过来,折腾的不过就是几毛不到一块的油钱罢了。给与农场方便的同时自己也成功地拉到一批固定的老顾客,何乐而不为?

    今天吃的是丝面,也就是干面上面浇上一勺子汤,面上面是一层末盖着。打开袋子,一股夹杂着香的气便腾然升起,蹿入鼻孔,顿时就勾起了人的食。点过数付了钱,杨伟刚说要招呼大家先放下手里的活计过来吃面呢,就听到赵静在孔雀笼舍那边传来一阵惊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杨伟赶紧把这些那袋子分别装好的丝面放到堂屋的桌上,拔腿便往那边跑过去。因为小屋离孔雀笼舍最近,所以他过去的时候那边就只有赵静一个人。

    “杨伟!宝宝出来了!宝宝出来了!”赵静笑着跳着叫着,兴奋地像个孩子。见杨伟过来,心激动之下也没顾得上那许多,一把就抓住他的手拼命地摇晃:“快看看,小宝宝!”

    “什么东西嘛!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你踩到蛇了呢!”杨伟皱着眉头看着那个在鸡窝旁边铺了草的破盆子里面的一坨圆乎乎带着道道黄色条纹的东西,左看右看也没弄清楚这个湿漉漉好像打着摆子般瑟瑟发抖的小家伙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你才踩到蛇上去了!赵静回了他一句,狠狠地一甩手,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不自地就把这木头人的手给抓到了,小脸儿顿时羞得通红,一如天边的朝霞。见杨伟没在意,赶紧把手背到后去了,心里却是有些莫名的烦躁,好像刚才的兴奋劲一下子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那你说说,这个到底是个啥?宝贝似的,还宝宝呢!”杨伟却是不知道小姑娘心里都想着些什么,大大咧咧的问道。

    你这死人!赵静在心里恨恨地骂道,有心想不回答这个问题,到最后还是粗着嗓子吼了起来:“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个就是孔雀蛋里面出来的小孔雀宝宝!”

    原来,今天早上赵静刚过来就发现这老母鸡有点不对劲,烦躁不安的,心里就有点纳闷,紧接着就好像听到这母鸡子下面有什么东西在响,提开鸡一看,就见到那个孔雀蛋上面已经穿了一个小洞,里面一个黄色的东西慢慢地用嘴将蛋壳啄开爬了出来。知道是孔雀出壳了,兴奋之下就大声叫了起来。

    啥?!杨伟很是吃了一惊,不光说人不可貌相,就连这鸟也是一样的啊,丑乎乎个模样竟然是孔雀?!正要凑上前再仔细研究一番,突然间想起什么来,端着那装小孔雀的破盆子就往他那个小屋里跑。

    做什么呢,把它拿走干嘛?!”赵静有点搞不清状况,见杨伟跑得飞快,赶紧跟在后头撵过去。

    杨伟三两步跑到堂屋里,捧着雏鸟就往那插着电的孵化器里面塞,听到后面脚步声响,回过头来撇撇嘴笑道:“还是农大出来的高材生呢,连鸟刚出壳时候要保温都不知道……”

    静刚回复正常的脸又腾地一下红到了耳后根,自己都感觉到一张脸儿火烫,嘴里嗫嚅两声:“我不是当时太高兴了吗,一下子忘了。”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

    刚才也着实是太兴奋了,小心翼翼地守着那孵蛋的老母鸡二十几天,终于看到小孔雀从蛋壳里爬出来,除了兴奋她还能想到什么上面去?

    好在杨伟这时也不再刺激她,走到门外就是一阵大吼:“筒子们过来吃早饭啦!香喷喷的丝面,先吃不管后吃收碗啊!”

    一众饿狼赶紧脚后跟磕着蛋的跑了过来,扯掉手里的橡胶手端起那一次地纸碗便开动起来,一时间就只听到呼呼啦啦吃面条喝面汤的声音。

    胡磊三两口把手里的分子扒完,点上根烟美美地吸了一口,从口鼻里喷出淡蓝色的烟雾道:“老大,我个人建议你应该在农场里面装上一个高音喇叭,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听到组织的召唤了。”

    饱了就干活去!”杨伟笑骂,“别说我剥削你,资本家都是这样的。”

    “在没有方向的风中开始跳舞吧,或者是紧紧鞋带听远处歌唱……”胡磊抓起丢到地上的手,扯着鸭公喉咙高歌着远去了。

    等吃完面大家都又开始工作去了,杨伟便跑到孵化机那里将上已经干透了的小孔雀捧了出来,还是软着脚,不过比刚才那随时都可能丢掉小命的模样可是好看多了,毛茸茸的一个球儿。

    “幸亏没给那帮家伙看到,要不然只怕是又得去掉半条命。”杨伟笑着,把小家伙小心地放到盆里交给守在旁边不肯走的赵静,拍拍孵化器的顶盖道:“你是专业人士,接下来该怎么弄它这肯定是知道的吧?好好拿着练手,以后还多的是呢!”

    这只雏鸟还是一颗蛋的时候杨伟也曾想把它放到孵化器里面去,可是被赵静给阻止了,理由就是拿着练手。可谁也知道她那点小心思,不就是想看着那老母鸡怎么样把这蛋给孵出来吗?

    赵静也不说话,端着盆子就走。小丫头心眼小,还以为杨伟又是在嘲笑她刚才那不知所措的样子呢!摇摇头,杨伟进屋开始给张金榜家里打电话。

    很意外,电话是张广广接的。原来这厮上回受了打击,倒很少出去和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鬼混了,也不是说因为挨了打没面子,这家伙现在在那些街上的小混混中间面子大的很呢,张广广和伟哥关系好,出来玩的都知道。只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伟哥平时也没见他到街上像自己这样瞎混,怎么就那么大的名声呢?他能打是一个方面,可镇南的那个横脸据说也是很能打的,提着菜刀就敢追着人家跑完一整条街,怎么就没人鸟他?

    所以这张广广就蹲在家里研究这个问题,却不料竟然接到了伟哥的电话,这就让他忍不住佩服起自己来,要不是自己呆在家里,怎么可能接到这个电话?

    张金榜不在家,听张广广说他可能要明后天才能回来。不过杨伟还是开着车去了这老张家里,顺便把赵静也叫了一起过去。因为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张广广说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而杨伟目前最缺少的就是信息资讯。叫上赵静则因为她是专业人士,对这些东西真伪的辨别肯定要比自己强得多。

    打电话的时候就仔细地问过广广同学了,加上这张金榜家的房子有确实是很有个,所以杨伟开着车到街上转了一圈,直接就停在了张家大门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