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茶楼的谈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于她满脸崇拜我只是不置一词的笑笑,这一场战争救了他们,而应该说是他们救了我,在我痛苦彷徨之际,它的到来给我的生命带来的意不想到的转折,也让我找到人生的方向。(*www.kanshuge.com^)(看书阁*)

    刚举起茶杯,从街道传来一声呼喊:“镇国王爷巡街了。”街道上顿时传来异常非凡的(热rè)闹,店小二兴致勃勃的从窗口探出头去。

    我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对她道:“出去看看吧,我不用你招呼。”

    她踌躇的摸摸头,外头(热rè)闹(诱yòu)惑扰着她的心,她迟了一下,好(热rè)闹的心思占了上风:“好,那我就在门口,有什么事你就叫我。”

    我点点头,小二跑出去以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空无一物的客栈里自斟自饮,虽然杯子里只是茶,我却喝得津津有味。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这时,从门外走进两个人,一主一仆,主人穿着一件月白长衫,手拿折扇面含微笑正朝我这边看过来,手中的茶杯差点儿从手上滑落下来,你。”

    那个四五十岁年纪的女人朝我点头微笑,慢慢收起手中的折扇:“小二,我就和那位姑娘坐一桌吧,省的麻烦。”

    我像看怪物一样望着她:“你,怎么来了。”

    她倒不客气,十分平易近人的翻起桌上的茶杯,连旁边仆人要插手也让拦了下来,她朝我挑了挑眉。

    不会吧,带了仆人还要我给她斟茶,我嘴角抽搐,为了避免接外生枝低眉顺目的替她倒了杯茶,茶壶刚放下就看见她盯着我不放。不会还想我端在她手上吧,我翻了翻眼对她的动作视而不见。

    :“怎么。就这样对待客人地。”她拿着扇子在我头上敲了敲。我措不及防没能躲过。

    没有好气地脱口道:“你自己没有长手不会自己端。”好脾气一下子破。

    旁边地仆人看着我大气不敢喘一下。眼睛恨不得变成一把刀在我(身shēn)上插上几个窟窿。她倒不以为意放声大笑:“真像。真像啊。接着叫:“店小二。来一壶酒。她又回头望着我:“没意见吧。”

    我凉凉地说:“当然有。我刚刚准备戒酒。”

    :“这样啊。她非常慎重地想了想:“那就从明天开始再戒吧。我派人监督你。”

    :“不用。我咬牙一字一字地说道:“我戒酒跟王爷你好像一点儿关系没有吧。|-www.kanshuge.com^看书阁*”这个镇国王爷现在不待在轿子让人好好观膜。跑到这里来瞎胡闹什么。

    我在心里翻了无数个大白眼想。

    镇国王爷似乎心(情qíng)极好,对我顶撞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十分宽容的说:“那正好不戒,你说你一女孩子好端端的戒什么酒啊。”

    我无语望天,但是她的好脾气我真地挑不出半根刺,只是态度也软了软:“王爷这次来到底有何事。”

    镇国王爷敛了敛脸上的笑容:“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太过份了。”

    我低着头把玩着手上的茶杯:“一切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谢谢王爷关心。”

    :“惊凤啊,她突然握着我的手,满脸慈(爱ài)地望着我:“你要想哭就哭出来吧。”

    :“王爷,我哭不出来,我摊了摊手,笑容凄凉的望着她:“这句话你不是第一个对我的,可是我真哭不了出来,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不知道怎么悲伤。”她突然对我的好让我心里涌起一阵亲切,不知不觉把心里话对她说了出来。

    她静静地听着,拉着我的手:“放心吧,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交代的。”

    :“我不需要那个交代,人死都是不能复生的,我没有报仇的心思,我望着窗外淡淡洒下来的阳光:“只要,国泰民安,那么我痛就不算什么了,我的家人也会谅解我地做法的。”

    她点头,像是十分欣慰:“你这样想就好。”

    我突然发笑问:“王爷此次来不会专门来慰问我的吧?”

    :“聪明的丫头,她斜了我一眼道:“我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qíng)?”

    :“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父亲是不是叫李仙华。”

    :“是的。”

    :“那你是不是农历十二生人。”她地神色非常的凝重。

    我想了想,我前生和今生生辰是一样地而且跟她说的也一样,只好点点头:“是。”

    她突然将我地手握的生疼:“那你母亲和你地父亲生前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我摇头,惑不解的问:“我爹娘应该对我说什么吗?”

    她眨眨眼,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抽回手淡淡的说

    没。没什么。”

    我被她的态度弄得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镇国王爷突然站起(身shēn):“惊凤,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回到皇城。

    ”看着她如此严肃看起来不像说笑。也站起了(身shēn)道:“王爷,我想你有些误会了,我并不想回到皇城,现在的生活很适合我,我不想再过那种尔虞我诈生活,真的谢谢王爷的美意。”

    她正要再说些什么,一旁的仆人叫:“王爷,水酒来了。”

    这回我自动自发的替她斟酒,亲自拿到她的手上,让她明白她对我好我是知道的:“王爷,我们干了这杯吧。”镇国王爷没再说些什么,也朝我举起杯,我们一同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放下酒杯,镇国王爷方坐定便问。

    :“也没什么,准备跟着珊瑚做一些生意,那样来钱比较快。”我也慢慢悠悠的坐下来。

    :“你很缺钱。”她侧着眼望着我。

    我不好意思笑:“不是很缺,是根本没有。”

    :“我给你,你要多少。”镇国王爷的豪言壮语般的许诺让我一愣,这么大方,我是不是可以狮子张大口,想要多少就是多少。

    嘴巴张了半天,还是没有吐出自己理想的那个数字,笑笑说:“王爷,我现在虽然没有钱,可是我也不愁吃穿,我有群十分要好的朋友,赚然主要是想实现一下自己的人生价值,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不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穷途末路了还是希望你能慷慨解。”

    镇国王爷长长的吁了口气:“你们年轻想法我是不懂,不过你如果想要如此我也勉强,毕竟有抱负是件好事,她站起(身shēn)拍拍我的肩膀道:“不过,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你都可以皇城来找我,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不要怕有人会为难你,有我呢。”

    我的鼻子酸酸的,虽然以前在皇城,我们总是斗得你死我活,可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能站出来帮我的却是她,其实回头想想,这一路走来,她总是间接的有意,无意的救了我一命,她也曾经想过致我于死地,我也曾经对她恨之入骨,这一刻,她这么真心诚意的想对我提供帮助,我又怎么能做那种小气之人呢。

    我也站起(身shēn),双手抱拳,敬重的说道:“多谢王爷。”

    她双手负在背后,不发一言对我点点头,然后甩了甩衣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回到衙门的时候,陈玉梅和许珊瑚正大肆谈论今(日rì)镇国王爷巡街那威风八面的(情qíng)景,讨论的那叫一个(热rè)烈,连我一个大活人在她们面前来来回回走了两圈都没发现。

    一个空轿子没有人有什么好威风的。”我不明所以的挑了挑眉,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本来是想吸引她们的注意,谁知道却换来她们的怒吼和白眼。

    :“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吗?一边呆着去。”那模样真是一个同仇敌恺,摸摸鼻子,在心里反省,我难道不是她们的好姐妹,这待遇也太差了。

    我伸手点了点陈玉梅的肩头:“喂,占用你一点儿时间。”

    她回头十分不耐道:“什么事,说。”

    我看了看许珊瑚,又看了看她,语气凝重的说:“叶捕头的未婚夫你知道是谁吗?”

    她听了先一愣,神色复杂的望着我:“叫温风,听说一年前和叶子来到晏州城。他们在街北边住,听说,温风学问很好在这一代教孩子,你想去看她。”

    我点点头:“叶捕头因我死,不管怎么样他以后的生活我得负起责。”

    许珊瑚点点头也表示赞同:“对,应该的,他现在孤苦伶仃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正好可以相依为命。”

    听了这话,我连撕了她嘴的心都有,抓着一点儿机会就开始调侃我,真是受不了。

    陈玉梅一听,眼前也一亮:“对,对,珊瑚说的对极了。”

    我翻了一下白眼,郁闷了很久才道:“你们还是继续讨论刚刚问题吧。”说着,起(身shēn)准备往门外走。

    两人一左一右的架着我:“别走啊,我们现在对你的终(身shēn)大事比较感兴趣。”

    我跳起来,朝他们两人的脚肚子上一人一脚,痛得她们龇牙咧嘴,一齐叫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朝他们冷笑:“我还有更恶毒的呢,刚刚大戏演得太假,现在应该是我对你严刑((逼bī)bī)供了?我的眼如刀扫了扫他们:“说,谁告诉镇国王爷我在茶楼喝茶的。”(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九章茶楼的谈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