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挟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无钦,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今晚想一人独处吗帝那饱含(情qíng)感的话语吓了一大跳,敢(情qíng)她把我当成刚刚离去君无钦。\\www.kanshuge.com^看书阁*

    我不作声,趁她毫无防备极快的出手,突然,从四面八方飞出几个(身shēn)穿黑色衣服的女子,手持长剑齐刷刷的朝我刺来。

    我脚尖一点,(身shēn)子朝后一翻躲开了,巨大响声惊动了(床chuáng)上的女帝,她睁眼一看:“你。”

    我如索命修罗般朝她冷笑:“对,我。”说着,手中的短剑在空中舞出几道剑花,剑招凌厉招招((逼bī)bī)命。

    虽然这些女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而培养成当今女帝的“影卫”,可惜仍不是我的对手,几招过后已七零八落的倒地不起。

    我奇怪的是,明明有机会可以喊救命,可是当今女帝就像是被人点了**道一样,一声不吭的望着我,看着自己的影卫全部倒地也不惊不慌,甚至都不会想要趁机逃跑,像是专门等我抓一样,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有些不确定起来,这世上可怕的人往往不是那种看上去嚣张跋扈的人,而是那种面对死亡威胁都能冷静异常高深莫测的人物,你看过哪条毒蛇在咬人之前会尖叫。

    难道是内疚,我在心里的冷笑,我是压根儿不相信她会内疚,做为一国之君,死在她手上的人恐怕早已能堆起一座墙那么高,无暇再猜测她的心思,凝神戒备手中地短剑反手一挥抵住她的脖子,细嫩的脖子马上留下一条清晰的血痕。

    :“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莫家那把火是不是你指使人干的。”

    :“朕要杀人,还用的着偷偷摸摸的。”不亏是女帝,她的神(情qíng)十分镇静,没有丝毫的慌乱。

    我冷笑:“当然,那么就是君无钦干的。”

    :“莫惊凤。你糊涂了么?”她挑起眼睑望着我:“治人之罪不讲究证据么?你也好歹在朝廷做过几天官。不会连最基本地道理也不懂吧。”

    我把手中匕首朝她白皙地脖子上又移了几分。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我可是一点儿没有糊涂。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把匕首放在当今女帝地脖子上。其实说句实话。我真很珍惜我这条命。可惜啊。世事无常。我娘在接到信之后才会去我们家。那信上地墨迹是女帝经常批阅奏折。*www.kanshuge.com^\看书^阁*写写文章之内地专用墨汁。南宫夫人在自己地儿子惨死之后去大理寺告状。可是大理寺官员们不仅不受理此案。还将南宫夫人重打四十大板。她老人家至今卧病在(床chuáng)。我地家在起大火地那一天。三皇子轩辕清和被接进了宫。我想。这种种都不是巧合吧。我眯着眼睛望着她:“请问。您做何解释。”

    她冲着我笑:“我用不着解释。杀个把人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也稀松平常。何况杀人要是有那么多理由地话。那么还叫杀人么?”

    我地嘴角微微向地勾。(身shēn)上杀气弥漫:“其实女帝说得对。我也很赞同。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说着。手猛得一紧匕首眼前就要刺进她地脖子。

    一柄暗器从窗外闪过。我下意识去接。一个人窜了进来。手中地长剑发出龙吟般地响声。我地右手一挥。短剑格开了他地长剑。我被震得后退两步。来人长发披肩一(身shēn)锦袍。眉目如画却神(情qíng)肃穆。

    :“无钦。”女帝惊喜地叫着。和刚刚那不惊不扰地神(情qíng)比起来。现在看上去有点儿(情qíng)绪。

    君无钦一把将女帝护到(身shēn)后:“那些人是我指使杀的,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他的声音很平静像是早已料到了这一刻,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我。

    我握紧手上的短剑:“为什么?声音悲凉:“为什么要那样做,一定要让我和你兵刃相向才算是结束么?”

    :“为什么,你还敢问我为什么?”他怒极气极的冲我叫:“为什么你要打掉我的孩子,他就不是你地骨血吗?你问都不问一声,就自做主张打掉那个孩子,莫惊凤,他手中的长剑指着我:“我真想将碎尸万断,可是,他朝我冷然一笑:“就算是将你碎尸万断也难消之恨,我就想,让你生不如死,那么我才会开心吧,哈哈,现在你的夫郎死的死,疯的疯,莫惊凤你也尝到了锥心刺骨之痛了吧。”他地神(情qíng)极其颠狂,握着长剑的手也在不停地抖动着。

    难怪,那样的不动声色,原来是为了让我万劫不复。

    :“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他朝我神秘地一笑:“唐太医是你的忘年交吧,我求她去替你保胎,她倒好背后插我一刀,你知道我怎么对她吗?我把他们唐门地子子孙孙全部灭口一个

    而且是用她特制的毒药,至于她么,我就更没有那的饶了她,也是用她唐门的毒药让她肠穿肚烂痛了一天一夜才咽气,她诡异的朝我一笑:“你都没有看见到那个样子,全(身shēn)上下被自己抓得都没有一处好的,啧啧。她像沉昵其中一样闭了闭眼:“现在想当时恐怖的(情qíng)景都能让人毛孔全竖起来,当天来替她殓尸的被吓疯一个,另一个在不久前也因不好辞官回家了。”

    我气得混(身shēn)发抖:“君无钦,你是个疯子。”

    :“那也是你((逼bī)bī)的。”他目光凶狠的盯着我,让我生生的打了个寒颤,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呢,曾经那个愤世嫉俗的乌衣少年让我充满怜惜,可现他这样一个扭曲的人却让我从心底害怕,如果琴知信里说的是真的,那么以他现在桀骜不驯的(性xìng)格,迟早将是鸾凤国一大祸害,今(日rì)于公于私,我都要拼却自(身shēn)将他除掉。

    思及到此,手中短剑已没有半分犹直直的朝他刺去,他也毫无保留的提剑相迎,看来今天他真的想与我玉石俱焚。

    也好,我们纠缠了太久,彼此都累了,也需要一个结束来了结那不应该开始的开始。正当我们打得难舍难分之际,轩辕女突然开口:“莫惊凤,你看看这个。”

    那是一道黄绸圣旨,后面绣着活灵活现的龙,我左手接过圣旨,右手使劲将君无钦推的几步远。

    趁着空档,打开圣旨一看。

    :“待莫惊凤离城,将她一家诛之。”寥寥数字,其心已昭,我怒火焚(身shēn),短剑直直朝她刺去。

    这两个人真应该千刀万剐,死不足惜。女帝突然将君无钦一推,昂首(挺tǐng)(胸xiōng)的面对我的((逼bī)bī)杀,正当君无钦错愕之际,我的匕首已抵住了女帝的脖子。

    :“慢着。”君无钦出声阻拦却不敢上前一步,生怕一伸脚就人头落地,而我早已被怒火烧掉理智,神色愠怒的望着他:“怎么,还有遗言跟她话别。”

    :“你不能杀她,她毕竟是一国之君,再加上这件事也是因我而起,要杀就杀我好了。”

    当今女帝可能没有想到君无钦会为她求(情qíng),这个面对死亡压顶不崩如色的女子,神色突然激动起来:“无钦,你,你……。”话说不出来,神色如一个初遇(情qíng)事的少女一样羞赦的望着她,秋水般的眼睛里似有千言万语。

    此时此刻,谁也看不出他们曾经一对同(床chuáng)异梦的夫妻。

    :“我愿意代她死,你放了她怎么样。”君无钦再次开口征求我的意见,他的神(情qíng)诚恳没有半点虚伪。

    看着他,我感慨万千,如果他以前能这样想,我们也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不,不,女帝急急的说:“我不要他待我死,你杀了我吧。”她闭着眼无可畏惧的(挺tǐng)起(胸xiōng)膛。

    正当我举棋不定之时,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不稍一会儿,整个宫(殿diàn)被侍卫围得个水泄不通,他们手中的刀剑齐齐的对准我却不敢上前半步,因为我的手上还挟持着她们当今的女帝,大皇女首当其冲神(情qíng)凝重的望着我。

    :“莫惊凤,放过我的母皇,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能满足你。”

    我望着她凄然一笑:“我还需要什么呢?有什么东西是我现在需要的呢?我的目光紧紧的((逼bī)bī)视着她,直到她不敢看我的眼:“我一退再退,因为知道自已有错再先从不敢奢求原谅,甚至连死亡都肯笑着面对,可是你们把我((逼bī)bī)到悬崖边都不满足,非得让我拉着你们一起跳下崖去你们才满足。”

    她无反驳心虚气短的说道:“惊凤,她毕竟是一国之君。”

    :“那又如何,我手短剑又近了几步:“我要杀的就是一国之君,今(日rì)谁也拦不住。”

    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手中的长剑都蓄势待发,我的短剑刺下去女帝人头落地,我也应该万箭穿心了吧。

    不得不承认,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句话。

    大皇女右手握紧腰边的长剑,语重心长的说道:“惊凤,你今天杀谁我都不会阻止,但是你不能杀母皇。”

    :“哦,我眉毛一挑:“凭什么,不是有句话叫“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么。当今女帝无端端的杀了我那么多亲人,我为什么就不能让她赔命。”

    :“难道你想遗臭万年。”

    :“那有何不可,我莫惊凤终此一生也不可能流芳百世了,那么遗臭万年也是不错的。”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i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二章挟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