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农妇山泉有点田 第二十八章拥抱

    <---凤舞文学网--->

    这一,总算是把这害人的小妖精给送上了去荆州的班车到挂着荆州沙市客运招牌的班车那一刹那,杨伟心中除了略微的感觉到有些不舍,想得最多的便是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凤-舞-文-学-网--小艾总共在洪湖过了四天,从初九一直到十四早晨上车,都快有些不想走了。每天都赖着要跟虫一般缀在杨伟后面,并且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奉命监督。缠得他那真叫一个苦不堪言。

    那天也不知道她究竟和嫂子说了些什么,反正回来后两人都笑得跟花一样灿烂。而胡玉梅赶开杨伟后,和她男人还有公公婆婆小声地说了半天,然后一家人对小艾便愈显亲。而小艾呢,也许是因为好玩,又或者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反正在对于自己是否真的是杨伟的女朋友这件事上总是岔开话题,不做任何正面回应,这让杨伟就算是想辩解都无从说起。

    而现在,小丫头终于要走了。分别在即,杨伟反倒有些舍不得起来。用自行车驮着艾琳到了车站,不顾小丫头的拼命拦阻,执意买了一大袋的苹果梨子,塞到她手里,笑道:“小艾,等到你下回过来,就可以吃到我自己农场里面的水果了。”

    “伟哥……”小艾拎着袋子看着杨伟,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刚一开口便带上了哭腔,哽哽噎噎地说不下去。

    “不哭,哭得多的人会长长鼻子的哦!”杨伟抬起手,想拍拍小姑娘娃的肩膀,觉得不太合适,只好又放了下来。

    “好了好了,要开车了!”售票员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荆州!荆州沙市啊!要上车的快点!”

    “伟哥!”小艾不知道从哪冒出了勇气,一把便将杨伟给紧紧抱住,“伟哥面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突遭逆袭,杨伟便只觉得自己的体似乎随着小丫头的这一抱猛地僵硬了起来,双手双脚也一一不听使唤,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说不出一句话来。

    尖利的一声流氓哨猛地在耳边响起,中间夹杂着售票员因为长时间叫唤而略微显得有些嘶哑的喊声:“荆州荆州!荆州沙市啊!要走的快点,马上开车了啊!”

    小艾猛地回过神来,就仿佛刚才抱了个烧红的烙铁一般,飞快地松开手,满脸通红地跑到车上去了。只留下杨伟一个人在车旁发愣。汽车开始起步,杨伟方才如梦初醒。跟着开动的班车跑了两步,就看见小艾正把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挥挥招呼的同时,也仿佛要把自己心中的那点离别的伤感抛到脑后。

    出了车站,杨伟便去了初九那天买渔需网布的那家店子。自从得了他那句“只要做工好速度快,价钱不是问题”,店老板当时就一家数口齐上阵,就连不到十岁的宝贝儿子也被拉了过来做杂工。到得杨伟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一大半。杨伟仔细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出现什么诸如跳线漏针之类的问题。经过一番友好协商,便把工价定在了两千。

    说句老实话,按照杨伟当时给店老板的规格数量,两米宽四米长一米二高的网箱要做两百个,再加上一条上面缝了一条一尺来管尼龙膜的可以将一个面积为三十亩的鱼塘围起来的渔需网布围子,工价两千真的不算高。做这个网箱需要八道工序,一个老缝纫车工一天最多也就做个样算下来一天累得要死还不到八十块钱。

    “麻烦了啊!”杨伟跑到隔壁小卖部买了两包硬白沙,塞给店老板,笑道:“看样子这个学裁缝也不是个好路子。一天到黑坐着熬人的很,还搞不到么钱。”

    “呵呵……没得办法啊!当初学了这个手艺,丢了也是可惜。跑到湖南那边做了几年衣服,实在是熬夜给熬辛苦了跑回来就开始卖这个渔需。后来一想吧,反正自己也会踩电机,干脆就顺带做点网箱了,多赚一点是一点嘛!”店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小个子,做生意的人经济头脑肯定是不缺的。给杨伟让了根烟,笑道:“说实话,这回给你做的东西我就只赚了个辛苦费,还不是想下回你要是买个么东西都照顾一下我的生意?”

    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大家一齐动手,将做好的哪些网箱一个个叠好拿绳子捆起来。杨伟便跑到街上出十块钱叫了辆“麻木”,把这些开始往麻木里装。一百多个网箱堆起来体积也是不小,把个麻木车厢挤了个满满当当,到最后还是麻木司机想个办法将车厢内的两排坐垫给拿下来才全部放进去。

    杨伟点了一千八出来,连带着上回付的两百块钱定金,拢共是两千元整。叫店老板把钱仔细查点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又说好剩下的网箱等到后天上午来拿。便骑着自行车跟着兔子般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颠来跳去的麻木后面回家去。

    之所以要在后头吃灰,一方面是怕这麻木颠颠簸簸地把里面的网箱甩出来,当然,最主要得还是怕万一自己在前头狂奔,后面麻木却是掉头跑了,那可是哭都没地方哭去。曾经就有过这样的例子,隔壁村的肖家潭子有个人在武汉汉正街做扁担,却把人家货老板的两大包三角短裤给挑回来了。倒不是说他存心想吃了人家的东西,而是他挑着货在后面肯定走得慢,那货老板又是个黄眼雀子,自顾自在前面走的飞快,生怕误了上摊的时辰。两道小巷子一穿过,这肖扁担就看不到他人影了。又不知道这货该送到哪个摊位上,在原地等了半个小时不见货老板过来寻,当下心一横直接就把这两件货挑到车站去了。后来他婆娘在镇上摆地摊十块钱五条,两大包三角裤足足卖了近半年时间。

    这麻木司机倒是晓得去共大的路,径直就开到了小屋门口。掉个头,把车对着大门,两人便将这些东西搬下来放到堂屋里靠墙堆好。道声吃亏,送走麻木,杨伟将早就准备好的几个老鼠夹子从底下寻摸出来,一一掰开放到网箱堆周围,。又从厨房的碗柜中寻了几颗花生米,用筷子夹着小心地将每个夹子的食台上放了一粒。弄好后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生怕这老鼠夹子反应不灵敏,打不到老鼠,忍不住就拿筷子轻轻地在一个食台上捅了一下,就听见啪地一声响,手中的筷子就被猛地弹起合拢的夹子给打成了两个半截。

    终于可以肯定网箱这下子是不会被老鼠给祸害了,杨伟放心地锁上门。又跨着他的凤凰牌专车上街去也。现在上街,那是为了买竹子。池塘里面网箱养殖黄鳝,对各方面的要求都很严。水质,水草,苗种,饲料,这些都先不说,单说这作为承载整个箱体重量的竹子,也是有一定的要求的。首先必须是第二年第三年的本地楠竹,当年生的太嫩,承重能力不够,而老竹太脆,韧不够,易折断。然后就要选那刚好手腕粗细的,太细了承受不起,而太粗的话,那又是浪费。选好竹子,便要根据池塘的水深来确定它的长度了。一般来说,竹子水中,露出水面的高度最少要在一米五以上。

    听到杨伟说要买两百口鳝鱼大箱的竹篙子,那个搞竹器加工的老头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一口箱要八根,两百口就是一千六,再加上海子池周围一圈插围子所要的细竹棍,零零碎碎算起来差不多五百二三十块钱。“给个整数,五百算了。”老头很是豪爽,手一挥,招呼几个徒弟拿起电锯就开始刺刺拉拉地锯竹子。

    幸亏他这个是包送的,要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这么一大堆弄回来呢!杨伟看着屋旁金字塔一般堆得老高的一大堆大小竹篙,心里暗自庆幸。打开大门一看,脸上的笑容便瞬间定格,两个头尾加起来快有一次多长的褐皮老鼠正在网箱上面吱吱打闹得正欢,见他进来也不怕,还是不肯挪窝。

    “个狗的!”杨伟顿时暴跳如雷,转从门外找了根一米多长的竹棍,上前对准了就是一下。当时就有一个就像被电打了一样开始全抽搐来,至于还有一个,就在他再次举起竹棍正准备来第二下时,吱的一声跳下网箱堆,顺着墙根溜得不见影。

    看着还在抽筋的那只倒霉老鼠,杨伟哭笑不得。拿竹棍挑下来,甩到屋外远处的地里去肥田。回来就开始研究那几个形同虚设的老鼠夹子,也不晓得这些个老鼠是不是比人还精,一个个食台上面的花生米被吃的一干二净,可那该死的老鼠夹子就是没一个弹起来的!

    这样不行,看样子还是要到哪里去捉个猫娃过来才可以,可是这突然之间哪里有猫来等着你去抱来?左右转了两圈,算了!还是我自己做个猫实在一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农妇山泉有点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