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如我所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把搁在他脖子上的袖里剑拿了下来,清清冷冷的望着T绝望的眼,像是一座最坚实的山突然间崩塌一样,有什么东西碎裂成粉末,从最处扬扬洒洒的飘落下来。我无心探究,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房间,刚一踏出他的房间,就听到背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早知如今,何必当初呢?这种惩罚是合适的,我打他、骂他、甚至撕破脸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失去的已经失去了,再去追究也失去了恰当的时机,而我也不能让全家上百口人命来冒这件已经发生甚至无可挽回的事(情qíng)。

    回到家里,看着里里外外张灯结彩,披红挂绿喜洋洋布局,觉得(身shēn)上没有一点儿力气,(身shēn)子懒懒的人没精打采的朝自己屋里走去。

    南宫从岔道口跑过来,神采奕奕的说:“惊凤,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

    我朝他摆摆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今天我太累了。”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脸色刹白:“惊凤,你说了。”

    我沉默不语,这怎么成呢?你怎么能说呢?他焦灼万分:“清和是不对,不过那不过是一念之差,后来他也像我认错了呀。”

    我摸了一下南宫的脸,淡淡的说;“暮,不要紧张,你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我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动不动就冲动,我只是跟他说:我不想娶他,如此而已。”话虽然简短,语气却万分沉重,说完,脚步像踩在浮云上往前走着,这些(日rì)子以来所发生的事(情qíng)太多,太多,压得我都不能喘气。我需要一个人躲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好好的,认认真真的释放一下。

    一觉睡到第二(日rì),半睡半醒之间,迷迷糊糊似乎看见桌旁有一寂寞的抹白在来回晃悠。

    :“暮。”我轻轻的唤了声,那道白色的(身shēn)影一怔,缓缓的转过(身shēn)来,笑容如阳(春chūn)白雪般望着我。

    :“白尘。”我一下子吓醒,从(床chuáng)上惊坐而起,果然,那像寒冬里一株腊梅花一样静静的立在桌旁的,不是白尘,还有谁?

    我捶了捶脑袋。声音嘶哑地问;“你。怎么来了。”

    他望着我。咬了咬嘴唇。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刷刷地写了几字。

    :“不想我来。干嘛派人去接。”他地表(情qíng)像个受尽委屈地孩子。我这才忆起。是我让明风去把他接过来地。主要是等搬了新家他不用再寄人篱下。可以安(身shēn)立命过一辈子。毕竟我们已经是真正地夫妻了。

    我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近段时间因为发生地事(情qíng)太多。让我一时脑筋转不过弯来。到现在还疼得不得了。

    ”说着。伸手重重地垂了一下头。

    他走过来拿下我自虐地手。双指放在我地太阳**之上。轻轻地揉摸着。昏昏沉沉地感觉好了一大半。白尘地手真是神奇。有抗疲劳和延缓痛疼功能。

    等他揉到差不多了,我轻轻的说道;“谢谢,好很多了。”

    白尘坐在我(身shēn)边,朝比划着;“见到我不开心?”

    我摇头,抚摸着他的脸说:“不是,只是觉得你好像瘦了不了。”

    他笑了,像冰雪被阳光融化的一样,伸手握着的我,另一只手朝我比划着:“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皱眉:“你怎么会那么想?”

    他的样子很委屈也很哀怨,比划的手势有些沉重:”你很久都没去看我,只是不断派人送银子,我以为你只是想用银子将我打发掉。”

    我抚额,那我也太大方了点,几十万两呢?我做十几单大卖买才出的来的。

    我握着他的手:“我已经决定把你当作我的家人,不去看你,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事未尘埃落定,送钱过去,是因为我不希望你在叶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最起码让别人知道,你的妻主是非常有能力让你衣食无缺的。”

    他望着我,笑得更加开心,伸手比划着;“以后,我们就不会再分开了。”

    听了这话,本应该高兴的,可就怎么也笑不出来,其实我知道,白尘来得也不是时候,我还不知道,轩辕清和打算怎么样处理这件事,而当女帝听了我要退婚的消息该是如何的勃然大怒,到时候会不会殃及迟鱼还很难说,一桩喜事恐怕还来不及办就得先办丧事了。

    还轮不到我胡乱猜测,天还没暗下来,女帝就派人来宣我和娘进宫,我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qíng)尾随着娘一起再次踏入那九重宫闱。

    女帝的神(情qíng)很怪,不像是准备发怒倒是(欲yù)言又止,问了许多无关紧要的话,都是关于我要什么赏赐的。

    :“惊凤啊,你喜欢做什么官,你告诉朕,朕立刻封你。”

    :不必了,女帝

    喜欢做官,你早就知道的。

    ”

    :“你要什么财宝,你告诉我,我统统赏赐给你。”

    :“你已赏微臣很多了。”

    女帝重重的叹了口气,蹙着眉像是遇见了一天大难题,手支着头想了许久,好半天才像下定决心一样:“朕,不想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说了吧,真是皇家不幸,昨天清和对我说,他有意中人了。”

    我和娘面面相视了以后,吃惊的望着女帝。

    ;“朕知道,亏了(爱ài)卿,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算朕对不起(爱ài)卿你了。”

    女帝满脸愧疚的望着我和娘,(爱ài)我不说话可能是以为我被这个惊天消息给气得说不出话,急急忙忙的又道;“我已经罚他了,以后你要有什么心愿,尽管跟朕说,朕一定满足你。”

    轩辕清和到底用什么办法让他母亲给改变心意的,他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是当今的三皇子,他的母亲也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当今的女帝,这段婚姻也曾经是昭告天下的,随随便便两三句话绝打发不了的,到底是怎样激烈的手段让他母亲屈服,而且还如此委曲求全的对我们低声下气的,那么对轩辕清和的惩罚又是什么呢?

    这一刻却丝毫没有已解脱的快乐,反而沉重无比,我不知道轩辕清和现在怎么样,我不知道在昨夜我沉睡的时候他是怎样度过的,那比他生命还漫长的一夜。

    我与母亲一路走着,踏过落叶飞舞的小径,娘说;“现在如你所愿了。”夕阳插上时间的翅膀,在它飞去的那一刹那,薄暮缓缓展开像是给眼前铺着一层沙,料峭的冷风如刀割面。

    我心怆然:“真的如我所愿了吗?”我独自一人望着那飞落的枯黄落叶,心竟如刀割,我也以为如我所愿了,曾经那样排斥娶他,曾经躲他、避他、不见他,现在事(情qíng)在我的预料之中发展,为什么我的心(情qíng)却没有想像中那样轻松无比呢?

    薄暮中,飒飒的立着一个人,秋风吹得她衣诀飞扬,她的神(情qíng)比这秋都要冷肃几分,颇有气势的站在小道中央,不偏不倚正好拦着我的去路。

    ;“大皇女吉祥。”我和娘弯下腰行礼,大皇女轩辕晨冷冷的表(情qíng)没有一丝变化,平稳的声音里也听不出一丝(情qíng)绪:“请伯母先回吧,我和莫姑娘有话单独谈。”

    转(身shēn),并肩和轩辕朝来时路往返,一路上,两人都沉浸在这秋风的凉薄之中,轩辕晨双手放在背后,目光越来越冷,望向我的时候已化成一柄刀;“莫惊凤,你到底对我皇弟做了什么?”

    :“我只是说我不能娶他。”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就因为这句话,他就以死相((逼bī)bī)要求退亲。”轩辕大声质问道。

    ;“以死相((逼bī)bī)。”我怔了怔,轩辕清和,我怎么发现原来我并不了解这个男人,有很多种方式,为什么要以死相((逼bī)bī)呢?

    :“他,还好吧。”我问得有些迟疑。

    :“好,好得很。”轩辕晨冷笑:“从此青灯古佛,远离世俗红尘有什么不好。”

    轩辕清和他,我大吃一惊,望着轩辕晨。

    :“他说,母皇若是((逼bī)bī)他嫁给你,他就剃光自己的头,再嫁入莫府,让皇家的颜面尽失,他说,他现在只想找一处安静地方,静静修(身shēn)养(性xìng),不想再见任何人,不想再被任何人打扰。”

    她说得云淡风清,我听得惊心动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他((逼bī)bī)如斯境地。

    ;“能不能让我见见他。”

    :“见了他你就会娶他么?”大皇女一针见血的说道。

    我沉默不语:“居然不会娶他,那么相见争如不见。”她冷冷的说:“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去同(情qíng)他,我只是想让知道,我的弟弟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伤心难过,不管以前到底他犯了什么错误让你这么对他,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既然你不喜欢他,就请不要来打扰他,让时间冲淡一切吧。

    娘已经命令人开始拆家里已贴好的喜字,和挂好的红灯笼,没有了喜字整个屋里又显得冷冷清清的,对于白尘的到来没有诸多的欢迎仪式,总觉得亏欠他什么,但是娘已默认也算是好事一桩,莫家的这群女儿太不让她省心,娘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也比以前沉默了许多,爹当晚就回到了他的佛堂,暮鼓晨钟。

    坐在台阶上,任由着风吹得我全(身shēn)冰凉,这样子过得沉重而又无奈,干冷的天气里连续几天都不会有一个太阳,特别容易让人心(情qíng)郁闷,如果能在秋末下一场雪下来也许会一些吧。(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三章如我所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