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愿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我苦苦的一笑,对于这样的八卦我最感兴趣,因为我在想如果有人抢在我之前把那轩辕清和娶走,我就不能打擂,但是现实和幻想还是差一段距离。

    一条接着一条的街道漫无目的的走着,想让那徐徐的凉风将我的混(身shēn)酒气吹得散一些,这样回去就不会有人知道我喝过酒。

    记得刚刚那几次出来喝酒,洒气熏天的回去,虽然家里的人都没有说过什么,可是他们眼神里像潮水般涌上的来担扰和心疼,太过显而易见,让我自己也会替自己觉得难过。

    回去的时候,天才刚刚擦黑,月光像个虚无缥渺的影子一样投向大地,让整个城镇看起来都有些迷离。

    许芳在书房等我,我疲倦的揉了揉后胫;“怎么了?”

    :“二小姐,这两天又往“天来阁”跑。”

    ;“她还有真有本钱输。”我冷笑,恨不得把这个死不悔改的女人碎尸万段,如果不是答应娘,我想我真的会这样做。

    ;“三小姐,你打算怎么办?”许芳恭敬的问

    我头靠在椅子上,疲惫万分的说;“我什么都不打算做,你替我盯着她,我要看看她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明少爷今天跟夫人说。她想嫁马家地小姐做夫郎。不过。夫人却让他再想一想。”

    沉默突然变成了层层叠叠地黑暗涌了上来。一个人坐在书房思如潮涌。他要嫁人了。这样也好。那个马小姐我是认识地。(挺tǐng)好地一个人而且还没有娶夫郎。明风嫁过去最起码还能是个正夫。这样他也会很幸福地吧。可是娘为什么还要让他好好想一想。这个世上地事不能想得太清楚。太清楚了再好地幸福也会变成一种痛苦。

    窗外悠悠地吹进一阵风。风里带着淡淡地香味。坐在书桌前地我正好可以看见院里面那大片大片地花。在月光下随风翩翩起舞。

    推开门。走到那大片大片地花圃前蹲下。随手摘下一朵百合花朝外面走去。走到他地窗前。屋内一灯如豆。窗前可以看见他忙碌地影子。

    :“别做了。明天再做吧?”琴知地声音从里面传来。

    :“明天还有明天地事呢?”明风很惆怅地声音在叹息。

    ;“你做起来又如何,她又不见得知道,就算知道了她也不见得领(情qíng)。”

    :“我愿意。”

    冗长的沉默过后,明风这样答。

    我在心里轻轻的叹着,把花蹑手蹑脚的往窗台上放去。

    :“谁。”屋子里的人警觉的问,窗户忽尔被推开,明风坐在里头,手里拿着上一次我让他做的衣服,拿着针线的手正好推着窗扇,我站在外头,手里拿着那束刚从花圃里摘下来的花还没来得及放下。

    月光银灰将我们静静的笼罩着,两个人的影子被重叠在窗棂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秋虫也在沉默。就连吹过来的风也犹如晴蜓点水的飘忽而过,谁,都不愿来打扰这样的时刻。

    天际的那边突然变得明亮刺眼,抬头,只见五彩缤纷的烟火在天空中绽放开来无比奢华又无比绝望,带着一种宿命的无奈与惋惜。在它照亮大半个夜空的时候也燃烧了整个秋天双眼紧盯着生怕会错过每一个精彩的瞬间像飞蛾扑火般用自己的生命追寻着自己想要的直到像流星般黯然消失在天际。

    完全消失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这个,我把手中的花递过去;“路过院子的时候采的,祝你幸福!”

    他怔怔的望着我,眼神复杂难猜,好半天才接过我手中的花;“谢谢表姐。”

    :“三小姐真是有心啊,大半夜的送花就为祝明风幸福。”琴知在一旁冷嘲(热rè)讽起来。

    我冲着他淡淡的一笑,那个男人依然是一愣,接着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转过脸去。

    明风把花放在面前的桌上,看着那束还沾着露水的花,慢慢的说;“表姐,我说过不会见你,谢谢你的花,请表姐离开吧旁人见了不好。”说着,随手拉上那扇窗。

    我像我真的伤了他的心,不然他不会这么决绝。

    坐在(床chuáng)边望着熟睡中的南宫,他紧紧的皱着眉,侧着(身shēn)双手交握在(胸xiōng)前,听说这样的人是因为睡觉没有安全感。

    伸手轻轻的抚了抚他的眉毛。

    ;“暮。”轻轻的唤了一声,他可能知道是我,眉毛慢慢的舒展开来。

    为什么这么不安,是因为店子里的生意难做,还是因为娘的(身shēn)体不好,还是因为那在深宫重院里的舅舅卧病在(床chuáng),我好像都不清楚,这些(日rì)子以来我忽略他太多太多。

    ;“对不起。”我缓缓低下头在他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刚抬起头,他就睁开了眼看见我,想坐起(身shēn),被我按住;”不用起了。”

    :“我去给你倒水。”

    我摇头钻进被窝里;“不用了,已经洗过了,这些(日rì)子里累坏你了。”

    ;“不用这样说,我愿意。”

    望着他,眼神变得迷茫起来

    ;“为什么愿意呢?明明就可以不愿意的。”

    夜来的风送来的香味,一阵又一阵在鼻尖缭绕不散,我的心渐渐的变得忧郁起来,这个世界已有太多太多我不能掌控的事(情qíng)。也有太多我不愿意做却非做不可的事(情qíng)。

    我什么都不愿意却必须愿意。

    明天,我就要进宫了,听说,当今女帝听说打擂的是我,居然十分高兴,她明明知道我已有夫郎了,好像并不在意她儿子嫁一个已有家室的男子。

    这到底是我的悲哀,还是轩辕清和的悲哀。

    我想他的悲哀更甚于我吧。

    那我的母亲这么固执到底是为什么呢?她明明知道我不开心,却非要我娶不可这到底是为什么?

    第二(日rì),一(身shēn)锦衣华服坐上车辇跟随着母亲一起朝宫里去,宫里依然繁华和冰冷,来来往往的宫奴从我们(身shēn)边走过,我却感觉我像是一个人置(身shēn)一个茺漠一样的感觉,那繁华和繁花丝毫也温暖不了我。

    我混(身shēn)不自在,因为(身shēn)上这(身shēn)华服束手束脚绑住了我,但我却必须装作一副怡然自得乐在其中的样子,因为前面母亲虽然不停的在咳嗽却高兴的手足舞蹈。

    ;“惊凤啊,你看那花园怕有我们半个府邸那么大吧。”

    :“惊凤啊,你看那个池塘我们再造十个也赶不上。”

    ………………

    我能说什么,除了符合就是沉默。

    宫奴带我们穿过长长的(殿diàn)阁,走在一杨柳依依的小道上,秋天里,它们已经失去了往(日rì)的色彩与美丽,却依然柔柔软软的垂下(身shēn)躯。

    远远的走过一群人,正好迎面碰上,避是避不了道路那么窄,太明显的躲藏他们会心生不悦,这些位居上位的人整天吃饱了没事干就来猜测别人心思,看看宫里那么多不明不白的死人就知道。

    来人是我在宴会上见过一面的镇国王爷轩辕雪凤,另一个就是二皇女轩辕月,冤家路窄已窄到已让我无话可说。

    每一次进宫不是她就是君无钦,好似他们专程在这里等我似的。

    而娘的反应更奇怪,一见着他们就马上把我拉到(身shēn)后,那母鸡护小鸡的模样实在让我费解,难道母亲已经知道我和轩辕月的恩怨了,可是我从来都没说过啊,暮又不像是那么多嘴的人。唉,算了,母亲大人的心思还是别猜了,把这一关过去了比什么都强。

    ;“王爷千岁。”

    :“二皇女千岁。”

    众人跪倒一大片,齐齐说道。

    那个二皇女拉着镇国王爷的衣袖不停的吵闹;“唉哟,你答应过我的带我去玩,现在就反悔了。”

    镇国王爷双手负在背后;“行了,行了,你还有完没完,一个皇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撒(娇jiāo),成何体统。”

    二皇女被她训的嘟着嘴叫:“谁敢说,我不撕乱她的嘴。”

    她的话让众人的头又矮了半截,她横着眼满意的笑了。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看见人群中的我,笑意立刻变得冷洌起来;“都起吧。”

    在众人起(身shēn)之际,她朝我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我很想不过去,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走过去,恭敬万分的说:“二皇女有何吩咐?”

    ;“没什么?”她在笑,笑得十分灿烂,却带着十足的不怀好意;“我只想问,南宫近段时间怎么没有进宫,上次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他还说要进宫来看我,她欺过脸来:“是不是你在害怕,所以不让。”

    我真想冲动拍她一巴掌,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以为这样我就会怎么样吗?我最起码也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这样的戏码电视剧里演的没有十次有九次了吧

    我真的对她无话可说,做为一名皇女基本的(胸xiōng)襟都没有,要是有一天江山落在她手上,估摸着得做好亡国的准备。

    我只好说:“是,草民气量狭小,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能不让自己的夫郎出门,就尽量不要让自己的夫郎出门。”我想,她应该满意这样的结果吧。

    果然,她放声大笑起来,边笑边说;“这么小的(胸xiōng)怀看来是南宫错看了。”

    我低首沉默,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只要不找我茬比什么都强。

    镇国王爷朝我们这边看来,她的眼睛凌厉在我脸上停留一秒,马上就看向我(身shēn)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看得目不转晴。

    我(身shēn)后站着是娘,只见镇国王爷时而皱眉时而冥想,半晌过后,目露精光沉声问;“你,莫玉晴。”

    娘不卑不亢的行礼:“是,草民在。”

    咦,堂堂的镇国王爷竟然认识我娘,这倒是件奇事,刚刚我娘的表现可看不出她曾经攀交过哪位达官贵人啊,回去得好好的严刑((逼bī)bī)供一下。

    ;“这么多年了你到是没变。”

    ;“皇姑,你认识她啊。”二皇女跑到镇国王爷(身shēn)边问出了我最想问得问题。

    ;“草民老了,王爷风采却胜当年。”

    镇国王爷撇了一下嘴,回眸打量了我一眼:“这是你的女儿。”

    ;“是,我最小的女儿。”

    ;“你和谁的?”

    :“王爷,这好像是草民的家务事。”

    ;“放肆。”还不等镇国王爷叫,那厢二皇女就叫了起来。

    我真想掏掏耳朵,幸亏女帝不在,不然肯定的掩着面,皇家的一点儿形像都让这个二皇女扫到(阴yīn)沟里去了。

    镇国王爷再看了我一眼,转(身shēn)冷然道;”走。”

    等他们全部离开,我才感觉(身shēn)边的空气变得轻松起来。刚刚那股无形的压力啊像山一样压得我不能喘息。

    ;“娘,你认识镇国王爷啊。”

    :“以前,有些往来。”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我愿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