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谁也别想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回到家里面迎面接我竟不是南宫而是明风和琴知,甚至连我的父母都不在,趁着下人把我的包袱拿进屋,我问明风;“暮呢?”

    两个人同时抿嘴笑了起来,琴知笑着说:“三小姐才半个月没见就开始想念了。”

    我笑笑:“一(日rì)不见如隔三秋吗?”

    ;“南宫大哥进宫去了,听说玉贵妃的病得很重。”明风敛去了脸上的笑意。

    :“真的。”我担扰的问;“要不要紧,要不现在我也进宫一趟。”

    明风拉着我手说;“不用了,南宫大哥说过了,若是你回来就好好休息等他回来。”

    我揉了揉发痛额头;“也行,睡足了才有精神再进宫也不迟。”

    每一次回来总要睡它个天昏地暗,这一次也不例外,一觉醒过来天也黑了,南宫坐在我的(床chuáng)边温柔的望着我。

    我连忙坐起(身shēn);“暮,舅舅怎么样?”

    他用手理了理我的头发:“还好,老毛病了,宫里的御医说没什么大碍,只要放宽心就会好起来。”他的面容上却没有丝毫的宽慰满目忧色比窗外的黑色还沉重。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皇宫那个看似富里堂皇却冷酷无(情qíng)的地方,怎么能放宽心,不整天提心吊胆很不错了。

    窗外暮色沉沉。竹林萧萧。风从深沉地暮色里袭来。冰冰凉凉地吹在我地脸上。忍不住抱着双臂。惹得南宫一阵训责。

    :“瞧瞧。这么大地人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就是不让人省心。说着。从(床chuáng)边拿起我地衣服替我披上。

    我盘着腿坐在(床chuáng)上:“有你。我怕什么?”

    他瞪了我一眼。伸手打了我一下;“行了。睡饱了起来吃饭。”

    我扑过去欢呼:“哇。知妻莫若夫啊。”

    他笑。转(身shēn)去替我准备吃地。望着他地背影突然想起在外面欠得桃花债。重重地叹了口气。怎么跟他说呢。可是这件事又能瞒多久呢?

    边吃边想用什么样冠冕堂皇的话告诉南宫,还能让他不伤心。而南宫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欲yù)言又止的望了我一眼又一眼。

    ;“你,你,我们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尴尬笑笑。

    我心虚气短的说:“你先说。”

    南宫轻轻笑;“还是你先说吧。”

    我一边吃一边说;“没事儿,等我吃完后再说,我还是边吃边听你说。”

    :“惊凤,上一次你走得时候我跟你说的,你想好了没有。”他低低问。

    我喝了口水问;“什么事?”

    他一听打了我一下;“惊凤,还能有什么事上一次你说回来跟明风成亲的事。”

    ;“你,我望着他打着哈哈的笑:“这事儿,稍后再说吧。”

    ;“稍后,他抢过我筷子:“稍什么时候后,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我无可奈何的说:“这事我一个人也做不了主,明风也未必同意。”

    :“这你大可放心,明风那边我有百分之百信心。”南宫高兴替我夹了一块红烧(肉ròu)。

    我郁闷的接过筷子:“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是我的夫婿,还是外面替人做媒的媒婆。”

    他使劲的掐了我一下,痛得我呲牙裂嘴:“别掐,别掐痛。”

    ;“真的,他的脸立刻露出担扰的神色;“真的很痛吗?我看看,我看看。”说着就要撩起我的衣袖。

    我急忙说;“没事没事,逗你的。”

    他叹了口气说:“其实我是想舅舅现在病了,我想有时间就能进宫看看他,陪他说说话,再者说了,人家你这个年纪都有几个夫婿了,你才我这一个,传到外面去人家会说我不贤惠。”

    我满不在乎的说:“别人说的你在乎什么,我不在乎就行了。”

    :“反正我不管你一定得娶。”他一脸无赖的说。

    我忍不住大笑,笑得眼泪差点儿也掉了下来,明明这话应该是女人说,可是没想到到了我家却恰恰相反。

    我放下筷子,郑重其事的握着南宫手说;“不过在娶明风之前,我必须先对你说一件事?”

    :“什么事?”

    我把在北边发生的事一五一十一字不漏的说给南宫听,包括我最终对白尘的安排和我的决定。

    南宫听完后没有丝毫生气的模样,反而蹙着眉说:“那怎么办,娘可能真的不会答应的?”

    我叹了口气,靠在椅子上:“我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让白尘委委屈屈的跟着我,居然已决定和他过一辈子最起码的好得给他。”

    南宫一把抱住我;“我可不许你再做傻事,那样我宁可你不娶他。”

    我知道他对曾经的事还是心有余悸,轻轻拍了他的后背:“放心吧,我不会再随随便便再那么硬气,现在我有你了,什么事得为你考虑。”

    正聊着,娘的贴(身shēn)奴仆来找我,说娘让我去一趟。正好我也有事跟娘谈一谈。

    一路上想着怎么跟娘说要娶明风的事,想起那时娘非要我娶明风做侍的事,不知道到了如今她会不会松口。

    真不明白,老天爷怎么会给我安排一个这样娘,和我一样死硬派脾气,两个人只要一吵起来你像火星撞地球,那个惊天动地谁也不愿意做炮灰,最终((操cāo)cāo)心心痛却是(身shēn)边的人。仰天叹息,今夜真得不是个好天气,连颗星星也看不到。

    ;“凤儿来了。”不知不觉已走到娘的屋里,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屋里只剩下娘坐在烛光前,明明灭灭的烛光里竟能看见娘头上几根银丝。

    娘毕竟已是一个老人了,得会儿不管他说什么也不能随便和他顶嘴了。

    :“娘。”我走过去坐在桌旁。

    她替我倒了杯茶:“吃了。”

    ;“嗯。”

    她伸手本想隔着桌子摸摸我的脸,可能是太远伸到半空中又放下了;“看起来南宫把你照顾的很好。”

    ;“后悔了吧,我端起一块糕点往嘴里塞;“当初是谁死活不让我立他做正夫的。”

    娘笑着瞪了我一眼;“你这丫头,一点儿女人应该有的(胸xiōng)襟都没有,这事儿还记得那么清楚。”

    我吃着糕点含糊不清说:“那当然,我得记一辈子,以后我要是有女儿,我得把她(奶nǎi)(奶nǎi)当年恶形恶状说给他们听,让他们知道知道他们的娘是多么的开明。”

    娘一听拉着我手紧张的问;“惊凤,你是不是有了。”

    我眉头一皱:“娘你不要听风就是雨好不好,哪有那么快。”

    ;“臭丫头,害得我空欢喜一场,她甩开我的手,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起来。

    :“娘,你找我有事啊?”我把脸凑过去。

    ;“你难道没事吗?”

    知女莫若母,我抹了一把脸;“你怎么知道的?”

    :“你要是没事会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磨磨蹭蹭的让我三催五请,说吧,什么事?”

    我讪笑;“娘,既然你这么爽快,我也不客气了,我想娶明风,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明媒正娶。”

    娘望着我,久久得沉默起来,屋里静得连一根针都听不见,她突然望了一眼窗外,窗外除了无边的黑暗什么也看不到,这个倒霉的天气连月亮都厚厚的云层里躲着。

    我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心里七上八下的,不会拒绝吧,就算拒绝也不怕总有本事说服她的。我坐在那里不停的做着心里建设,桌上烛火摇曳,树(欲yù)静风不止连桌上的烛火也变得不安,我就更坐立难安。

    差点以为娘就这样不会说话,以沉默来代替回答,毕竟是母女的就不想老是因为男人而翻脸,可是娘却开口了。

    :“明媒正娶明风过门的事我答应了。”

    听了这话,心里的巨石放下雀跃不已,又听娘道:“不过,你得先过且过答应我一个要求?”

    心猛然沉到谷底,就知道没这么顺利,怏怏的说:“娘说吧,什么事?”我不敢一口答应,有些事不是答应了就能做到,还是静观其变吧。

    ;“明(日rì)去打擂。”

    ;“什么打擂?”我不解问。

    :“轩辕清和招东(床chuáng),至今为止没有人能顺利通过,我想让你去。”娘静静的说。

    我想没想一口拒绝;“我不同意。”

    :“那明风你别娶。”娘十分斩钉截铁的说。

    ;“娘,我无奈的叫:“娘,为什么你老是要把你想像人生加诸在我的(身shēn)上呢,先是不让我娶南宫做正夫,现在我要娶明风,你又让我先去擂台,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连珠带炮的说了一大堆。

    娘望着我,慈(爱ài)的眉目夹着淡淡忧伤;“我是为你好。”

    我强忍着火气说:“我知道,可那未必是我想要的。”

    ;“惊凤啊,你要明白,这世上有很多事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人必须学会接受一些现实。”娘苦口婆心的说。

    我有气无力的扒在桌子上;“我是不明白,我们不过是个商人,不用怎么去讨好那些我们不想讨好的人,娘,你就让我娶了明风,至于那个轩辕清和谁愿意娶谁娶去。”

    :“不行。”娘的目光变得冷冽起来。

    我的倔(性xìng)子也上来;“不行就不行,大不了明风我不娶了。”

    :“行啊,娘丝毫不为所动;”那明天我就去给明风找个婆家,把他给嫁了。”

    ;“娘。”我站起来叫;“不要太过份。”

    :“怎么,你还想和我听板吗,你可以不去,不过你谁也别想娶?”娘仰着头朝我冷冷的笑。

    又一次不欢而散,不过这次后果更严重直接赔了明风一生,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个擂台我是不会去打的。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章谁也别想娶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