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你知道我喜欢过你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那女官看我们低首顺目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双手负在背后大步流星的朝门外走去,看着她快走出门的时候,我突然想恶做剧一把,谦卑的说:“还没敢问大人贵姓?”

    :“我姓蒋,她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失言,回头怒目狠狠的瞪着我:“你,什么意思?”

    :“哦,没别的意思,我急忙说;“我是在想,居然是你擒了这恶人,到时候人家问起来草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那岂不是失礼。”

    :“也对。”女官一边若有所思一边点头。

    我趁机说道;“女官你看咱们小店很穷,现在又被砸了个稀巴乱,以后的(日rì)子可怎么过。”说着,还有袖子捂着脸假意哭了几声。

    蒋大人看起来心(情qíng)不错,听了我这么声泪俱下的可怜遭遇,立刻从腰间解下一袋钱丢了过来;“拿去,算本大人赏你的。”说着,伸手撩了撩了衣襟,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等那队女官消失在客栈门前,我和那女店主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把那一百两面三刀银子丢在她的手上:“拿去,这次你算是因祸得福,可以开个大一点儿的酒楼了。”

    那女店主把玩着手上的钱袋:“这我倒没想过,不过这钱我可受之无愧,置办一些像样的桌椅板凳是需要的,而且我还有我夫郎的受惊费,听着外面的打斗声就把他吓得晕过去了,回去得炖点儿好补品他补补(身shēn)子。”

    听着她在那里自说自话,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对了,你没有夫郎么?”

    ;“有地。”

    ;‘那你这么晚出来就是不应该。你应该在家里陪着夫郎。男人是用来疼地。不是用来冷落地。”

    说完。像是十分有经验似地拍拍我地肩膀。听了她地话我心里若有所失。现在地南宫不知道好不好。现在杀(身shēn)之祸已了。是不是应该把他接回来诉一诉衷肠。可是啊。望着窗外地月。我想我还应该等一等。这是个好让彼此看清楚自己心意地机会。确定就不要再左右摇摆地心意。

    可是我娘似乎不肯放过我。南宫才走三天。天天对着我耳根提面:

    :“惊凤啊。都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把暮儿给接回来了吧。”

    时间很长吗?不过三天而已。我不敢反驳不然又得唠叨个没完。低着头拼命吃。

    娘生气了,伸手一把接过我的碗;“吃,吃,你就知道吃,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娘,我无奈的叫:“现在是用餐时间,您总不能连饭都不让我吃吧,你说得话我句句听在耳里,记在心里,现在才三天而已。”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他接回来,娘苦口婆心的说道;“明风下个月初八就要成亲了,难道你想让明风成亲之后再把他接回来。”

    我抚额,有些无可奈何的说;“娘,离下个月初八还有半个月呢?”

    :“那我不管,反正就这两天去把暮儿接回来。”娘蛮横不讲理的把手中的碗往桌子上一丢。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我叹了口气,扒了扒碗里的饭冷冰冰的,真是的,吵个架把我的饭都吵凉了。这要是叫人盛饭以话,止不定又得唠叨出什么话来呢?算了,还是决定不吃了。

    娘看着我望着碗发呆;“怎么,现在知道吧,没个人对你嘘寒问暖,你不习惯吧,还是赶紧把暮儿接回来吧。”

    这样都能让她抓到把柄,我嘴角抽搐,端起碗赌气的叫:“青衣,替我盛饭。”

    那支碧玉金钗真得修复的和原来的一模一样,一点儿瑕疵都没有,我高兴的给那姓马的打铁匠一百两银子,并写了一封推荐信把她推到郝掌柜那里去做事,她很高兴居然一分钱都不要,拉拉扯扯了半天拗不过她只得不给了。

    拿着那支修复完好的碧玉钗,我快马加鞭的往宫里赶,我想快点把这支钗还给他,我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了,总觉得只要我们两个人只要一扯上一定儿关系,就会剪不断理还乱

    宫奴领着我穿长长的九曲回廊,走过香气扑鼻万紫千红的御花园,那苍翠之间的小楼阁,看上去那么突兀,树影婆娑中的灰瓦白墙有一种说不出宁静和谐。

    这是我第一次来他的住所,我以为他居住的地方会是富丽堂皇贵气((逼bī)bī)人,重重侍卫会把这里围水泄不通,可是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安静平淡的一个住所,就像所有平民百姓家那样的宅院。

    君无钦,你心里是不是有一处这样的宁静的天地,被你守得固若金汤呢?

    我苦苦的一笑,随着宫奴的脚步踏了进去,屋内的摆设也很简单,他斜卧在横榻之上,浅浅的饮着宫奴递上来的茶,看见我(身shēn)子也一动未动,只是轻轻的一笑:“莫姑娘,这一次是不是还我的碧玉钗呢?”

    ;“是,我低首答:“还有谢谢君妃娘娘。”

    :“谢我什么?”他把手中的茶杯递给一旁的宫奴,静静的看着我。我望了望他周围的人,他丝毫没有忌讳他们,非常坦然自在的把手交握在(胸xiōng)前。

    他都不在乎了,那我还在乎什么,我拱手道:“谢谢你那天的救命之恩。”

    :“你指哪天?”

    他这话倒把我问得一愣,怔怔的望着他道:“恕臣愚钝,不明白君妃娘娘话里的意思?”

    他望着我笑如夏花:“莫姑娘真是个很健记的确人,我记得我救你的不止一次。”

    听了他这话,我的心在发凉,这个男人太高深莫测了,心机城府真得让人望而生畏。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君妃娘娘锲而不舍的追问。

    我脑筋飞快的转了一下;“那就谢谢君妃娘娘的每一次救命之恩吧。”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呢?”他面含微笑的望着我,像望着一只笼子里的小白鼠,我敢十分肯定这个男人有在耍我的意思。

    我纠结差点想卖块豆腐撞死,真是祸从口出,早知道就不谢他了,他以为他在玩脑筋急转弯啊,一个问题转来转去的我又没那么高的智商,怎么知道怎么样回答他才能令他满意。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答:“不好意思,我还没想好。”

    他眼里的笑意更盛了些;“没关系我替你想好了,等我想好了我会通知你,到时候莫姑娘不会拒绝吧。”

    ;“不会,不会。”我赶紧答道。

    他复杂的眼神在我脸上停留了片刻,无声的招招了手,屋里的宫奴顷刻间退的干干净净。

    ;“你,他迟疑了一下问;“你的伤好些吗?”

    因为他的问话,我的心又开始不规律的跳动着;“多谢君妃娘娘关心,臣已经没事了。”

    :“你已经谢过了,他似乎有些不高兴。

    看着他像是有些生气的样子,我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君无钦算得上是个喜怒无常的主,最好不要招惹。

    :“莫惊凤,你说你为什么要出现呢?”他突然问道。

    我望着他,他的神色看上去很矛盾,眼神迷茫像是有些事想不清楚。

    我只得答;“出现都出现了,哪有为什么?”

    ;“是啊,他似自我解嘲的笑了笑;“有些事并不是你我能控制的,可是你的出现却打乱了我全盘计划。”

    我无言以对,我自为自己没有对他构成什么威胁,在宫里他呼风唤雨过着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日rì)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而我呢,蝇蝇苟已的过活,每天都在愁下一顿应该吃些什么,吃这些应该会花上多少银子。云泥区别的人生怎么会绊到他呢?这话倒听得可笑。

    ;“莫惊凤,你相信吗?我喜欢过你。”风从树叶中缓缓的吹进屋里,吹动着我一(身shēn)衣衫,也撩拨着我的心弦。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又知不知道他说这些话的代价是什么?他不怕斩首示众,我还怕诛连九族呢?

    我低首,静静的说;“君妃娘娘,恕臣告退。”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他猛得坐起(身shēn)神色激动望着我。

    我怎么不知道,我当然知道,每一个人都曾经这样警告过我,可是这话叫我如何回答,说是,隔墙有耳,说不是,触怒了君无钦恐怕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早知道我就不把碧玉钗亲自送进宫,叫别人代送也许生不出这么多事来。

    他死死的盯着,那神(情qíng)像是我若是不给他一句准话儿,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架式。

    我只得低低的说:“君妃娘娘,你已经是贵妃啦。”

    ;“如果我不是呢?”

    这个男人怎么喜欢问一些特别费脑筋的问题呢?这样让我很难回答的,可是必须得答,在这九重宫院之内除了女帝尊他为大,我别无选择:“没有如果,君妃娘娘,已现在的(身shēn)份已经是贵妃了,你所说得如果永远都不会发生,何必自寻烦恼呢?”

    他冷冷的笑;“哈,你说我在自寻烦恼,笑着,笑着,脸就(阴yīn)了下来:“我为什么会自寻烦恼,不是因为你吗?”他用手指着我尖锐的说。

    我只得再次沉默,都说了是我的错,我再辩驳恐怕只会惹来他更强烈反弹。

    :“怎么不说话?”

    :“我无话可说。”

    ;“莫惊凤,其实我也做过梦的,若不是,若不是……说到这儿神色看起来更加激动:”我不会放过那些人,我要让他们千百倍来偿还。”

    看着他颠狂神(情qíng),我忧心的劝;“君无钦不要这样,把握自己的人生比复仇更重要。”

    听了我的话,他的神(情qíng)一冷,眼睛一闭,再睁开的时候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冷漠:“你走吧。”

    这样的男人,我除了无语,无话可说。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七章你知道我喜欢过你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