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长大了,你就娶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雪妃和颜悦色望着他,朝他招招手,轩辕清和像被什么牵引似的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他拉着他的手说:“知道为什么我让像民间的人那样叫我吗?”

    轩辕清和摇头;“儿臣不知?”

    雪妃(爱ài)怜的摸摸自己儿子的头;“因为我一直向往着人间那女耕男织的(日rì)子,可惜我没机会了,如今你有这个机会以后一定要好好珍惜知道吗?”

    ;“爹,儿臣舍不得你。”轩辕清和扑到雪妃的怀里,伤感的说。

    :“没什么好舍不得的,以后嫁了人还可以再进宫看我吗?”

    :“可是我走了,就再也没有人陪你说话了。”

    :“没事,我不一直都这么过的吗?”

    雪妃比传说中容易亲近,也许是不咬人的猫才是最狠的吧。这会儿他们父子俩在这儿叙旧,我反而成了个局外人,只得无聊的扫视着四周的摆设,雕栏画栋的阁楼,窗外枝叶横蔓随风而舞,屋里的窗边红木桌子上放着一个很精致的香炉,香炉里轻烟袅袅四溢,圆形的梳妆铜镜上放着一支木簪子,看得出这个雪妃也不是个奢华的人。

    椭圆形的窗台上摆放着一把古琴,琴(身shēn)漆黑乌亮,琴弦散发着刺眼的银色光芒,就算再不懂琴也知此琴是一把上好的琴,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清和啊,嫁人了以后就不能再像现在这么任(性xìng)了。”

    :“知道了,爹。”

    ;“惊凤啊。以后你得多包容包容清和啊。”我看地正入神。连雪妃娘娘和我说话我都半天没意会过来。直到发现他们都看着我地时候。我才胡乱应承着;“是。雪妃娘娘。”

    雪妃修养极好也不拆穿我地心不在焉。淡淡地笑笑;“好了。我这儿简陋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先退吧。”

    既然已经开口赶人了。那我们也不能强行地留下来。和轩辕清和行礼退下。

    走出门外才想起自己此行目地。拉着轩辕清和地手非常郑重地问;“刚刚我有没有失态。”

    轩辕清和本来沉浸离别伤感之中。被我这么一问不由自主地笑了;“没有。很好。爹爹都很满意呢?”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我小心嘀咕。想着自己刚刚那笨嘴拙舌地样子。就忍不住懊恼万分。

    轩辕清和拉着我的手说:“爹从来没有留一个陌生的人这么久过。”

    :“那就是说,雪妃娘娘真得不讨厌我。”我听了变得高兴起来,人也没有刚刚那么沮丧,走起路来脚步就变得轻快许多,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以前进宫从来没有怎么好好欣赏过几次宫里的风景,每一次都是提心吊胆的担心着会冤家路窄碰到什么不应该碰的人,这下有了轩辕清和这个靠山,我就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宫里的景色是四季如(春chūn)的,每棵树、每一朵花都洋溢着(春chūn)的气息,风轻轻的吹过,带着清香使人心里舒畅,如果这里少些勾心斗角,其实这也算得上是一人不错的度假场所。

    行至一处小院落前,院子里忽然传来哭声,声音很小却哭得很凄凉,我回头用眼神询问轩辕清和,大白天这么明目张胆的滥用私刑,这也太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了吧。

    清和的神(情qíng)很快,一副极力隐忍着什么还要装作一副面无表(情qíng)的样子,小院子里忽然传来打骂声。

    ;“别以为自己是什么皇亲贵胄,在我们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哭声依然不断的持断着,却十分压抑,哭声主人似乎在忍着那无端的打骂。

    ;“你已经不是什么王子了,最多就是个奴力,今儿个做完这些活计就来赐候我们。”说完,传来几声**,笑声非常刺耳,

    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心肠的勇气又犯了,想也不想的就准备往屋子冲。

    ;“惊凤。”轩辕清和突然拉住了我。

    :“怎么了。”我回头皱眉望着他。

    他拉着我的衣袖,慢慢的说;“你救的了人一时,也救不了他一世。”

    ;“什么意思,你认识他。”我脸色凝重的回望他。

    轩辕清和在我注视,缓缓的撇过脸去;“他是我的弟弟。”

    ;“你弟弟,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撇开他的(身shēn)份不谈,他就这样无动于衷看着自己的弟弟受尽欺凌吗?突然觉得这个面如冠玉的男子陌生无法认识。

    :“是,他是我的弟弟,轩辕夕。”

    我甩开他的手,双手环(胸xiōng)冷冷的问;“然后呢?”

    他望着我,似乎有点儿接不上话,愣愣的看了我一眼说;“母皇下令,让他做个宫里最低((贱jiàn)jiàn)的人,谁也不许帮他,若是帮他就拉出去斩首示众。”

    :“你的母皇想法可真有意思,他的儿子是宫里最低((贱jiàn)jiàn)的人,那她是什么……。”

    话还未说完,就一下子被轩辕清和捂住了嘴巴,他大惊失色的望着我;“可不能胡说,那是要杀头的。”

    我甩开他的手,冷笑了数声,倒退了两步,义无反顾的朝小院子里冲去,死也曾经见过没什么大不了。

    那是个十四、五岁长得唇红齿白的男孩子,虽然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他的(身shēn)体看起来十分瘦弱,但是依然掩盖不了他长得很美的事实,这个时候,我不得感慨一下皇家优良的基因,所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美。

    他跪在那里满脸泪痕,旁边带着一脸**的虎狼伺候之,他们看他的眼神眼里闪烁着绿幽幽光,望着她们那饥渴像几百年没吃过(肉ròu)的表(情qíng),我突然很后悔和他们是同一个(性xìng)别的,这么丢女人脸的人应该杀之而后快,其中一只狼爪子已经伸向了轩辕夕那瘦弱的肩膀,我随手捡起一颗石子狠狠的打了上去,马上就见鬼哭狼嚎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小院。

    ;“你是谁。”另一个女握着腰间的刀恶狠狠的问。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就当我是来砸场子吧。”我捏了捏两个手腕,很久都没有活动筋骨了,不知道生疏了没有。

    正当剑拔弩张之际,(身shēn)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声,刚刚威风凛凛气势汹汹的两个人立刻脸白如纸的匍匐在地:“三皇子。”轩辕夕一见到清和立刻飞奔而来;“三哥,救我。”

    轩辕清和眼神威严的扫了扫跪在地上腿肚子不停的抖动着的两人;“你们可知罪?”那副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qíng)瞬间把周围的压低了半截。

    ;“小的知罪。”两人(身shēn)子抖的像筛糠,战战哉哉答,虽然直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身shēn)犯何罪,看起来这个轩辕清和在宫里头也算是个举足轻重人物,最起码不像他自己说得那样认命待嫁就是了,

    突然觉得虽然离他极近,我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我决定要走完一辈子男人。

    他一边搂着受尽惊吓的轩辕夕一边冷酷的说道:“下去领三十大板。”

    ;“不要啊,三皇子饶命啊,三皇子饶命。”两个人磕头如蒜。

    轩辕清和眼睛里的寒光一闪:“怎么,还想再多领二十大板吗?”

    两个人立刻连滚带爬的一溜烟不见人影,轩辕清和望着沉默的我:“怎么了?”

    我如梦初醒般摇着头;“没,只是今(日rì)算是大开眼界了。”

    ;“大开眼界什么?”

    :“皇家至高无上的权威。”

    他望着我苍凉的笑笑;“在宫里面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廖廖数语,道尽宫里残无人道的生存法则,心里又开始有丝丝怜惜开始蔓延。

    我弯上腰,看着轩辕清和怀里那个受伤的孩子:“你没事了。”

    他满脸戒备望着我,(身shēn)子极尽所能往轩辕清和怀里缩。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我掏出手帕递过去想替他擦一擦脸,他把脸一把埋进轩辕清和的怀里,埋得密不透风。

    :“别怕,夕,他是好人。”轩辕清和温柔的拍拍他的肩膀。

    轩辕清和悄悄的移出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偷偷的打量着我,看见我望着他马上就又转了过去。

    我望着轩辕清和苦苦的一笑,无奈的摊摊手,这个孩子被那个女人吓怕了,千万不要留下什么(阴yīn)影才好。

    轩辕清和蹲下(身shēn)子扶住轩辕夕瘦弱的肩膀;“别怕,她是哥哥的妻主。”

    轩辕夕一听抬起头;“哥哥有妻主了,以后就再也不受人欺负了。”那孩子声音软软的还未脱稚气,这个轩辕飞凤也下得去狠手。

    他突然转过(身shēn)来个(热rè)(情qíng)洋溢的拥抱,抱得我差点魂飞魄散一**跌坐在地上,他细声细气的说;“我也要有妻主,你做我的妻主好不好,那样我就不会受他们欺负了。”

    我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甚至不知道如何回答他这样一个异想天开的问题,只有任由他抱着脑里飞快的想措辞,而轩辕清和竟然在那里抿着嘴偷偷的发笑。

    笑,笑,笑到你抽筋才好。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一边想一边说:“轩辕夕,你呢还小,等你长大一点儿……。”

    :“长大了,你就娶我吗?”我被他抢白的很无语,要怎样说他才能明白他才能不受到伤害。真得是个很头痛的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章 长大了,你就娶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