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一直很安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新鲜玫瑰刺 书名:女主惊凤
    睁开眼睛看见一片雪美丽无瑕没有一丝遐茈,眨了眨睡眼惺松的眼这才发现眼前是一张很好看的脸,一张细嫩白暂的脸,细细的长长的眉,眼睛上弯弯的睫毛就连睡着也会不安的眨了一下又一下,红红的薄薄的唇孩子气的蠕动了一下,这样一副睡美图却是属于一个男人,真是太可惜了,他似乎被我看得很不安,随即无意识的翻了个(身shēn),细柔的绸被从他(身shēn)上滑落,露出他小麦色的肤色,让人忍不住上前咬一口。

    等等,一个男人,**着(身shēn)子的男人,顾不上头痛(欲yù)裂,我从(床chuáng)上跳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也是一丝不挂,这么真实真实我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进去。

    :‘啊,我大叫一声。一把拉过被单惊恐缩在角落里,结果又发现睡着那个男子也是没有穿衣服的,我怔怔的望着竟然忘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

    我的一声尖叫惊醒睡梦中的人,他睁开眼睛望着角落里的我惊愕了一下,接着发现自己(身shēn)上没有一丝可遮掩的东西,满脸通红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把被子递了过去,心慌意乱的说:“对,对不起。”

    他低着头,那睡了一夜的头发却没有丝毫的凌乱,柔顺的贴在他的后背上,那雪白的后背让我吞了吞口水。

    “色女。我暗自骂着,满脸通红语无伦次的解释着:“对,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昨天到底是怎么了?”

    他望了我一眼,眼里如快要融化的雪一样温柔,朝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你,天哪,我抱着头,突然想起问;叶如离呢?“

    他不说话,水晶般的眼里闪过一丝伤害,既而又低下头去。

    我这才想起他不会说话,而把人家吃干抹净之后,半句都没有问过为什么?

    这算怎么回事。

    我暴燥地抓了抓头,放轻了声音说:"抱歉,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睁着眼睛望着我,那眼睛里地难过让我不敢直视,只得又抓了抓头,看见散落一地地衣服,跳下(床chuáng)三下五去二穿在(身shēn)上,回头看见他呆呆愣愣地坐在(床chuáng)上,一手无意识地抓着被子,一手撑着(床chuáng)眼巴巴地望着我

    我走过去,低低叹息一声音:"放心吧,我不会走掉,我只是去找叶如离算帐"说着,把地上地衣服捡了起来递给他;"你也穿上吧,我先出去了"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去,实在不敢再看他地眼睛,那可怜兮兮目光让我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我像一阵旋风一样先刮到楼下,叶如离正在喝酒,一口接着一口,一杯接着一杯,我以为他已经畏罪潜逃了,想不到他并没走,坐在靠窗地位置听着小曲,喝着小酒像是专门等我一样

    我离他不到三步冷冷望着他,他端起酒杯朝我遥遥举杯,眼里地笑意似乎带着少许疲惫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望着我;"难道你不喜欢白尘么?"

    我急步上前,手重重拍在桌子上:"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是南宫的兄弟。”

    :“莫姑娘,请你先搞清楚一件事,是你提议要上花街的,而且还是最有名的,而且昨天是你喝醉酒后将赶出来硬要了白尘,你还要像我兴师问罪么,他镇静自若的挑了挑眉。

    我气得混(身shēn)发抖:你……。”

    他打断我的话;“我还要提醒姑娘一点,白尘可是清倌儿,在风月坊卖艺不卖(身shēn),你不会想兴师问罪完了而后又来个死不认帐吧。”他慢里条斯的说着,我气得恨不得一掌拍死他。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拿来。”

    这回换他一愣:“什么?”

    ;“什么什么,钱啊,我瞪着他:“赎人出去不要钱吗?”

    借了叶如离的五千两把白尘赎了出去,头脑发(热rè)之后又开始愁眉不展了,怎么把他带回去呢?带回去怎么跟南宫交代呢?就算南宫好交代我那个势力的娘还不一巴掌把我给拍死,带个美男子回去无所谓,这事多多益善,可是如果这个美男是个哑巴还出生青楼,估计她会先将我打死然后自杀去向祖宗谢罪说我有辱门楣

    (身shēn)边的白尘始终很安静,安静到我甚至会忽略他的存在,我和风月坊的老板讨价还价的时候,他安静的坐在一旁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把他带到叶家,叶府仆人沏的茶他一口都没有喝,而我已经喝完了三杯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像是认命的玩偶任人左右着他的命运这样他让我很心痛

    我望着他,执起他的手真诚的说:"白尘,你现在是自由(身shēn)了,你想做什么想去哪里都由你自己决定"

    他安静的望了我一眼,眼里没有一丝喜悦的光芒,抽回手头也不回的朝屋外走去

    :"白尘,你去哪里?"我连忙问

    他回头,朝我做着手势,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懂他的手势,可能是无师自通吧,只见他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说的,这是我的自由"他的模样像是有些赌气

    我一把拉住他;"你有去处吗?"

    (身shēn)后的叶如离幸灾乐祸的说:"当然有,风月坊吗?"

    我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帐还没算还敢在我头上跳,迟早拍死你

    眼角瞄见白尘朝屋外走去,一步箭的冲上去拉住他的衣袖;"白尘,你误会了,我是说你可能选择自己的生活,不应该让别人来安排你的人生,不过若是你要和我一起走,我也很高兴"

    他望着我,眼里有了很亮很亮的光那种光把我的眼刺得生痛,痛得我忍不住低下头去

    ;"你敢把他带回去吗?"背后那个不知死字怎么写人又激我

    现在不是跟他翻脸的时候,我忍着气答;"不能"太过坦白的话让白尘眼里的光又黯然低下去

    ;"哼,那你凭什么让白尘跟你一起走"叶如离对我冷嘲(热rè)讽着

    我回头朝他走近两步;"我是不能把他带走,可是那管你什么事,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反正我不会让受委屈就行了"

    天哪,这句大话怎么能说的这么顺口,真得是愈来愈佩服我自己了

    :"哦,叶如离侧着眼望着我;“每一个女人都会说些动听的话,可是真正做到却没有,莫姑娘的话跟他们一样动听,不知道做起来是不是会比他们更好呢?”

    我假笑;“那就看叶公子肯不肯看在和我相识一场份上帮我一把。”

    :“怎么帮?”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敛去脸上虚伪的笑容正色的说道:"现在这个时候我真得不能把他带回家,可是给我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我一定来接他"

    :"为什么要给你一个月时间,为什么不能现在把他带回去?"叶如离咄咄((逼bī)bī)人的问

    我一字一顿的答;"因为我要给他名份,让他堂堂正正进莫家门,在这之前我得回去把那一大家人摆平,我得让他们接受白尘的一切"

    他的神色缓了一点儿;"若是他们不接受呢?"

    我叹了口气;“那也没办法,我也只好另立府邸,反正不管怎么样白尘决定跟着我,我就不能让他后悔这个决定。说完,焦燥的抓了抓头;“说吧,到底帮不帮。”

    ;“你问过白尘愿意吗?”叶如离突然崩出一句。

    我这才发现,我说了这么多却始终都没有争求过白尘的意见,而他却始终很安静,安静的望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就像暴风雪原上的一朵花清冷的傲立霜雪,亏我还是个现代人,连基本的尊重人的礼貌都不懂。

    我走到白尘面前,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不应该替你决定你的未来,我想问一问你,你是想自己选择自己路,还是想跟我一起走,当然你不要觉得为难,我不会勉强你更不会胁迫你,你的卖(身shēn)契我已在来的路上撕掉了"

    他突然一把抱住我,抱得我一句话都有说不出口

    这样是不是代表他答应了,我在心里小小的猜测了一下

    ;"白尘可以留下,但是钱一分不能少"

    我有时候真怀疑叶如离是不是吸血鬼转世,这个男人无时不刻的不在想着怎么从我(身shēn)上诈些银子去

    像是刚刚在风月坊我问他借银子赎白尘,这个臭男人仗着自己是有钱的主,利息开得居然比高利贷还高

    我当时是真得想让他直接去抢钱庄,如果不是白尘走下来的话

    打落门牙合血吞;"好,明(日rì)我就叫派人送五万两过来,我相信就算白尘在这里天天山珍海味也够了吧"

    白尘拉了拉我的手,我望着他,他在我手上写;"不要,我有"

    看着他现在的表(情qíng)突然想起杜十娘,可我不是李甲,朝他摇摇头道;“不用了,你自己的留着,有一天我破产了你再接济我吧,一个女人连个男人也养不活,你是想我卖块豆腐以死谢罪吗?"

    他听了我话终于笑逐颜开,我回头盯着偷偷抿嘴笑的男人

    ;"别笑了,我都看到了,你的帐我得会儿再跟你算"

    他扬着嘴角一副似笑非笑样子,有恃无恐的望着我。

    叶如离这只没有毛的老狐狸,有时候我真得不得不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骗了我我还要帮他数钱,他还装作出一副纯洁无辜的样子,事实证明这个男人不能惹,可是我偏偏少根筋,口吐横沫的跟他说了半天。

    他一边听一边点头一边沉思,趁我说得口干舌燥喝水之际,他轻轻飘的甩出一句:"那你希望白尘在这一个月里在我这里过得怎么样?"

    听了这话,我恨不得一口水喷在他脸上,这是变相威胁,我知道却无可奈何,结果什么便宜没捡着,只能摸摸鼻子悻悻的回家

    只是想不到家里也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重要声明:小说《女主惊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章一直很安静手机阅读