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运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歌回来了,穿透那密密匝匝的雨滴,撑着一把油纸伞的朝我们这边来,他的神色凝重,好看的眉皱成一条线似乎碰上平生极难解决的事。(*www.kanshuge.com^)(看书阁*)

    他收了伞,扫了一下在场的众人,压低了声音说道:“粮食是已运到,可是却无法运进城内,现在全部都停在镇上,陈大人已妥贴安放。”

    李将军一听眉头锁的更紧,问旁边的军师:“咱们的粮食还能撑过几天?”

    :“最多三天,过了三天咱们就真的驴技穷无计可施了。”

    :“那怎么办?李将军望了望外面的天,倾盆大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识,如今整个晏州城又被敌国包围着,看这架式也是想打持久战。

    我望着屋外,雨水连成线一样往下落,落得眼前景物都雾蒙蒙的一片,回头,正色的说:“我去怎样?”

    三个人同时回头看我,我慢慢说道:“我出城去,想办法把粮食运进来,如果信得过我,三天之后,我绝对会把粮食运到晏州城。”

    :“莫姑娘。”李将军望着我:“敌军凶残成(性xìng),你可能随时随地又会有生命的危险。”

    我笑;”再凶残成(性xìng)的敌人也会有弱点,我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反正人总会一死,我只是想留着我这条命做一些什么,死也会变得比较有价值吧。”我摊了摊手满不在乎的说。

    李将军点点头,望了望我,又望了望红歌:“果然,你是值得的。”她的神色很令人费解,说得话也让我不明白,我也无暇去揣度他的心事。

    :“李将军如果同意地话。我现在就出发。”

    她看了看外面地天道:“不能再缓一缓么。这场雨实在太大了。”

    我拿起一把伞道;“我能等。晏州百姓地命却是刻不容缓地。”说着。撑起伞朝门外走去。

    :“等等。”始终未发一言红歌开口道。我回头望着他:“我跟你一起去。”

    :“这。我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李将军。她挥手:”去吧。去吧。”

    我无话可说。两个人并肩消失在雨里。

    回到直隶晏州城的晏州小镇,雨势渐渐收了些,古色古香的房子在迷蒙的烟雨中像一幅画卷一样铺展开来,要不是天冷的刺骨倒十分的让人赏心悦目。可惜太冷了,冷地我哆嗦,手上伞都快撑不稳了。一旁的红歌突然握着我的手,手上那淡淡地温暖让我留恋不已。他嘴角含笑的说:“雨不大,我们用一把伞吧。”

    我没有拒绝,也无法拒绝,我这人生(性xìng)(性xìng)子比较冷,也特别的怕冷,像这样寒冬腊月大雨倾盆地季节穿着这么薄的冬衣走在大街上,还是头一遭,若不是(身shēn)系千百黎民的安慰,我早就跑掉了。\www.kanshuge.com\看-书^阁*

    两个人在一把伞里,伞太小两个人只好紧紧的依偎着。

    陈玉梅地衙门里第一次聚集着这么多人,珊瑚也在,两人看见我都同时朝我笑了一下,陈玉梅走过来打了我一拳:“怎么,开悟了。”

    我冲她笑:“悟倒没有,毕竟咱们是一俗人没有那个佛(性xìng),只是觉得有些事(情qíng)我不应该那么执著,死者已矣,来者可追嘛。”

    :“对,对,这句话说得好。”许珊瑚赞同朝红歌挤眉弄眼,红歌把伞放在一旁不看她。

    许珊瑚一点儿也不觉得自讨没趣,反而更是(热rè)衷不已:“惊凤,你也老大不小了,那些事儿伤心一阵子就行了,以后你总得过(日rì)子吧。”

    我淡漠的说;“以后再说吧,这一次我来最主要是因为粮食的事。”话一落音场内的气氛就低了几分,玉梅也是一改往(日rì)嬉笑郑重其事的带着我们一行人往府里最深的重院里走去。枯草深幽处竟有一幢别院,院门紧锁,院墙极高,看不清楚里面有地景物,只有一朵小黄花在这寒冷的季节里探出头来,怯怯地开在墙高处琉璃瓦上迎风上。

    陈玉梅亲自拿钥匙打开门,门外竟是一片芜空无一物,正当我惑不解之时,陈玉梅开口了;“从这里再走几十里,有一座小山,山上有很多个洞,谁也不知道粮食在哪里。雨不知何时又大了起来,像帘子一样隔着人的视线,玉梅地眼神也变得深沉起来:“这样谁也不知道粮食所在,避免东窗事发后严刑((逼bī)bī)供受不住招了。

    ”

    我拍拍玉梅的肩膀说:“玉梅,你以前成熟多了。”

    玉梅望着我淡淡地笑了笑:“我也觉得,有时候(挺tǐng)忧虑了,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改变到底是好还是坏。”

    :“不管怎样,我们只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国土遭人践踏而已。”手举着火把看着眼粮草,深如黑幽的洞里装着不是粮食,而是成千上万人的(性xìng)命。

    我们静默凝望着,这一次谁到担任这个危险的任务呢。

    :“我去吧。”我们三个人同时开口,继尔相互看了一眼,我笑:“别跟我抢了,许珊瑚家大业大,你要是死了家人怎么办?玉梅也是一样,有家有业,还是国家之栋梁,至于红歌你有你母亲未完成遗志,你要死了岂不是抱撼终生。”我的眼在他们(身shēn)上来回搜索一遍:“死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而我也是一个了无牵挂的人,只是希望等我死后,你们把我的尸骨送回莫家后花园的池塘里,那曾是我来的地方,兄弟姐妹们,简单的事我做了,剩下的难的事就留给你

    为了我们的国土大家都奋起力量搏一回吧,只要撑援兵活下去就是希望啊。”

    我的话让幽洞里的气氛更压制,洞外的大雨淋漓将一切声音掩盖着,下一场雪吧,下一场雪也许就不会再有雨了。

    没有人反驳我的话,因为没有人能找到反驳的我理由,走出洞外的时候,陈玉梅凝重的望着我:“惊凤,你是不是早就决定这么做了。”

    :“没有。”我老实的摇头:“在我还在(春chūn)风得意楼当杂役的时候,我没有想过,那时候地我对死亡还是处于一种恐惧的状态,只是事(情qíng)发展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同的事要用不同的眼光来对待吗?

    以为死亡是件很艰难的事,谁知道它一直在(身shēn)边如影随行。

    :“不如我们回去喝两杯吧,怎样。”撑着伞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回去,我这样提议着,没有人作声。

    :“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战争街上没有开门做生意?”

    :“不是,我们想等你回来再喝。”许珊瑚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

    :“那怎么成,我现在冷得不得了,喝酒喝酒,现在就喝。”我在哪儿耍赖般的叫,可是没有人理我,这帮损友平时里一口一个姐妹,现在让请杯水酒都不肯真是小气到家了,我恨恨的想,要不是我现在(身shēn)上没钱,如果我(身shēn)上有钱地话我就请他们喝了,唉,都怪自己前一段(日rì)子挥霍无度,真是自做孽不可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在风雨之中突然想起这两句诗,现在我觉得(挺tǐng)符合我现在心境的。

    将粮草压到晏州城只有两天,时间非常的紧迫,我们还得时不时防范一下来这里打探消息地敌军。

    :“你看到没有,喜欢大鱼大(肉ròu),而且吃相相当不雅观的就是新离**,而且都酒量极大,上十来斤的烈酒都醉不倒。”

    :“可是,来这里的人不可能都是派这样地人,新离国的人又不是傻子。”

    :“当然,他们那里也有跟我们习(性xìng)相同的,但是有一点习惯是新离国人的致命伤,他们不管是在喝酒吃饭都喜欢卷曲着小指。”

    听了红歌的话我四下搜寻一下,果然店里有几个人是卷曲着小指,可见他们派不少探子进入,稍稍走漏一点儿风声都有可能是灭顶之灾。

    这一次行动极为机密,我道:“红歌,(春chūn)风得意楼的那个陈姓人就麻烦你拖住他。”

    :“我明白,红歌点点头:“你要小心些。”

    我嬉笑着:“当然,我可是十分珍视我条命地。”

    夜半时分,明月如水,运粮的队伍在黑暗里鱼贯而行,我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有条不紊悄无声息地进行着,这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机会,不成功则成仁。这时,前面有探子来抱:“莫姑娘,前面好像有火光。”

    我一听,当机立断手一扬,蠕动地队伍停住了,我拍拍探子的肩膀道:“带我去看看。”

    :“是。”

    果然,高树密林之中有星星点点,借着月光一看,那分明是一把把火把。人影子却是模糊一片,看不清到底是敌是友。

    我拍拍旁人地肩膀道:“我去看看,若是有什么异常,听到刀剑响声,赶紧往回跑,一定要快。”

    :“莫姑娘,你。”那人一把拉住我的手臂。

    我朝他嫣然一笑:“放心,我会替你们挡住敌人,你们一定不要沾前顾后,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说着,跳出去,那人还在背后叫:“莫姑娘,你可不能死,你还欠我五两银子和我娘的命。”

    我回头,月光映衬着她年轻好看的面容,是她,那个被我骗了银子的女子,那天还拿着菜刀气势汹汹的要砍我,要不是玉梅带人及时赶到,那时我恐怕早已血溅当场一命呜呼了。

    我站定十分愧疚的说道:“抱歉,请问你叫什么?这笔债来生我一定还。”

    :“我叫叶子,我不要你来生来还,今生债要今生还光了,人才能走得安心嘛。”她笑着对我说,眼里泪光盈盈。

    我笑容满面的望了她一眼,朝她做了一个好的手势,头也不回朝夜色迷蒙的深处走去。

    拿着火把的那队人慢慢的前行,我趁着人不注意按倒最后的一个人,拖到草丛里,扒下她(身shēn)上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shēn)上,又趁机快步混进队伍里。

    走在人群当中,我问:“请问这是要去哪儿啊。”

    :“小杨,你是不是又偷偷睡觉去了,一旁一个人高马大的女兵说:“我们这是去晏州城探路,听主帅说他们今晚会有什么行动,我们去看看。”

    :“哦,我点点头,表示十分万分的了解,想不到行动这么计划周密,还是泄密了,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他们离开,不过听她的口吻好像并不知道是偷运粮草进城的事,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要发生。

    我悄悄的退到队伍的最后,从(身shēn)上掏出临行前红歌交给我的字条,借着月光一看,声东击西。

    什么意思,皱眉思忖再三,突然有些明白了,这队人马是被另则假消息给引了过来,而我们可以趁乱把粮草运进城内。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七章运粮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