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谁是凶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着长长回廊慢慢朝前走着,回廊两旁的风从耳边呼啸廊的尽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幽深而绵长,时间仿佛被轻轻惊动,那个少年男子穿着锦衣华服含羞带怯的被一群宫人带着,为首手提琉璃宫灯灯火明明灭灭,在沉深的暮色中闪烁着光芒,带着那眉目如画的少年在回廊上不停的走着,直到韶华尽褪,我的眼眶红红的尽是润湿。

    不知从哪里传来琵琶声声,声音响了又停,凄婉悦耳,尾音发出巨响,把我从梦中惊醒,

    回头望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玉妃娘娘的屋前,两旁挂着白色的灯笼在风中摇曳,慢慢吞吞走了进去,只见娘爬在桌子上安睡,而南宫倚在玉棺旁也昏昏沉沉的睡去了,眉头紧皱脸上还挂着泪痕。

    我叹了口气,从里屋里拿出两件衣服,一件披在娘的(身shēn)上一件披在南宫的(身shēn)上,伸手轻轻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泪,他不安的动了动却没有转醒,我不敢再随便打扰他,他太累,自从接到舅舅的死讯起就没有安生过。吃饭睡觉都几乎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我自己却了无睡意,不知为什么,自从接到舅舅的死讯那天起,只是在听到那一刹那倒是流了几滴眼泪,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流过一滴泪,心里也无任何悲伤的(情qíng)绪,不知道是自己麻木了,还是对舅舅的感(情qíng)不太深,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的表现是相当冷血的。

    闲极无聊在玉妃娘娘的屋里东翻西找,从屋里的摆设来看,这个男人其实很简单,不奢侈不浮华,甚至连多余的饰品都没有,琴台上一把漆黑如墨的凤尾琴孤零零的躺在那儿,窗台上那盆新绿似乎又变得茂盛些,在这个刺骨的秋意寒凉的季节里努力的生长着,还长得那样好,离不开玉妃娘娘平(日rì)里精心的呵呼,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啊。

    桌上还摆着玉妃娘娘未写完的墨宝,坐在桌旁拿起来,一下子就被那悲伤的字句给吸引

    :终于还是到了尽头对吧,以为可以守着心中最后一片天,原来不过是自欺,一厢(情qíng)愿的(爱ài)(情qíng)就是锥心刺骨的痛后而惨淡收场。

    这段话并没有写完,似乎后面还有,因为最后一个字拖得特别长,为什么没写完就不得而知,有可能是太过悲伤的缘故,因为后面是一连串干掉的泪痕,可以想像当时他痛苦难当的心(情qíng),提笔却写不出来的感受。

    站起(身shēn),却发现双脚发麻一下子又跌回椅子上,脚底板踩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挪开脚一看,居然是一只玉板指在烛光中闪烁着光润圆透的光,这只玉扳指我见过在雪妃娘娘的中拇指上,我只见他带过一次,那一次帮轩辕清和试嫁衣时候,不知为什么却如此印象深刻。

    玉妃妃娘娘死前雪娘娘来拜访过,可是听宫里人传,雪妃娘娘自打玉妃娘娘进宫那天起就没有到她的寝宫前露过面。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啊。我把玉扳指收在怀里。踏出舅舅地房间。

    天已微微亮。半明半暗天气几道闪电突然划过。我双手负在背后。看起来今天是风雨(欲yù)来啊。

    南宫已苏醒看见问;“惊凤。你没睡啊。”

    我答;“睡不着。可能是认地方地缘故吧。”

    他从背后抱住我:“你要是伤心地话。就哭出来吧。”

    我回望着他。觉得他这句话有些好笑;“你怎么觉得我伤心了?”

    他把头搁在我肩膀说;“你的眼神很悲伤,你的行为举止不寻常,就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我继续笑:“我真得很伤心吗?比起你呢?”

    ;“更伤心。”他缓缓的吐出三字,我的笑僵在脸上,不由得伸手按了按(胸xiōng)口,明明什么感觉都没有,怎么会说我比他还伤心呢,这不是太荒缪离谱了吗?

    不想和他再争论这个没意义的话题,望着天说:“暮,你说今天会下雨吗?”

    :不知道,会,也许不会,这也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那,我能决定什么呢?”

    背后冗长的沉默,我知道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要是换作我自己我也无法回答。

    天果然(阴yīn)(阴yīn)的,没有露出一丝笑脸,压得很低像是准备随时随地掉下来一样,一阵又一阵的冷风不停的刮着,刮得落木的黄叶萧萧而下,时不时一道闪电从眼前划过,毕竟已是深秋,那闪电没什么精神,出现了又极快的消失了,反复无常出现好多次。

    这时宫里传来惊人的消息,说雪妃娘娘被女帝打进天牢了,那时,正好一道闪电十分刺目从天际划过,风来了雨还会远吗?

    消息是给我送饭而来的宫奴偷偷的告诉我们的,听说,好像是大理寺已查出杀人者为雪妃

    听说侍卫从雪妃娘娘搜出失传已久的“七星草”。

    “七星草”这名字怎么听了耳熟,好像那一次君无钦诛杀一滴血所用之毒就是“七星草”。

    :“为什么?”我不动声色的问。

    那太监似乎说得兴起,在那里兴致勃勃的说;“据御医所查,玉妃娘娘所中之毒就是“七星草”,而当(日rì)雪娘娘还见过君妃娘娘,至于为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不过听下人们说,两人吵得(挺tǐng)凶。”那太监绘声绘色的说着,唾沫星子都飞到我碗里来了。

    这一切似乎也太巧合吧了,就像有人在幕后策划导演这一出戏一样。

    等那太监走后,我状似不经意问:“七星草到底是什么毒,比鹤顶红还厉害。”

    :“七星草比鹤顶红可厉害百倍,它无色无味,把它下到茶碗里就算是一个武林高手一时半刻也觉察不出来

    ;“哦。”我的手在汤碗里搅着,用一个对付武林高手毒对付一个手无寸铁长年在宫里养尊处优的娘娘,这也未必是大药小用了吧。

    凶手正在暗中看着,看着这幕剧落幕,或者说是**迭起,我不得而知。

    两个从来没有牵扯的人突然有了牵扯,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却没有知道,只知道他们吵过架,后来君妃娘娘死了。

    一切矛头直指雪妃娘娘,真是四面楚歌危机四伏,不过我能不能大胆的猜测一下,这是不是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呢?有什么人会设下这样的高深诡计,他的目的又为何呢?现在宫里头能争的,除了雪妃和已故的玉妃,那么就只剩下君妃娘娘了,可是他已经稳((操cāo)cāo)胜券了,这样做会不会太多此一举了呢?

    玉扳指掉在玉妃娘娘的房里,是有意还是无意,或者这也是(阴yīn)谋的一部份,雪妃娘娘是凶手,那么这个凶手的杀人手段也太拙劣了,让所有的矛头都齐齐的指向他。那还不光明正大的杀人来得痛快些,免得还得提心吊胆一个晚上何必又何苦呢?

    :“暮,我对正在默默吃饭却不知神游到何方的南宫(日rì)暮说道:“我要查明真相。”

    南宫握着我的手道:“你决定就好,我支持你,我也不想冤枉好人,让杀害舅舅的凶手逍遥法外,只是惊凤啊,你猜到凶手是谁吗?”

    我摇头:“现在毫无头绪,不过我会努力的,但是当务之急是先保住雪妃娘娘的命再说,看女帝这次架势雪妃娘娘这次凶多吉少。”

    在金(殿diàn)的门外跪着四个人,居然是女帝一双儿女,看样子是来求(情qíng)的,如果雪妃娘娘看到这一幕应该是开心欣慰的,其他三个倒没有看向我们,只有小小的轩辕夕眼尖,一见我就叫:“惊凤姐姐。”结果自然也引起所有人的侧目,但都是速速的一眼,又齐齐的直视前方,连他们眼里的(情qíng)绪我来不及看清楚。

    轩辕夕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一副(欲yù)言又止的模样,膝盖不停挪来挪去,地板太硬了跪的太不舒服了,年纪小小的就受这样的折腾,真是难为他了。

    经过轩辕清和的(身shēn)边时,风迭起,吹动他额角凌乱的发,记忆更迭,当时那意气风发尊贵万千的皇子,如今却如此憔悴不堪,心变得难受起来,近些(日rì)子他承受的打击太多了。

    踏进金(殿diàn)里,气极败坏的女帝坐在上座上,君无钦正软言细语的哄着,看见我来了,表(情qíng)立刻清冷起来正襟危坐的说道;“女帝,莫姑娘来了。”

    女帝抬头望向我:“惊凤啊,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我拱手道;“惊凤有个不(情qíng)之(情qíng)。”

    ;“说吧,她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惊凤,想见一见雪妃娘娘。”

    ;“为什么?”这句话是君无钦问的。

    :“因为微臣想找到凶手。”我不卑不亢的说道。

    ;“大理寺已查出雪妃就是凶手了,怎么你还怀疑么?女帝显然很不耐烦。

    :“臣不是怀疑,只是好奇?”

    君无钦望着我问;“好奇什么?”

    我双手抄在背后:“好奇雪妃娘娘为什么要杀君妃娘娘,而且为什么偏偏挑在这个节骨眼,女帝要大婚的时候,普天同庆的前夕。

    女帝皱眉道;“也许她只是嫉妒。”

    我咄咄((逼bī)bī)人的问:“他嫉妒谁,为什么要嫉妒。”

    我((逼bī)bī)人的话语惹恼了女帝;“他嫉妒谁跟我有什么关系,皇家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平民百姓来过问,朕累了,跪安吧。”

    我正要说什么,君无钦朝我使个眼色,我立刻闭嘴,行了礼退下去。门外四个人还在齐刷刷的跪着。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六谁是凶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