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惊衣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里五味陈杂,化成一句淡淡的话;“谢谢。\\www.kanshuge.com^看书阁*

    他没有回应依然在笑:“你还不去,你再不去的话,许老板今天可就走了。”

    他的话提醒了我,我差点忘记正事儿,今天是七(日rì)之期,匆匆的跟她告辞了,又着急忙慌的往许珊瑚那里跑去,跑到门口,就看见无数辆拉货物的车停在外面,上面放着一袋袋粮食,心急如焚连平(日rì)里的礼貌都忘记了,急急冲进去,许珊瑚正在和管家清点货,我跑过去把手中银票递了过去:“珊瑚,按这些钱的价你留下一些米吧。”

    她看了我一眼对忙碌的工人指挥着:“快点儿,快点儿,天黑了路就更不好走了。”

    :“珊瑚,我更急了:“你不僧面也看佛面,我们交(情qíng)一场份上,做为朋友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开个价,卖一些米给我吧,现在城里面米不仅贵而且山路又不好走,我们总不能舍近求远吧。”

    :“你把我当过朋友吗?”她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

    ;“怎么啦?”我被她指责的有点儿莫名其妙:“我怎么没把你当朋友了?”

    她双手环(胸xiōng):“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主吗?为了钱什么道德良心都丢了喂狗屎,还((逼bī)bī)朋友卖房又卖店的。”

    这话怎么不像她说的,平(日rì)里珊瑚可是个十分优雅的人啊:“是不是玉梅对你说了什么?我问。

    她冷冷的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难看,看着她的神(情qíng)就知道我猜得离十,这个陈玉梅尽只知道给我添乱,我好声好气的说:“珊瑚别气了,玉梅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嘛,说话基本上不往心里去也不过脑子,你大人量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她说话不过脑子。最起码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你倒是句句走脑子。可是能说出来话藏三分留七分地。根本没有把我当朋友。”她话里藏针。我再笨也听得出她是针对我地。

    我说话怎么藏着掖着了。听她这口气好像并不是玉梅地言语顶撞了她。倒像是我得罪了她。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哄好再说:“珊瑚。你说话不要拐弯抹角地。我有些听不懂。可是不管怎样。我希望你能把米卖给我。”

    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不卖。”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你卖谁不是卖啊。*www.kanshuge.com^\看书^阁*你就当做个顺水人(情qíng)吗?”

    她看了我一眼:“这是哪来赈灾地。我要是真卖了解(情qíng)况岂不是真地变成了无良(奸jiān)商。你想害我不仁不义啊。”

    :“珊瑚,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哪,她用手指着我:“是朋友呢?什么话都不用说,她望着纷纷扬扬飘下来的大雪:“这场雪估计要下很久,如果不留一手到时候肯定是饿俘遍野,以前家母在的时候也曾经历过这样的惨况,当时因为没有想到应该做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灾难地来临,家母听说了你主意十分的赞赏,防患于未然是商家必须有的警觉,也是一种发现商机的本事,这一点你算是独占鳌头的。”

    我笑了笑:“没什么,当时想这么做只是不愿意看到更多地死亡,至于你说的那些我倒真的没想过,突然转念一想忧心地问;“那你的损失怎么办,你伙计可等着吃饭呢?”

    许珊瑚拍了拍我肩膀:“不要紧的,商场如战场有输有赢,有起有落是很正常的,现在眼前是怎么渡过这个灾难,本来好端端地一场雪,却演变成了灾难,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让人难以接受的不是灾难,而是,我担心这场天灾过后,物价飞涨到时候可没个边,可对于这里的贫苦百姓来说打击就更加惨重了。”

    我本来想把手中的钱给珊瑚,可是她死活不要还威胁我,如果这样的话就跟我绝交,没办法只好收着,这些钱其实来之不易,我也要敢快还回去,红歌那份倒是还得快,只是有五十万两无名氏所赠之金实在不知道怎么还,只好得空拉着珊瑚和玉梅在晏州城的天香茶楼喝茶。

    :“珊瑚,看什么呢?”陈玉梅揣了揣盯着窗外发呆地珊瑚问。

    :“那家绸缎庄什么时候开的,我怎么不知道。”陈玉梅看着一幢二层精致小楼疑惑地皱眉,上面的牌匾还是新地,店子里人也不少,看上去世生意好像不错的样子。

    陈玉梅也伸直了脖子看:“是啊,还真是气派啊,那名字也取得响“惊衣纺”这名字有创意。”

    我用脚踢了踢她:“别光看那些新鲜事物忘记了咱们今天出来地目的。”

    陈玉梅捂着发疼的脚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知道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好不容易溜

    趟,硬是在这茶楼里坐了一上午,这么蠢的法子明明兔嘛,先到处逛逛说不定收获比较大一些,是吧,珊瑚。”

    :“你们两人的战争我施行三不政策,不参预,不过问,不发表竟见。”许珊瑚抱着茶坐壁上观。

    我冷笑:“好啊,陈大人那就辛苦你了,冒着这漫天的风雪去找那个人,我绝不拦着。”

    外面寒风刮着雪吹了进来冻得人直打哆嗦,陈玉梅缩了缩脖子正襟危坐,心虚的笑了笑:“别这样嘛,我只是提个见意而已,没别的什么意思。”

    说着,朝窗外望了一眼,搓搓手道:“这么冷的天,我还是把窗子关起来免得冻感冒了。”手伸过去准备关窗子,突然大叫一声:“来了。”

    :“什么来了。”我和许珊瑚异口同声的叫。

    陈玉梅一手指着楼下,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那个,那个给我银子的人,进了惊衣纺。”

    没有人说话,同时站起(身shēn)直奔楼下。刚跑到楼梯口就听到店小二叫:“客倌还没付帐呢?”

    :和陈玉梅默契十足的指着珊瑚说道,许财神除了狠瞪我们一眼倒没有别的什么话,从衣袖里掏出一些散碎的银子丢了过去:“不用找了,说着,跟着我一同匆匆忙忙的下了楼。

    “惊衣纺”里面布置的说人耳目一新,好看的,华贵的,精致的丝绸放在眼前让看了眼花缭乱,勾起人想买的。总觉着有些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

    许珊瑚四周扫了一眼;“这家老板绝对是个顶端的商人。”

    :“从哪里看出来的。”玉梅从衣物堆里探出头来问。

    :“从你这样一穷二白的县令还拿着丝绸恋恋不舍,(爱ài)不释手的模样就知道。”许珊瑚扫了她一眼说道。陈玉梅讪讪的放下手中的丝绸料。

    :“知道这是什么?她摸着一批比肌肤的丝绸缎子说道:“这就是雪缎子,北方叶家就靠这个家财万贯的,并且和皇亲国戚有些许沾亲带故的关系,只是不知如今怎么把生意做到晏州来了,鸡不拉屎鸟也不下蛋,还不如做到鸾凤国里去,那才能是寸土必金,皇城里多少人千金难求的雪缎子啊。”我已听不进珊瑚的扼腕,脑海里飞快的转动着北方叶家,难道……,我心里暮的一动说:“我想我知道这家老板是谁了。

    ”

    :“是谁?”两人同时回头望着我,

    我朝她们神秘的一笑,对正在打点货物的伙计说道:“请你通知你们叶老板,就说莫惊凤来访。”

    :“稍等。”那伙计是识趣之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没有诸多盘问,急急的走到后堂。

    不一会儿,又伙计又从后堂出来道:“不好意思,叶老板刚好不在,姑娘还是改(日rì)再来拜访,如果姑娘有什么口讯我倒可以代为转达。”

    我从衣袖里掏出一银票道:“代我谢谢叶公子的慷慨相助,就说,我的危机已解除,这些银子已不需要。”说着,把手中的银票递了过去。

    那伙计接过银子一脸为难:“这么多银子,姑娘还是改(日rì)亲自交到老板手上吧,小的,小的可做不了主。”

    ;“没关系的,你给叶老板她会明白的,如果他回来,烦请我替我告诉他,就说,我在五百里的晏州城里开一家火锅店,欢迎他随时光临。”我把手中的银票放在柜台上,不等那伙计说什么就和许珊瑚他们出了店铺。

    :“怎么不等等,你怎么人是她?”陈玉梅问。

    我笑了笑十分肯定的说道:“一定是他,我只有两位富贵朋友,一位是珊瑚,一

    位就是叶如离。”

    :“北方豪富当家,叶如离。”许珊瑚声音变调朝我叫。

    :“是啊,以前我们也是合作伙伴,白尘还和他是最要好的朋友呢?”

    :“改(日rì)一定要引谏。”

    :“没问题,商场上像这样伙伴是多多益善。”我们两相视一笑。

    陈玉梅思忖了半晌望了望招牌,又望了望我:“奇怪,怎么,这个匾额上面的名字里面有一个“惊”字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许珊瑚望了她一眼:“人家叶公子饱读诗书,听说还是北方新离国最有名的才子呢?”

    :“叶如离是男人。”陈玉梅眼睛一亮。

    ;“废话。”我和许珊瑚同时翻了一白眼,谁不知道北方叶家是男人当家的。

    陈玉梅蹭蹭的跑到我面前,眼睛灼灼的盯着我,盯着我全(身shēn)发毛:“惊凤,人家不会是暗恋你吧。”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十九章惊衣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