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东窗事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芳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闭着眼笑笑:“现F及,和我撇清关系比死要好得多。”

    许芳环顾了一眼四周,长叹一声说道:“后悔什么,这么好的豪宅,能有机会住不住那才叫人后悔呢?她望着我笑:“我可跟你说,你这间宅子有一百多间房间,间间设计不相同,当初装修完后我过来看过的,早就垂涎三尺,这些(日rì)子趁着空闲我可要全部睡个遍,谁也不许跟我抢,就算你是主子也一样。”

    ;“行啊,到时候累不死你,瞧你那个(骚sāo)包样。”我伸脚踹了她一下,两个人笑闹成一团。

    吃罢晚饭后,天突然下起了雨,丝丝的细雨从天空上扬扬洒洒的飘落而下,落在那院子中央那一片青绿之间,温润而又夹着一种蒙胧的美,但是冷气却如刀割般的直刺在(身shēn)上。

    站在长长空寂的回廓之间,伸出手将天下的雨接在手掌中央,静静的感受着它的冷和湿,明风站在我(身shēn)旁望着铺天盖地的雨出了神。我朝四周望了望;“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在这回廓里挂一些铃铛。”

    :“为什么?”明风疑惑不解的问。

    我叹了口气:“这太冷清了,若是在这回廓上挂满铃铛的话,风乍起,铃铛就发出清脆的响声,那样多(热rè)闹。”

    明风想了想,笑了:“的确很(热rè)闹。”

    如果世上有不透风墙,或者是我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那么多多少少我是可以避开这一劫的。

    只是,这世上没有如果,那么属于自己的劫数就是避无可避了。

    早上一打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一群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侍卫,镇国王爷坐在车辇之上轻摇羽扇,面带冷笑:“莫大人早啊,看来莫大人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本王来接你,你就自个儿亲自出来迎接,真是愧不敢当。”

    愧不敢当还敢对号入坐镇国王爷地脸真是比我家地大门还厚我伸手摸了摸鼻子本来早起是为了出门散步锻炼(身shēn)体。只是没成想一开门就看见这么多人这么隆重地欢迎我。

    我玩世不恭地笑了笑:“镇国王爷大驾光临真是让舍逢蔽生辉。更是让在区区在下受宠若惊。”

    :“哟。是吗?”镇国王爷把(身shēn)子望前面倾了倾。朝我上下打量了一眼:“嗯。看上去地确是。那我请你到宫里去喝一杯压惊茶吧。”

    该来地终就是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过女帝还算是仁慈。连枷锁都没有替我上。也没让人五花八绑就还是坐着镇国王爷地车辇。在百姓艳羡地目光下进了宫。坐在车辇上想了想。才想明白。她哪是不想拷我。只是这可是家丑。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自已地夫郎替自己带了绿帽子。早就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能将我千刀万剐了。只是面子啊。若是那么大张旗鼓地将我绑进宫。那么大地人丢不起啊。

    坐在车辇上地镇国王爷一路盯着我。嘴里不住发出啧啧地感叹。我朝我(身shēn)上看了看。衣着(挺tǐng)整齐地啊。没什么不妥。干嘛一路盯着我看。我又不是什么绝世美女。

    我十分虚心的问:“王爷,我脸上有字吗?让你看的这么出神,还是今天看起来特别漂亮,让王爷如此全神贯注。”

    :“难怪你胆子那么大,原来脸皮太厚缘故。”镇国王爷挪了挪(身shēn)子,睨了我一眼。

    我不以为耻反以荣,拱了拱手道:“多谢王爷盛赞。”

    :“我的盛赞算什么?镇国王爷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到时候,当今的女帝会更对你赞赏不已。

    ”

    说话之间,马车已驶过厚重古色古香的城墙内,马车在大理石铺成的官道上哒哒的作响。我回头朝马车外瞄了一眼,风迭起,吹起那精致帘子,正好看见那城墙头上被风过来的叶子,摇摇晃晃的飘落在城墙下。

    这一次,进来了就不可能再有出去的可能了。

    刚准备进大(殿diàn)前,走在前面的镇国王爷脚步突然一顿:“君妃娘娘让我带句话给你,不管得会儿女帝问什么,都要死不承认。”还不等我回过神,她已大步流星的走远。

    废话,这种事我会随随便便去承认吗?我又不是白痴,最好打死也不承认。只是,她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

    我小跑几步追上她:“这么好机会不趁机打击报复一下,太对不起你一大早站在我家门口等候吗?”她回头,朝我冷冷的一笑,眼角斜了我一眼,甩了甩袖子走掉了。

    我一愣,不甘心的追赶上去:“喂,你刚

    什么眼神,你给我说清楚。”

    :“鄙视你的眼神。”一句轻飘飘的话送了过来。

    我一听气炸了,立刻跳到她面前:“凭什么鄙视我‘

    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冷冷清清的望着我:“大(殿diàn)到了,还要继续讨论我是什么眼神的话题吗?要不让当今女帝给我们评评。”

    我立马变得老老实实的,缩了缩脖子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用,不用。”

    她又鄙视了我一眼:“真是的,一点儿犯人的样子都没有,怎么做犯人的。说着,径直一个人走了进去。

    什么意思嘛,就说我不是个尽职的犯人,可那是我的错,我哪知道一个死到临头的犯人应该有什么表现啊,哭天抢地苦苦哀求,那也得有一些人来配合氛围啊。真是的。

    我耸耸肩慢慢的走了进去,金碧辉煌的大(殿diàn)上的人(挺tǐng)多的,文武百官该到的都到了,君无钦坐在女帝(身shēn)侧,看见我时连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女帝铁青着一张脸,颇有风雨(欲yù)来的气势,(殿diàn)下的文武百官看似老老实实惊惧女帝的威严,事实上一个个耳朵拉得比驴还长,这可是世无前例的大八卦,谁愿意错过。

    :“莫惊凤,你可知罪。”这话不是女帝的说,是我大姐,当今御林军统领抢了当今女帝的台词。

    我挑了挑眉,估计这事儿就是她挑起来叫这么多人来,怎么仗着人多气势大就能将我吓得魂飞魄散了,看起来她还太不了解我这个三妹了。

    :“大将军,莫惊凤不知(身shēn)犯何罪,还望大将军指点迷津。”我一副虚心请教的模样。

    :“你还敢狡辩。”她恶狠狠的望着我。

    有吗?我挑眉,为难的说:“大将军,莫惊凤可真是冤枉,都不知道区区(身shēn)犯何罪,这狡辩一说可从何说起。”我摊摊手无辜的望着她,周围传来一阵讪笑。

    :“你。”她正(欲yù)发火,

    “行了。”当今女帝手一拍,一声厉喝,满朝文武都噤若寒蝉低首不语。

    :“莫惊凤。”

    :“在。”我腿一软赶紧跪下,都连名带姓的叫了,再不下跪可能会被治个大不敬的罪,而且听那语气真的十分,非常愤怒。

    :“莫将军,把莫惊凤的所犯之罪原原本本的说出来。”女帝可能难以启齿那件事,临时把交代事(情qíng)经过的任务交给莫大将军。

    莫大将军可就不那么客气了,声俱厉颜的说;“莫惊凤,有人在十月十五(日rì)那天傍晚看见你私会宫里妃子,可有此事。”

    :“没有。”我矢口否认。

    :“那么在这之前,你是否接到宫里宫奴给你写的信件。”她继续循循善(诱yòu)。

    :“有。”

    :“是谁写给你的。”她穷追不舍的问。

    :“不是宫里妃子写给我的。”我望着她慢慢说道。

    她扬天冷笑:“我又没说是宫里妃子写给你,我只是问你是谁写给你的,你又何必急着承认呢?”

    我郑重其事说道:“莫将军你错了,我并没有承认,我只是告诉你事实,那封信的确是从宫里**去,但绝对不是宫里妃子写给我的,避免你再多问一遍,我就事先说明嘛,因为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你要知道宫里的妃子是多么尊贵的(身shēn)份,你这么大一盆污水泼过去,泼对了那您可是大功一件,要是泼错了,轻的让你洗洗衣服,重的可能是要丢命的。”

    :“你。”她气得脸青一阵白一阵:“那你告诉我,那封信是谁写给你的。”

    :“不能说。”我依然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

    :“为什么?”

    :“涉及到个人**问题。”我搪塞道,事先没找人(套tào)好瓷,如果答错了可是要出人命,既然已经决定死不承认,那每走一步都得小心谨慎了。

    现在可是走在刀刃上,一步走得不稳可能就是命丧黄泉了。

    她既然没有生气也没有((逼bī)bī)问,只是冷冷的一笑:“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有人证。”说着,轻轻击掌。

    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混(身shēn)是伤女人带了进来,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明月小楼的陈掌柜。我抬头望了一眼女帝(身shēn)边的君无钦,他依然像一个没事人似的,饮茶,赐候女帝。对于下面发生的事当作没看见。

    估计是被打得太狠,那两个侍卫一松手,陈掌柜就像破布一样趴在地上,(身shēn)子一动不动的。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十三章东窗事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