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桃花环绕(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是不回,是个问题,而且是个很难抉择的问题,以为都不可能回来的地方,现在尽在咫尺,只要踏出一步就可能(身shēn)在其中,那异世明明可以当成是梦一场,只是,好像不能,经历过的人生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呢?

    大师又闭上眼轻轻颂经:“由(爱ài)生怖甘不离于(爱ài)无谓忧或怖,句句清晰入耳,虽然听不懂,但又像是似乎明白,那满树的桃花也像是在等侍着我的决定,朵朵的贴着我的(身shēn)子飞舞。\*www.kanShuge.com\看-书^阁*

    如果现在回去倒也是不可以,只是好像太残忍了,那样感(情qíng)怎么能说割舍就能割舍呢?那我和轩辕晨又有什么两样呢?

    :“大师,我已做了决定,但是我想知道,我的好朋友怎么样了。”

    大师睁开眼睛面带微笑的朝我点头,手朝前一指眨眼之间,我竟到了幢别墅的前面,对于这种久违的建筑我心里激动不已,迈不动脚步,耳边呼啸而过的汽笛声都显得格外亲切,以前每个星期天睡懒觉被这扰人的声音惊醒时,都会忍不住咒骂,现在竟会激动的不能自抑。

    回头,看见已为的小雪被一个英俊的男人呵乎在怀里,脸上挂着甜蜜的笑,想当初我们在桃花园说过的话,好像都在一一实现,谁也不能说谁比较福气,只能说各有前因莫羡人。

    刚抬脚准备走过去打个呼,才踏出第一步又回看到满目的桃花竞相在眼前飞舞。

    ;‘各人已有人的生活,不惊扰才是对她最好的祝福。”大师望着我。

    我点点头;“现在,我能回去了吗?”

    :“你从城楼上跳下去的那一刻,灵已离体了,如果不是我施了小小的法术,你的(肉ròu)(身shēn)恐怕也保不住,我希望你能明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果次次都有复活机会,那样天也不会容的,但愿你能好好珍惜。”大师目光如炬说道,我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管生什么事,死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点头心受教;“多谢大师惊凤记下了。”

    :“嗯。”大师点头;“去。”感觉自己地(身shēn)子腾空飞起。(身shēn)上传来一阵剧痛。想翻个(身shēn)似乎都难。耳边传来盈盈地哭泣声。想睁开眼叫;“别哭。似乎都很困难。

    :“大夫啊?”

    :“(情qíng)况还算是乐观。只是受了一些伤。却没有缺胳膊断腿。这已是奇迹中地奇迹。”

    还是受伤了。那大师不是施了法术吗?怎么还是受了伤呢?

    :“你以这戏是演假地那么高地城楼上摔下来毫无伤怎么可能。”难得。连出家地和尚也腹黑起来耍了我一把。我摇头苦笑。

    养了半个月才能下地走路,这才将我现在将来居住的地方看清楚,竟那么巧合,我居住的地方竟人人家门前都种桃花,在北方天寒地冻的桃花能成活真是奇迹如离真不愧是个慷慨的主人,给我们准备了非常大的一幢房子,少说也能容纳下快一百来人。

    做了一辈子官的镇国王爷竟对生意起了兴趣,自己开了家米铺,我问她:“为什么要开米铺。

    ”

    她笑了笑:“当官打仗也是为了黎民百姓天下苍生是人生计之根本,北方土壤本来贫脊|我植物难以种活,连粮食这个东西也是稀缺的是我能打开南北货道,那么算是一件谋福~的事我最初的初衷也不会很远。”

    我望着她的侧脸道:“娘,其实你对权柄之事也在意吧,只是人在江湖(身shēn)不由已,说我遗传了爹还不如说我遗传了你。”

    她没说话,只是重重的在我肩膀上拍了拍。

    :“轩辕飞雪死哪儿去了,今天我不下赢你,我就不吃饭。”娘的一(身shēn)河东狮吼让我头痛(欲yù)裂,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这两个娘竟成了一对冤家天天吵(日rì)(日rì)吵,必要的时候还会殃及到无辜。真是家门不幸,我家那群夫郎早已在炮火殃及之前逃之夭夭,我捂着头准备脚底抹油,谁知竟被抓个正着:“惊凤,今(日rì)你做我们的裁判。”

    :“娘。我赔笑:“我今天还有事儿,眼尖,看见南宫老夫人正好走过来:“娘回来了,让她做你们的裁判吧,说着,把南宫老夫人一推,溜的飞快。南宫老夫人狠狠的甩了我一个白眼,我才不管呢?做他们两人裁判不死也脱层皮,到头来很有可能自己会变成炮灰,不如去看看我新开张的火锅店怎么样。

    火锅店开在城北,是叶如离动用了自己关系选的地方,说实在的,来这里立足没有叶

    顶立相助,我不会这么快溶入这里的生活,也不会生衣食无忧。

    有一次无意间跟娘慷慨这件事,娘却在那里道一句;“那就不用还了,反正也还不清,娶会到家里吧。”娘的话立刻得到南宫老夫人和镇国王爷的大力支持,我的夫郎们也想赞成,被我一个眼神狠狠的瞪了回去,但是私底下小动作频频。实在是自己家教不严,若得他们一个个爬到我的头顶上来了。

    果不其然,我刚到火锅店就看见我的几位夫郎拉着叶如离窃窃私语,连不会说话的白尘也在一旁连写带做手势,看见我来了,拉了拉南宫衣服,所有人都警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假状十分忙碌的样子走开了。

    :“红歌,我点了离我最近的人,你不是说你店子已开张了吗?不用带着白尘去忙吗?”

    :“不用,我和白尘今天休假。”

    我抚额,真不应将现代那些词语交给他们,瞧他们学得有模有样的。

    :“那暮呢?你不说今天陈老找你谈一单生意吗?不用去。”

    :“去了,还没上三句话就搞定,这多亏了叶兄的帮忙。”末了,还不忘赞赏叶如离一句。

    :“那明风呢?你的新饰样设计好了。”

    ;“昨天晚上,叶兄请了好几位师傅一旁指点早就设计好了,惊凤,想看看吗?”

    :“看。”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几个伙计抿着想在那里笑又不敢笑出声,我望了叶如离一眼有些尴尬,扬扬了手;“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我觉得样很好,很有家温暖。”他的语气里有些期盼:“惊凤,如果我想嫁给你,你愿意不愿意娶。”

    ;“啊。”他直白的话让我一语顿塞竟不知如何回答。

    :“娶,当然娶。”

    我把眼睛一横,把那探出来的头一颗颗横了回去,看起来今天晚上真的得回家好好宣传一下家规。

    正当不知如何回答之际,问外传来一阵嘈杂声音,回头,竟看见陈玉梅和徐珊瑚,而他们的(身shēn)后竟站着雪妃娘娘和清和还有最小的那个小皇子轩辕夕。

    那小子长高不少,一见着我立刻扑了上来;“姐姐。”

    我呆呆愣愣的望着来人,陈玉梅走上前朝我(胸xiōng)口擂了一拳;“你可真难找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知道你的消息。”

    :“你们怎么来了?”这才找到自己的舌头说出了想说的话。

    :“还能怎么来?”珊瑚斜了一眼(身shēn)旁的清和;“有人心心念念就算把这地给翻一遍也找到你,反正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

    我眼眶红红的,伸手牵着轩辕夕走到清和的面前,就这几步竟长过了一生:“清和,你恢复记忆了。”他眼里熟悉的深(情qíng)让我窥探到了真相。

    他没有答话,(身shēn)旁的雪妃娘娘却答话了;“那一(日rì),他突然从梦里醒来泪流满面,对我第一句话就是:“惊凤在哪里。”第二(日rì),就从皇城传来你已跳楼自杀消息。虽然很多人都看见了,可是他不相信你已经死了跋山涉水找你,最后还是女帝给我们你的消息,并让我们把夕儿也给带来了,她让我带话给你,她唯一能回护的也是这一个弟弟,希望你能好好(爱ài)护她。”

    看着轩辕夕像无尾熊一样抱着我的腿,黑白分明的眼睛骨碌碌的转,我笑了笑:“我一定会。”

    (身shēn)后的叶如离突然黯然的说道:“惊凤,我先走你,你们慢聊。”说着,黯黯的从我(身shēn)边走过,走到门口清和拦住了他;“她还没回答你的问题呢?你走什么?”说着挑眉望着我:“惊凤,现在我们俩都在面前,娶不娶给句准话吧。”

    :“啊,不会吧,这是在((逼bī)bī)亲呀,我吞了吞口水,看了看四周,今天要是不答应可能会犯众怒。

    ;“不用她说了,我们做主,都娶了。”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那三个娘竟然都一齐来到店子里。

    我差点儿没有昏倒,不会吧,又一齐娶了。陈玉梅和许珊瑚一右一左的扶着我:“惊凤,你就别不知足,这些美的像花儿一样的男人都被你一网打尽,你还在那儿装矜持作什么?”

    回头,看着(身shēn)边的男人笑意盈盈的望着我,像极那满园开放的桃花,是啊,人这一生还有何所求呢?

    听娘的话,都娶了,这本来是我放出的豪言壮语嘛。(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五章桃花环绕(大结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