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独闯镇国王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琴知所陈述的经过在意料之中,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人。

    原来这事大姐也有参预,虽然自始至终都是已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在那里隔岸观火,她出谋策划推波助澜,真正的实施者却是二姐,她这个帮凶做得非常的高明,就算败露也丝毫都沾不上边,也许就算沾上了也不要紧,她还有一张非常厉害的王牌镇国王爷,第一次见大姐女人直觉就告诉我,她不简单,第一次在家宴不动声色的饮茶,不管桌面上不管如何的明争暗斗,她都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尔后,她一直处于半隐居状态,对外面的事都抱持着一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比起二姐小打小闹,她那一鸣惊人的辉煌才显示出此人手段之高明,心机之深沉,一直都知道,却不想提防,毕竟面上还是手足,在这个飘零的异世,我希望我们姐妹之间是相亲相(爱ài)的,只是世事皆不能如人意。

    大姐和二姐勾搭上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大姐自从参加朝政,深得当今女帝喜(爱ài),如今已然成了皇城中御林军最高统领,她一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自然少不了镇国王爷一路提携人前人后都是风光无限,比起二姐现在的寒碜,更是云泥之别,二姐赌博输了不少钱,自然想起这位昔时冷淡已对的大姐,大姐也不是个大方的人,表面上不和她翻脸已是很客气,要她帮她翻(身shēn)难于上青天,于是,她就想到这样一条毒计,设计琴知,绑架明风,敲诈我,或许还有后续一连串的(阴yīn)谋,她只是在等待天时、地利、人和一点一点的实施,只到最后达到她所能达到的目的。

    我现在有一点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要将人放在镇国王府,她是料定我不敢去闯,还是料定我不会猜到是她干的,或者说是永远不会想到人会被关在镇国王爷府。

    不过若不是许芳书信,我的确永远都不会想到他们会把人藏在镇国王府。

    糟了,放走那个欢儿无意是打草惊蛇。

    我从(床chuáng)边跳起来:“琴知,我先走一步,你随后就到,我们在镇国王府里见。”说着,施展轻功,又生平最快速度飞向镇国王府。

    明风,一定要等我,你曾经答应过我,绝对不会死在我前面的,你可不能反悔。

    飞到镇国王府门前,许芳在那里翘首以盼,看见我的到来,才微微的松了口气:“三小姐。”

    我连喘口气都省下,急急忙忙问道;“怎么样?”

    :“二小姐刚刚进去。”

    :“前后门有没有出来。”

    :“I没有看见。”

    我稍微地松了口气说:“许芳。你从后门进。我要亲自登门拜访镇国王爷。”

    许芳知道劝说无用。忧心地说道:“三小姐小心。”

    我冲着点头。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台阶。守门地人一把拦住我:“什么人。干什么?”

    我双手抱拳;“请通知镇国王爷。莫家三小姐。莫惊凤来访。”

    那守门的人斜眼打量了我一下:“王爷是你说想见就能见吗?有拜贴吗?”

    :“因为事(情qíng)紧急万分,所以没有拜贴,还请两位通融一下。”

    ;“你以为王爷府是你家大门,想进就进,快滚快滚。”那人像挥苍蝇一样不停的朝我挥动着她的手。

    我已耐(性xìng)全失,伸手就是劈头一掌,那人无防备被我一下子劈倒在地,立在另外一旁的人见状,伸手准备拔刀,我伸脚一踢,那出一半鞘的刀又被我踢回了刀鞘里,趁那人未回过神来,反手掐住她的咽喉;“叫门。”

    那人伸手在朱门在大门上拍了三下,门开了,还不等开门的仆人有所反应,随手将那人丢了进去,然后施展轻功朝前厅飞去。

    府里早因叫喊“有刺客”而乱成一团,整王府因我的到来乱哄哄的,这个时候,我看见了镇国王爷,她双手抄在背后,神色自若的望着我这个闯入者,(身shēn)旁的侍卫早已围了上来密密麻麻的一圈,我立在众人之间冷冷的望着亭子里的镇国王爷,她似乎正在喂鱼,左手里还拿着食盘,右手里还有几粒食物,待我被众人围得水泄不通的时候,她悠悠的将手中的食物扔在清澈的水里,几尾红色的鱼游过来争先恐后的吃着。

    喂完鱼后,她拍了拍手慢里条斯的说:“莫惊凤,给个说法吧,大白天的擅闯王爷府,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杀头的死罪。”我回答的十分干脆。

    :“你也不怕死。”

    ;“不,我很怕死。”

    :“哦,她似乎有些意外我这个答案:“那为什么来,难道是因为你想死了么?”她目光如刀一样的在我脸上往返。

    :“人命关天的时刻,莫惊凤不敢苟且偷生。”我冷冷回了她一句。

    轩辕雪冷冷的望着我:“把话说清楚,本王没心(情qíng)和你猜谜。”

    我双手抱拳,诚心诚意的说;“王爷府里有莫惊凤的一个亲人,请王爷赐还。”

    :“你家里的人,怎么会跑到本王爷府上的。”

    ;“不是跑,是被抓过来的。”

    ;“他犯了什么罪,要被本王爷抓来,本王认识么。”镇国王爷倒是十分有耐心,对我的问题有问必答,只是越来越冷的眼神让我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我却只能鼓足了勇气放手一搏:“王爷不认识他。”

    她挑眉,脸如严霜:“那你怎么知道他在我的府上。”

    我轻轻一笑:“王爷让我搜一搜不就知道么?”

    ;“莫惊凤,你好大胆,别以为你是轩辕清和未来的妻主,我就不敢动你,你惹火了我,我同样可以让你死。”轩辕雪横眉一竖,散发着雷霆之怒,周围的侍卫早已齐齐的抽出刀剑杀气腾腾的怒目相向。

    :“王爷不敢。”我继续在老虎嘴角拔须。

    她突然笑了,笑得(阴yīn)风阵阵让人全(身shēn)发冷;“你想搜,好,本王让你搜,搜出来了,你想如何便如何,本王绝不皱一下眉,如果你搜不出……。”

    :“如果我搜不出,王爷想如何便如何,惊凤绝不皱一下眉。”

    :“好,镇国王爷拍掌:“我就欣赏你这样气魄的人,请吧。”

    搜不搜得到,其实我心里一点儿底没有,许芳又没有出来和我汇合,究竟是已经遭遇了意外,还是被其它的事给耽搁了,除了在这里胡乱猜测以外别无它法,而且自从闯进王爷府,景玉和景蓝就不曾露过面,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不可能一无所知,相信一定躲在某个暗处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敌暗我明是兵之大忌,从一开始我就处于一种非常被动的位置,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似乎都被人设计好的,等走到生死关头醒悟过来,迟是迟些,但却不悔,如果能救出明风故然是好的,如果不能我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生死从容且笑看,背后全都是明晃晃的刀剑,前面已无去路,只好一步一步向前走。一间一间的房找,至今未出现两位好姐姐,我就已经猜到五分,人可能已被转移,而我不过是走了一趟空城。

    等找三十二间之后,正好又转回亭子边上,镇国王爷坐在亭子里怡然自得喝茶。

    ;“莫惊凤啊,她叫:“你感谢本王吧。”

    我疑惑不解的望着她,两个面露凶光的女人从旁边拖出一个人来,我定晴一看,竟是许芳。

    镇国王爷努了努嘴:“这,是你要找的人吗?

    被打得鼻青脸肿,混(身shēn)伤痕不**形的是许芳没错,我跑过去,一把抱住奄奄一息的许芳。

    :“许芳,许芳。”我焦急万分的叫,她可不能死,她死了她娘可怎么办,那样一个终年躺在(床chuáng)上的老人,怎么受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都快我,太心急了,事(情qíng)没有考虑周全就冲动行事,全然不顾这严重的后果。

    许芳虚弱的睁开眼:“三,三小姐,明,明风少爷……。”话还没说完,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许芳,许芳。”

    :“别叫了,她没死只是昏过去了,在我头顶上的镇国王爷慢慢说道。

    我缓缓的站起(身shēn)问;”莫景玉呢?”

    镇国王爷很莫名其妙的望着我:“她(日rì)里万机,现在当然是在宫里当差,你这话倒问得奇怪。”

    :“惊凤想见她,请王爷成全。”

    :“你的姐姐,想见就见,需要我成全吗?”王爷冷嘲(热rè)讽反问道。

    我默默的望着她,手悄悄的捏成拳,这一刻觉得现实原来这样无能为力,如果现在放弃,明风就不是凶多吉少,而是大凶。所以只好豁出去了。

    ;“王爷,惊凤今(日rì)想像你讨教两招。”

    镇国王爷惊奇的说:“好多年都没有人像这么大口气了,莫玉晴有你这个女儿应该含笑九泉了,好,我答应你,条件呢?

    :“若是我赢了,请王爷交出姐姐所藏之人,若是我输了,只要违背惊凤的处事原则,惊凤任由王爷处置。”我视死如归的说道。

    :“听起来,好像是我占便宜了,她眉头轻皱,话锋突然一转,可是,刚刚的条件你都没有做到呢?”

    我苦笑道:“王爷,你家大业大,凭着惊凤一已之力,恐怕找到明天也会一无所获,守株待兔还不如就地取材,王爷认为呢?”

    轩辕雪倒是个爽快之人,站起(身shēn)说;“好,前面的条件,本王海量饶了你,现在我三招定胜负,你赢了,那个藏在府里的人我就让你带走,你若是输了,哼哼,她冷冷的一笑;“到那时候,莫玉晴估计气得得道成仙吧。”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六章独闯镇国王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