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一切安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混吃骗喝酒足饭饱之后和那个不知姓名的女人道别,道别时已是(日rì)已夕暮,而楼上包厢里的人始终都没有再露面,就算是讨论一件军国大事也不用着这么长的时间吧,显然他们是在讨论一件比军国大事更重要的事,我等得失去耐(性xìng)只好先回家,虽然心里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妥,但又说不上来,只好先摸摸鼻子回家静观其变,只是坐在我对面的那女人却是好(性xìng)(情qíng),丝毫没有不耐烦,点了壶茶一个人自斟自饮自得其乐。表(情qíng)像是一个猎人等待猎物入圈的神(情qíng),非常非常的让人难以捉摸。

    踏着秋的挽歌,满目的萧萧落叶掉了自己一头一(身shēn),心里居然苍凉万分,来这个世界已是夏末秋分了,秋天都来了,冬天还会远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秋风有一种煞人的感觉,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的伤感起来。

    回到家,就看见南宫坐在椅子上发呆,我静悄悄的走过去,双手轻轻的蒙上他的眼:“猜猜我是谁?”

    他坐那里煞有其事的想了想:“娘。”

    :“去死。”我伸手拍了他一下:“你老婆的声音有那么老。”

    他笑着温柔的拉着我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了没有。”

    我顺势倒在他怀里;“吃了,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白请了一顿。”

    ;“你又把哪位纯洁少年的心给骗了。”他伸手宠溺的点了点我的额头。

    我朝他翻了一下白眼:“喂,你妻主我有那么恶质么?”

    :“嗯,这个问题值得考虑一下。”他假装沉思了一下。

    我捏了捏他脸颊:“这个问题还用想,掐死你。”他左躲右闪,我们两人笑闹成一团。

    如果快乐地(日rì)子能永远这样持续下去就好了。如果能不娶轩辕清和就好了。只是由不得我。

    大姐和镇国王爷之间果然有猫腻。因为女帝封大姐做了护国将军。一个镇国王爷和一个护国将军。连猪都能明白其中地涵意。

    大姐从一个寂寂无名地小人物。突然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做了镇国将军。原因很简单。在秋猎地时候。大姐救了君妃娘娘一命。

    听着民间绘声绘影地这样传着。秋猎时候。女帝甩众臣到围场去打猎。大姐做为镇国王爷地幕僚随行其中。在围场君妃娘娘看到一只梅花鹿。立刻被它美丽地外表给吸引。独自一人驾着马冲了出去。搭弓拉箭准备(射shè)地时候。马突然受惊了。惊得非常厉害。四只蹄子都快扬到天上去了。当时把旁边地人都吓呆了。试想一下。平(日rì)里君妃娘娘掉了一根头发。旁边地人都得挨上三十大板。如果摔下去保守估计也得伤筋动骨。严重地非得跌个残疾。别说傻了。恐怕魂都飞了。就像被人点了**一样站在旁边一动不动。任由着女帝声嘶力竭地叫喊。眼看着集万千宠(爱ài)于一(身shēn)就要跌下马。几百颗头颅嚓、嚓、嚓地都要因此而落地。千钧一发之际镇国王爷地幕僚飞上前去。双手拱拳说了声:“得罪了。”然后将君妃娘娘抱起。脚尖在马背上轻轻一点。又像一只大雁一样带着君妃娘娘轻轻着地。如果那不是皇宫估计叫好声都能响成一片。

    那神乎其神地事迹让我笑得嘴巴都没有合拢。可是娘却发了好大地脾气。差点儿动手打了大姐。就在圣旨到地那天。被镇国王爷拦下了。圣旨是镇国王爷亲自来宣读地。看起来他和我大姐真得十分投缘。当(日rì)里还赏了她两个长得十分俊美地夫郎。从种种迹象来看。总感觉她对我大姐地态度很奇怪。比一个上司对下属地态度更为亲昵几分。至于原因我自然是想不透地。更让我想不透地是镇国王爷对娘说得那几句话。而大姐地神(情qíng)却有恃无恐地让我想扁她。

    :“你有什么资格打她。就因为你养了她这么多年。”

    ;“不过,若不是你养了她这么多年,你以为我饶得了你。”

    声俱厉色的模样像是娘和她有深仇大恨似的,不过娘也不是个示弱的主。

    ;“轩辕雪,你总有一天会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

    :“自为是个王爷,位极人臣什么都可以掌控,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其实你什么都没能掌控。”

    两个人冷冷对峙,就像火山一样一触既发,但我知道他们不会打起来,最起码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起来。

    镇国王爷走后,娘(身shēn)子委顿下来像是突然苍老了十几岁似的,她拉着我的手疲惫的说;“惊凤啊,赶紧把三皇子娶过门吧,你把他娶过门娘就算放心了。”

    我正打算问为什么,不知从哪个院落里传来丝竹声,声声入耳,还有歌声、笑闹声似有若无的传了过来,立在窗边看了好久,才知道那是大姐的院落,卧薪尝胆恐怕就为了今朝吧,以后她再不用掩饰自己的本(性xìng)过(日rì)子了,娘突然伸按住(胸xiōng)口,我扶住她。

    :“我是在作孽,我是在作孽。”看着娘捶(胸xiōng)顿足的模样,我赶紧安慰道。

    ;“娘,这不(挺tǐng)好的吗?你一直希望大姐争气,这下她算是光宗耀祖了。”

    娘听了这话更伤心了;“你不明白,你不明白啊。”

    我知道我不明白,我苦笑,很多事我都不明白,再多了明白多了也没什么好处,年少轻狂的好(日rì)子一懂事就结束。

    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居然碰到多(日rì)不见的明风,他瘦弱的(身shēn)子像那树上摇摇(欲yù)坠的叶子,我们相隔几步之遥,路太窄了避无可避,可是总不能不招呼吧。

    ;“明风。”我朝他点头,本来要问他好不好,可是看到苍白的脸,瘦弱的(身shēn)子,我想什么话都不用问。

    ;“表姐。”他很疏离的朝我点头,两人擦(身shēn)而过,一片树叶从我们中间落下,当时的心五味陈杂,那样美好的(日rì)子就这样结束了。就像这秋天把所有的美好趁冬没有来临之前全部埋葬,

    ;“表姐。”他突然叫。

    我回头,两人个还隔着几步之遥,他冷漠的说:“对南宫好点吧,他这些(日rì)子肯定心里不好受。”我正要问原因,他已头也不回的转(身shēn)离去。

    明风,你已经学会了吗?学会用冷漠来作伪装,或者说用它来作武器来反击曾经伤害过你的人。我苦笑连连,这男人的友谊还真是奇怪,就算再也不相干,还是会相互关心。

    回到院子里,我把明风的转达给南宫,想不到他反应却让我摸不着头脑,他一把拉着我的手:“惊凤,他还有没有说什么?”那表(情qíng)像天踏下来似的。

    我忍不住逗逗他:“有啊,表(情qíng)非常肃穆。

    :”惊凤,明风的话你不要相信,真的,他只是嫉妒。”

    看着他急得不得了的模样,不由笑了:“你们还真奇怪,他那么为你,你还在这儿说他的坏话,他除了我上述的那一句,他什么话都没有对我说。”

    :“真的。”

    ;“比珍珠还真。”

    他暗自松了口气,坐在一旁看书,他奇怪的举止勾起了我好奇心。

    :“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

    想不都的回答,没事鬼才信,等空闲下来去(套tào)那两个家仆话,我就不信挖不出点八卦来。

    做梦没想到,又一次接到陈玉梅的来信,其实也算不上是来信,只能说是她一部失恋血泪史。

    她先跟我道歉,说那些信因为她的疏忽,导致那些信件压在公文里差点发了霉,给我发信的之后,才从那堆公文里翻出那些信,可是为时已晚,她诚肯的接受我的谩骂。

    接着把她如何追那(春chūn)风得意楼的红歌美人,如何碰了无数颗钉子,如何躲在被子里哭了好几回,末了还十分雄心壮的说,一定要把红歌美人追到手,不然她就在晏州呆一辈子。整整三大页,我一边看一边笑得在(床chuáng)上打滚,这个女人着实的逗。也超级乐观,所以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提起笔,却不知如何给她回信,望着窗外满目的萧色,这一段(日rì)子所发生的事像电影一样在我眼前,走马观花似的闪过,却没有一件让我好写,欢喜悲忧只能化成叹息一声,写下四个字:“一切安好。”

    从大姐走马上任那天开始,娘开始生病,不知道是什么病,时好时坏,却还是强打起精神替明风准备嫁妆,不管我们如何劝说,就是不假他人之手,娘其实很(爱ài)这个唯一的侄儿。

    明风这个月初八就准备出嫁了,(日rì)子一天天((逼bī)bī)近,秋天越来越冷,单薄的衣服已换成了厚厚的夹衣,而屋子里的人却越来越没有精神,不像是在迎接一件喜事的到来,反而像是在准备开追悼会。

    唯一活动比较频繁的,就是二姐和琴知,那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凑一起,时不时能在某个地方撞见,有两次我差点因为躲闪不及和他们碰个正着。

    南宫也(日rì)见憔悴,本来想从怀香(套tào)出点儿什么,谁知道却什么都(套tào)不出,南宫差点儿和我翻了脸,怀香受了惊吓,吓他的人自然是我,本来是想先威((逼bī)bī)再利(诱yòu),想不到碰到了一个软硬不吃的主,他二话不说就跑到南宫去闹辞职,南宫问清事(情qíng)原委,朝我大发雷霆,二话不说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我费尽唇舌才让他留下,你说我这到底招谁惹谁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二章一切安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