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和镇国王爷一起洗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来是说好的三个欢天喜地的下棋聊天,谁知道结果风下棋,而我却沦为端茶送水的小厮。|-www.Kanshuge.com^看书阁*

    原因很简单,我的棋艺和棋品都上不了台面。

    和红歌下三盘棋就输了三盘,好不容易赢了一盘还是耍无赖的。明风看不下去了就合着红歌把我逐出局了。我举着双手双脚抗议可惜都没有什么效果,我家那两个人男人同仇敌恺一气同声的说:“出去倒茶。”我只好摸摸鼻子灰溜溜的出去倒茶。然后他们又说肚子饿,我只好摸着黑给他们到厨房找点心,命运悲惨的都快赶上卖火柴小女孩了,爹不疼娘也不(爱ài)的,不过总算是让我长长的吁了口气,这个混乱的新婚之夜平安渡过了。

    坐在台阶上看着黑黑的天,觉着生命从来没有像这样宁静和谐过,好像经历那么的风浪就像是一场虚无的梦,明明很真实却又觉着模糊不清,外面宾客早就散去了,(热rè)闹过后的院子一片狼籍。人太多,天太晚了,都来不及收拾,可是就是这样让我有种亲切的感觉,我不是一个(热rè)闹的人,我却喜欢看着(热rè)闹,就算里面没有我参预我也很开心。

    隔着雕花窗可以看屋里两个对坐的人影,估摸着这盘棋要下到天亮,两个都是高手,一下棋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厮杀的你死我活天昏地暗,就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样,不拼个输赢谁也会下地,可怜我的两条腿都快跑断了。

    好容易趁着他消停一会儿,我就一个人躲到院子里来了,我也知道他们不是真的想指挥我干东干西,只是不想让我一个人坐在那儿寂寞,可是他们不知道看着他们我就会很开心,根本不会觉着寂寞。

    强打起精神来收拾着院,该捡的捡,该丢的丢,从厨房拖出一个大木桶把那碗碟算今天晚上不睡觉完成洗碗这个浩大的工程,虽然有点困难,不过有志者事竟成嘛。

    :“哟,这可是的新娘啊,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打扫起卫生来了。”正当我卷着衣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身shēn)后的声音吓得我一大跳,回头,竟是镇国王爷。

    我尴尬的冲着她笑:“王爷好。”

    :“怎么,被夫郎赶出来,心里郁闷在这发泄(情qíng)绪了。”镇国王爷狭促的瞄着我。

    地脸一红地像波浪鼓似地:“不是。不是。他们正在下棋。我闲得无聊出来找点事做。”说着。低下头感觉手脚不知道怎么放。

    镇国王爷若有所思地了一下现场。^\www.kanshuge。com^^看^书*阁*点了点头道:“嗯。你新婚过得倒(挺tǐng)特别。”

    我没有答话只能赔笑。

    ;“干什么呢?”她问。

    :“洗碗。”我答。

    :“我和你一块儿洗吧。”镇国王倒是个雷厉风行地人说干就干。卷起衣袖把旁边地碗碟往大桶里放。

    我急忙制止:“这,王爷,这样不太好吧,还是我自己来吧。”

    镇国王爷把我一推,将整理好的碗碟放进桶里:“怎么,不相信我能做,我可告诉你,想当初我被发配到北方蛮夷之地的时候什么苦活儿活儿,累活儿可都干过,你可别小瞧我。

    ”

    :“那是以前,现在你可是王爷。”我笑着劝道。

    她瞪了我一眼;“王爷怎么了,王爷就不能洗碗了。”

    这,真是急死我了,怎么跟她说清楚呢?我摇头想了想:“不是现在位高权重做些粗活儿,让别人看了不好。”

    她摸了摸我的头发说;“傻丫头没什么不好的,嘴长在别人(身shēn)上,眼睛也长在别人(身shēn)上,他们怎么看么说,难道我还能管得着只是一个王爷又不是个神,就算是个神也有无能为力的事吧。”她的目光慈(爱ài)可亲我就像一个谆谆善(诱yòu)的孩子。

    我心里一(热rè)想想也对,王爷怎么了当今女帝我也没有含糊过,甩甩头随意的说道:“那就麻烦王爷和我把这桶碗拎到厨房里去。”

    :“没问题。”镇国王爷答的响亮,说完我们俩相视大笑起来,两个人拎着那桶碗一路小跑朝厨房走去。

    那像小山一样的碗竟被我和镇国王爷一夜之间洗得干干净净,洗完后我们俩累得气喘吁吁的在厨房那脏脏的地上一坐。

    镇国王爷心疼叫:“瞧瞧,你这(身shēn)新衣裳。”

    我满脸不高兴的冲着她叫:“还我这(身shēn)新衣裳呢?你怎么不说我个小蛮腰啊,累得酸痛不已。”

    :“嗯,说起来我倒想起来,镇国王爷指着她的后背说道:“

    捶捶。”

    :“不,我也累的要死。”想也不想的拒绝。

    镇国王爷非常威严的瞪我一眼:“我一大把年纪替你洗这么多碗,捶个背怎么了?”

    :“那是你自愿的……,后面的话在她凌厉的目光下自动消音,只好不甘不愿的替她捶着背,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人家是一个之下,万万之上的镇国王爷,我只是个小老百姓,屈尊绛贵的替我洗了那么多碗,垂个背应该的。

    :“如果力道不对就说啊,我第一次替人垂背没什么经验。”

    想不到听了这,她好像特别高兴:“你没有替你娘捶过背。”

    她的话让我一愣,细细想来我好像真的没有替娘捶过背,最起码正正式式的没有捶过,想想自己还真是不孝,老老实实回答:“是。”

    听了这话更高兴了说:“捶吧、捶吧,没事儿重一点儿没关系,一会生二回熟嘛。”敢(情qíng)这位王爷被我捶上瘾了,下一次还得让我帮她捶我可不上当。

    第二(日rì)哈欠连天是很正常,谁一夜睡还能精神抖擞,许珊瑚和陈玉梅朝我挤眉弄眼的,话里有话的问:“怎么没睡觉?”

    :“,忙了一个晚上累得我腰酸背痛。”说着,伸手朝后背捶了几下。

    他们听了哄堂大笑,齐的对我恭喜,好半天才闹明白,他们误会了,急忙澄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昨天晚上我洗了一个碗上的碗累的,不信,你可以镇国王爷,她和我一起洗碗的。”

    她们俩同时鄙视的看了我眼:“莫惊凤,说谎前先打打草稿行不行,镇国王爷是何等(身shēn)份,半夜三更不睡觉陪着我洗碗,你也找一个我们能信服的人做证,新婚之夜过得好,又不是什么丑事瞧你那样,说着,还一起给了我一个大白眼。

    说得我哑口无言,只能眉角抽搐有气无力的说:“成,你们(爱ài)怎么想怎么想,我什么都不说,回家补觉去。”说着,就朝门外走去。他们俩又一起拉着我。

    :“干嘛。

    ”我没好气的瞪着他们,话不让人说还不让人走了,真是没有天理了。

    :“今天不能回去睡觉。”陈玉梅严肃的看着我:“镇国王爷要审李将军,你得做为证人上堂。”

    :“真的,听了这话欣喜若狂:“你们是怎么掌握她的罪证的。”

    许珊瑚朝我神秘的一笑:“这呀,你得回去好好谢谢红歌,不是她对李将军虚蛇委实,我们想掌握这只老狐狸的罪证可比登天还难。”

    :“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了这话,我更是心急难捺连忙问道。

    两个人相互看了我一眼,慢慢的将事(情qíng)经过徐徐道来。

    原来红歌去不仅仅是为求援而去,真正的目的是去做卧底,这是娘的意思,娘说远水救不了近火,咱们得先学会自救,才能留口气让别人来救我们。娘事先早就派人打听清楚李将军心仪红歌,而且知道李将军设着(套tào)让我们钻,并算准了我们一定钻,因为那些灾民,我们不能拿别人的(性xìng)命赌气开玩笑。

    娘就将计就计,知道喜欢我就连夜写了封信肯请当今女帝赐婚,然后又让红歌假意答应李将军的求婚,趁机混入李将军府邸,当她放松警剔的时候找她多年犯罪的证据,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将一干人等瞒得干干净净,李将军是个生(性xìng)多疑的人,但是一山还比一山高,红歌职业是什么?名为(春chūn)风得意楼的名伶,实为一个精明能干探子,这种事对他来说轻而易举,这一箭三雕之计被娘玩得漂亮万分。红歌不仅在要李将军那里找她多年贿赂的证据,还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当(日rì)那场有送粮计策是一场有预谋的(阴yīn)谋。

    李将军和敌国串通想让敌人劫了那粮草,并将我杀死,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出去不是我,可是她以为是我,当她听到兵戈之声停止之时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她想让我死可是不想将城池拱手相让,就派人冲了出来。想不到结果出乎意料之外,没办法只好接受既成的事实。

    没想到是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她又把从别处来的难民赶到此处,想利用乱民暴动来致我于死地,结果又失算了,却不知道我有一个手眼通天的娘。竟能在短时间内拿到朝廷救济物资。垂死挣扎的计谋一个接着一个,最后却被我娘将计就计反过来算计了。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wWw.keNweN.coM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零八章和镇国王爷一起洗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