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娘的心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大夫一听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二话没说就随我出了忑不安甚至有些惊慌失措,我怕失去这个不是我亲娘却胜似亲娘的母亲,非常怕,就算她十分冷酷无(情qíng)的要求我搬出去,对于她我从来怨恨之心,只是痛惜这样一个被儿女们伤得遍体鳞伤的母亲。

    :“如果真得是中了这种针,那应该怎么办?”坐在马车里我十分艰难的问道。

    唐太医一脸严肃的说:“那就无法救治了。”

    我闭了闭眼睛连手心都在发抖,眼眶里有些潮湿胀得我眼睛直发疼。

    :你也不要完全绝望,就算这种针被植入脑中也有取出来的可能。”

    :“真的,我眼睛一亮,就像看见黎明前的一丝曙光一样,拉着唐太医手说;“快说,快说,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要救我的母亲。”

    ;“代价到不必了,凭我高超的医术这个不在话下,唐太医真是块活宝,这个时刻居然还能如此臭(屁pì):“只是,她皱着眉望着我:“就取出了植在脑海里的针,人也活不过一年。”

    她的话犹如乌云笼顶般让我心一点点往下沉:“为什么?”

    ;“使针人的手段十分高明,也十分毒辣,此针**人脑直接要害却神不知鬼不觉,使针的人会根据那人有多大的利用价值,而决定植入要害的深浅,对于你刚刚描述你母亲状况,估计那根植得并不是太深,不然以你们家发生那么多让她(情qíng)绪剧烈波动的事,早就一睡不起了,那根针一旦拔出来之后,人的精神就会下降,会一(日rì)不如(日rì),最后会因(身shēn)体能量消耗贻尽而死,保守估计不会超过半年,就算调理的再好也不会超过一年,那已是极限,这根针唯一有点儿仁(性xìng)的地方就是。”

    我望向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突然很希望这一切只是我的瞎编乱造。人生的生离死别太过残忍,而我太过胆小实在没有承受的能力。

    ;“那么你打算如何取呢?我很担扰的望着她:“这个时代没有先进的设备给人做手术用啊,万一手术不成功怎么办,就算手术成功了,术后发炎怎么办,这可都是横亘在眼前的难题啊。

    :“这你就放心好了。唐太医自信满满地说道:“死人没办法呼吸才需要开颅。活着地人就不一样。只要找准植针正确位置。再用内力一推一切都可以搞定地。”看不出文文弱弱地唐太医还是个武林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么厉害地一个人物怎么肯屈就这深宫大院里呢?找个机会灌醉她把她秘密全部(套tào)出来。我坏心眼地想着。

    怀揣着忐忑不安地心(情qíng)。焦急万分地等待着。把唐太医带过来地时候。我对娘说。唐太医是宫里十分高明地大夫。看你前些(日rì)子病得严重带她来给你看看。”

    娘脸上没什么表(情qíng)。心里却很高兴说话也显得轻快些:“南宫地舅舅刚刚去世。你时间多陪陪他。我这个(身shēn)子不要紧。”父母永远替儿女想得最多。不过倒也不怀疑我地话。让唐太医做了个全(身shēn)检查。

    屋外风疾云走。连树叶都落得更凶更猛。有些树已变得光秃秃地。秋天还没有离去。冬天就显得迫不急待了。

    唐太医从里屋走出来。望她地神(情qíng)一目了然。他摊开手掌拿出那根从母亲头顶上取出地一寸长地细针。那针在阳光下闪烁着微弱地光芒。

    ;“以后好好调理。这已是注定结果。顺其自然吧。”唐太医似乎有些累。不需要任何人招呼自己坐在凳子上自斟自饮起来。

    我站在一旁半晌说不出任何话,过了好久才道;“我能去看看吗?”

    ;“放心,死不了。”唐太医似乎见不得我婆婆妈妈刻薄的说道:“有那闲工夫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查这件案子吧,如果我猜得没错,受害的人绝不止这几个,还有,你的夫郎那边你打算怎么说?”

    :“放心吧,这个我自有主张。”

    :“还有一点,如果玉妃娘娘头颅里并没有这根针,你要想到后果,女帝的雷霆之怒暂且不想,搞不好你们夫妻会因此而缘尽(情qíng)灭啊,你那个男人我见过,发起怒来也是星火可以燎原,想清楚啊。”唐太医伸手拍拍了我的肩。

    一个枯座在娘的阁楼里,当夜幕降临大地的时候,娘醒来问我;“怎么那太医没经我同意就点我麻**,而且一睡就是一下午。”

    我哄她说;“唐太医就是那脾气,医术是高明不得了,就是医品不怎么样,老怕人偷师,她出来的时

    说,一跟你娘说话,就知道你娘对医术颇有研究所以TTT你娘睡着,我也好放心看病。”

    娘被我唱作俱佳的表(情qíng)逗乐了,伸手点了点我的额头:“你这鬼丫头。”

    我朝她吐了吐舌,拉着她的手道;“娘,你觉得怎么样,比先前是不是要好些?”

    娘摸摸头道;“的确是好了很多,脑袋像比刚刚清醒了不少。”

    我们并排坐着,看着深黑色幕色像一条缎子一样铺展开来,听着树叶在风中沙沙的响。

    :“惊凤啊,你刚刚是不是哭了?”

    :“没有啊,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脸颊:“脸上干干的,没有眼泪流下来啊,怎么无缘无故会问这个问题。”我望着娘,她看着外面:“别不好意思承认,脸上的泪痕还在呢?你啊,总喜欢把什么事都藏在心里,就算极苦也是躲着哭一场或者是蒙着被子睡上一整天,绝不肯对旁人说出来,你真样子啊,真让为娘的不放心啊。”

    我以为娘根本不了解我,我以为她根本不知道我心里的所思所想,想不到原来最我了解我的却娘,我不想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就转移话题道;“娘,我问一个问题?”

    :“问吧。”

    :“如果,我说如果啊,我故意强调了一下:“你知道自己时(日rì)无多,最希望陪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是谁?”

    ;“家里就属你最精灵古怪,这样的问题也问得出来。”娘瞪了我一眼。

    我撒(娇jiāo)道:“回答嘛,回答嘛。”

    ;“我最希望啊,娘到认真的回答道;“你爹。”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个大雪纷飞的时候,他站在门外,我站在屋里,看见他孤苦无依的样子,心里一下子就有了着落,现在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那一幕。”

    爹的庵堂在离主屋非常远也非常小的一个后院里,走到院前就闻到清新檀香味,耳边传来低沉的诵经声和木鱼声,推开院门,院子里收拾干净整齐,一片枯黄的叶子都找不到,我顺着石子小路慢慢的走到屋前,推开屋门,供桌上菩萨正慈眉善目的望着我,爹正虔诚的顶礼膜拜。

    我站在爹的(身shēn)后望着一(身shēn)素服的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来佛堂,一声招呼没有打就这样隔断了和我和娘之间的亲(情qíng),一下子就从红尘俗世里脱离了出来,变得不问世事。

    我也曾试探(性xìng)的问过,爹也只是淡淡回了我一句:“只是想一个人图个清静,明知道是敷衍,当时我却无言反驳,的确家里太过吵闹,有太多太多的事似乎都没有消停过,我默认了爹的做法,这些年面对这个家,面对痴呆的女儿,他太累太累也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如果佛能让他寻找到想要的生活,乐观其成未尝不可,只是现在……。”

    爹站起(身shēn)看见(身shēn)后的我,惊讶了片刻问:“你怎么来了?”

    ;“想来看看爹,也想图一处清静。”我调皮的答。

    爹拉着我的手说:“好了,进来吧,外面凉别冻着了。

    ”

    ;“爹,你和娘在一起多少年了?”我喝着爹泡的茶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傻孩子,你活了多少年我你娘就在一起多少年?”

    :“那就是说有十多年了?”我眼神迷离的望着窗外。

    :“是啊,爹放下手中的佛经:“整整十九年零三个月又三天。”

    原来在一起这么久,可是为什么说分开就分开,说不见就不见那么干脆利落,我望着爹诚恳的说道;“爹,人生能有几个十九年零三个月又三天,你怎么舍得?”

    爹怔怔的望着我,半晌才道;“孩子啊,你不懂。”

    我笑道;“有什么不懂,我已经娶夫郎,如果我是你,那么我就要和自己喜欢的人过完我们人生里所有的十九年零三个月又三天,直到一起老去,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和理由让你选择长伴青灯,可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娘已经没有十九年零三个月又三天陪着你了,我希望你能在余下的(日rì)子里陪着她。”

    外面的天白白的,没有丝毫有阳光的迹象,风一阵接着一阵刮,刮得人心里发慌,就算躲在这个温暖的屋子里,也觉得凉意刺骨,爹手中的书一下子滑落在地:“你娘,怎么了。”声音细若蚊蝇差点连自己都听不到。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章娘的心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