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两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了这话心里更不是滋味儿,屋子里又是一阵沉默,着我的手说:“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在一起了。^www.kanshuge.com^^看^书*阁*

    是啊,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家人还是团聚了,雪还在继续的下,这个冬天似乎要无休止的进行下去,严寒无处不在渗透着人间的各个地方,严重的干扰着人的生活,人说,天灾过后必是,可惜天灾还没有过,就接踵而来不给人丝毫喘息的机会。

    听说,皇城近段时间动作频频,原因是其它三国暗中勾结准备要攻打鸾凤国。

    娘说:“这是迟早的事,因为长期压迫的关系一直忍气吞生,如今有了反抗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天下苍生又得遭劫了。”

    :“听说,这次平乱的好像是莫将军。”村民在口耳相传的时候,我正用自己制作的木制轮椅推着娘出去散心,娘听这话的一刹那眼神变得黯淡,就像本来光芒万丈的太阳突然被厚厚的太阳给遮住了似的。

    我知道,娘始终放心不下那个失了人(性xìng)的姐姐。

    私底下我问我南宫他们,到底谁要将他们赶尽杀绝,如果说,当今女帝授意必须用那场火杀死我所有的亲人来平息心中的怒气,那又是谁在我娘他们逃过那场大劫之后又派人追杀,不达目的不罢休。

    南宫他们在我((逼bī)bī)问下终于说了实话,他说,姐姐暗中假借女帝之命追杀他们。

    :“为什么?那可是她亲生的母亲。”

    南宫闪烁其词似有难言之隐,怎么都不肯说出口,我只好又问:“那到底又是谁彻了这个追杀令的?”

    :“是镇国王爷。半个月前晏州遭到围城。镇国王爷前来支援。娘和镇国王爷私底下见了一面。”说完这些。不管我再怎么((逼bī)bī)问就是不再透露一个字。

    我又问起许芳地事。回来后对于许芳他们只字未提。我心里有不好预感却不希望它是真地。毕竟经历了生死地主仆到了这一刻如果她背叛了我们之间信任就太让我伤心了。可是事实偏偏事不愿违。我很伤心也想不通。有什么理由让她再一次背叛我们。没有她地理应外合。我相信那场大火也不会起得那么及时。可是如果没有她地里应外合我母亲他们也许早就葬(身shēn)火海。所谓地背叛到底是怎样地背叛。许芳到底受到谁地威胁呢?

    我不明白你那已泯灭人(性xìng)地姐姐到底在想些什么。\\www.kanshuge.com^看书阁*要说一切她都已拥有荣华富贵权倾朝野。要说报复我已经不需要了。我对于她来说像蝼蚁一样随便一捏就会死无葬(身shēn)之地。为什么还要对自己地生(身shēn)母亲下手呢?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娘非常非常地伤心吗?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却不想被这样地人这样地问题纠结于心。(日rì)子还照样不紧不慢地朝前过着。可是生活却在战争地(阴yīn)影下显得越吃紧。

    叶如离已回到北方。各国战事一触即。流通商户都受到了严重地阻塞。娘问我:“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望着外面那下不停地雪说:“没什么。别人怎么过(日rì)子。我们就怎么过(日rì)子。太平(日rì)子太平过。战乱地(日rì)子就随时随地做好要流离失所四处逃亡地准备。”

    娘看着我没有正经样,气得打了我一下,这时,陈玉梅愁眉苦脸的走了进来,我连忙站起(身shēn);“怎么啦?”

    :“听说莫将军战失利,女帝极为震怒。”陈玉梅黯然的说道。

    娘的脸色刹时白了,手不停的抖动着,我一把握住娘的手道:“没事的,不是还是有镇国王爷吗,她会回护姐姐地。”

    娘凄然的一笑,喃喃的说:“没用的,没用的,要是以前也许会,现在也许她恨不得将你的姐姐碎尸万断呢?”

    :“为什么。听了娘的话我大吃一惊,以前在皇城姐姐受宠可是众人皆之的事,她做过那么多坏事没有人敢动她,不就是因为有镇国王爷在背后替她撑腰吗?

    :“没,没什么。”娘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语,望着我支支吾吾的说,看见我满脸疑惑害怕我胡思乱想,就握着我地手:“你姐姐是自做孽,不可活,她太贪恋权势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在朝中得罪太多太多地人,那些人早就对她恨之入骨,如今你姐姐战遭此战败,那些人还不趁机落井下石头,这一次就算镇国王爷想保也不敢犯众怒啊。

    娘说条条在理我也不可反驳,镇国王爷的(性xìng)子我多少是知道一点儿的,如果她想保的人,只要她真心去保怎么可能保不住,除非她想看着姐姐死,可是为什么呢?她那是对姐姐可是掏心挖肺的好,恨不得把天上地星星都摘下几颗呢?到底自从我离开皇城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么多事都像一个个无法解开的谜团

    想多了头很痛,而且头痛地事还很多,像是前线吃了败仗,人们那不言而喻的恐慌,还有这场雪灾带来地后遗症那些米粮根本不够吃,而且也不知从哪里又涌了很多灾民到了这本来就不很宽阔小镇上。

    真的是很奇怪,那些灾民不像晏州城里涌去却偏偏涌向这里,到底是无意还是刻意。

    陈玉梅焦燥地来回踱着脚步:“怎么办,惊凤,怎么办?”

    看着她焦头烂额的像只(热rè)窝上的蚂蚁,我也心急如焚:“你进城去报告李将军没有?”

    :“说了,可是没用,陈玉梅摊了摊双手:“现在战事吃紧,实在没有多余的力量再来救济这些灾民。”她把李将军的样子学的十成十,可是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再求珊瑚帮忙了,可是雪地里的那些或卧或躺,或站的黑色(身shēn)影压得人无法喘息。不能坐视不理,可也不能将他们赶走,这个乱世他们能去哪儿呢?那毕竟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

    我望着陈玉梅道:“我那里还有一些银两,先在其它的地方再买些粮食吧,这个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恐怕有银子也不行。”南宫推开门端着茶点走了进来:“现在战事吃紧城门早已封锁,就算我们有银子也无法买到粮食。”茶点放在桌上谁也无心思吃。

    :“战事吃紧不让接济老百姓,战事吃紧封锁城门不让大家生存下去,战事吃紧都不让人活了。”一向好脾气的陈玉梅终于大雷霆。

    :“不要着急,一件一件的来,到了这个时候我反而不急,慢慢悠悠的说:“现在是你这个县令应该挥作用的时候了。”

    :“什么?”可能从来没有看见过我这么镇静自若过,刚刚怒气似乎也无影无踪了。

    :“先组织这里的村民不管家里有什么,统统都拿出来在外面搭一个大的简易的帐篷,把灾民先安顿好,其它的事以后再想办法。”

    :“嗯,这件事我马上去办。”

    南宫在一笑:“这让我想起当初我们捉贼时候(日rì)子。”

    他的话让我们相视一笑,那个时候虽然凶险万分,却让我们两个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凑到了一起并成了知已好友。

    :“米粮够撑几天。”

    :“如果熬粥的话,可是撑个七、八天的话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这已经是最大的底限了。”

    :“七、八天,我抚额:“这场仗保守估计得要个三个月左右,现在朝廷焦头烂额的,哪有什么心思来管我们这些蚁民。”

    :“而且过了七、八天之后,我们这里的百姓可能所有都有得一起饿肚子。

    ”陈玉梅放下手中茶杯,看着窗外说道。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天气放睛,冰雪融化,最严寒的冬天都过去了,(春chūn)天还会远吗?

    我看着远处一点儿一点儿被阳光融化的冰雪,一点儿一点儿露出的黑色泥土,人们的希望可全部都在这里啊,只是现在这上面一片荒芜不知道要播种多久才能再长出新的希望的种子。

    七、八天啊,七、八天后人的生命又该遭到新一轮的威胁,我应该怎么做?

    :“惊凤,娘推着轮椅走了进来,我走过来,强颜欢笑:“娘。”

    :“放心吧。”娘握着我的手道:“我已经修书给镇国王爷了,你放心吧,她一定会帮我们渡过难关的。”

    :“娘,什么时候你和镇国王爷这么好了。”以前只要一听到提起镇国王爷,娘可都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她剁成(肉ròu)酱去喂鱼,难道是因为姐姐的关系吗?可能也是因为我,因为不想看到自己女儿这么为难,所以拉下老脸去求镇国王爷。想到这儿,我更是愧疚万分。

    我跪在娘的(身shēn)边到:“娘,对不起,都是女儿让你这么为难。”

    娘淡然一笑,拍拍我的手臂道:“傻丫头,并不是因为你,娘也并不觉得为难,在经历生死之后,娘将一切看得很淡,过去的一切早已应该随风而逝,那么执著也没有任何好处的。我和镇国王爷年青的时候,比你和玉梅他们还好呢?那时候意气风人人都是(胸xiōng)怀大志,可惜人生大多数都由不得人,年轻时候他被配,我那时候刚刚接管家族事业,年老的时候我落魄他乡,她却已是朝廷的中流邸柱,真是事世无常,不过我也不会因此而羡慕她,毕竟这样的生活她想过也不可能。”

    :“真的。”我突然来了兴趣,以娘的(性xìng)(情qíng)能和镇国王爷成了朋友我一点儿也觉得奇怪,对他们的故事我倒是十分好奇。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www.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零三章两难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