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风雨欲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这几天南宫进宫很频繁,几乎是有事没事就往宫里跑,想这里我眉角就忍不住抽搐一下,虽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我还是忍不住怀疑,因为有一次他从宫里回来,我问他。

    :“是不是舅舅的病又加重了。”

    他不作声,神(情qíng)忧虑的望了我一眼。

    :“是不是宫里那个二皇女又威胁你了。”

    他的脸色就微微的一变,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欲yù)言又止的模样最终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虽然心生疑惑,尽管如此对于他经常往返宫中家里我也不再过问,我想喜欢他,就应该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他不愿意说自然是因为有难言之隐,那么我也不好意思再勉强为难他,非让他说不可,等他愿意说的那天,他自然会跟我说。何况我也很忙,为了替君无钦修复他那支碧玉钗我是寻遍了皇城上百家玉器店,不是不能修复,人家老板说:不是不能修复,可是如果要修得跟原来一模一样,真的是一件高难度的挑战,搞不好会越修越糟糕,我每天为这件事愁白了头、跑断了腿。君无并没有规定什么时候修好给他送回去,可是无限期的拖下去迟早会成为我自己的一块心病,娘那天跟我说的话,至今想起来脊背都会微微发凉。

    空闲下来的时候,还是会胡思乱想一把,毕竟我是俗人嘛。世俗之人有些事是不能幸免的。

    娘也很忙,忙着给明风置办嫁妆,娘说了,忙完明风就应该是我了,应该说现在全家人都很忙,大姐似乎交了一个很阔的朋友,经常会有一顶神神秘秘的软轿停在我家后门,悄无声息的把大姐接走,听许芳说:那抬轿的轿夫穿得都是上好绫罗绸缎做的衣服,那个管事儿穿得还是一直卖得炙手可(热rè)的雪缎子料做的衣服呢?可见大姐交的那个朋友就算不是富可敌国、也是腰缠万贯。

    二姐呢?因为娘很忙无瑕顾及到她,虽然糟了一顿毒打也老老实实了一阵子,可是这天几活动排期好像也(挺tǐng)繁忙的,天天和咱们家柳管家同进同出,娘看了十分满意也十分欣慰说:二姐终于有长进了,肯好好学着经营生意,我十分的不以为然,二姐那(性xìng)格,标准的狗改不了吃屎,果不其然,许芳跟我说:二姐被柳大总管带到“云来客栈”里面,和一个神秘的女人接近,据说,那个神秘女人十分有来头,曾经是恶贯满盈杀人如麻的杀手,人称“一滴血”,因为绰号太响缘故,本名倒也记忆了,他(身shēn)手十分了得杀人的时候只出一滴血所以就有了这个称号的由来,自然再了得(身shēn)手也有马失前蹄时候,后来被皇城里一个很名的高手擒住了,被当今女帝判了死刑三天之后问斩,那个杀手在天牢里被关了三天,三天内不吃不喝,到了问斩的头一个时辰,她突然放声狂笑,她震断了手中的铁镣,横掌劈开天牢,面不改色的一路杀出冲围,上千个御林车将她围得水泄不通,都被她轻而易举的逃脱了,从此“一滴血”在江湖上消声匿迹。

    我一边磕瓜子一边叫好:“许芳,你不去说书太可惜了。”

    许芳脸色凝重的望着我:“三小姐,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娘的病就是那时候和“一滴血”打斗的时候留下来的。”

    我才这知道。原来许芳地母亲曾经是大内侍卫统领地头。武功非常高。这一切她不仅亲眼目睹。还是亲(身shēn)经历。被“一滴血”内力所伤地(身shēn)体至今是苟言残喘地无药可医。还落下个终生半生不遂。因为当初放走了“一滴血”。当今女帝十分震怒。被砍头地被砍头。被发配地发配。像她娘还算是幸运。虽然命只剩下半条却不至于客死异乡。

    :“那你怎么知道她就是“一滴血?”我问积压在我心中地疑惑。

    :“因为她脸上有一条从脸颊上一直延伸到额头上地伤疤。娘说过。那道伤疤是她跟那位高人打斗地时候留下地。当是被关在天牢里没有及时处理溃烂地不成样子。现在应该也不会完全消除地。”

    我沉默着将手中地瓜子磕一颗一颗地放进桌上地托盘上。慢慢说:“许芳。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好好地监视着二小姐。一有什么异动就通知我。”

    :“嗯。”

    窗外白云悠悠。风轻轻地送来秋得地气息。万物生长地季节里虫鱼鸟兽都显得沉默。天地寂静万分。我却觉得有一有股风雨(欲yù)来地气势正逐渐地朝我((逼bī)bī)近。

    心(情qíng)沉闷了半天之后,终于找到一件让我高兴事,有人能把碧玉钗修复的跟完好时的一模一样,那个人不是什么玉器店的老板,而是一个打铁的女人,那个女人皮肤非常的黑,脸色被火光映成铜色,她一边打着铁一边朝我手上瞧:“能。”

    我虽然有些不相信,但是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但为了保险起见,虽然她的脸很黑,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些玉器店的老板都说不行,你确定你能行吗?”

    “哐咣”一声,手中的铁器冒出一阵火花,她吐了口唾沫((操cāo)cāo)着一口土话:“俺不行,你来找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俺往上三辈子都是做这个的。”她说得极快口水喷得极多,喷得我一头一脸躲闪都来不及。那味儿估计回去用再多花瓣也得泡上三遍,还不知道洗不洗得掉。

    我不敢伸手去抹脸上还得赔着笑容:“那您现在怎么会沦落如此的。”

    :“唉,听了这话,刚刚嚣张气势弱了几分:“世道人心啊,因为城里人都嫌弃俺是乡下人,都不乐意留俺。”

    看着她的样子我十分感慨的随口念了一句:“世有伯乐,才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伯乐却不常用。”

    她大手朝我肩膀上一拍:“哟,是个读书人说得这样好,可是啥意思啊,俺不懂。”

    我真想撞到南墙上去,不懂还说念得好,我揉着发疼的肩膀解释着:“意思就是有才华的人遇不到一个认识自己才华的人。”

    她听了十分高兴,连连夸好还说:“你,不要钱了。”

    我一听更郁闷了:“你是说,我的修碧玉钗的钱不要了。”

    :“对,三天之后来取。”她十分豪爽的说道。

    我立刻拒绝:“那不成,你应得报酬我一分不会少给,看她像是要说什么,马上又道:“若是你当我是值得可交的朋友,下一次我再来咱们到客栈去饮它三百杯如何。”

    :“好。”听我这样说,就没有再反驳我的话,一口应承了下来。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了,走路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想在外面溜达溜达再回家,转悠了一圈,觉着(挺tǐng)无聊就想到到店铺里去转转,其实我已经很久没去店铺了,可以说自从成亲以后,我就窝在家里做了一只理直气壮的米虫,今(日rì)纯粹是心血来潮,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不想再见到明风,不想再听到他每天在自己屋里弹着那首曾经在书房弹给我听的那首曲子。

    本来是首(挺tǐng)活泼动听的曲子,让一听了就高兴,现在被他在那种心(情qíng)下一弹,我的娘啊,想想都能潸然泪下,然后半夜半夜的睡不着,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他,虽然他这一次嫁得十分的好,可是我那从心里油然而生和罪恶感又是从何来呢?唉,人嘛,都是犯((贱jiàn)jiàn)的,握在自己手上的时候总是不知道珍惜,等失去了才知道自已失去了一块怎么稀世珍宝,如果有人非要问,我这辈子要是怎么死的,就是活活笨死,这话是我自从认识南宫以来第一次我说的这么恶毒的话,是因为有一天夜里,听着明风弹的曲子,我在(床chuáng)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把南宫吵醒后对我说的这句话。

    店子里客似云来,伙计(热rè)(情qíng)洋溢的招呼着,眼尖的管事看见我跑过来:“三小姐,你怎么来了。”

    看着他吃惊的表(情qíng),我只得尴尬的打着哈哈:“随便转转,随便转转。”

    那管事十分机灵:“那我去叫许管家来。”还不待我说什么,他就(屁pì)颠(屁pì)颠的跑进去了,有伙计扬着笑脸给我送来茶,还给我搬来水果点心什么的,弄得我怪不好意思,本来我只是来闲逛,现在闹得如此兴师动众真是让我惭愧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许芳匆匆忙忙的随着管事走了出来,看见我面色并不是很好,像是很不愿意看见我似的:“三小姐。”

    我拉着他小声音说:“走,到后堂去聊。”

    许芳面色凝重的跟着我,我刚坐定他就问:“三小姐是不是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莫名其妙的望着她。

    她被我问得一愣:“三小姐不知道。”

    :“什么知道不知道的,你把话说明白?”我眉头一皱。

    许芳忙道:“三姑爷被二皇女接进宫的事。”

    :“二皇女,接进宫,今天。”我抚额,听得头有点晕,南宫对那个二皇女不是避之唯恐而不及吗?怎么会突然扯上瓜葛的。

    :“是的,不止是今天,前几天一直是如此,二皇女派来的轿子在店铺门口等,三姑爷一来就被接走了。”许芳老老实实的答。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五天前。”

    我沉默了,五天前,那不正是南宫有心事不想对我讲的时候吗?那天的表(情qíng)我历历在目,我不想怀疑什么?但是我个俗人,我非常非常的介意自己的丈夫瞒着自己去私会旧(情qíng)人的事,虽然很确定他们两人之间没有感(情qíng)。可是心还是会不舒服的。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天黑之前。“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二章 风雨欲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