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农妇山泉有点田 第五十八章取经(求收藏)

    <---凤舞文学网--->

    这老李说的还果真没错,当天晚上这两百口网箱的黄鳝就开始有好转了,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再去清理饲料的时候就发现昨晚做好记号的饲料堆都发生了变化,虽然吃得不多,不过它终究还是进食了不是?比起前两天一口不动那种况还是要好得多。--凤-舞-文-学-网--

    一口口网箱检查完,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十点多,顾不得吃早饭,杨伟就站在鱼塘边从腰里掏出电话,激动之溢于言表:“老李,大好事啊!鳝鱼开始进食了!”

    他这边叫得震天响,老李那头却依旧是云淡风轻:“这下不会把一池子的黄鳝全塞我嘴里了吧?”

    “呵呵……老李,我不就是张破嘴惹人嫌吗?”杨伟大窘,虽然隔着电话看不到人,老李依旧可以察觉到这家伙现在一脸的尴尬。

    正鳝鱼有转机就好。记住了,每天早中晚都这么来一遍,绝对不能半途而废。”老李在电话那头做着技术指导,很是孜孜不倦,“等这些症状完全消失鳝鱼开始正常化进食的时候才可以停下来。到时候每口箱里面你就给我做个活的癞蛤蟆放进去,可以起到预防作用的。”

    “这人啊吃过亏就要长记,这些就算是你不说我也会做的。对了,这次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晓得哪个癞蛤蟆能够治这个病的?”杨伟开始学经验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空有实践没有理论那也是不行的,理论指导实践这才是王道嘛!

    原来,这老李去年搞养殖的时候就碰到过这种事,不过没这么严重而已。当然这个严重那是相对来说的,对比起杨伟的两百口标准箱,那受灾面积可是好几倍。当时这老李请过来的技术人员全都束手无策,只能看着这些小黄鳝上的梅花斑越来越多,严重的表皮都烂成漏斗样了,甚至有的还可以看得到内脏。

    这老李都准备起箱将这些发病的小“签子”给全部处理了,却在清理网箱的时候发现有一口箱里面况有好转,里头居然还有鳝鱼吃食。这个发现顿时就让老李和他的那些员工兴奋了起来,经过和其他箱仔仔细细对比一番,最后把目光集中在了一只正在网箱中的水花生里面蹦蹦??的癞蛤蟆上。

    本来像这种养殖小“签子”的高密网箱里面是绝对不许出现蛙类鼠类鸟类等等黄鳝苗的天敌的,一旦发现就要立即清理。那也就是说,这玩意是昨晚跑进去的?事实上,在头天下午例行检查的时候,这口网箱和其他发病的一样,都是没有一条鱼进食的。照这样说起来,这蛤蟆跑到黄鳝箱里面之后,这鳝鱼就开始好转了?

    想到就做,老李立即就到旁边的水沟边上寻了七八个这玩意,一口箱一口箱地做试验。有活的,有摔死之后吊在里面的,也有开膛破肚在里面游行的,对比结果出来一看那剥了皮的蛤蟆效果最好。最后有技术人员就把这蛤蟆拿去化验,到最后才知道,原来癞蛤蟆体内有一种分泌物能够有效地杀死这种因为水质恶化而产生的病菌。

    搞清楚了这个,农场周边的癞蛤蟆便遭殃了,杨伟把农场里的人全都派了出去,每人发上一把那种专门用来夹蜂窝煤的“火剪”,满世界地搜寻癞蛤蟆的踪迹,就连两个女孩子也不例外。而他这个做老板的呢?却从南大河边埋的陷阱里拣出几只刚掉进去的甲鱼,把小的扔到螃蟹池中,大的两只则用一个蛇皮袋装起来,他要去新洲买点泥鳅回来。

    其实这泥鳅哪里都是,河里沟里用个灰斗沉下去,人在后面拿脚一赶再提起来里面肯定又有几个这玩意儿,也并不一定非要跑那么远到新洲去。这回过去一是要给人老李赔个不是,二嘛还是想多学点经验。毕竟人家搞这个都一二十年了,术业有专攻嘛,多少总有些压箱底的绝活儿。随便漏点出来,就够他杨伟消化好多天的。至于泥鳅,过去偷艺总得有个借口吧?更何况还是你老李叫我过去的呢!

    所以杨伟从车上下来,顺手将蛇皮袋放到老李家堂屋里的时候,他的态度是放得很低的:“老李,前两天也是我这人发了狗脾气,你大人大量,多多谅解一下。”

    “呵呵,你怎么不说那天我还差点就回不来了呢!”老李摆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拿脚踢踢袋子里面爬得嚯嚯响的两个玩意儿,笑道:“来就来嘛,提东西不就显得生分了?”

    这不是来给你赔礼道歉的吗?空着手怎么好意思过来?”杨伟笑了起来,弯下腰解开蛇皮袋上面的绳子,打开袋子让老李看了看。

    只怕要不少钱吧,好像是野生的?现在很难找得到啊!”老李看着里面那两个体重都在一斤半往上走的黑家伙,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要什么钱?我那农场旁边的几条河里多的是。有时间你过去弄几个回来?补补子也是好的吧。”杨伟带着一脸诡异的笑。

    这老李做生意的人自然是八面玲珑,就算是杨伟上回真的打他了,他老李作后生意的打算也得笑脸相迎。更不要说今天人家提着这么贵重的东西上门来赔礼道歉了,所以当即就叫他那个黄脸婆娘上街买菜,要好好招待他一回:“上回过来这边都忙得要死,没有怎么款待贵客。这回说什么也要在我家过两天,也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这正合杨伟的意思,他跑这么远过来不就是存了这个心思吗?当下两人就黄鳝养殖过程中一些疑难杂症讨论起来。当然这个讨论只是单方面的,都是老李在说,杨伟听着。不过就算要他杨伟说点什么,他在这方面说得出什么有深度的话题来吗?

    这老李也不藏私,毕竟杨伟也是大主顾嘛!到时候这些问题还不是要来麻烦自己?索就把自己这么多年养殖黄鳝研究出来的经验一股脑全说了出来。只是一再叮嘱不能外传,很有点旧社会师傅教徒弟时候那种“法不传六耳”的神秘味道。

    最后说到泥鳅,这老李就兴奋了起来,声音无限压低,嘴巴都快凑到杨伟耳边了。原来,经过这么多年的养殖,老李总结出来一条铁律:要想鳝鱼喂得好,里面泥鳅绝对少不了。

    这时候的黄鳝养殖户都有一个可以称得上绝对错误的想法,他们普遍认为这泥鳅黄鳝食都差不多,网箱里面要是混进了泥鳅的话,饲料岂不是要给这些便宜东西吃个干净?却不知道鳝鳅混养的好处。

    首先因为网箱里面黄鳝密度大,容易搅结成团引起小范围的缺氧甚至死亡,而泥鳅这东西生好钻洞,体型又短,在这种况下就可以轻易地将这下绕在一起的鳝鱼分开。同时,有黄鳝没吃完的沉到网箱底部的饲料残渣,都可以让这些清洁工一般勤劳的家伙收拾干净。至于说泥鳅不值钱,不值钱我留着自己吃不行啊?不管怎么说它用来下火锅炖黄瓜那算是绝味了。

    杨伟也是第一回听到这个理论,本来过来之前老李叫他往网箱里放些泥鳅,他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还以为喂点泥鳅进去和那癞蛤蟆一样是为了给鳝鱼治病呢,几时知道还有这么一个说法?所以他就很是虚心地将这些东西全部记在脑袋里面,有钱都买不到的啊!

    老李婆娘看起来人长得不咋地,烧菜做饭倒是很有一,不大一会功夫菜就端了上来,摆了满满一桌子,十二大碗。看来老李也是对他婆娘仔细叮嘱过的。

    不知道是因为老李到洪湖的次数比较多晓得了一些洪湖那边待客的规矩,还是因为新洲这边和洪湖的风俗差不多,反正杨伟现在就感觉得自己在老李这边还是很是受到尊敬的。因为十二大碗只有在招待贵客的时候才会出现,平常视客人受尊重程度分为六万,八碗,十碗那是顶天了,至于十二大碗那只有舅爷或者是很尊贵的客人到了才会出现。

    因为考虑到晚上还要向老李继续讨教这关于黄鳝养殖方面的知识,所以这两人都只是喝了个尽兴而已,喝好不喝倒。倒是老李那个二十来岁的儿子喝得不少,最后竟发起了酒疯。

    看看人家小杨也才二十多岁就做自己的事闹得红红火火,再看看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老李就忍不住骂道:“你这败家玩意儿,喝多了就给老子回房间睡瞌睡!”

    “老李,发那么大火干嘛?”老李婆娘赶紧上前护住儿子,“不就是多喝了一点嘛!一天到晚只晓得骂你累不累啊?”

    “慈母多败儿!你能护住他一辈子?”老李声音小了下来,“其实我并不是非要整天地将一张嘴搁在他上,只是一看到他那副游手好闲的模样我就忍不住自个心里的火气。”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