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柳暗花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也不想的,一步并两步走到房门前,直接伸脚踹开门T的让屋里的人顿时一愣,并齐刷刷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以前在电视上看见过这样一则新闻,说是在公交车上,一个女人搔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不堪其扰就将她告了,我看见这则新闻的时候笑得连气都喘过不来,千百年来女人一直都是个弱势群体,就算曾经是母系社会,那也是个很久远的事,女人是绝对不可能搔扰男人的。那是我活了十几年的认知,看见眼前这一幕我才知道,原来世事没有绝对,所谓的绝对总是在你认知最深刻的时候被土崩瓦解。

    那一个个女人带着狞笑骑坐在男人(身shēn)上,她们粗暴的撕乱了他们的衣服,不顾他们的百般哀求,用最变态的方式侵犯着他们。我闭了一下眼,其中一个女人望着我,冷冷的说:“姑(奶nǎi)(奶nǎi)正在寻欢,赶紧滚。”说着,继续她那未完的动作,一下一下撞击着(身shēn)下的男人,不管大门是否敝开,也不管门外是否站着人,生香活色让人免费参观,不仅是她,其她的女人也是一样继续发泄他们的兽(欲yù)。对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我随手拿起桌旁一只凳子,狠狠的朝那**着(身shēn)子的女人后背上砸去。

    :“啊。”那个女人惨叫一声,捂着后背滚到一边,其它的女人看见了衣不遮体的冲上来,我将手中的凳子翻了个面,伸脚将前面的女人一勾,那女人(身shēn)子朝我倾来,我灵巧的将(身shēn)子一侧,那女人正好扑倒在地,我前脚踢打着后脚跟踩在那个女人的背上,借力使力,将手中的凳子狠狠的其它两个女人(身shēn)上扔去。打个正着。

    非常轻巧的就解决了这几个女人,她们七零八落的躺在我的脚下痛苦哀号我脚踩在其中一个女人脖子上:“说,你们到底是谁,敢在天子脚下胡做非为,真得是活得不耐烦了。”

    那个女人冷冷的一笑:“哼,惹了我们,你才吃不了兜着走。”

    鸭子死了,嘴巴才硬得狠,真是不知死活:“我会不会吃不了兜着走我不知道,不过你们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说着,轻轻击掌,从门外蜂拥而至几个(身shēn)穿官服的女侍卫。

    :“大人。”

    :“将她们带回去候审。”我大手一挥。

    :“是。”侍卫的话刚落音,可能是见势不妙,那几个嚣张的女人不再言语,沉默了一下,相互望了一眼,求饶道:“大人饶命……。”话才落音,只闻见一阵扑鼻的香味。

    :“白露为霜。”我脸色微变,急忙朝门外望去,只见一道(身shēn)影从屋顶上轻轻的掠过,(身shēn)后的披风被风吹得鼓胀鼓胀的。

    我急起而追,可惜技不如人才追上屋顶人就跟丢了,那人的(身shēn)法极快,每一次眼见就要追上之际,就会看见她的(身shēn)影像在移形换影一样,变幻出无数个影子让你眼花缭乱,刹那间辨不清楚方向,稍不留意又被隔开几丈距离。

    我垂头丧气地返回摘星楼。就看见一个侍卫伸长了脖子焦急万分地站在门口翘首以盼。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好地预感。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果不其然。那侍卫一见我长长地松了口气。疾步走上前来:“姑娘。”

    :“出了什么事?”我语气凝重地问道。

    :“那些女人全部气绝(身shēn)亡了。”

    :“怎么会这样。”我惊诧万分:“他们怎么死地?”

    :“不知道。当你追出去地时候。那些女人就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小地伸手探他们地鼻息发现已气绝(身shēn)亡了。”那个侍卫脸白如纸。(身shēn)子瑟瑟发抖。这也难怪他。在她眼前发生这样地大地事(情qíng)。却毫无觉察。任谁心里都不好受地。

    我冲进屋子里,发现那几个女人就像我刚刚打倒在地时一样横躺在地上,只是安静的像睡着一样,脸上没有任何伤痕,把脉却没有跳动的迹象。

    那侍卫上前:“大人,现在应该怎么办?”

    :“将摘星楼封了,将这几具尸体抬回去找唐太医。”

    唐太医长长的吁了口气:“唉,一模一样的手段,表面看上去中毒,实事上却是那根银针在做怪,对了,摘星楼里怎么样,没有乱成一团吧,你那个老相好没有吓着吧,让过来一句劝,她把头凑过来:“让感恩戴德以(身shēn)相许的时候来了,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你再不把你那张嘴闭上,我马上让你变成国宝。”

    :“哟,这么呛。”她十分识趣的把头移到离我两米的距离。

    我叹了口气:“我把摘星楼给封了,人全部抓到大牢里去

    :“哟,你终于有做大人的觉悟,懂得如何使用你手上的权力了。”她一副铁终于成了钢的模样。

    我有些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不过,她的神(情qíng)又变得严肃起来:“这样一来岂不打草惊蛇了。”

    我冷笑着:“我就是要打草惊蛇,我不仅要打草惊蛇,我还要大张旗鼓四处宣扬,要幕后的他坐不住,就算他们是只可弃的棋子,如果能从这些棋子的口中(套tào)出一点儿蛛丝蚂迹,就算不让他们死也能让他们脱层皮。”

    :“呵。”唐太医摇头叹息:“看你现在的神(情qíng),我想他们一定后悔不应该惹上你,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端起茶杯:“我什么都不会做,我等。”

    :“等三堂会审过后的结果。”

    :“啊,唐太医大惊过后说:“莫惊凤你也太不怜惜香玉了,三堂会审,唉,亏你想得出来,等三堂会审过后,他们就算不死也该脱层皮。”

    :“你不是认为我当官的觉悟吗?现在我找到了。”我开玩笑似的说,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心也苦苦的。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唐太医在里屋忙活,她说,她还想再看看,看看能不能再找到新的线索。而我对着红烛独自枯坐到天亮,居然没有丝毫的睡意,从来没有比一颗更清醒,清醒到每根神经都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

    放下手中早已冷却了的茶杯,站起(身shēn)朝屋外走去,院里枯枝上还有几抹淡淡的新绿,沾着寒露像眼泪一样慢慢的朝下滑落,薄雾从远处慢慢的,慢慢的朝我铺天盖地而来。微微的阳光从薄雾中散发着亮光,如果太阳从薄雾中探出头来,那么又是个好天气啊。

    我双手负在背后,闭着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清晨最清新的空气。听到(身shēn)后的脚步声,转(身shēn),只见唐太医从屋里着急忙慌的跑出来:“惊凤。”

    这么一本正经的喊我的名字可见是大事,急忙快步迎上去:“如何了?”

    她的神(情qíng)很怪似怒似喜,只听她咬牙说道:“想不到这凶手真是聪明绝顶,连我这个唐门用毒高手也敢忽悠,想我唐香纵横江湖数十载,还从来没在(阴yīn)沟里翻过船,这回到直接栽到(阴yīn)沟里去了。”

    :到底怎么了?”听了她的话,我更加好奇的追问道。

    :“你看,她从怀里掏出一根针。

    :“看什么?”我看了半天也瞄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冷笑着,手轻轻的一抖,那根针的针尖在阳光下变成黑色。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变故:“怎么会这样?”

    :“这根针叫留命针是不假,能害人也不假,先前我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明明死于中毒,为什么脑海里有这根留命针,直到你带回来这些人,我才发现,原来留命针只是一颗炸弹,当这炸弹遇到火线就一定会爆炸。”

    :“那么什么才是它火线,而又为什么要把颗炸弹留别人脑海里这么麻烦呢?”

    唐太医把玩着手中的针,这才是问题的所在:“针很好解释就是能方便控制人,而火线嘛,找一个人泡一杯白露为霜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

    :“可是。”我皱眉,十分为难:“谁会泡白露为霜呢?”

    这时,一个女待匆匆跑过来:“大人,牢里有个叫夜风想见你?”

    唐太医轻笑:“为你泡白露为霜的人来了。”

    我不以为然,夜风想我,可能中是单纯的想让我救他出去而已,毕竟大理寺那一(套tào)刑法可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

    再见琴知,只见他披头散发的样子着实的让我一惊,隔着白色单衣隐约可见衣服隐隐红色的鞭痕。

    这群大理寺女人太不是人了,看见他的模样我在心里暗骂,其实最应该骂的是我自己,好像是我把他们送到这里,那群不是人的女人来招呼的。

    虽然衣衫破烂,混(身shēn)鞭痕,但是眼里的清卓之气在众人之间突兀依然,让我不由得心生敬佩。

    他看见我眼里平静如水,无怨无恨无怒,他站在牢里,我站在牢外,彼此不约而同的朝对方点点头,就像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我可以为你泡一杯茶。”

    我心里一惊:“白露为霜。”

    他笑若灿花,站在彼端不言不语,看着他的模样,突然很想建议唐太医改(日rì)去当算命的,我肯定是第一个光顾的人。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六章柳暗花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