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好消息和坏消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皇城的御林军个个骁勇善战,天牢守卫犹如铜墙铁97说是一个宵小之徒,就算是一只蚊子飞进去都能将它千刀万剐了,再说了,我所挑选出来的人个个都忠肝义胆,对当今女帝更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莫景玉慷慨激扬的陈词说得当今的女帝心花怒放,就连一直都不芶言笑的镇国王爷脸上都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我虚心请教道:“那么莫将军所言是不是就是说,雪妃娘娘绝不可能和外面的人有所联系。”

    ;“那当然。”莫景玉鼻孔朝天的答道,如果她肯低下头四周扫扫,就一定能看见镇国王爷的眼神不对,回答问题时候也会三思而后行,可惜头抬得太高了就注定要自食恶果。

    看着时机成熟我趁(热rè)打铁:“女帝,请恕雪妃娘娘无罪,此言一出,满朝文武皆是哗然不明白我的葫芦里倒底卖的是什么药。

    :“莫姑娘,凭什么?”大理寺周大人在人群中先声夺人朝我嚷嚷起来。

    我慢里条斯的说:“这嘛,自然得问莫将军,回头望着莫景玉一字一顿的说:“莫将军可是铜墙铁壁,一只蚊子飞进去都能千刀万剐了,那么,雪妃是不可能和外面有所联系才对,再者说了,阿达所中之毒和玉妃一模一样,雪妃娘娘有不在场的证据,又有无法外界人杀人的理由,那么是不是就能证明雪妃娘娘的清白无辜,除非天牢并没有像莫将军说得那样牢不可破,莫将军你说呢?”

    莫景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狠狠瞪了我一眼,那模样像是要将我吞下去一样,咬牙切齿的说:“不是。”

    :“周露。”她的话才落音,女帝怒不可遏的声音就从头顶上传来过来:“你该当何罪。”

    大理寺周大人立刻跪倒在地,磕头如蒜;“女帝饶命啊,女帝饶命啊。”

    :“饶了你。”女帝冷冷的一笑:“来啊,把这个狗奴才给我拖下去,关进天牢听后处决。”周露一听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我一点儿也不同(情qíng)这个女人,糊涂官乱判糊涂案,今天之果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分毫。

    如此胆小如鼠真怀疑她当初到底是怎么混到这么高的职位的,不过话说回头,如此胆小之人到生死存亡之际却还不把幕后的人给供出来,可见那手段之利,心(胸xiōng)之毒,雪妃娘娘被关入天牢,幕后没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指使,别说她是大理寺的官,就算是当今的宰相也不敢有这么大胆子。

    周露被两个女侍官给拖了下去。女帝对莫景玉下令。回去立刻释放雪妃娘娘。只字片语都未曾说亲自迎接雪妃地话。人是她下命令关进天牢地。就算不嘘寒问暖去看一看以示关心啊。女帝地做法让我觉得齿寒。

    女帝下旨“奉莫惊凤为八府巡案。手持金令。限十(日rì)之内将杀人凶手缉拿归案。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就捡了个官做。

    在长长地回廊里碰到莫景玉。好像是专程正在等我。我大大方方走过去十分(热rè)(情qíng)地打招呼:“大姐。别来无恙。”

    莫景玉皮笑(肉ròu)不笑地说:“还好。恭喜你了。被封为八府巡案。”

    我眉开眼笑地道:“那还不是托大姐地福。我这说得可是真话。要不是她地鼎力相助。我绝不会如此顺风顺水地救出雪妃娘娘。

    她听了脸上终是没了笑意。怒意从(身shēn)上蔓延开来:“莫惊凤。你别得意。”

    我装作听不懂的问;“得意什么?当官么,唉,大姐此言差矣,现在谁不知道你官运享通,犹如芝麻开花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和你比起来小妹还差上一截呢?”我把马(屁pì)拍得非常响亮。

    :“莫惊凤,这个案子你认为你真得能查得一清二楚吗?”她不怒反笑,真是世人所说千穿万穿马(屁pì)不穿,一点儿错都没有。

    :“我没想那么多,尽力而为吧,我真正的目的只是想把逍遥法外的绳之以法而已。

    ”

    :“就凭你。”她睥睨的望了我两眼。我满不在乎的耸耸肩,用沉默代替回答。

    她把脸凑过来;“莫惊凤,我们来赌一把如何。”

    我大惊跳得老远:“大姐,赌博可不是个好事,轻则倾家((荡dàng)dàng)产重判亲离,何苦何必呢?小妹对这个深恶痛绝,如果你真得想赌,我建议你去找二姐,她一定非常乐意奉陪。”

    :“莫惊凤。”她声音之巨大,把路过的宫奴吓得苍皇的回头张望,就算从我们(身shēn)边走过,也是远远的躲,生怕无妄之灾临到自已头上。

    我笑容可掬的捂着耳朵:“大姐,别叫的那么大声,我的听力好得很。”

    她一脸怒气冲冲的望着我,看那架式连一掌拍死我的心都有了,我自然不敢大意,莫家的女儿最大的本事可就是被后一刀,小心使得万年船。

    正当我们剑拔弩张之际,一个宫奴怯怯的走过来,可怜的孩子吓得腿像筛糠似的,我笑容满面和蔼可亲的问:“什么事?”

    唐大夫有请。”那孩子好久才找到自己的舌头,说话。

    真是个好消息,我立刻顺驴下坡,笑容可掬的说:“大姐,小妹有事在(身shēn),改(日rì)再聊。”说着,(春chūn)风满面脚步轻快的朝唐太医医庐走去。

    唐太医正在研究医书,可能是年纪太大眼睛不太好使,书都快贴到她的脸上去了,但耳朵却十分的灵敏,听到脚步声抬起头道:“丫头你来了。”

    哟,不过才聊天半个时辰而已,转个(身shēn)称呼都变了,这个老太太还真是自来熟,不过今天我心(情qíng)好就不与她计较称谓问题了。

    一进她医庐就被屋里架子上瓶瓶罐罐所吸引,忍不住伸手东摸摸,西瞄瞄,看到一个特别好看的瓶子还会(爱ài)不释手的拿在手上看半天。

    :“喂,别乱动。”那老太太别看有四五十岁年龄,手脚却麻利非常,一下子蹭到我面前,手脚并用的抢过瓶子像宝贝一样揣到怀里:“你这个丫头尽搞破坏,别摔坏了我的药,不然你十条命也赔不起。”

    我差点气岔了,你这老太太不要乱说话行不行,说话要讲究证据的,否则我可以告你毁谤。”

    想不到那老太太的话让我差点气得吐血:“要是别人可能还行,你,不需要。”

    掷地有声,抑扬顿挫,斩钉截铁,任谁都不会怀疑了。

    我郁闷的望了她一眼:“你不是有事对我说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老太太赶忙拉着我的手;“好了,好了,真是小气巴拉的,这么点小玩笑也开不起,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我手支着下颌;“先说好消息吧,得会儿如果听到坏消息的时候如果想撞墙自杀的话,最起码能让我有个转寰余地。”

    老太太无可奈何,用手点点我的额头:“你啊,没救了,来,坐吧。”

    老太太替我倒了杯茶,我老实不客气的喝起来,老太太慢慢悠悠的说起来:“小莫啊。”

    又改称呼了,我差点没被一口茶给噎着。这老太太还好不是我妈,要是我妈的话一天换个两个三个称呼的话,估计我是谁我都不记得了。

    :“阿达的死因我已经查出来了。”

    ;“真的,我的眼睛一亮,放下茶杯急不可待的问;“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替他做了开颅手术,发现这个,老太太从一旁拿出一根一寸长极细的针,我接过一看,那根针真得很细,恐怕就跟蚕丝差不多,不放在阳光下根本看不到。

    :“我替阿达检查了整个头部,没有发现丝毫的伤痕,怀疑这根针是从鼻孔里(射shè)进去的,这才是让阿达致命的,而中毒不过是一个(欲yù)盖弥障的假想。”

    :“那么玉妃娘娘也是同样的吗?”

    :“这就是一个坏消息了。”老太太的重重的叹了口气:“想要知道玉妃是不是也是同样死于这根针之手,很简单开颅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那就开颅啊。”

    :“你说得倒轻巧,阿达是个奴才怎么弄都不会有人站出来说什么,但玉妃娘娘不同他(身shēn)份高贵,动了他还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何况,你夫郎南宫(日rì)暮他会答应吗,搞不好你们夫妻会从此绝裂。”

    我的(身shēn)子一下子像掉进冰窖里一样。

    老太太的话字字珠玑,一针见血,俗话说“死者为大”,君妃娘娘已经死了,而且也入土为安了,如果现在要将他从坟墓里创出来并且还要求开头颅,在现代这就是一件令所有的人都无法接受的事,何况是这民风保守的古代,而我要做这种手术不是别人,是南宫亲人,他要是知道绝对饶不了我。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我犹犹豫豫的问。

    老太太沉默不语,替代了所有的回答。

    我委顿下(身shēn)去,这话叫我如何说得出口,可是如果不说,这个案子就会变成一件悬案,那么雪妃娘娘难以逃脱这莫须有的罪名。

    :“对了,我突然想起另一件事:“知不知道这根针的来历?”

    唐大夫把针拿到阳光下,眯着眼睛说;“怎么不知,这是北方那些喜欢使巫术的人,为了控制一些人把它植入人脑里的,这根针委实的厉害,藏在人的脑海里一般(情qíng)况连本人都无法觉察,只有偶尔(情qíng)绪波动的时候才会头痛一下倒也无碍,最严重也不过是突然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我猛得站起(身shēn),脸色惨白。

    :“怎么了?”唐大夫手捂着(胸xiōng)说:“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了。”

    :“我娘。”

    :“什么?”唐太医一脸莫其妙的望着我。

    :“我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情qíng)绪激动就容易昏睡,你,快跟我去看看。”我语无伦次的说道。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九章好消息和坏消息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