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白露为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算是没有天高气爽的秋天,这样跪下去也是一种折磨5夕还是一个这么小孩子,看着他们神(情qíng)是不救出雪妃绝不罢休,可是观察女帝现在怒火高涨的态度,一时半会儿气也无法消,平(日rì)里雪妃不太(爱ài)与人来往,如今除了这样大的事隔岸观火的大有人在,不落井下石已算是积德,想让他们真心诚意的帮助脱难,那简直是天方夜谭,这个时候跑都来不及还有谁愿意惹祸上(身shēn)。

    罢了,罢了,就当是卖给轩辕清和一个面子,把头系在裤腰带上折返金(殿diàn)之中。

    女帝一见我劈头盖脸一第句话就问;“你回来作什么?”

    我立刻跪下:“女帝,臣斗胆想替雪妃娘娘请命。”

    女帝冷笑:“凭什么?”

    :“凭臣愿已项上人头担保雪妃娘娘的清白无辜。”我如断玉般清脆的声音在金(殿diàn)上回旋。

    女帝细细的打量着我,眼神很怪,但是却松口了“好,朕,不过如果雪妃有罪呢?”

    :“那么臣就样亲自将人头献上。”我慷慨就义的说道。

    ;“好,我就欣赏你这种气魄,朕准了。”女帝显然十分激动,转(身shēn)对君无钦说:“(爱ài)妃,你可以作证,莫(爱ài)卿今(日rì)的一诺千金。”

    君无钦抬起头淡淡扫了我一眼,轻笑着:“要臣妾证明什么?是证明雪妃娘娘有罪,而莫姑娘一定会被砍头示众,但又怕她耍赖,女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女帝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女帝被一阵抢白,丝毫没有生气的现象,反而显很心虚气短,对我说:“雪妃娘娘你随时随地都可见,朕给你七(日rì)时间查清此案真相。”接着女帝打发宫奴拟纸下诏,门外那一排人才肯站起来,临走时轩辕清和回头望了我一眼,那一眼包含着千言万语我却丝毫不敢直视。

    真相。其实永远都只有一个。但是最可怕是真相以前那些千丝万缕地盘根错结。我并不是一个断案高手。平(日rì)里也很少看那些侦探片绝得太费脑筋。如今轮到自己头上才后悔不迭。早知如今。就不在当初看这些片子地时候睡得口水流满地了。

    那么我现在去见(身shēn)陷牢狱地雪妃娘娘。我应该对他说什么呢?我((逼bī)bī)着他儿子退了亲让他儿子嫁不出去。他一定恨我入骨。再加上现在所有人都怀疑是他杀了君妃娘娘。而君妃娘娘是南宫舅舅。南宫是我地夫郎。他地舅舅自然等于是我舅舅。这其中地纠结也太能扯了。

    牢房很干净。最起码比想像中地要整洁地多。牢门被一把巨大地铁锁锁着。牢房顶开着一个小窗。淡淡光正好照在坐在角落地雪妃娘娘。他神色看起来很平静。静静地坐在那里。双手抱着膝盖不知在想些什么?(身shēn)上地华服早换成普通地衣衫。但掩饰不住他一(身shēn)光华。

    我提着食盒走进去。他听见响动抬起头。四目正好交接。他地目光依然平和无波没有丝毫地激烈。很平常地和我打了声招呼:“你来了。”那口气就像知道我要来似地。不过也让我长长地松口气。这一路走来。我想了许多场景。做了最坏打算。只是没有想到比想像中强太多了。

    :“是。听牢头说你没吃东西。我特地带些饭食来。”说着。把食盒放在地上。正准备打开时他制止道;“我自己来。”

    说着。接过食盒一层层掀起来。盛了饭舀了汤。那动作娴熟地实在不想平(日rì)里被宫奴们前呼后拥赐候着地雪妃娘娘。

    :“看什么?”我侧脸望着我。

    :“没,没什么?”被他猛得一问我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的,真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还说什么还像雪妃娘娘将事(情qíng)经过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样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你有话问我么?”

    我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他就接着说;“你是不是问我有没有杀南宫玉?”

    算了,我还用问吗?你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得了,省得我浪费口水,我非常郁闷的在心里想。

    :“我只是想知道,那(日rì),你去玉妃娘娘的住所做什么?”我神(情qíng)严肃万分的望着他。

    他倒也不拐弯抹角直白说:“我找他吵架。”

    :“为什么?”

    :“因为我,也因为清和。”

    这是一个答案还是两个答案,我皱着眉思忖,想不通的时候又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笑,像洞察世事般的说;“还能因为什么,因为(爱ài)(情qíng),因为女人,南宫玉进宫抢走我所有的宠(爱ài),这十几年来我就再也没有快活过,南宫(日rì)暮嫁

    到了所有宠(爱ài),清和想为我争一口气,谁知道却错(爱ài)T+而你却不把他放在眼里,本来想嫁过去总会在你心里留下一丝地位,你也绝不会对不起他,想不到因为他的一时糊涂你却不要他,想着他以后孤零零的过(日rì)子我就心痛如绞,而我们却都是栽到了姓南宫那群((贱jiàn)jiàn)男手中,我心有不甘才去见南宫玉的,我们两个本来就是针尖对麦芒,见了面怎么可能有好脸,没打起来就不错了,不过当时我真很想杀了他。”

    :“但你没有这么做?”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杀他,雪妃娘娘反问道。

    ;“雪妃娘娘聪明绝顶,你要杀他有很多方法和方式,何必要用最愚蠢的一种呢,再说了,你很(爱ài)自己的儿子,他已经很可怜你不想让他雪上加霜。”

    他的目光乍时变得柔和起来,我看见时机已成熟从衣服里拿出那只玉扳指;“这我,如果我没记错是您的吧。”

    ;“是,是我第一次进宫女帝送给我的,怎么会在你这里。”他看着那只玉扳指惊愕万分的问。

    :“如果不是我捡到,估计现在又成了指控你的一项有力罪证。”

    他蹙着眉:“你是说。”

    我赶忙制止:“是的,我只是很好奇这么珍贵的东西,谁会从雪妃娘娘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呢?”

    :“阿达。”他脱口而出。:“阿达,我耳尖一子下听得分明:“他是谁。”

    :“他是我贴(身shēn)宫奴,从我进宫那天就开始赐候我,这枚玉扳指一直都是他收着。”他像是陷入某种苦恼:“不可能,平(日rì)里(挺tǐng)老实的一个孩子。”

    ;“那么,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我追问一句,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入题了。

    他想了想说;“没有啊。”

    :“真的没有,你再仔细的想想,有没有遗漏什么细支末节。”我而不舍的追问道。

    他沉默下来,放下手中的碗筷开始冥思苦想,时间一点儿一点儿流失,鼻尖有一些很陈旧的霉味挥之不去,呆久了才感觉(身shēn)上有一股惊人的凉意像虫子一样在后背蠕动,我有些忧心的望着瘦弱而又单薄的雪妃娘娘,他(身shēn)子吃得消吗?

    :“有了,他突然眼前一亮:“前几天他给我换了一种茶。”

    ;“茶,什么茶?”

    ;“我习惯(性xìng)的喝一种雨前清明茶,前些(日rì)子不知阿达从哪里弄来的茶水,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白露为霜。

    :“白露为霜。”

    :“是啊,那茶还真是好茶,入口香甜,沁人肺腑,喝到嘴里一整天都是那个味儿,听阿达说,这茶能美容养颜,还能安神,美容养颜我倒不清楚,不过的确是安神的良药,自从饮了那茶之后睡觉安稳了许多。”

    我笑容满面的说;“的确好茶,若有机会倒想尝一尝是如何安神法。

    ”

    雪妃娘娘的住所倒也没有因为主人的离去而有所改变,人物依旧,见着我了那群宫奴倒也不敢怠慢,忙前忙后的赐候着。

    我懒懒的斜靠在椅子上:“不用忙了,我也不是你们的主子,留下一个人赐候我就行了,反正我就是想四处看看,剩下的就都退下去吧。”

    其中一个宫奴靠上前来问;”那么莫姑娘需要谁赐候呢?”

    :“我么,就要雪妃娘娘的贴(身shēn)侍卫阿达赐候。”我高深莫测的冲着他笑笑,这人宫奴年纪不大,权力却不少,出出进进所有宫奴都看脸色行事,而且为人处事方方面面都显得老练万分,让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就是阿达。”他说。

    看起来我的眼光还真不差,与众不同的人总不会埋没,在那里都能绽放出自己的光芒。

    :“那好。”我说:“你让他其他人退下吧,你来赐候我就行。”我朝他摆摆手说道。

    等到屋里人退的干净我开门见山问;“听说,你泡得一手好茶。”

    :“雕虫小技而已,承蒙莫姑娘不嫌弃。”他十分谦虚谨慎的说道。

    :“不如给你来壶如何。”我倒不想和他客(套tào)来客(套tào)去。

    :“那莫姑娘想喝……。”

    :“白露为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

    他望了我一眼,马上迅速的低下头去,恭恭敬敬的说;“姑娘请稍后。”

    趁他出去泡茶那档儿,我四处走走停停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力线索。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七白露为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